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末涂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白明明做了个噩梦,他梦见自己被人像劈柴火一样,从上到下一刀劈成两半,接着他看见自己变成两半的身体逐渐融化,化成一滩水,然后那个举着刀的人开始疯狂大笑起来,声音愈来愈大,愈来愈大……

    他被一阵笑声吵醒,揉着眼睛从课桌上爬起来,看见班里几个女生围在一起玩大富翁,不知是谁输了,周围的人在大声笑着。

    他侧头看着旁边的课桌,上面空空荡荡,只留下一年前用刀刻在上面的两只小猫,一只怒目圆睁,叉着腰在叫唤着什么,另一只趴着头被喷来的口水袭击得十分狼狈。

    刻得惟妙惟肖,生龙活虎,而刻画的主人却不在了。

    白明明知道那两只小猫是自己跟她两个人,她经常仗着自己是女生,对自己得理不饶人,他又不能真打她,毕竟自己是男生,好男不跟女斗。

    就在一年前,自己被一个神秘的男人绑架事件几天后,一个警察走进正在上课的教室,把南宫小路的所有东西从抽兜里抱走,之后,白明明再也没看见过南宫小路。

    后来他有一天问班主任,得到的答案是简单两个字:退学。

    他放学沿着之前南宫小路住过的小破房去看,青苔已经爬满墙头,一个流浪汉把那间破屋当做自己的新窝,地上铺着散发着臭气的黑布。

    啊……这个臭屁、经常欺负自己、能动手绝不动嘴的、不像个女生的家伙,一声不响地突然消失了?

    有些难过啊……

    她再怎么欺负自己,也勉为其难地算作朋友吧,要退学也该告诉自己一声嘛。

    明明还想邀请她到自己家玩的,还想把自己收藏的玩具给她看。

    还想……让她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

    “如果,我知道她在哪,你愿意跟我去找她吗?”

    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低沉沙哑。

    “谁?”白明明一转头,看见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一身黑衣,面具后的眼睛灼得他心口发烫。

    “你好,白明明,我是南宫小路的朋友。”男人的声音充满笑意,那张惨白的面具上,细细的眼睛弯成两道月牙,鲜红的嘴角咧开,扯到两边的耳根。

    好可疑的打扮……白明明本能地后退几步,想转身离开,却听见面具人在背后开口:“你真的不打算见见你的好朋友吗?南宫小路就在我家哦。”

    “谁,谁要相信你啊。”白明明转头看着那张瘆人的面具,傻子才会跟着你走呢。

    “是吗——看来得让你看看我的诚意了。”男人摘下面具,露出自己的真容,和面具一样苍白的脸,但是眉清目秀,竟是意外地俊朗,白明明仔细一看,这不是一年前,他见到的那个南宫小路的哥哥吗?

    “你,你是那个……请我吃肯德基的那个人……”白明明惊讶地指着他说道。

    “你还记得呀。”男人笑着说,“我也算是小路的半个监护人,怎么样?现在该相信我了吧?”

    “唔……那,那你真的知道她在哪吗?她当初为什么退学啊?”白明明问,他对这个大哥哥还是很有好感。

    “这个,你就要问她自己了,我也是被她缠地死去活来才迫不得已同意她退学的。”男人低下头凑向他,“要不要到家里来玩呢?小路可想你了。”

    “可是,我爸说中午要来接我……”他有点犹豫了。

    “没关系,你给爸爸打个电话说一声吧,这样他也放心。”

    白明明最后还是拨通了电话,明明爸得知是去小路的哥哥家里玩,也没起什么疑心,毕竟小路跟他们家很熟,最后还让白明明不要欺负小路,然后挂了电话。

    “我爸同意了。”白明明对男人说,“那我跟你走吧。”

    “嗯,你待会儿就能见到小路了。”男人重新戴上面具,拉着白明明走到不远处停在路边的汽车。

    “为什么你要戴着面具?”坐上车,白明明问道。

    男人回答道:“因为我是一个刑警,现在在执行一个秘密任务,为了保险我不得不戴上面具行动。”

    白明明半信半疑地看着面具男的侧脸,按理说这个面具下的真实面貌他是见过的,南宫小路跟他确实很熟络,他也觉得这个大哥哥是个好人。

    可是他心里总是“突突”地跳着,好像预感到什么不妙的事一般,但是……到底哪里不对呢?

