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末涂 > 第二章

第二章

    阳光从叶缝透出,撒下一地斑驳的碎片,湛蓝天空被一场大雨洗礼后,架起一道水雾般的彩虹,轻纱罩染苍穹,碧蓝如一副水彩画。

    这就是日本东京的早晨。忙碌的上班族却没空抬头欣赏这一片美景,繁忙的街市中混杂着赶地铁的打工仔和穿着制服的学生,车流开始拥挤。

    餐馆里,两人坐在靠窗的位置,秦凡感慨着看向窗外,微微吐出一口气:明明说好要带她跟玲玲一起到日本度假,没想到却是以这种处境提前来了……他看着坐在对面的少年,心情复杂,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你当时为什么会认为我一定会来找你?”

    “因为破解不可逆代码需要一个懂得rainlechen的人在身边,我现在的力量不完全,可能会出现失控的现象。”rainle回答道,“就算你没有来,我也会去找你。”

    “同样懂得代码的还有北原修,按理说比起我他对你应该更值得信任吧?”秦凡问道。

    “北原修不会帮我的。”他说。

    “你怎么知道?判断依据是什么?”秦凡开始好奇了,难不成他能像人一样感性的思考问题?

    “我不知道。”少年眼中没有情绪,但好像在尽力地思考着,最终他还是没有想出答案,“只是……这么认为,他不会想去帮我破解不可逆代码。”

    噢?秦凡看到rainle罕见地犹豫了一秒,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想,行动已经先于大脑了吗?这不就是感性的思维方式吗?可是这个家伙,明明连情绪都没有……初代rainle,果然与他们做出的那些渣滓不同,这已经无限接近人类了啊。

    “你所说的那个不可逆代码是什么?”秦凡十指交叠放在桌面上,他很想知道为什么北原修不愿意帮他,这其中有什么缘故?作为rainle实验人员,他一直都没有途径去了解初代rainle和他们掌握的代码有什么不同,不管怎么做,都不能让它们具备自我意识和行动力,现在看来,这个不可逆代码才是关键因素。

    rainle开口道:“不可逆代码是我的创造者加进去的,一旦启动,原本的磁体数据就会被限制,能力会被削弱。”

    “被限制?”秦凡思考着,“这么说现在你的力量是被限制住的强度?”我的天,这已经很强了,假如不可逆代码解除,那……

    “我现在的能力比一年前还要有限,因为分离出替代体后,不可逆代码保护机制启动导致我原本的能力一部分封存在替代体上,这也是我必须找你一起来的原因。”

    “你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了?”他问。

    rainle点点头。“被封存的力量有哪些?我得知道你现在的状况才能思考下一步行动。”秦凡说,他可不能不明不白被组织给灭了,至少得保证生命安全,而rainle的能力是不可或缺的。

    “空间移动,读取思想被封住,可以平衡体内力量的程序停止运行。”

    秦凡听后,按着额头慢慢地开口:“也就是说,忽强忽弱对吧?”

    “对。”

    “不仅如此,上飞机前,还有另一个rainle在跟着我们,假使他的力量没被封住,那么一定可以追踪到这里,没错吧?”

    “对。”

    “听着,rainle,我不管你跟那个rainle之间有什么瓜葛……”他盯着面前的少年,“还是什么不可逆代码破解后的后果,我都不在乎,我只要你保证我的安全,顺利到达目的地就可以了,明白吗?”

    “我知道了。”少年说。

    那天,在解开山雄南一郎留下的密码后,一片空白中只有rainle才看得见其中的程序码——那是一段声波,告诉他不可逆代码破解密码存放点,就在日本福冈一个小山村的地下。

    那是山雄南一郎为了摧毁他的爷爷制造的怪物,所留下的唯一一根救命稻草。

    “破解掉代码后,你就会恢复全部力量了吗?”秦凡问道。

    “不,我会启动自我销毁程序。”

    少年在飞机上时,这么对他说着。

    吃完早餐,秦凡摊开地图,手指在上面圈圈画画,嘴里念叨着:“从东京到福冈坐新干线到越后汤沢,换乘特急到高冈,再换乘北陆本线要4个多小时,这已经是最快的路线了……现在你又不能瞬间移动,不然更省事。”

    “走吧,争取早一点到站。”他站起身,两人离开餐馆,搭乘电车换乘线路。刚走到站内时,一片人流涌动中少年轻轻“啊”了一声,站住不动,他身后正看着地图的秦凡猛地一撞差点绊一跤,疑惑地低头问:“怎么了?”

