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末涂 > 第四章

第四章

    百年前,他刚刚从休眠状态苏醒在二战时期的德国,没有任何记忆,只接收到程序里下达的命令,他在纽伦堡徘徊了很长时间,头一次在没有行动指令的情况下自发地行动,他不熟悉人类社会的一切,一边慢慢接收着所看到的高楼,商店,汽车,还有人类。

    那个时候,他遇到第一个没有用枪械瞄准自己的人,一个女性人类。

    “你叫什么名字?”她笑如初春般明媚。

    “哈哈,你不会连吃饭都不知道什么意思吧?会上厕所吗?”战乱中幸存下来的女孩子不拘小节,亲自示范怎么脱了裤子上厕所。

    “你连自己名字都不知道吗?难道是孤儿?一出生就被抛弃了?难怪你什么都不懂。”她躺在教堂大厅一角,他们在那里铺了垫子,她看着靠坐在墙边的少年问,“你到底是怎么活了这么久的?像这种到处都是战争的地方,你应该早就被抓去当苦力了。”

    她是个从小在炮弹中翻滚的孩子,早就学会了如何在街道之中流窜,失去了家人的她熟练地在各种恶劣环境中打着地铺,露天而眠。

    但是上天总有办法剥夺一个拼命而活的生命,她躲过炮弹的摧残,却惨遭疾病的魔爪。

    临死前,她还在笑着,一如往昔的明媚,她把自己胸前戴着的金黄色小花吊坠摘下,塞在他手里,开始发青的脸上依然倔强地笑着:“我妈妈说,这是可以获得愿望的花朵,它叫玛莲,是传说中的许愿花……”

    “据说它开在一个没有战争,没有死亡,只有一片欢声笑语的绿草地上……上面开满了玛莲花……”

    “我想,我去了天国,那里一定是大片的绿草地,一定……”

    .

    她从昏睡中醒来,掀开眼帘,瞳孔在眼眶中转了几转,打量着这个久违的世界。

    南宫小路坐了起来,她活动着手指,扭了扭脖子,好奇地四处张望,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四周都是隔离透明玻璃,她想伸手戳一戳,但是太久没有活动导致双腿肌肉松弛,“啪”地一下她摔了个面朝地,疼得她“嘶”了一声。

    这一声响动惊到门口看守的人,探头进来望了一眼,那人眼睛立马瞪得犹如牛铃,抄起对讲机就喊道:“许队许队,她她她她她醒来了!”

    不一会儿,几个人走了进来,许巍按下手中按钮,那面玻璃墙从上方缓缓降落进地面。几人跑进去,何娟扶起南宫小路的身子,急切地问:“感觉怎么样?身体有不舒服的地方吗?”

    南宫小路似是还没恢复过来,愣愣地瞅了她好久,又环视了一遍专案组几人,才一脸懵地开口:“啊,那个,我有点饿。”

    几人呆了几秒,许英最先反应过来:“小李,去点个外卖去。”李崇旭跟傻子似的杵了半天,这会儿像才如弹簧般原地跳起,一个箭步射出门外。

    “你现在身体还不能随便走动,既然已经没事了,那从现在起每天做一定量的复健活动,就由何娟跟李崇旭监督吧。”许巍拿出一个本子边写着什么边说道,何娟好奇地凑过去看,上面记得全都是南宫小路从昏迷到现在的身体各项数据指标,密密麻麻的数字让人看不懂。

    “那,我呢?”许英指了指自己,在这方面这个老刑警反而得听电脑专家安排。

    “许队您就继续看着北原修吧,我得回实验室继续进行新武器的研究。”许巍说着,打了个招呼就先走了。

    “看起来挺急的……”望着他急匆匆的背影,许英小声开口。

    “没办法,毕竟rainle还没找到,如果不抓紧时间研制出新的针对性武器,谁也不知道他会什么时候来,万一造成什么威胁那就麻烦了。”何娟怅然道。

    “那个……”两人回头看见南宫小路一脸懵逼地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神色犹豫不定,“我昏迷的时候都发生什么了啊?”