    莫名其妙的,他突然蹦出一个念头。

    ——那张惨白的面具,自己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车一路开到市中心商城大门,面具男带着白明明走进大门一楼的电梯,他按下负二层,随着电梯内轻微的嗡动,门缓缓打开。

    不同于商场的活跃热闹的气氛,地下二层扑面而来的是阵阵阴冷之气,白明明不禁打了个寒颤。

    他忍不住问:“这下面真的是……你家?”

    怎么看着这么不像呢?

    “放心,你不会怀疑我要拐卖你吧?”面具男转过头,声音轻松。

    “可是,小路会呆在地下室吗?”他说道。

    “大城市里的底层打工仔,住地下室真的不奇怪,像你这种家庭一定不知道吧。”他说着,已经走到一面墙前,伸手贴在齐眉的地方,按下手印,只听见“叮”地机械音,那整面墙像自动门似的,从中间缓缓移动开,露出墙另一边的空间。

    白明明惊呆了,他看见打开的墙里是宽阔的一个大通道,泛着绿光,四面都是机械化装置,活像一个实验基地。

    等到白明明终于感觉这不像一个住户的家时,他两只脚已经踏进通道,身后的墙缓缓闭合。

    面具男走到这个通道尽头,再次把掌心对准尽头的电子锁上。

    “DNA初步识别成功。”电子锁里传来一个机械平板的声音,他又将眼眸对准识别器。

    “识别成功。”

    那扇金属门“咔”地一声,打开了。

    男人拿下面具,扭头对白明明笑着说:“别发愣了,小路就在里面。”

    白明明咽了咽口水,大着胆子走进金属门。

    这是一间偌大的空间,里面布满电子仪器,电子屏幕,还有他认不出来是什么的奇怪设备。

    “欢迎你来到我的‘家’,白明明。”他嘴角一勾,“不,应该叫你,我亲爱的实验品。”

    “你在说什么?什么实验品?”白明明身体抵在门上,他想离开这里,但是唯一的这面门已经死死锁上。

    突然间,他看见这个实验基地的另一侧走出一个人,光线只照在那人的半身,身形瘦削,黑色西裤高高束在腰间,白衬衫上一条领带垂下,一副英伦学院风打扮。

    “哦对了。”注意到白明明的视线,男人高兴地堆他说道,“你的好朋友在这呢,你不是要找他玩吗?快过来。”

    什么?白明明看着那个逐渐出现在亮处的人,光影不断交替在身上。

    终于,他看清那人的样貌——那是一个俊秀苍白的少年,没有情绪的脸上,是冰冷到极点的眼睛。

    他不是南宫小路。

    白明明看向面具男,男人已经拿掉面具,那张脸明明就是当时那个亲切的大哥哥,可是,为什么……

    “怎么了?见到小路不高兴吗?难道是一年不见激动得说不出话了?”男人一副疑惑的表情。

    “他……他不是南宫小路,你骗我。”白明明着急起来。

    男人略微讶异:“怎么会不是呢?明明就是同一个人啊,白明明同学,你不会不认识自己的老朋友了吧?”他走过去,双手搭在少年两肩,“小路可是会伤心的哦。”

    “你在说什么啊,他是男孩子……”白明明傻掉了,愣愣地指着少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陡然间,男人仰面爆发出一阵尖利的笑,默了,他慢慢低下头,阴森森地开口:“是啊,他是男孩子啊,南宫小路本来就是男孩子……你被骗了,我可爱的白明明同学。”

    白明明瞪大眼睛,他脑子一片混乱,他在说什么?

    南宫小路是男孩?一直以来,那个跟他坐了五年的同桌的人,是男孩?!

