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末涂 >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从焦炭里爬出几个“黑人”,浑身烧焦的味道,像是从煤堆里滚出来一样,辨不出谁是谁。死里逃生的几个人不约而同地重重盱出一口气,等到恢复平静后,他们又露出一丝忧伤。等到出来的时候,却少了一个人……

    何娟忙开口:“那里还有个孩子,我亲眼看见的,他的脸被遮住,但那是不是就是……”

    “不能确定,但极有可能,不管怎么说,他都已经……”许英说不下去。

    沉默了一阵,晓俊说:“还有rainle也没出来,不知道他会不会被炸毁。”

    “是啊。”许英涩涩地。商场被炸烂,余温还没过,他们此时也没办法重新进去查看,只能猜测着。

    不一会儿,消防车陆续赶来,足足花了一个多小时才熄灭了火势。专案组的人心情沉重地返回局里,北原和英国男人分别关押,由专案组成员单独审问。

    “交代一下你叫什么吧。”晓俊坐在英国男人对面,一只手转着笔。

    “我随便编出一个名字你会相信吗?”男人说。

    “你对实验室那个孩子做了什么?”他又问。

    “如你所见,我只是破译了一个密码。”男人摊手。

    晓俊换了个问题:“一年前,你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当时我不是服毒自尽了吗?你们也都验过了,死得透透的。”

    “你是想说你有不死之身?”晓俊饶有兴趣地开着玩笑。

    男人阴恻恻地看着晓俊,贴近桌面,神秘兮兮地说道:“没错,我拥有起死回生的魔法。”

    审讯室寂静了片刻,晓俊开口:“我看你有变成神经病的魔法。”

    男人笑了:“别这么说,其实你跟我是一类人。”

    “我跟你?”晓俊指着自己,“怎么可能,我不是个拿人命开玩笑的疯子。”

    “那是你不了解你自己。”他幽深的目光如一个黑洞,牢牢定在晓俊脸上。

    他感到十分不自在,那黑洞似乎要把他吸走,他的思想仿佛要被捏住,动弹不得。

    审讯犯人时,最怕的其实是审问的人反而被带跑节奏,但一般是不会出现那种状况的,除非犯人自身没有罪恶感,和超乎寻常的心理素质,内心冷静得可怕。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伪装成你的脸吗?”他死死地盯着面前的人,“因为我想让你从监控录像中转换成第三视角,看清你自己的真面目。”

    这个男人没有给晓俊一丝逃避的机会,他像一只等待时机的毒蛇,躲在草丛中伺机而动。

    “说实话,当卧底的时候,和罪犯们混在一起其实你很放松吧?像回到家一样,毫无纪律,毫无底线,把人性践踏到最底层,那种感觉是不是很爽?

    “干了特勤十多年立下不少功劳,却依旧在这个位置上徘徊不前,其实有一部分是你自己不想离开吧?

    男人拿捏着晓俊的思想,逐步把控他的敏感点。

    “你不想承认很正常,毕竟你们总是用各种条条框框困住自己,把自己催眠成一个人民心中的英雄,束缚着道德感和荣誉感……却把心底里那个真实的自己残忍地肢解了,你不愿意听那个真实的声音,它在呐喊,在你心里面哭泣着。

    “那是你在逃避的东西,你听听看,你内心最深处的声音。

    “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猎物再怎么戒备防范,那坚硬的外壳总会有一瞬间露出裂纹,然后就会如陶罐一般分崩离析。

    “我来告诉你。”他眼神沉沉地,像飘着无数飘渺的泡沫,起起浮浮,锁住他的猎物,“你喜欢当卧底,喜欢那种没有任何束缚的感觉,那种刀口舔血的日子,那种刺激,那种疯狂,那种毒辣……是你穿着警服坐在办公室里体会得到的么?

    ……你不是喜欢这样的生活吗?

    他的声音充满蛊惑,悄无声息地暗暗吐出毒芯:“你想……解放内心的自己吗?”