    许英神色几许变化,最后开口道:“唉……说来话长,我慢慢跟你讲吧。”

    “嗯。”南宫小路重重点了点头,坐在床上一脸郑重地等着他讲话。

    “事情是这样的,一年前……”

    约莫过了一个多小时,许英终于费完口舌,灌了一大杯水,旁边的南宫小路倒是意犹未尽,像在听电影,眼睛亮闪闪的:“也就是说,我的另一半——rainle跟着敌对组织的人跑得不见了,警察的人也叛逃了?呃呃呃,真的像一部电影耶。”

    “所以现在我们必须保证你的安全,只有你能牵制住rainle了,明白吗?”何娟怕这个小丫头根本没做好觉悟,又提醒一遍。

    “啊?只有我?”南宫小路指着自己,表情有点怂了,“我我,我什么都不会啊,虽说平时也打过我同桌吧,但是没跟超能力者打过架啊,一打我准输……”

    “没让你打架。”许英干咳一声,“因为只有你rainle不敢动手,你要是死了他也好不到哪去,你只用保护好你自己乖乖呆在安全的地方就行了,许巍博士给你做的这个防护罩暂时是可以抵御一定程度的电流攻击,至少rainle不能在短时间进来,总之你别随便乱跑就ok了,啊,听话。”他拍了拍南宫小路的头。

    她嗫嚅着:“好吧,反正我现在这样哪都去不了,不过这样也怪无聊的,你们得给我找几本漫画书,还有游戏机,要那种能打怪的游戏!”

    “好。”两人相视一笑,这孩子的调皮能带给他们一些放松,至少暂时可以忘掉那些烦死人的事情。

    “不过给你一点甜头,接下来你也要好好配合我们去看医生哦。”何娟笑道。

    “嗯嗯好好。”南宫小路点头如捣蒜,随后又问他们:“对了,你们说的那个许博士,他在搞什么新武器研究啊?”

    两人正考虑着怎么跟她讲,外面“噔噔噔”一阵脚步声传来,李崇旭扒住门框喘着气,许英疑惑不解:“怎么了你?外面有老虎要吃你?”

    李崇旭半天没顾得上说话,整张脸苍白如纸,冷汗浸湿了他的发丝,他一甩脑门的汗,好不容易直起身子,眼神惊恐,断断续续地说道:“许队,我我……我刚刚去拿外卖,然后就看见……”

    “看见什么?”许英一把抓住他袖口,他不知道什么事能把这个平时挺硬汉一小伙子吓到。

    李崇旭深吸一口气,尽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唇色发白,声音仍然带着颤儿:“我看到……一楼研究科的警员们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我就过去察看,结果摸到一个人的脖子没脉搏了,身体都僵硬了……正准备通知外面的人,一回头看见几个人又醒过来,我赶紧跑回来……”

    “什么?哪些人?你确定没脉搏了?”许英瞪大眼睛。

    李崇旭难受地叫嚷着:“我干这行都多久了,这还看不出来吗?许队,艾玛吓死我了,你要去我可不跟着,我得缓缓。”

    许英才不管他三七二十一,拽着他就往楼下跑,一路走到研究科门口,就看到里面的熟悉面孔正一如既往地认真工作着,没有一点异样。

    许英转过头疑惑地看着李崇旭,无声地传递出一个问号。

    李崇旭也是惊呆了,直愣愣地瞅了他们半天,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许队,我对天发誓,我刚才所说绝对属实!”他激昂地竖起右掌。

    那些人看见许英,几个警员对他打起招呼:“许队好!”许英也举起手挥了挥,问了一些日常的问题,交流了一阵才走了出来,把角落里窥探的某人拉出来小声道:“我看他们也没什么问题啊?你真的看见他们死啦?”