    不!不对!他看着面前这个冷冰冰没有一丝情绪的少年。不会的,小路……不是这样的。

    “为什么不肯接受现实呢,白明明。”男人一步一步走过来,一边说着,“那个和你朝夕相处的同桌小女孩,本来就只是一个虚拟的存在,真正的实体,是现在你看到的这个少年,这才是南宫小路的真实身份,懂了吗?”

    白明明大脑停止了思考,他呆呆地看着男人停在身前,一脸笑意地从身后拿出一支注射器……

    男人抱起昏睡的白明明,将他安放在一把靠椅上,转身抬起手,只见原本英俊的面孔渐渐变形,脸上的皮肤不可思议地向下撕扯,薄薄的一张人皮抓在他手上。

    男人的容貌蜕变成一副惨白诡异的面孔,深陷的眼窝,高挺的鼻梁,是个英国人。

    “那么接下来……”他的嘴角划出一个扭曲到极点的笑容,对一旁的少年开口道,“该我们一起合作了,rainle。”

    .

    这一整天,上海公安厅上下都在忙着查一个莫名其妙出现在内部数据库里的奇怪代码源头,厅长火冒三丈:“机密数据库设了那么多层防护密码,怎么就轻易被黑客入侵了?!你们平时怎么看守的?警察的颜面往哪放?啊?都不吭声了?都哑巴了?”

    “厅长,负责看管资料的几个警员我都问过了,确实不是他们看守不周。”情报处处长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继续说,“入侵系统的使用的手法不是一般黑客,搞不好是个高手……”他看到自己领导虎目一瞪,忙改口道:“关于这件事我们一定查个水落石出,交给我您就放心吧!”

    处长在领导“限你一周内查清楚”的怒吼声中逃离了办公室,一出去,他立刻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喂?小李,你现在忙不忙?我想跟你借个人……”

    当天下午,许英跟自己上司赶到省厅,处长一见到许英,像见到自己亲儿子一样,差不多要热泪盈眶了,一把握住这个下属的手。

    “怎么了?出啥事了?”许英一头雾水,对自己上司这个举动搞得莫名其妙。

    “进来说,进来说。”他推着两人走进自己办公室。

    坐在沙发上,处长两手交叉低下头,酝酿了一番,对许英开口道:“小许,这有个东西我想让你看一下。”他说着,将一个U盘插入笔记本电脑,一行行数据流水线般排列在屏幕上,许英看着这些“外星文”,脑壳有点大。

    处长不会指望我能看懂吧?

    接着处长对他说出一个单词,让他瞳孔瞬间一缩。

    “小许,这个是今天从我们系统的数据库里发现的陌生代码,未知入侵者将其命名为‘rainlechen’。”

    许英激动得一下站了起来,把身边的局长吓一跳。

    处长接着说:“我记得之前不说听你上头说,你们建了个专案组,好像跟这个代码有关,现在不知是谁把它传给我们,我想着你应该知道一些内幕,这不,专门请你来帮忙看看。”

    局长被出卖,默默在心里白了一眼处长。

    许英现在可没空管是谁给传出去的,他满脑子都是这个代码,和一年前发生的种种,历历在目。

    血案。一件连一件,最后差点连最亲密的下属都葬送在这一连串事件中。他这一年差不多把藏匿在本市的所有有所牵连的人都查了个底朝天,好不容易在某一天发现一点蛛丝马迹,却突然被迫撤案……

    这件事,他已经深受打击,几乎要放弃,却在这个时候再次抓住那只隐没的黑手。他攥紧颤抖的手指问:“您能讲讲具体情况吗?比如传输这个代码的源头是什么,是什么时间发出的?”

    “唉!这个源头不好找啊,除非我们这边也有个黑客高手,不然就凭我们这些非专业的人捣鼓着根本弄不出什么。”处长露出为难的表情。

    许英压下眉头:“如果我说这件事牵扯甚深,甚至真相可能会让您大吃一惊,您还愿意听吗?”

