唐三中文网 > 末涂 > 第五章

第五章

    第五章

    几天之内,军队并没有压制住城市的暴乱,反而被尽数击溃,失去理智的人潮涌入周围的乡镇,逐步扩散到邻市,国家不断派军队镇压,效果甚微,因为这些日益壮大的人潮对一切火药炮弹都免疫,并且传播速度极快,短短一周不到,整个上海全部沦陷,浙江省几个市都被沾染,病毒还在不停向外进发,一发不可收拾。

    还未感染的人们躲在家里,听着外面鬼哭狼嚎,时不时传来的敲门声,吓得钻在卧室瑟瑟发抖,好些人为了避难,拿着斧头等工具砸门想要进去,门内的人捂住嘴大气都不敢出。

    市中心医院大门紧紧封闭,成为上海市里最后一寸净土,他们都是没有武力的医生护士,唯一的办法就是关闭前前后后所有的门,保护好医院内所有人的安全,虽然没有对抗性武器,但防护措施确实不错,那些活死人似乎不能打破钢铁铸成的硬板,在水泥楼房里的他们暂时还算安全。

    医院大厅里电视机每个台都播着新闻,叫大家在各自屋里待好,千万不要出门,国家一定会制止住暴乱等等。坐在一排椅子上的人们都没有亲眼见过外面的景象,只是靠着电视机才能得知外界动向,他们已经被医院封锁了一周了,最开始莫名其妙向院长控告非法管人,现在看来幸好当时没出去,不然到外面说不定现在已经变成那些怪物中的一员了。

    坐在后排的几人中,一个女性不停拨打着电话,神色焦急,身边的男人安慰道:“别急,许队一定没事的。”

    可是这安慰没起到一点作用,她看着手机里显示的忙线,仰头看着天花板:“五天了,一点消息都没有,警局里电话没人接,手机也打不通……会不会已经……”

    “不会的,我们要打起精神来。”他鼓起劲,拍了拍她的肩。

    虽然这么说,但其实李崇旭自己心里也七上八下的,几天前接到许英的最后一通电话,正是事件开始爆发的前夕,听许英那边的声音,没猜错的话,最开始爆发时他就在现场,难道这病毒是从警局里传出来的?

    可是……到底是因为什么传出来的呢?

    许队一定想阻止,但为时已晚,现在生死难料……唉。他低头把脸埋在手里。

    这时身边一个声音小声对他说:“放心吧,他没事。”李崇旭抬头,看见南宫小路朝他一笑,只听她继续道,“我醒来后发现rainle一部分能力转移到我身体里,现在的我可以从这里就能看见远在外面的人具体地点。”

    “咦?”他眼睛一亮,“真的假的?”

    南宫小路点点头:“我猜想外面传播的这种病毒很可能跟rainlechen代码有关,因为目前只有这种代码里含有可以让人不死的能力,估计是发生了某种变异,可以无限制地在普通人体内传播,不过跟真正数据改造的rainle拥有的能力差了很多,不然就凭医院这些门根本挡不住他们。”

    李崇旭看她说的很有道理,问她:“听你这么说,难道你有什么办法?”

    “我只是有个想法,虽然不一定能成功,但是值得一试。”她认真地看着他,“我可以彻底消灭掉这种病毒,因为我体内有相同的抗体,他们奈何不了我,只要放我出去,让我与他们身体接触,应该可以将这种抗体传递进他们体内。”

    何娟在一旁听见,这时转过身否决道:“这太冒险了,不行。”

    “可是如今只有这个办法值得一试了,我们总不能在这间医院里待一辈子吧?”

    他们默然,是啊,储备粮很快就会吃完,他们总有一天得出去,南宫小路是唯一一个可以免疫病毒的非人类,从哪个角度想,这都是一个最好的方法。

    “好吧,既然这样,那我也不能阻止你。”最后,李崇旭说道。“可是……”何娟还想说什么,但看见两人如出一辙的神情,想说的话又吞了回去,现在不是优柔寡断的时候,哪怕存在风险至少也得搏一搏啊……

    南宫小路,已经成长到可以做到这种觉悟的地步了吗?何娟笑了,摸着南宫小路的脑袋:“加油,我跟李叔叔去向医护人员谈谈,让你出去。”

    “嗯。”小女孩抬头对她灿烂地一笑。

    最后经过漫长的谈话,院长看着南宫小路的眼神就像看一个怪物,了解了详情后老人还是有点不敢相信,可这匪夷所思的病毒已经爆发,什么代码拟人化怎么不能出现呢?反正都一样科幻。

    虽然知道可能再也见不到面了,但何娟跟李崇旭谁也没有挽留,因为这是她自己的决定。

    南宫小路从拉开一角的门内穿出,来到了充斥着血腥味的外面世界。

    四面都是血迹,断臂、半截身体、残肢,令人胃里翻滚,南宫小路强忍着不适,顺着大街走着,一面环顾周围,大街上空无一人,没有新闻里混乱的场面,但是两边的路灯歪斜扭曲,有些拦腰折断,倒在马路中间,残破不堪,一派萧条。

    大概是那些人找不到活人,所以冲出市区,朝着别的城市进发也说不定。南宫小路想着,脚下没留神,被一节断腿绊了一跤,差点摔在地上,她回头看见这节小腿从膝盖骨处被强行撕扯掉,筋骨上挂着破碎的衣料,不知又是怎样一番残忍的挣扎。

    她别过头去,抬头看向前方,血雾弥漫在空气中,朦朦胧胧之中她看见远处高耸的大楼,在一片残败景象中孤独地耸立着。

    .