    一股强烈的电流如一柄利剑刺入他的心脏,震得他猛地一颤,这比上飞机前的那一次还要剧烈。而在他还未反应过来时,又是一道比先前更加强劲的电流袭来,这次他迅速回头朝地铁站里四下查看,每一个人都不放过。

    那不仅仅再是同类之间的感应了,这强烈到让他颤动的感觉……是杀意,近在咫尺的杀意。

    “走。”rainle一把拉起秦凡手腕就往电车内走去,秦凡被他拽得重心不稳,一连撞到好几个人,不停地在说着“对不起”,好不容易才终于穿过上班族的人海挤进车里,秦凡终于吐出一口气,这会儿才问道:“你怎么了?突然就……”

    “他已经跟过来了,没有时间了。”rainle语气急促,脸转向正缓缓移动的窗户,而在这一瞬间,那股冰冷锐利的杀气如影随形地跟着行驶的电车,逐渐逼近。并没有甩开?他转动着眼珠,在哪里?在后一节车厢?在车顶?

    车顶!

    “哐啷!!”一声巨响,金属皮被从上而下捅穿,刺破电灯,碎片“哗啦啦”洒在车厢内,伴随着乘客的尖叫和恐慌,从头顶上的大洞中落下一个人,在一地碎片中抬起头,带着难以捉摸的冰冷笑意看向rainle,说:“又见面了……”

    同样的少年身形,相似的冰冷神情,宛如复制品,车厢内所有人惊恐地远远避开他们,不时传来连续不断的尖叫声,而那个从破顶而入的少年却充耳不闻,他掰了掰手腕,突然闪电般

    一拳砸向rainle,后排的女人惊呼出声,只见旁边的金属扶手杆竟扭曲成“V”形,低头闪过一击后rainle顺势从下贴近少年一手直直刺穿他的腹部,鲜血飞溅而出。

    “哈哈哈嘿嘿嘿嘿……”捂着肚子的少年诡异地笑了起来,而在下一秒流出的血液却迅速干涸,捅穿的血洞开始迅速愈合。

    秦凡在一旁看着,此时瞪大双眼:这就是另一个和rainle同等的怪物?!

    “rainle,这都是拜你所赐。”少年眼中闪出冷光,顺手抓向旁边的扶手杆,杆子瞬间拔地而起,他抓着长长的杆子刺向rainle,rainle不闪不避几指抵住杆子朝着对方压去,杆子在他手中竟开始溶解,化成一摊液体滴在地面,那两根手指逼近少年的额头,即将刺破之际,那少年抓住对方的手一拧,那只手臂像麻花一样可怖地扭曲起来,但rainle仍然面无表情地继续逼近,撕裂掉少年的左臂,连着骨头根部一起连续在地上弹了好几下,滚落到后排车座地上,所有人面色发青地盯着那只断臂,无助又颤抖地瑟缩在最角落里,几乎要吓到昏厥,手臂上连着碎肉和血沫,而少年身上又重新长出新的手臂,那些人目睹着这两个怪物在互相撕打的场面,不断撕裂又不断再生……

    那个少年一手卡住rainle的脖子,冷冷地看着他说:“你的力量远不如之前给我的感觉,是又变弱了吗?”

    “那我应该能趁现在杀了你。”他的眼中没有任何情绪,像一块寒冰。手上的力倏然一收,rainle轻叫一声,秦凡看见他的身体在颤抖着,难道真的要在这里被干掉了?

    糟了。

    “你会……后悔的。”他的脖子被少年的利爪割破,最后慢慢地开口道,“如果在这里杀掉我,你会后悔的。”

    他的身子颤抖地愈发强烈,少年不由地一皱眉:“你现在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rainle看着他,不带情绪地说:“不,是你输了。”

    “什么?”他奇怪道,但在这瞬间,他只感到身体一软,手上的力气像被抽干一般,只见rainle正握着那只刺破自己喉咙的手臂,一道道波动顺着手臂向外涌出,他惊觉地想抽回手臂,但却被一股力量牢牢栓住,动弹不得。

    “这是!”他震惊。

    这是他唯一没有输入进去的能力,rainle早就知道?

    最终,他还是不能杀掉他吗?