    男人面前的人身体逐渐颤抖起来,仿佛他的灵魂被掏出,心底的黑暗面被赤裸裸地展示给自己看,他对面坐着的不是被审讯者,而是变成了他自己——另一个黑暗的自己。

    他的最后一道心里防线被击垮。

    那个黑暗的自己正邪恶地露出笑,声音温柔地对他说:

    “你,终于肯正视我了。”

    “来吧,亲爱的同类,让他们把监听器关掉,我们单独聊聊天。”另一个自己又切换成英国男人的脸,缓缓诱导着。

    从审讯室走出,迎面而来的是一头雾水的许队,他逮着晓俊就问:“怎么样了?怎么谈了这么久,刚刚为什么要关掉监听?”

    许英仔细地观察着晓俊的神色,生怕在他们不知道的室内会发生什么意外,但同时也纳闷英国男人到底跟他单独谈了些什么。

    晓俊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抬起头对许英说:“我知道南宫小路的下落了。”

    “啊?”他的话太突然,许英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晓俊皱眉思索道:“那个男人交代了那个组织的总部在英国,属于军方研究所,但是奇怪的点就在他们所处的部队并不是现在英国军营里任何一支部队,而且他们所用的编号也很老旧,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支军队用的是二战时期的编号。”

    “二战时期的军队?”许英也皱起眉,摩擦着下巴上的胡渣,“二战啊……对了,晓俊,一年前我们调查关于民间怪谈的时候不是有过几起国外的案例吗?发生的时间好像是……哎呀,我得赶紧把资料调出来!”

    “还有关于小路的事……”晓俊话没说完,就被沉浸在激动中的许英打断:“这个之后再说,我们先去跟其他人汇合,小李那边的审问早就也结束了,刚好一次把口供都说了,你先去和他们一起等我!”

    困住他们一年多的迷雾终于透出缝隙,许英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抓住那一缕光亮。他的心“砰砰”直跳,两三步跨进资料室,打开封存已久的保险柜,翻找了好一阵,终于他拿起一个文件夹,翻看里面的内容。

    果然!他的视线定格在一段印刷字上:二战时期……德国,纽伦堡。

    被人捅了数刀但是死而复生的白衣少年……

    许英的眼中闪过明亮的光芒,他颤抖着手指翻看后面几页。

    日本,江户时代,庙会夜里街头惊现死去的幽灵……

    是十几年前天朝公主的驸马!

    关于这种怪谈至今只出现过这两例,当时他们还没有深入这些事中,没有人重视,但如今串联起现在发生的一切,居然都有迹可循。死而复生的白衣少年……和他们见到的那个rainle描述一致,这么一想,莫非rainle早一百年前就出现了?

    许英拿着文件夹的手筛糠似的抖动着,文件夹险些掉到地上。

    那个天朝公主驸马,他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

    对啊!英国男人给他们讲的故事里不是出现过天朝公主吗?他之前还一直疑惑这个故事背后会不会有什么深意,现在看来似乎是有着联系。

    但是疑点还很多。

    这时兜里响起一阵音乐,许英掏出手机,原来是专案组成员的来电。

    手机里响起许巍的声音:“许队,我到现场跟消防队员核对过了,爆炸后的商场地下室已经变成一堆残渣,没有什么小孩的踪影,如果说被炸死的话至少会留下血肉,可是就连一点点人体组织也找不到。”

    “……我知道了,先回来吧,我有重要的事要说。”沉寂了一刻,许英打起精神说道。

    当晚,专案组成员汇集在一块儿,开始分析整件事的内幕。

    “我翻阅一年前的资料,上面说二战时期就已经出现奇怪的传闻,死而复生的白衣少年,我猜极有可能跟rainle有关,说不定就是初代的rainle。”许英说道,“还有日本江户时期也出现过类似的传闻,当时有人看见公主府内死去的驸马像幽灵一样出现,这一切都一定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只是目前掌握的证据还不够,但结合所有发生过的事,这说不定是个巨大的阴谋,而且从很早以前就开始了。”

    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怎么越来越复杂了?