    上海边境被完全封锁,里面幸存的人出不去,已经变成怪物的人群在街头痛苦地呻吟着,遍地鬼哭狼嚎,市区上方几架直升机上,记者们从高空拍摄着沦陷的城市现状,边界四面搭起临时防护栏,上面带着高压电,奇怪的是这些活死人不怕枪炮,却似乎怕带电的东西,只要被电击就会出现短暂的瘫痪,军队凭着这个弱点成功防御住大批人群,但在这之前仍然有一部分逃走,导致病毒失控。

    男记者在直升机上一边捂着兜帽一边大声传达着消息:“大家可以看到目前最初爆发市上海的四面全部用高压铁丝网封锁,防守严密,至今未有出现逃脱者的迹象,请各位市民不要过于惊慌,感染者会被控制在周边城市内不会再外泄……”

    这时他身边一个人拉了拉他袖子,指着下方一个地点,男记者顺着视线一看,发现高压铁丝网被一辆货车装穿一个洞,货车疾行进市区内,飞速穿过一道道街。

    男记者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用力擦了擦眼睛,重新看去,那高压电在铁丝线上流窜,一个硕大的洞赫然显露在眼前。

    附近躲藏起来的幸存者立刻争先恐后地爬了出去,但是正在街头寻觅的活死人立刻奔向他们,一拥而上包住幸存者,片刻功夫,那几人已变成僵硬的尸体,身体不断抖动着,眼球从泛白又重新恢复原本的样子,慢慢爬了起来……男记者呆呆地看着这一幕,忘记了要继续报导新闻,他一时间手脚冰凉,嘴唇颤抖地吐出两个字:“末日……”

    货车疾驶在大街上,一路朝着市中心飞去,正拐过一条街,看见几个人朝车里挥着手跑到街头,神色惊慌失措,他们的身后闻声跟来一群面色苍白的感染者,看见还有活人,他们立即扑上去。

    这时货车后的一个男人甩下两根绳子喊道:“上来!”那几人闻言疯狂地抓向绳子,生怕那些感染者触碰到自己,一共五个人只有两条绳子不够用,上面的男人两只手也只能拉动两根绳子,他们没有办法,只能一根绳子吊两个人,上去的人再回过身把手伸向最后一个人,最后那个人眼看着要被人群吞没,他拼着一口气抓住伸出的手用力爬了上去,一只鞋被身后的感染者抓掉,裤脚撕破了一片,那人惊魂未定地大喘着气,不停地翻转着身子口中叫道:“我没被感染吧?我没被感染吧?”

    “没有。”回答他的是救下他们五人的年轻男人,对他们说道,“你们放心吧,我们只是单纯的要去一个地方,顺便救下幸存者,没有别的意思。”

    还没等他们几人开口,从驾驶舱里传来一个让人极为不舒服的声音:“不要加上‘们’,想要救人的只有晓俊你而已哦,看在人数不多的份上就不计较了,但是下次可不允许你擅自作主了哦~”

    “你们这是要去哪?喂,救下我们可不要不管我们死活,我得知道我即将要去的地方有没有危险!”一个模样油里油气的年轻男人态度不大好地冲晓俊说道,他旁边的女人瞪了他一眼:“能活命就知足吧,至少刚刚不是他们救了我们一命,现在早就被感染了。”

    剩下三个人默不作声,低着头靠在货仓角落。晓俊一改刚刚的态度,骤然泄露一丝戾气,看了男人一眼,四目相接,男人一下嗅到同类才会感应到的气息,男人心里一紧,他不再大声讲话,闷闷地看着外面。

    驾驶舱里,英国男人重新戴上那张惨白的面具,弯弯的眼缝转向副座上的人:“不过真没想到你还会跟我联手,我以为你是rainle的同伴呢,怎么?现在不恨我了?还是打算伺机报仇?”