    源源不断的力量流遍身体各处,rainle伸出手指点向少年的眉心……

    “嚓!”擦着火光,一枚子弹挡住他的指尖,一道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掠过,带着尚在发愣的少年跳到高处的车顶上,从破洞口看了一眼车厢内的两人,转眼间便消失。

    晓俊!秦凡对上那人的眼睛,望着空荡荡的车顶大洞,心里一紧。

    这时rainle伸出手,低声对他说:“拉紧我。”秦凡握住他的手问:“你该不会也要跳到车顶去吧?”

    话音未落,他只感到一阵晕眩,回过神时发现自己正站在冷风中,脚下是金属的车顶部,他忙低下身子贴近车身,望向一边的少年大声喊着:“喂,你要干什么?”

    rainle巡视了一下四周,没有找到他们人影,就连那股杀气也消失匿迹,但是强烈的共鸣依然存在,他们并没有离开。

    难道还在车里?是在别的车厢吗?他低下头透过砸出的洞看着车里。

    电车的司机并不知道后方一节车厢发生了什么,仍在平缓地运行着,而破损的车厢内乘客纷纷涌进其他车厢里,瞬间空荡荡的地面上只有断臂和一地碎渣,从残破的车顶大洞不断灌进冷风,最后只剩下一个白衣的少年和年轻男人留在里面,那些乘客心惊胆颤地远远扒着扶手观望着那两人,带着惊惧和害怕。

    他们两人不知道的是,就在隔了几个车厢

    后的一个座位上,那个少年正张开自己的掌心,默默地出神,他旁边坐着的男人一副英国人面孔,笑嘻嘻地看着他说:“交过手后感觉怎么样?”

    少年眼神阴郁,侧头瞪了英国男人一眼,没有说话。

    英国男人舒展开手臂环在脑后,继续道:“他现在的状况,你跟他打不会落在下风,不用着急,只要跟着他们到了目的地,抢先毁掉破解码就行了。你不是想结束这一切吗?只要杀了rainle,这一切都会结束的哦,我的白明明。”

    男人眼中含着莫名的笑意望着少年。

    是啊,自己之所以和这个男人一起,就是为了杀掉rainle,所有的一切都源自于rainle,只要杀了他,这一切都会结束……没错,我这么做,是对的。

    他合上掌心,用力握紧。

    .

    电车缓缓靠了站,秦凡他们又换乘开往邻镇的车次,一个多小时两人下车来到一片葱绿的田野边,秦凡展开地图琢磨着。

    最后还要再徒步走到山里一个小村庄里去,这个村庄不通车。rainle的不可逆破解码居然会在深山老林里,想想都觉得不太可能,可是rainle说这就是山雄南一郎留给他的讯息,难道一个山村里会有地下实验基地?

    还有那几个人现在还在跟着我们吗?秦凡不由地看向rainle,少年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没有什么起伏,也许是自己多心了……

    “早见埯村庄……这个地方还在前面山根下,地图上没有标出来,看起来很隐蔽啊。”秦凡打听了一户人家,才知道具体位置,走回来对rainle说。

    两人顺着小道一路走到山脚下,一片枯枝里用几根荆棘缠缠绕绕挡住去路,看来没找错地方,这里应该是村内的人为了隔绝外界而设的“门”,“门”里山路上长满了高矮不一的灌木丛,参差不齐,秦凡费劲地穿过荆棘刺,左右闪避着险些挂住衣服的矮灌丛,和rainle好不容易穿过一道道障碍,进入后面的树林。

    从坐电车一路晃过来,再加上走了一段山路,时间已经接近下午四五点钟,在大山深处这个时间天色逐渐开始发暗,山林中突然寂静,像是被施了魔咒一般沉睡下去,偶尔会传来几声虫鸣,秦凡脚踩在小腿高的草丛里,突然响起“咻咻咻”的细小声音,从草叶缝隙迅速窜出老远,是一条小蛇。

    这个点进山真不算恰当,秦凡想。

    两人跨过草丛,逐渐能看见树林深处一点点暖黄色的灯光。终于要到了,秦凡提起一口气,抬起腿往林外走去,至少要先想办法借住一晚,实在不行,那就找个废弃瓦房将就一晚吧。

    秦凡拖着疲惫的身子敲响一户最近的人家房门,叫了一句:“不好意思,请问有人在吗?”

    门从里面“吱呀”一声开了,一个老年妇女审视了他们两人一会儿,问:“你们是?”