    局长知道他要说什么,对他使了个眼色,但许英却当做没看到。

    处长一看他神色不对,来了点兴趣:“噢?这件事背后还有什么不寻常的东西吗?”

    “其实我怀疑就在本市,有个秘密基地在做非法实验,很可能牵扯到人命,只是现在还没有有效的证据证明,但这个代码确实很危险,如果接下来还有什么动静的话,一定要及时通知我。”许英道。

    “说起来,你们之前一直在查的案子是个什么样的案子?看起来不简单,难不成还涉及什么国际罪犯?”处长本来没在意一个莫名其妙的代码,但现在看许英的神情,他已经意识到不对劲。完了完了,这事要是涉及太多,我怎么跟上面交代……

    “说实话,目前我的推测是,极坏的可能已经属于跨国案件。”许英的话敲击在处长心头,印证了他的猜想,但又远远超出他的猜想。

    局长在旁边捏一把汗,这小子怎么就一股脑儿啥都说出来了。

    只听许英继续说道:“但是目前我没有掌握到罪犯的具体窝点,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查,所以我希望……”他说一半,对着领导笑一笑。

    “小许。”处长对他说,“你确定这个rainlechen有这么大的内幕?如果确定下来,我可以把这件事上报上去,让军队指挥部去解决。”

    局长插话道:“这,没必要吧。”

    “不是说跨国嘛。”潜台词就是我们小小公安局的人就不要趟这浑水了。

    许英磨着下巴,开口:“处长,请交给我吧。”

    .

    “又要成立专案组?我这次可先说好,这是处长亲自点名交代你要办下这个案子,要是再在市里出个什么死亡事件……”

    许英打断局长:“放心,绝对不是您指挥不当,我们专案组一力承担。”

    局长拍拍他肩膀,走了。

    这次重组专案组,添了一个厅上指派的老干将过来,以显重视。

    黄彦在刚加入,了解到一年前那个案件的内容后,那一副惊得下巴险些掉下的神情跟当初专案组其他人那是一模一样。什么代码拟人体,把人类器官做成数据的人体实验,听得他一愣一愣,好半天才接受现实。

    许巍作为唯一一个电脑专家,担起查询入侵数据库的元凶任务,足足折腾了一整天,他终于露出得意的笑容。

    “藏的够隐蔽,不过还是被我找到了。”他笑着说。

    几人围在一起听博士说道:“发信地点就在郊区住户一带。”

    几人风风火火准备好行头,朝着目的地前进。走之前,许巍折返回自己的研究所,宝贝一样抱着一个大大的箱子,嘴里说:“差点忘了它。”

    “这什么啊?看起来满重的。”何娟问。

    许巍神秘一笑:“秘密武器。”

    小区需要刷脸认证,几人通过警察身份成功进入,但事情没有他们想的那么顺利,房子是空的,但并不是搬家,东西摆放也很随意,像是前不久才离开了家。

    许英环视了一圈,断定道:“几个人跑了,不出所料的话是怕被发现。”

    “但是我们不知道会跑去哪里啊?这怎么找?”何娟苦恼道。

    是啊,线索又断了。几人兴冲冲来,垂头丧气地返回。

    在路上,厅上来的老干将黄彦发问了:“许队,之前你们已经找到这个组织的线索了,真的在国外?”

    许英看着他不相信的眼神,也没打算遮掩:“小付以前去那个李启家里翻找线索的时候,找到了几份文件,上面的印章和用词语法,包括提到的姓名都是属于英国文字。”

    “但是。”他语气一转,甚为严峻,“并不是普通文件,看盖章是国防军队才有的印泥。”

