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末涂 > 序

    终篇

    .

    序,

    一条通往郊外的林中小路上,一个男人背着另一个男人气喘吁吁地狂奔着,途中被灌木刺破了上衣,渗出血珠来他也丝毫不理,只顾着拼命跑。

    终于,他停了下来,背上的人掉了下来,他手撑着膝盖不断喘着气,好一会儿才平息下来,他回头看着身后被树木覆盖的道路,释然地吐出一口气,已经……远离皇城了吧。

    他看着倒在地上身体冰冷僵硬的男人,蹲下身轻轻地拂过男人的脸。哥哥,别急,很快你就会醒来了……

    十年后,皇城上下都在通缉一个盗走原公主府中宝藏的人,据说那个盗宝贼还杀人藏尸,北条将军的儿子失踪了,现场只有一摊血迹,凶手不翼而飞,这件事闹得人心惶惶。

    而在事件发生后的几天,私逃出京城的公主被发现死在邻镇的一个住宅屋里,经过推测,作案的是同一个人。

    但是并没有找到小皇子的下落,很可能是被凶手带走了。

    这个凶手却十分狡猾,十几年都没能让人发现一点蛛丝马迹,藏得十分隐蔽。

    然而谁都不会想到在一个深山中的小村庄里,藏着那个朝廷通缉犯。

    村子里的泥土地上,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在堆着石头塔,只见石头已经堆得越来越高,越来越尖,他全神贯注地捻起一颗最小的小石子打算把它放在“塔尖”上。但当他刚刚挨上下面的石头,只听“哗啦啦”地一阵,原本金字塔般的石头塔像多米诺骨牌似的一下倒塌,他的表情顿时垮了下来。

    “啊……就差一点点嘛。”他嘟囔着。

    这个少年容貌俊秀中带着一丝女性的柔美,如果仔细推敲一番,会发现他的长相竟与天朝的公主惊人地相似。

    不过在这个无人问津的小村庄里没有人会察觉这一点,大家只是把他当成一个有点像女孩子的小男孩。因为这个长相他也受到其他孩子的孤立,这也是他会一个人在家门口寂寞地堆着石头玩的原因。

    少年身后的门被推开,一个中年男人对他喊道:“治世,饭好了哦,快进来洗洗手吃饭了!”

    “嗯!”少年对男人露出一个笑容,转身扔下一堆散乱的石头跑进屋里,拧开水龙头搓掉指缝里的泥巴,这时一个个子比他高一头的男孩从他背后猛地弹了一手水,冷得他一个激灵,回过头恼火地抱怨道:“哥,你又弹我水!”

    大一点的男孩看起来二十来岁,他佯装生气道:“怎么?我就弹你了,有本事你也来弹我。”

    大男孩说着,嘴角却宠溺地溢出一丝笑,他胡乱抓着弟弟的头发,戏谑道:“嘿嘿,你太嫩了,连我的头都够不到,再长几年吧。”

    “哼,迟早我会长到哥哥这么高的!”年幼的治世不服气地嘟着嘴,换来的是哥哥两手捏着他的脸颊一边笑道:“哎呀哎呀,真是可爱呢,小屁孩。”

    “行了你们两个,赶紧来吃饭。”中年男人无奈地笑着说,他端来两碗菜,三个人围着小木桌吃起来。

    “说起来,我最近睡觉时总是听见地下传来奇怪的声音……父亲,你有听到过吗?”饭桌上,哥哥问中年男人。

    “有妖怪吗?”治世好奇地望着他们。

    可是下一秒,治世脸上的神情凝固住了,和他一样愣住的还有哥哥,他们看到父亲的脸色突然阴沉下来,带着警告意味地开口:“你们听错了吧,管好自己的事。”

    “可是我明明听见……”哥哥还想说,却又被父亲严厉地打断。

    “申明,你跟你未婚妻不是说要订婚了吗?什么时候?”

    “呃……今年夏天。”

    “到时候办得隆重一点,别让我们家失了体面。”父亲说。

    “好。”哥哥知道话题到此结束了,他也不能再追问下去,只好默默地夹着米饭。

    治世在旁边看着两人默不作声的吃饭,心中对哥哥所说的奇怪声音愈发好奇起来,他暗暗决定今晚要到哥哥房里一探究竟。

    到底什么奇怪声音从地下发出啊?好刺激好恐怖,他想道,会不会是妖怪?是那种居住在地板底下的妖怪吗?他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妖怪,只是听别人说过,妖怪也分级别呢,那么藏在地板下的妖怪是哪一级别呢……这么想着,到了晚上他敲开哥哥的房门,对哥哥说:“我要跟你一起睡。”

    哥哥一脸嫌弃:“喂,你又不是小孩子了。”

    “嘘——小声点,说不定妖怪能听见。”他神秘兮兮地靠过来,坐在榻榻米上说。

    “什么妖怪?”哥哥嗤笑道,“你果然还是没长大啊,还在相信小时候那些骗人的东西?”