    李崇旭这会儿自己怀疑起自己,挠着头发:“不对啊……难道他们集体睡着了?”不行,我得弄清楚。他走进研究室,问一个正在整理书架上资料的警员:“小王,你刚刚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没有啊。”小王想了想,“就只是感觉有点困,不知不觉躺地上睡着了,醒来以后浑身轻松啊。”

    “就没有其他异常?”他又问。“没有啊,不过睡了一觉感觉视力都变好了,浑身充满力气,你问这个干嘛?还有许队怎么也来了?”小王奇怪地瞅瞅他们,包括他在内的好几个研究员都是曾经参与过rainle杀人案的专案组成员,此时一看到许英立马警觉起来。

    “你们不会还在搞那个案子吧?”小王一下子躲得远远的,他实在不想再回到那个恐怖的案子里去,生怕这两人是来叫他们研究什么数据做成的尸块,那阴影实在太大了……

    “这倒不是。”李崇旭组织了半天语言,“就是刚刚我路过这里看到你们科班的人全部倒地上……我以为是发生了什么,这会才过来问问,那要是没事了就好。”

    小王笑着说:“没事没事,大概是太累了,谁知道把你们给吓着了。”

    两人别了他们,重新回到二楼,李崇旭已经摆脱了方才的恐慌,自认为一定是自己搞错了,反倒是许英一下进入了沉思。李崇旭看他严肃的样子,忍不住调侃:“这会儿您又开始觉得不对劲了?”

    许英也说不清是不是现在神经变得越来越过敏,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是又说不上来,只好默不作声。回到房间里,对何娟说:“你俩照顾好小路,我就先不待着了,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就行啊。”

    待许英走后,何娟问道:“怎么回事?”李崇旭摇摇头:“我可能看错了,研究室里的人都好好的各干各的,一点事都没有。”

    “那你瞎咋乎什么。”她白了李崇旭一眼。

    “奇怪了,我明明感觉到他没有脉搏了的……”他还在纠结,“我真的感觉错了?可是就算太困了也不至于连瞌睡都传染吧?”

    “怎么了怎么了?”南宫小路凑过来问。

    “没事,这个叔叔大惊小怪。”何娟随意地说。

    “是不是楼底下研究员全部没了脉搏?”南宫小路摩擦着下巴。

    “……你耳朵倒挺尖。”

    “唉,你们想想,万一这是真的,那么意味着他们已经死了,现在跟你们说话的人真的还活着吗?”她问。

    “别瞎猜了,你赶紧吃了外卖休息一下,等会带你去看医生。”何娟把一次性筷子塞到她手里,把她摁到桌子前打开饭盒,“呶,赶紧吃。”

    南宫小路吐了吐舌头,夹着菜喂进嘴里。

    傍晚六点,专案组因为没什么要紧事,就先散了,许英正打开车门坐进去,就听见警局里院子一片嘈杂声,他疑惑地回过头,一般局里不会这么吵啊,他走了回去,迎面跑来一个年轻的警员,看到许英后抓住他的袖子道:“许队长,不好了,研究科的人都疯了!”

    “他们怎么了?”许英扶住吓白了脸的警员,“说详细点。”

    “我就是听到动静才进去察看的,结果就看见一地的血,还有他们不停地尖叫,一个满身血的人朝我冲过来,我吓得急忙往外跑……”

    许英往里冲去,手里扳动枪把,一进去,就看见四处逃窜的警察,有几个倒在地上抽搐着,许英一个箭步上去:“你怎么了?”那个抽搐的警察虚弱地开口:“我我浑身发颤,就像触电一样……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话没说完,他头突然一歪,许英伸向他的大动脉,那里已经停止了跳动。

    他脑子一片空白,抬头看见从研究科跑出的研究员跟别科的警员没走几步也倒地浑身抽搐起来,没一会便躺在地上没了动静。

    这是怎么回事?

    他起身抽出枪侧着身子靠近研究科门口,尽量避开奔出的人,慢慢走进室内,入眼的都是触目惊心的鲜血,实验资料遍地狼藉,几个白衣的研究员扭曲着身子靠了过来,眼中流着血液对许英叫道:“怎么办?许队,救救我……”

    那个研究员一个趔趄身子撞到旁边的桌角,钢化玻璃瞬间支离破碎,在空中分解成无数碎片,研究员一下摔倒在地,看着一地残渣,惊恐地捂住自己满是鲜血的脸尖叫起来:“啊啊啊!我……我是个怪物!救命啊!”