    李崇旭说道:“根据北原修所说,初代rainle早在19世纪就被制造出来了,和制造者合作的是当时从英国军队分离出来的一支部队,专门研究这项技术,但后来战争爆发,英国便遗弃了这支部队,名义上还属于英方,但这支军队已经没有国家支持,后来他们自己扩大势力,逐渐演变成专门研究rainle的地下组织,一直以来秘密进行着实验。”

    “北原说这个组织名字叫‘玲’。”他说,“而且初代rainle很早之前就脱离了他们的掌控,为了抓住他玲长久以来都在追捕他。为了不被他们抓捕rainle才将自己隐藏起来,用替代人格生活着。”

    “原来如此。”几人恍然大悟,所以才会有南宫小路的出现。

    “可是,为什么偏偏是在上海?”许英问。

    李崇旭摇了摇头:“北原修就交代了关于那个组织的事,但没有说全,他说希望警方不要再插手rainle和rainlechen代码的事,之后再怎么问他都不愿意张口。”

    “为什么?他又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这个叫北原修的人究竟是什么人?”黄彦费解。

    “其实,我知道南宫小路在哪里。”这个时候,晓俊突然开口,引得所有人侧目。只见他接着说道:“只要找到南宫小路,rainle自己就会出现,因为如果南宫小路出现什么危险的话,他也一定会受影响,所以他会自己出现的。”

    付天兆眨巴着眼睛,犹豫地开口:“你,你是说……把南宫小路当做人质啊?”

    “刚才英国男人交代了南宫小路的藏身处,我可以亲自去把她带回来,这样就能引出rainle了。”晓俊说。

    “这是个办法啊,那我跟你一起去,万一那个英国男人给你下套怎么办,多个人多个保险。”付天兆对他说。

    “不用了,放心吧,那个男人说的是实话。”晓俊对他们一笑,“到了地方我会联系你们。”

    “那个,晓俊。”何娟叫住他,“把小路带回来后,真的要伤害她吗?”她刚才听他说“如果小路遇到什么危险,那rainle不会坐视不理。”那也就意味着必须要对她做出什么伤害性的事,rainle才会感应到吗?

    “别担心,不会真的伤到她的,只是稍微让rainle能够感应到的程度。”晓俊知道她担心什么,这么说道,“而且目前知道具体rainlechen代码的详情的只有rainle,除了这么做没有别的办法。”

    “好,那你快去快回。”许英开口,他对这个常年与危险打交道的特勤很放心,晓俊不会做无把握的事。

    晓俊比了个“ok”的手势,拿起摩托车钥匙走了。

    许英回头看见付天兆面露犹豫之色,问:“怎么了?”

    付天兆忙回过神,发现是许英在叫他,才回道:“啊,也不是……我没怎么。”

    许英也不再多问,他还要跟许巍问问爆炸后的现场详细情况,就先让众人散了。走出办公室,何娟赶上前面的付天兆,拍了他一下:“嘿,你刚刚是不是想说什么。”

    “啊?你怎么知道?”付天兆一回头,愣住了。

    何娟笑道:“不要小看女人的直觉。”接着她语气转为严肃,“你刚刚是不是想阻止他去找南宫小路?”

    付天兆看着她,慢慢点了点头。何娟一挑眉:“果然是这样,我也是这么想的。”

    “你也觉得不应该这么做吗?”他像找到同伴似的眼前一亮。

    何娟说道:“我觉得吧,先不管他为什么这么相信一个疯子杀人犯的话,如果带回来南宫小路,我们要对她做什么呢?什么样的肉体伤害才能让rainle感应到危险?”

    “啊……这个……”

    “毫无疑问,是致命伤害,不能保证rainle能在危险逼近的前一秒出现的话,只能真的刺穿她的心脏,可要是真的刺穿心脏,我们不就是杀了人吗?”