    秦凡也转头看着他,慢慢地说道:“我恨的只是杀了我爱人的人。”

    “……但是对于你,我只是觉得可怜而已。”他眼神说不清的复杂,最后重新看向前方。

    “哼。”面具男轻轻哼了一下,似乎在笑,“我倒是没想到你会同情我,所以这就是你抛下rainle选择跟我合作的原因?人类,真是愚蠢。”

    一周前,早见埯山村内,一间破损的老房子里血,来了几个不速之客,山里人都好奇中带着惶恐不安,毕竟这些不速之客走进的是散发着诡异气息的“妖神”住的居所,据说几年前半夜还看见一个白衣的少年笼罩着光环徘徊在四周。

    那天前后/进去两批人,最后出来的却只有三个人。

    难道妖怪大人真的显灵了?

    山民们不安地躲在远处眺望着,却不知屋里发生了什么,只看见那间他们数年来供奉的屋子被一阵巨浪炸碎,烈火将其焚烧殆尽,只留下漫天灰烬。

    他们的妖怪大人抛弃他们了吗?怎么会这样?

    秦凡跟着面具男一路回国后,才发现从上海爆发了一种恐怖的病毒,传播速度极快,感染者只要接触就能传播病毒,就连弹药也奈何不了他们。幸好面具男人手中有可以对付这些怪物的武器,那是一种带有金属圆环的枪,和一般子弹不大一样。还在山村时,他面具男就用这个枪射中了rainle的眉心,那是体内有rainlechen代码的人唯一的薄弱处。

    “那什么,你不会在想rainle吧?”车上,面具男“嘿嘿”地阴笑着对他说,“看你挺出神的,难不成后悔没去救rainle?”

    “既然你答应我告诉我不可逆代码破解码,我何必要去冒那个险。”

    “好冷酷噢~”面具男拿捏着怪异的腔调笑嘻嘻地。

    本来他跟着rainle也只是为了拿到代码的全部数据,全部都是利益交换而已,等到这一切结束,那么他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车开过市中心广场,昔日人山人海出来游玩的景象如今镀上了一层暗灰色,鸽子场没有一只活着的鸽子,东倒西歪的果皮箱砸在长椅上,游荡着几个面色痛苦的“人”,正寻找着幸存者,有几个实在受不了体内病毒的进一步侵蚀,倒在地上不停抽搐,嘴中“啊啊”地呻吟着。

    广场一角的小树林中,移动着几道黑影,像是人在走动,其中一个冒出点头,正谨慎地贴着树干想要找到藏身之处,秦凡注意到他不像是受到感染的人,而是一个精疲力尽的幸存者。

    而且那人有点眼熟……不会是他吧?秦凡眯着眼扒着车窗辨认着,他看到那人一抬头,果然!

    .

    医院里,何娟趴在二十楼的窗户往下望,无意识地绞着垂下的发丝,直到从远处走来的李崇旭叫了声她,才转过头,眼神出卖了她内心的慌乱,李崇旭没有注意到何娟暴露的一丝情绪,只是带着惊喜说:“刚前台说接到一通电话,是许队打来的,许队还活着!”

    “什么?”何娟眼神一亮,“他说什么了?”

    “是医生接的电话,说让我们亲自过去接。”李崇旭边说边拉着何娟一路快步走到柜台,坐在里面的医生正拿着话筒还没放下,电话还通着,李崇旭拿过话筒对里面说:“许队,你现在在哪?”

    那边的声音透着疲惫:“先不要管我,我这会儿还算安全,我现在得向你们确认一件事,一定要如实回答我。”

    许英语速很快,李崇旭稍稍疑惑了一下,忙问道:“什么事?”

    “你们现在在医院吗?”

    “在,医院提前封锁了,里面目前很安全。”

    “你们三个人都在?”

    李崇旭有点犹豫,最后还是如实回答:“南宫小路她……不在医院。”

    “怎么了许队?等等,为什么这么问?”李崇旭有种不好的预感,难不成许队在哪里遇到南宫小路了?听这语气不会是……

    那边沉默着,好一会儿才问:“不是说让你们看好她吗?”

    李崇旭不知道怎么回答,毕竟他当时也是脑子一热,再怎么说她也是一个小女孩,虽说是为了理性目的,但至少也该他跟着结伴出去才对……南宫小路是许英托付给他们的啊。

    “糟了。”那边说。

    “对不起,许队,是我的错……”他深吸一口气,沉重地开口,那边又接着道:“你们不该放她出去……”

    “额,对不起许队,我……”

    “南宫小路不是我们的同伴。”

    “……啊?”他以为自己听错了,“许队你说什么?”

    “我说。”那边停顿了一下,语气低沉,带着苦恼,“我们被骗了,其实她真正目的是……”

    “呲、呲啦——”

    许英还未吐出的后半句被一阵高空中传来的刺耳声盖住,像是电子广播的声音。李崇旭还握着听筒,就看见医院里所有人跑到窗户前扒着玻璃往外四处张望,从市中心电视塔里传来覆盖全市的广播,不,不止是全市,就在同一时刻,全国所有电子屏幕通通切换成同一个影像。

    李崇旭看着医院公共电视屏幕的画面,彻底僵在原地,保持着拿话筒的动作。

  http://www.tangsanshu.com/motu/195411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