    剩下的人跟他一样,有些断了胳膊,却正在慢慢长出一个新的胳膊,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看到许英伸出手抓向他:“救救我!快杀了我!我不想变成怪物啊!”

    许英急忙侧身一闪,那人直接装上墙边的骷髅骨架上,肋骨戳穿他的肚皮,“滋滋”地冒出血,同时血肉正在一点点愈合,包裹住那根肋骨,皮肤以恐怖的速度长在骨架模型上,竟融为一体,那研究员半边身子拖着骷髅模型,一高一低地走向外面,哭着喊道:“谁来救救我啊!”

    骷髅上的骨头还在慢慢被他的皮肉吞噬着,半边脸镶嵌进去,一只眼球被挤破,迅速瘪了下去,流出殷红的血泪,转过头对着许英叫道:“许队,救救我啊,我不想这么活着……我,我要变成怪物了……救,救救我……”

    许英身子撞上门框,抖成筛子的手上握着枪,瞄了几下才对准面前的研究员,闭上眼扣动扳机,只见满脸血的人头顶破了一个窟窿,却稳稳地站在原地,他也是一脸惊惧,伴随着疑惑摸了摸额头,最后愣愣地看着许英。

    “……”许英张大嘴说不出来话,只得后退着远离他,一不小心绊上的台阶,结结实实摔在地上。他余光瞥见同样倒在一旁的一个警员面色青白地睁开眼睛,慢慢爬了起来,嘴里还在嘟囔着:“咦?我怎么了?”

    那个警员低头看见许英,吓了一跳:“许队,我看见你的内脏了!天哪?我的眼睛怎么回事?”

    “许队,救救我……快杀了我……”研究员一个接一个跑了出来,身后那名没了脉搏的年轻警员慢慢靠近他:“许队,我好害怕,我不是死了吗……”

    可恶,这是怎么回事啊!妈的!许英从地上爬起来,举起手枪朝天开了一枪,“呯”地一声巨震使得所有人停顿了一下,许英趁势从他们之中逃了出来,奔向大门口,远远地瞅见二楼的警察一脸惊恐地看着这边,许英朝他们喊道:“别过来!先离开这里!”

    那群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见从科室走出的一帮血淋淋、面色青白的人,猛地打了个激灵,纷纷跟着许英跑出警局,刚出来,许英立马让警卫室的人关紧大门,连个缝都不让露,很快,听见里面传来抓门的声音,钢化门一下又一下传来巨响,一只手戳破中间伸了出来,还在不停尖叫:“救命啊!不要不管我们!救救我啊!”

    接着门被戳破好几处,先是伸出胳膊,紧接着半个头破门冒了出来,额头还在滴着血,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大门被坑坑洼洼地戳破,里面的人竟直接穿过钢板,再一次涌向他们。

    许英大喊:“快跑!”可是一部分人完全没反应过来,他们傻在原地被那些人抓住手臂哭喊:“救救我啊!我不想这么活着!”被他们抓住的人从上到下猛地打了个颤,毫无征兆地倒在地上抽搐,接着,许英看见他们身体变得僵硬。

    “喂,小李,你跟何娟就在医院待着,不要回警局,转告许博士让他也不要……”许英瞳孔猛地一缩,他看见那些倒地不起的尸体重新站了起来,变得青白僵硬,和之前的研究员们如出一辙……

    “喂?许队?怎么没声音?”李崇旭的声音从手机那边传来,许英根本移不开他的眼睛,就这么远远地看着这一幕,脸色苍白,手臂剧烈颤抖着。

    .

    市区内开始出现死而复生的人,但是重新活过来的人破坏力极强,只要被他们抓住就会在几秒之内立即死亡,接着变成他们的同类。

    一个女记者冒着风险躲在拐角房屋后报导着,她的身后不断涌出疯狂逃命的人,她看了看身后,对着摄像头快速地说:“这些死而复生的人具有攻击性,他们似乎不断寻求着接触其他正常人,这些被抓住的人很快也开始出现变化,市区内十分混乱,大家在家里待好千万不要出门……”

    “听说是从市公安局内爆发出来的,好像是他们非法扣留了变异体,好可怕!”“连警察自己都保护不了自己,那我们该怎么办?”市民们议论纷纷,聚在一起不敢上街,时不时门外会响起敲门声,那些奔逃的人们想要找个临时避难所,但里面的人谁都不敢放他们进来。

    “电视上说这种变异会传染,谁知道他会不会已经接触了,不能让他进来!”