    “我们是来探望这个村子的亲人的,第一次来不小心迷了路,不知道方不方便借住一晚,啊,当然不愿意的话我们马上就走。”秦凡开口说。

    老人让了让身子:“怎么会,乐意之至,正好陪陪我这个孤寡老人。”她说着,走到桌边倒了两杯水,“像这种小山村里没有什么好的茶水,不嫌弃的话就喝水吧。”

    “啊,没有那回事,多谢。”秦凡坐在垫子上。

    “听你们口音,应该不是本地人吧。是从大城市来的?”老人端来两杯水递给他们,自己慢慢支着腰坐下。

    “差不多吧。”秦凡啜饮了一口,感觉这水不像自来水,大概是从山里清泉舀来的,透着清凉感。

    老人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抱着杯身取暖,夏季的山中夜晚还是会有几分凉意。她透过热开水的雾气似乎眯着眼仔细地看着两人,最后说:“这么说有点冒昧,大概是我人老眼神不好,总觉得这孩子很面熟,像是在哪里见过……”

    “……哎?”秦凡一愣。

    老太太使劲掀开满是褶皱的眼皮,盯着rainle,有点像是自言自语:“总感觉在哪里见过……啊,别在意,我可能记错了也说不定。”她抬起头对秦凡笑笑,然后又不自觉地把视线移向rainle,露出疑惑的表情。

    夜晚,秦凡他们睡在后面一个小房间里,枕着硬邦邦的枕头,他思考着下一步该怎么走,福冈的地图可没有精确到一个鲜为人知的山村里一个房子的具体位置……到底山雄南一郎的实验基地会在哪里呢?

    想着这些头疼的事,疲惫的身子已经将他拉入睡眠,却不知门被拉开一道缝,主人露出一只眼盯着昏暗的房间。

    秦凡在朦胧中感到一阵颠簸,像是自己被架在什么上一路往前抬着,他一下惊醒,睁开眼看见下方是一片泥地,他感到身体被高高抬起,背上有奇怪的触感,双手双脚也被捆绑住动弹不得,勉强能斜眼看见有几双手正抬着自己一步步走着。

    喂!这什么情况?他试图扭动身子,但根本一动都动不了。回想一下事情经过,一个不问缘由的好客村民热心地接待他们,现在再想有点奇怪,如果真的对外来人员没有抵触,又为什么要用荆棘刺封锁住村庄呢?

    他渐渐冷静下来,想起老人倒给他们的水,谁知道会不会加了什么……

    对了,rainle呢?他一惊,这时几个人已经停了下来,将他放在地上,他这才看清是两个年轻的大汉,后面还跟着七八个人,有年轻也有中年,都是男性。那几个人跨过他的身体走到一间小屋前,突然间齐齐跪下,对着屋内叽里咕噜念叨着什么,又张开双臂扑倒在地,像是在朝拜一般,只是这气氛显得诡异。

    这是什么当地的习俗吗?秦凡看着这些人不寻常的举动,联想到电影里闭塞隔绝的山村发生的剧情,顿时涌起不妙的预感。

    不会是要拿我当什么祭品吧?喂,现在还有这么封建的地方吗?他摸索着藏在腰间的枪,一摸之下却两手空空,大惊:难道趁我睡着时拿走了?!我*,这是要杀人灭口?可是自己怎么能死在这种地方,他扭动身子,却不能移动分毫,可恶,这些人怎么绑得这么紧……

    这时后方草丛里响起一阵窸窣声,引得正在“朝拜”的人们敏锐地回过头看去,就看见他们脸上逐渐扭曲,露出恐惧的神情,像看到了什么怪物般僵在原地,双目瞳孔猛缩,下巴上下不停地打颤,其中一个终于从唇齿间挤出几个字:“妖怪……妖怪大人显灵了!”

    一个白衣衬衫,一身西裤的俊秀少年正拨开草叶从树丛中走出,看到眼前被捆绑成虫子一样的秦凡,和一群跪在房前的男人们,他定定地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不等他说话,“扑通、扑通”的声音接连响起,只见那群人转而跪向少年,颤抖着声音喊道:“妖怪大人!妖怪大人!”

    “妖怪大人显灵了!”

    “请您这次也要保佑我们村平平安安!”