    “话是这么说,可是……”付天兆低下头,“晓俊怎么会干这种事呢。”

    “不会吗。”何娟看着他,“你们刚刚到底有没有注意到他的眼神啊,那么冷血的样子镇定地说出要伤害人的话,我看着都觉得害怕。”

    这他倒是没太注意,可能许队他们也没注意吧,只有身为女性的何娟才会这么敏感。

    “晓俊不会真的下手的,我了解他。”他言之凿凿地说道。

    “唉,但愿吧。”她说完,转身离开,只留下付天兆还在原地一脸的不高兴,她凭什么这么断定?自己的哥们我会不如你清楚?想着这些,他闷闷地回到自己房间。

    房间里,两人正在谈话。

    许巍说:“爆炸后的残骸里没有发现秦凡的尸体,按理说就算死亡也会有一点痕迹吧,可是现场一点痕迹也没有,而且现在舆论对我们特别不利,像这么大范围的市中心爆炸警方却不能阻止,厅上领导一连打来十几个电话骂人,这次厅长直接说抓住真凶后就不要再深入调查了,不然全部回家反省。”

    “许队,要不给晓俊说一声,不要再找南宫小路了吧?”许巍问。

    “你害怕了?”许英说道。

    许巍确实有点怕了,之前刚刚发现rainle时的激情被现实中频繁死人的残酷给震醒了,他现在只想好好活命,如果继续下去,他不知道下一个死的是谁。

    “说实话,确实有点。”他苦笑一下,感觉自己很没用,毕竟他不是刑警,哪里经受得了一会儿死人一会儿死人的。

    “那你想退出吗?”

    这么说,许英是打算杠到底了。许巍无奈地叹了口气:“我知道了,谁让我是电脑专家呢,没了我你们可干不过他们。”

    许英一笑,拍拍他的肩:“都一天没顾得上吃饭了,走,我们去吃大餐,我请客。”

    几天之内,只要一打开电视,几乎所有频道都在报道着市中心商场爆炸事件,由于面积广泛,被说成恐怖分子袭击,大家传来传去,最后演变成国家与国家之间的阴谋,事情愈演愈烈,一发不可收拾。新闻媒体抓住专案组几人不放,整天堆在公安局附近,只要一个专案组成员出现,立刻一窝蜂围上去想要知道真相,最后厅长下达命令不允许媒体介入,这才慢慢消停下来,但是大街小巷仍然在传着,越传越玄乎。

    在专案组所有人焦急地等待之中,晓俊像一阵风似的回归,他抱着昏迷不醒的南宫小路走进了局里。

    “她就是虚拟人格的实体化?”没见过她的黄彦像观看外星生物一样,忍不住用手戳了戳,仿佛是想看看皮肤是不是软的。

    没在意他的大惊小怪,许英等人将南宫小路平放在沙发上,围成一圈。

    “对了,她为什么醒不过来?”何娟问。

    “不知道,但跟rainle的长时间活动有关系。之前不是南宫小路长期活动时,他的出现就不稳定吗?现在估计也是一样的状况。”许巍猜测着,众人一想也觉得有道理。

    “怎么办?现在就开始吗?”许英先问着,皱起眉斟酌。

    “要,要假装杀她看看吗?”付天兆有点犹豫。

    是啊,谁会主动做这样的事,现在再怎么看,面前都说一个活生生的小女孩啊。

    “算了,我来吧。”许英说道,不能再拖了,他拿出一把短匕,用刃去刺不一定会致命,这也是他没有用枪的原因。他一刀刺下,鲜血喷出,几人别过眼不忍去看,这场面……好像是在犯罪一样。

    刀刃浅浅划进南宫小路的胸口,可是他们期待的目标却没有出现。几人面面相觑:难道他们赌错了?rainle其实不在乎她?