    “你白天不是说地下发出奇怪的声音吗?搞不好就是妖怪在说话。”

    “话是这么说……”哥哥挠了挠头,“我后来又想了一下,大概是闹了耗子也说不定,因为我下午整理房间的时候从榻榻米边角处发现一个老鼠洞,应该是晚上耗子跑出来了吧?”

    “是吗?我要看看。”他小心翼翼地低下头沿着榻榻米四角看去,好像生怕从下面钻出什么东西来,引得哥哥又是一声嘲笑:“你还当真了,我骗你的,哪有什么老鼠,就只有一个小洞而已,是搬家之前留下来的小孔,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这个洞真的像老鼠洞哎,我还闻见一股臭味,有点像老鼠身上的味道。”弟弟趴在地板上,贴着榻榻米一角,角落里发现一个小黑洞,此时惊奇地说道。

    “啊,那大概是吧。”哥哥一脸无所谓,也没下榻榻米跟着一起看。

    “哥,你不是说听见说话声吗?可是老鼠怎么会说话?”他问。

    哥哥皱了一下眉:“大概是隔壁家大晚上又在吵架吧。”

    “可是你不是说在地底下听见的吗?”

    “哎呀。”哥哥不耐烦了,翻身下来,抬手想把弟弟从地板上揪起来,“别捣鼓了,回你房间睡觉去,不就是个老鼠洞吗?大惊小怪。”

    “等下!这个老鼠洞好像会动!”弟弟突然叫起来,哥哥更加不耐烦:“行了,越说越离谱了,快点给我出来。”

    “不是啊,它真的在动!”弟弟的声音开始有点颤抖,这下哥哥也终于动摇了,蹲下身朝角落看去一边说着:“墙上的洞怎么会自己动啊……”

    话说一半,他的舌头就被冻住似的——从阴暗的墙角,他看见贴着榻榻米的那面墙根处,一个拳头大小的洞正在缓慢地转动着,不,准确的说是在旋转,像一个被扭动的瓶盖般,好像要开启什么东西。

    “哥哥……这是什么?”弟弟的害怕地往后蜷缩,他的脚退到哥哥的身边时,身下平滑的地板突然间变成一个一人宽的黑洞,弟弟整个人刚好陷进去,他仅仅能够伸出一只手想要抓住地面,可是没来得及,一句话都未说,顷刻间便被黑洞吞噬。

    “喂!治世!”哥哥完全没反应过来,他下意识想要抓住那只伸出的手,却捞了个空,他大叫着:“治世!爸爸!爸爸,治世掉下去了!”可是没有人回应他,整个屋里好像只剩他一人。

    黑暗中,治世感觉自己正在高速降落,他不记得家里的地下有这么深,这是……掉到哪里了呢?

    随着清脆的骨头断裂声,他重重地摔在地面上,血从他身下、鼻孔里、嘴里流出,他艰难地移动着双目,就看见一片黑暗中,一个人慢慢地走了过来,那个人的出现让他震惊地瞪大眼睛。

    “爸……爸?”

    “治世?”男人一脸惊讶,“你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你翻看申明的房间了吗?”父亲说,“你为什么不在自己房间里好好待着?可恶,一定是申明那家伙早上说的话……那个小子,跟他父亲一样,老是算计我!”

    ……什么?哥哥的父亲不是你吗?

    “该死!难道这就是报应?我弄死他的父亲,他就要害死我的儿子?哈哈哈,想得倒美!我的孩子是不会死的!”他面容扭曲,逐渐癫狂,“我说过要让我的孩子成为最强的武器的……现在还不是时候,太早了,太早了……可是既然已经这样了,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肯定活不了了……”

    爸爸?你怎么了?他从未见过自己温和的父亲会露出这么恐怖的表情,像一个疯子,正用一种诡异莫名的神色看着自己,他猛然感到一阵发寒……

    “我的孩子,我的治世,你是爸爸最爱的人,爸爸一定不会让你死的,一定会把你救活……相信爸爸好吗?”男人眼神疯狂,交织着痛苦和兴奋,双手伸向血泊中的治世。

    治世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又嗅到之前在榻榻米下的那股奇怪的臭味,模糊中,他似乎听见一声“当啷”的声响……像是,铁链?

    ……

    “嘿嘿嘿嘿……我的孩子,爸爸不会让你死的……我一定会救活你……”

  http://www.tangsanshu.com/motu/195411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