    “快把门关好,外面太乱了,我们自己躲好就好!”

    一些普通木板门很快就被打烂,躲在屋里的人一声惊叫,被闯入者抓住手臂,被抓住的人身体剧烈抖动,触电般倒下,剩下的人吓得腿一软,坐在地上脸色发白地看着身边人停止呼吸,几秒后从地上再度爬起,一边尖叫一边倒退着,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一把抓住……

    市区内人群一团乱麻,尖叫哭喊此起彼伏,人们乱窜乱逃,拼了命地狂奔着,生怕被身后的人抓住手臂。

    北原修带着电脑从空无一人的警局里探着脑袋,默默听了片刻,发现所有人都逃出去了,才贴着大门口一溜烟跑到车里,踩下油门“嗡”地一声开出大街,他不断左闪右避,但还是撞到不少人,车胎下不断响起骨头碾碎的“咔嚓”声,一些人大腿被搅进轮子里,一些身子半截卷进轱辘下,鲜红的血液溅了一地,,但他们仍然拖着身子爬出来砸向车窗,想进入车内。北原完全被人潮包围,车窗玻璃被许多只手拍得几欲破裂,那些人面露惊慌,想要上他的车,他急忙锁死车门,转动方向盘想要突围出去,但是挡风玻璃外密密麻麻全是人脸,无数只手扒住车头,他根本开不动。

    无奈之下,他只好掏出手机拨下一个号码,对着里面大喊:“许巍博士,我现在被困住了,需要你的帮助,对!就是那个枪,全部带上!有副作用也没关系!我现在被包围了,就在警局门口,尽快!还有要小心市区里的人,这种病毒会接触传染!”

    他哆哆嗦嗦收起手机,环视着四面玻璃上无数的脸跟手,将身上所有枪掏出来上好子弹,扯下安全带坐在驾驶座上心惊胆战地祈祷救援赶紧到。

    妈的狗*!是谁把rainlechen代码泄露出去的?他心里骂道。不久前他刚刚研究了一半的破解码还没结束,突然间数据库里所有数据开始自动传输,导入不知名的地方,他急忙下楼想去一楼研究科察看,结果发现那些警察居然还没处理掉过去搬运来的rainle残块,病毒迅速进入原来的宿主体内,开始对第一批接触过它的人们发出侵袭,他本想阻止但已经晚了一步。

    谁知道就凭几个研究员,将病毒带入整个街道,在市区内开始大肆扩散,再也无法挽回。

    可是他并没有设置自动传输,也没有人会知道他数据库的密码……到底是谁?

    他心中突然“咯噔”一下,一个他自己极度不愿去猜想的念头占领大脑。

    不,不会……这怎么可能?

    .

    许巍把自己锁在封闭的实验室里,与外界完全隔绝,他还在进行新型武器的最后一步,只要加上这个关键性因素,就可以完全把rainlechen代码的从人体覆盖面隐藏掉,虽然不能完全分离,但只要让它失去效果就行了,被改造的人类可以重新恢复正常。

    许巍正在一点一点输入最后一步,只差一点……但他却忘记了唯一一个可以和外界联系的东西没有关闭,就在这时,实验台边的手机“滴滴”地响了起来,打断了他的实验,他看也没看来电人姓名,恼火地接起电话,对面传来急促的声音,周围还有惨叫。