    “会不会rainle有他不能出现的原因?”许巍皱眉道。

    房间的门突然“啪”地一声撞开了,原本监控中的北原修正扶着门框喘着粗气,一面断断续续地说道:“不、不……要,伤害南、南宫小路……”他一路狂奔过来,气都没喘过来,像个垂死的病人一样。

    几人被他的突然闯入有些懵,北原扶着腰喘息了一阵,平息了会儿,才开口:“如果南宫小路身体出现伤口,会影响她的大脑波动,加速她的消失。”

    “消失?”几人张大了嘴。

    “一旦南宫小路真正消失,她的本体rainle力量就会全部恢复,到时候他会变成无人可以摧毁的杀人武器!”北原神色肃然,“这是那个人的想要看到的景象,城市被屠戮一空,整个世界会陷入危机。”

    “这么严重?”付天兆不可思议。

    “本来rainlechen代码就不应该存在,rainle更不应该存在,它们总有一天会颠覆人类的世界,甚至奴役人类。”北原表情严肃,“rainle的厉害你们应该见识过吧,那种强大的存在如果拥有自我意识,与人类为敌的话我们都要玩完,趁现在还有机会,就一定要保住牵制他的最后一样东西——就是保护好南宫小路。”

    “说了这么多,你到底又是什么身份?我们怎么相信你?”许英问他。

    “事到如今隐瞒也没用了,因为你们身边的人已经开始有所行动。”他意有所指地环视了专案组一圈人,接着开口,“我就是当年研究rainlechen代码后人的助手,一直以来保存着代码创造者后人留下来的一个密码,直到初代rainle自己找到我,然后破解密码。”

    他面露遗憾:“但以我的设备不足以很快解开密码,这个时候找到我的南宫小路已经出现消失前的症状,所以rainle才自己行动,找到玲的人一起合作破解密码……想必他们也不能独自破解所以才找上你们和我,然后就是你们看到的那样,新闻上的爆炸事件。”

    “你说的那个密码又是什么?”许英疑惑,是什么重要的东西,让rainle宁可和自己的敌人合作也要破解开。

    北原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那个密码藏有破解rainle体内不可逆程序的方法,一旦密码被解开,他体内的不可逆程序就会破解,之后会启动自我销毁,但破解后到底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

    许英蹙眉:“……万一,会造成什么不可预料的后果呢?”

    “所以我才说要好好保住南宫小路,只要她在一天,就多一天的安全。”北原说完了这些,然后又把视线转向一个人,目光中透着可怕,开口道,“还有,你到底对我的人做了什么?”

    顺着他的视线,发现北原瞪着的是晓俊。“你把南宫小路带过来时,对伽美他们做了什么?”

    晓俊埋在阴影里的脸抬起,付天兆这才看清好友眼中的神色,他想起何娟对他说过的话,心里猛地一紧。

    .

    商场爆炸的那天,谁都没有注意到一个不起眼的洞口里爬出一个浑身漆黑的人,他像是刚从烟囱滚过一圈似的,满头满脸没有一处是干净的,只见他跌跌撞撞扶着路边垃圾桶逃离了爆炸现场,摸上一辆停在一家门前的摩托车,撬开锁跨了上去,一溜烟消失了。

    秦凡早在这个地下实验基地工作时,就已经为自己想好了后路,趁着没人时,他每一天都在悄悄打通这个秘密暗道,暗道直接通到附近人家的通风管口,如果遇到危险他就从这条暗道逃生。

    没想到这一刻提前了这么多,他开着摩托思绪万千。

    现在他第一个想到的是还待在北原秘密基地的爱人、孩子,他终于可以脱离组织了,带着北原去找那个人之后这一切都跟他再无关系,什么代码研究,人体实验,都见鬼去吧!他现在可一点都不想再卷进去。他要去把肖肖和玲玲接走,带到谁都不知道的地方,安安静静地过日子。

    他歇歇停停地一连开了几天,最后终于到了目的地,他把摩托停到树丛里,一路沿着第一次来时的路朝着那个被绿叶从包裹的小屋走去,树叶踩在脚下“嚓嚓”作响,忽然间,他顿住了。

    “嚓嚓”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逐渐靠近前方的小屋。他屏住呼吸,慢慢移动到一颗大树后,细听着声响,心中也不免疑惑,到底是谁会知道这个地方?不过也许是不知情的路人呢?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打破了他的幻想,一个年轻的人出现在他眼里,穿着运动休闲装、大学生模样的男人正拨开草丛,钻了进去。

    ……那是!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人是在地下实验室里见过的专案组成员,名字好像叫……晓俊吧?可是他为什么会来这儿?