    黄彦心里一沉。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刑事案件了,怪不得当初要让他们撤案。

    但如今已经上升到黑入省厅情报局,已经不能再坐视不理。

    可是为什么会牵扯到国外军事?这已经超出他们这些小小警察所能管辖的范围了。

    “真的不用上报中央吗?”黄彦紧张地问。

    “关键是没有证据证明这文件与入侵数据库有联系,如果贸然惊动中央,会造成非常不好的影响。”许英懊恼地咬牙。

    他感觉从一年前开始,就一直在被这个神秘组织玩弄与鼓掌之中,这种羞愤让他十分烦躁。

    在没有任何头绪的情况下,案情陷入僵局,现在只等上面批下来出境的申请,这样就能成功联系到英国警方,说不定能找到新的突破口。

    但是审批迟迟不下来,几人正焦头烂额,一个新的失踪案又落在许英头上。

    “儿童失踪这种案子应该交给二队,我们现在哪有空管这些?”黄彦揉着额头,这案子一天没着落,他一天回不到厅上,领导到时候就要拿他开涮。

    李崇旭无奈地看着外面队长正磨破嘴皮与人交谈着,说:“没办法,这家人一年前孩子被绑架就是找的我们,现在又失踪了,第一反应就是指定要我们几个来处理。”

    一年前的儿童拐卖事件已经随着他们不断深入抓捕关于rainle案的余党而终结,平息了这么久,现在又零零碎碎多了几个失踪案,但是查来查去只是普通拐骗而已,跟那个组织没有半毛钱关系。

    许队心事重重地回到办公室,对几人开口道:“白明明失踪了。”他叼起一根烟,正准备点火,又意识到不该在办公室抽,立马收回去。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许队又犯愁了。

    明明爸妈急得差点要给他跪下了,孩子两次莫名失踪,前后不到一年,搁谁谁受得了?一年前的绑架,跟南宫小路有关,这次还是他失踪,让许英难免会朝着同一个方向去想。

    南宫小路已经不在学校了,没有理由还拿她同学作要挟……许英不想凭着感觉办案,但是直觉却强烈地指引着他,如果查清这个失踪案,说不定是个突破口。

    专案组只有刚加入的黄彦不清楚这件事,李崇旭告诉他:“一年前的案子里,这个白明明也牵扯进来了,南宫小路是他的好朋友。”

    “啊,是那个你们说的代码……什么虚拟人格?”黄彦问。

    “对,但是她失踪整整一年了。”许巍说。

    “可是白明明的失踪会跟现在的案子有关吗?”黄彦又问。

    “不清楚,但是一定要查。”许英说道。随后几人看了失踪那天的回播录像,走到路口,白明明跟一个很可疑的男人面对面说着话。

    那是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面具上细长的双眼眯成缝,嘴巴扯出一个诡异的笑脸……

    一年前在地下仓库后小房间的所有恐怖回忆涌入脑海,几个人顿时一身鸡皮疙瘩。

    接着他们看见面具男揭开面具,露出一张熟悉的面容。所有人吃惊地愣住,比其他人都要惊讶的是一脸不可思议的晓俊,那不是他自己的脸吗?!

    “卧*!那个面具男没死?”付天兆叫道,“当时明明都没呼吸了,怎么会……”

    死而复生?还是障眼法?几人面面相觑。

    跟着他的车,他们看到他带着白明明进入市中心商场内,再也没出来。

    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晓俊这个时候开口:“你们都看到了,我一直在警局呆着,天兆和李崇旭可以给我作证。”

    “对啊,他哪儿都没去过,那个面具男一定是冒充的。”付天兆赶紧为哥们辩护。

    “问题是他怎么知道晓俊长什么样,还有他到底是不是之前亲眼看见的那个服毒自尽的人。”何娟说道。

    “说实话吧,自从我知道数据代码也可以变成人后,什么怪事我都不会再惊讶了。”黄彦说。

    “走,我们去商场,一切谜底都会揭晓。”许英最后决定道。

    市中心商场占地面积大,不管是白天还是夜里总是热闹纷呈,赶上周末更是人山人海,谁也不会想到,这座商场地底下却是截然不同的阴冷森然,藏着恐怖的惊天阴谋。

    专案组一行人到达一楼,他们一致认为应该从地下室查起,工作人员说地下不归他们管,另有人承包,这更引起他们的怀疑。

    面具男不可能带着白明明逛商场吧,除了地下室,没有其他可疑的地方。许英不知道他是不是刻意想去把这件事引到rainlechen代码案子上,也许是他太神经过敏,也许到头来只是一般承包商的地下室?也许……