    街上的人都疯了,是因为rainlechen代码的不受控制泄露,从最开始接触过rainle的警察局开始,逐渐往整个城市散开。

    他不是没有想过这种最坏的情况,只不过没想到自己这种猜想如今成真了,这让他不得不提前结束新武器研究,带着未完成的枪支离开实验室。

    如果没有完成最后一步,这种可以治愈病毒的新型代码可能存在风险,比如……

    他不敢往下想,眼下最要紧的还是先去救人,他开上车就往市区内一路飞驰而去。

    许巍在市区边境看到零零星星几个人疯了似的朝反方向跑去,迎面驶来几辆车,光速从身边擦过,消失在尽头。许巍将箱子打开,取出一把枪放在座位旁边,才又启动汽车,沿途不断看见人们喘着气奔逃的身影,从一两个逐渐变成十几个,远远地听见街道传来恐惧的尖叫声,还有连续不断的枪响,他一手紧紧攥住枪把,两手绕着方向盘避开四处乱跑的人群,但还是撞到了什么,车前轮猛地一停滞,压在什么东西上,陷了进去,他拿着枪下去察看,发现右前轮下垫着一个人的上半身,那人的下身被压断,扯断的骨头上连着血肉,碎沫搅进车胎,惨不忍睹。

    许巍刚抬起头,一群人满脸血地朝他扑过来,嘴里喊着:“救救我!”他们青白的皮肤上千疮百孔,流着稀黄的胃液,顺着裤脚甩下,尖利的指甲抓向他的胳膊,许巍急忙一躲,扣动扳机,一道蓝光射进其中一人眉心,那人应声倒地,眼珠上翻,再也没有起来,他毫不犹豫接连射出几道,一群人倒了一排,许巍又按了按发现没有子弹了,从衣兜里掏出一把快速装了进去,本想重新上车赶路,一回头发现车上爬满了面色苍白、残缺不齐的人,哭叫着朝他爬开,他只好扭头奔跑,这时听见拐角后的街道里一阵机关枪扫射声,他赶到街口后,看见那恐怖的一幕。

    集装车上,站满了武装军人,手握机关枪扫射底下的人,那些死而复生的“怪物”脑袋像被爆开的西瓜,喷出红色的瓤,空气中遍布血雾,腥味直冲鼻腔,有些尚未感染的人求救着军队,一面想往车上爬一面喊着:“快救救我!”但下一秒就被其他人拖下地面,硬生生扯下一只小腿,那些人踩着他的身子往上爬,面色凄惨:“先救我!”“他被感染了,快杀了他!救我上去!”“呯”地一声,那人脑瓜炸开一朵花,脑浆四射。

    许巍看不下去,转头继续朝前跑去。

    前面就是警察局的大街,他悄悄躲在墙后看见武装部队开着车在马路中间不断扫射子弹,一片片人群倒下,但片刻又重新站了起来,开始往车顶爬去,眼看着人群堆在车底,一簇簇地团团围住部队车,许巍趁机从边角溜过去。

    他看到前方一辆车被密密麻麻、满身是血的人群围住,他举起枪一连射中几个人,清出车门的空道,闪身“嗖”地钻进了后座,门刚关上,立刻贴满了大大小小的黑色手掌。许巍朝前抛出几支枪,说道:“给,这一支能抵几把左轮手枪的子弹量,但还是要节约用。”

    驾驶座上的人惊魂未定地嘘了口气:“亏你能单枪匹马冲进来,没被感染吧?”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们要赶紧回我的研究室,搞清楚这种病毒是怎么一回事。”许巍稍微摇下一点车窗,射出子弹,几个人应声倒下,“快开车,我来清路!”北原面前挡住的人群不断倒下,他猛转方向盘调回车头,踩下油门调到最大档不管不顾地一路飞驰。

    一路上,尸横遍野,一个个僵死的身体在疯狂地见人就抓,车头不知道撞到多少人,不时有头颅、断手,高高抛起滚到车身,掉入车底碾碎,军队在不停歇地肃清着这些活死人,但越来越多的人堆积在他们车前,压扁了车窗,许巍隔着车窗看见一个军人拿着枪被一堆人拽下车顶,瞬间淹没在一片血海中。

    活脱脱一副灾难片惨象。

    他们必须尽快知道这是一种什么病毒,并且完成新武器的最后一步。

  http://www.tangsanshu.com/motu/195411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