    他尾随着晓俊跟进草丛后的空地,看到小屋的门打开,一个手拿着长鞭的少女在跟晓俊交流着什么,他不清楚状况,所以躲得远远地观察着。

    但出乎他预料的事发生了,他看见晓俊突然举起抢对准少女的头部,只听见“呯”地一声,少女就如看着这一切的自己一样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她渐渐失去重心地倒下。

    他不及反应过来,紧接着晓俊走进屋内,没一会离开了。他顿时大脑一片空白,就连起身冲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的动作都忘了做,足足呆愣了几秒,等他终于过去察看时,那个开枪的人已经不见了,屋里只有两具逐渐冰冷下去的尸体。

    他慢慢蹲下身,伸出手想去把女人的身子翻过来看看她的脸,但手指始终伸不下去,隔了几厘米悬在她的发丝上方,像个呆呆的木偶娃娃,凝固在地板上一动不动。

    ……死了?

    他停止转动的大脑终于冒出两个字,像一股热流迅速传遍他的身体,被迫让他接受现实。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不是说,这里是安全的吗?

    为什么警察会杀人?

    他重新开始活跃的大脑充斥着悲愤,想出一个不可能的念头。

    他冷静了下来,掏出手机,拨通北原的号码:“警察在找南宫小路吗?”

    ……

    放下手机,他静静地看了一阵死去的两具躯体,最后转身离开,快步走向树林外,跨上摩托朝着一个方向开去。

    他想起几天前,还在倒计时中的实验室里,在不断闪烁的红光中他看见白衣的少年转头看着自己,突然对他开口:“如果要来找我,就到上海机场门口,我在那里等你。”

    rainle,你是不是早就料到会发生这一切,所以才觉得我一定会去找你?

    他的头发迎着风吹乱,发丝下的双眸浮出狠厉。

    等着我,我一定要杀了你,王晓俊。

    .

    监狱里,最深处的牢房关着重犯,别的犯人似乎都怵着这个重犯。“听说,他杀了无数个人才进来的。”“好像前几天的商场爆炸事件元凶就是他。”“不好,是个厉害角色……”他们远远地躲开他,窃窃私语着。

    因为这个重犯总是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诡异微笑,让旁人莫名地头皮发麻,所以就连狱头都不太敢亲近他。

    这时,外面发出一声闷响,像是有人倒下,慢慢地,一阵不轻不重的脚步声朝着这边传来。

    所有犯人都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这个奇怪的人,他们看见一个少年模样的人路过他们,让他们觉得奇怪的倒不是一个小孩突然跑到全是杀人犯的监狱里,而是这个少年异常的镇静,像是根本不在乎周围是否都是罪犯,步伐稳健地穿过一道道铁栏杆,最后他停在尽头的监狱房前。

    那个重犯抬起头,对这个少年的出现并没有多惊讶,仿佛是在预料之中,蓝色的眼睛蓦然射出两道精光,咧开嘴笑了。

    “你来了,我的孩子。”

    少年表情冰冷,似乎夹杂着奇妙的恨意,只听他开口:“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男人笑着说:“嘿嘿,我想要干什么,其实你是清楚的,对不?”

    少年双拳紧紧攥着,表情愈发冷得僵硬。

    “我给你植入的力量可以直接夺取别人的思想,这一点比初代rainle还要强,就算我不开口,你也会知道我在想什么,没错吧?你听听看,我到底想要做什么?”他像个变态一样,语调阴阳怪气。

    “我知道。”少年说着,伸出手抓住铁栏杆,轻轻一扭,那几根栏杆瞬间扭曲变形,豁出一个大洞,他吐出两个字,“走吧。”

    男人满意地笑道:“真是听话的好孩子呢。”

    “……白明明同学。”

    幽深的监狱里,有什么东西正蛰伏着,将要向人间吐露出黑暗的恐惧。

    下半部完

  http://www.tangsanshu.com/motu/195411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