    “什么?”秦凡看着他们异常的行为,每个人脸上都是一副似乎恐惧却又带着难以言喻的兴奋,凉夜中拂过一阵风刮在他脸庞,他只感到一阵冷意,不由地打了个哆嗦。

    “发生什么事了?”rainle走向他,本意是对着秦凡问话,而那群人以为是在问他们,一个看起来像是领头的男人生怕怠慢了似的急忙开口:“大人,我们都是您的信徒,请务必收下我们为您准备的食物!”

    啥?食物?我吗?秦凡下巴差点脱臼,惊讶地看着他们。

    “……”rainle像是愣住了,好半天没说话,饶是高智商的数据代码遇到这群迷信的人也会有卡带的时候,秦凡不厚道地扯了扯嘴角。

    “怎么回事。”少年低下头问秦凡。

    “你先把我解开再说。”

    rainle刚伸手刚触碰到绑着秦凡的绳子,那群人忙叫着:“妖怪大人要用餐了,我们快走!”说着,他们逃似的钻进草丛不见了。

    秦凡抬头看着他:“他们好像认识你,还是说他们见过的那个‘妖怪大人’跟你长得很像?”

    rainle看着树丛,那群人根本没走远,还在不远处躲着偷看他们。“我的资料里没有关于这里的任何记录。”他说。

    “那就奇怪了,之前那个老妇人也说看你很面熟,这不是巧合吧?”秦凡抖掉身上的绳子,站了起来,“还有你刚刚去哪了?”

    “我去四周察看了一下。”rainle说。

    “你什么时候出来的?”

    “我尝了一下那个人给我们杯子里加了东莨菪碱,猜想可能她晚上会做些什么,就等到她进屋前躲起来……”秦凡插话道:“等等,你都知道她要弄昏我,怎么不提前阻止?”

    rainle没接话:“……然后看到她跟几个人把你绑起来抬出去,本来是一路跟在后面想看看你被抬去哪里,结果半途中一个人出来跟他们说着什么,一直说了好久,我看时间挺多就往别处走着看看,说不定能发现什么。”

    “好吧。”他就不该指望这家伙会同情心大发救自己,问道,“那你有什么发现吗?”

    rainle摇头。秦凡无奈道:“其实这样也好,至少知道这个村的人有这么一个不寻常的举动,如果我猜的没错,这个房子里一定有什么东西,我们进去看看。”

    两人走进房内,刚推开门,就被一阵厚厚的灰尘呛了好大一口,这间房内遍布灰尘,没有人的气息,秦凡却伸手在墙上摸到一个细细的拉绳,他往下一拽,房间内瞬间亮起来。奇怪,既然积了这么多灰,说明这房子很久没有人住,他仔细观察了一下这根拉绳,发现上面没有积灰,甚至像是崭新的绳子,和这间屋子格格不入。只有一个可能,这房子最近有人来住过一段时间,但在这之前空了好久,可是为什么那人来这里装了一个拉绳和电灯,却不打扫一下房间呢?

    秦凡想不通,难道那人单纯是进来装了个灯又走了?这是什么原因?正想着,他眼角瞥见拉绳旁边的一张陈旧的木桌上,有一个和那根崭新的拉绳一样格格不入的东西——他弹了弹桌面周围的灰,拿起那个相框,发现原本放置相框的下方同样有灰尘,只是相对薄一些,秦凡一怔,果然有人来过!那个人只动过这个相框,又或者是他把相框留在这的?

    相框正面也浅浅覆盖了一层薄灰,秦凡用手轻轻一抹,照片清晰地显现在他眼前。照片年代久远,是黑白胶片,看服饰远于近代。这是一家人,一个中年男人坐在中间,头发稀疏到近乎没有,戴着一副框型眼镜,正对着镜头展露笑容,在他右后方站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笑得比他父亲还要灿烂,而站在左侧的少年比年轻男子矮了一个头,十六七岁模样,不同于其他两人的肤色,他的皮肤近乎苍白到极点,面容酷肖女子……秦凡拿着相框的手触电般抖了一下,险些摔落在地。

    他机械似的将头转向身旁的rainle,盯着看了一会儿,又转头看了一眼照片,最后他深吸一口气,看着rainle的眼神充满诡异。

    “我知道为什么那个老妇人会觉得你面熟了。”他站了好久,才慢吞吞吐出话语,把相框举到少年面前:

    “这个人……不是你吗?”

  http://www.tangsanshu.com/motu/195411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