    他心乱如麻地随着电梯来到地下二层,几双鞋底踩在空荡荡的地下室,发出“咯噔,咯噔”的清脆响声,正如几人此时的心情。

    他们绕着地下室走了几圈,除了地方大一点外再没有其他可疑的地方。难道他们想错了?这个地下室没有多余的通道,一切都如普通的地下室一般无二。

    就在许英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太神经质的时候,身后电梯门开了,几人贴着墙,朝拐角瞄去,只见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向这边,似乎轻车熟路。

    那两个人模样年轻,二三十岁样子,其中一人手里提着中等手提箱,眼看着就要和专案组几人碰面。

    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前问个路,许英又神经过敏地拦住他们,几人靠着黑暗当掩护悄悄跟着那两人,一路跟到之前转过几圈的地下室尽头。两人停在一面墙前,就听见其中一人说道:“到了,就在这里面。”

    他顿了一下,微微偏头,又开口:“不对,好像有其他人在这里。”

    被发现了。许英沉吟了几秒,如果这个时候不出来,就没办法继续向前,对方如果就这么走了,同样也是一无所获。

    他缓缓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专案组成员们。

    北原戳了戳秦凡,示意他的往后看,两人这才发现藏在这的是几个不明身份的人,专案组没有穿警服,两人站在原地警惕地盯着他们。

    这几个人鬼鬼祟祟,好像偷摸着在找着什么似的,秦凡感觉不像一般闲逛或是误闯的人,再说谁闲逛会闲逛到黑漆漆的地下室。

    北原给秦凡使了个眼色,先对专案组几人开口问:“几位到这里是有什么东西忘拿了吗?还是想来这参观参观?”

    “呃,不是。”怎么有种误闯别人家的感觉,踌躇了一瞬,许英赶紧调整过来,他翻出警证如实说:“我们几人是警察,是接到线人举报说有小孩失踪,就在这一块,找了几圈也没找到,奇怪……”

    “不知道两位最近有没有看见什么可疑的人呢?比如诱拐小孩之类的。”晓俊也开口道。

    两人互看一眼,对他们说:“不好意思,没看到,几位警官还有没别的事吗?”

    这分明是想让他们离开,许英说道:“看起来两位经常来这里啊,但是这里这么空旷,可以在这里做什么呢?”

    秦凡语气变冷:“这个就与你们无关了。”

    许英像是没打算走,专案组像几根木头桩一样杵在那儿,他们两人不动,几人就不打算动。

    草。秦凡心里翻了个白眼。接着他转念一想,怎么感觉像他们等着自己按开某个机关一样……

    难道……之前自己传给警方的东西起了作用?可是他们也不可能追查到这里啊?

    虽然他是想把组织暴露给警方,但也没想把自己拉扯进来,要怎么撇清关系呢?他想着,慢慢把手掌贴在齐眉的一处墙壁上。

    北原看着他当着警察面打开机关,感到一阵奇怪,他是想把自己暴露给警察吗?真是个奇怪的人……

    “几位警官,请进,这才是你们想要的东西吧?”秦凡看着许英他们并不是很惊讶的表情,已经猜到他们真正目的,没有作什么解释,带着专案组走进了缓缓大开的墙面。

    专案组几人新奇地看着如同电影特效般的高科技通道,他们知道这玩意儿以现在持有的科技水平根本没办法做到这种地步,简直就像天方夜谭。

    “你们难道是研究rainle的其中之一吗?”快走到通道尽头,许英忍不住问道。

    北原与他并肩一起,这时他微微一笑:“也算是吧,不过警官,研究这个技术的可不止你们追查到的这个组织一个小分支。”

    许巍瞪大眼睛,天哪,他身为国家级电脑领域专家,这些年却什么都不知道,这个组织已经悄无声息地生根发芽……

  http://www.tangsanshu.com/motu/195411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