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末涂 > 第十章

第十章

    少女从梦中醒来,侧头看了一眼窗外,已经东方吐白,月淡星疏。她坐起来穿好衣服,刚套上袜子,自己房间门外就响起一阵十分急促的敲击声,伴随着男子的说话声:

    “伽美,快出来,不好了。”他的声音带着混乱。

    伽美嘟起嘴:“怎么了老师,人家还在整理床铺呢,发生什么事了?”她正叠着被子,弹去枕头上一根掉落的发丝。

    她的老师北原修在外面踱来踱去,好不容易伽美才开了门。她不觉得有什么事能让这个科技顶尖的天才露出这副惊慌的表情,走出卧室,看到客厅沙发上仍在昏迷的人,神色一凛。

    难道南宫小路……

    “老师,小路有什么变化了吗?”她说着,不自觉地在客厅找寻着什么,一边奇怪道,“rainle呢?怎么没在?老师你叫他出去执行什么任务了吗?”

    可是转念一想也不可能,明明rainle目前状态不稳定,要出去也是让自己跟着的……

    接着她反应过来,张大嘴巴:“不会他跑了吧……”

    北原头痛地按住太阳穴:“……应该不会跑太远,毕竟他自己也知道,现在的他根本不能离开上海。”

    她看到自己老师一屁股倒在躺椅里,如果这时候给他戴个呼吸机,活脱脱就是一个缺氧的病患。

    她突然想起刚被老师领养的时候,自己一开始不听话喜欢一个人跑很远不回家,他就是这副样子,揉着太阳穴头疼地等着她进了门……

    “感觉就像自己孩子离家出走一样呢。”她开玩笑般说道,“明明只是个程序代码。”

    北原也无奈地苦笑:“但是这跟你当初跑丢了我满城去找可不一样啊。”

    听他提起过去的黑历史,她脸一红,嘟起嘴。

    北原表情变得忧虑。“唉……”他深深叹了口气,“他本来就是用来保存磁体的储存容器,自身杀伤性极大,再加上根本不懂得人类社会的秩序,就这么放任他出去不知道会怎么样……”

    “老师是担心他会杀人?”伽美问。

    “唉,是啊。”北原说着,“他体内植入的最优先命令是保护磁体数据,如果一旦在外面遇到什么抢劫,或者不小心什么东西伤到他,很可能这个指令就生效了……啊,昨晚真该小心一点,明知道他是个不稳定的存在,该死。”

    他懊恼自己太大意。

    南宫小路为了求证关于rainlechen的信息才来到这里跟他合作,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把她当做自己的同伴,却忘记了藏在这个人格实体化后的真正身份:rainle。

    那个少年可不像南宫小路那样愿意跟自己和平共处,他不会把他当成同伴,为了收集rainlechen的全部信息,才默默地配合他跟踪那个组织核心成员,但是他不会一直听自己的命令啊,他又不是自己制造的rainle……

    这下麻烦了,如果rainle不主动现身,谁也找不到他。

    “不会的,老师。”伽美这时开口,她一笑,“你忘了南宫小路还在这里,他不可能不回来。”

    “那他会去哪呢?”他思索着,突然想到什么,问道:“伽美,你们昨天跟踪那个人的时候,他有去和以往不一样的地方吗?”

    伽美回想起来,嘴里喃喃道:“昨天……那个男人照常去上班,回去的时候去了趟书店,买了本故事书,然后/进了一个高档小区,跟以往不一样的地方也只有回家时绕路去了那个小区……不会是他去的那个小区有问题吧?”

    “不清楚,但是一定跟rainle的不寻常行动有联系,说不定rainle已经找到线索了。”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至少在警察察觉到什么之前找到rainle,我们得去那个高档小区找人。”他说。

    .

    秦凡坐在电脑前十指如飞,只听得见键盘“噼里啪啦”的敲击声,一行行晦涩难懂的程序公式和密码不断在显示屏中跳跃,拉长。他已经在这台电脑前坐了整整六个小时,一上午都泡在书房里,他额头上全是豆大的汗珠,流下眼睑,淌过鼻尖。

    他一点也不敢怠慢,因为……他斜眼看着正站在一旁的少年。

    rainle是怎么找到自己的?

    他头发发麻,昨晚第一眼看见这个少年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身为组织的核心技术人员,接触的都是rainlechen改良后的人造rainle,但据说最初的第一个rainle是一百多年前山雄岭和英方秘密部队共同研制出的自我意识体,后来组织一直都在追捕初代rainle,因为这个rainle和后来他们复制而成的程序代码有着不一样的差别。本该在一百年前摧毁的杀人武器,却到现在还藏在人类社会中,无疑是一个不稳定的危险因素。

    话虽这么说,但秦凡总觉得组织高层还隐瞒着什么。

    如果是为了保护现在的和平安定,那为什么还要坚持靠杀人来做人体实验呢?

    追捕rainle真的是为了摧毁他,所以才不停地制造人造rainle吗?

    这些,都不是他一个小小的技术人员所能触及到的层面。

    关于最初制造的rainle,只是听说,他从没想到有一天那个传说中的第一代rainle,现在就这么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

    感觉到秦凡看向自己的视线,少年转动眼眸同样看着他,只是这双眼睛冰冷得让人发怵。

    这是个杀人机器啊,杀人机器就在我旁边……秦凡刚触及到那双眼睛,立马扭过头盯着电脑,吞了口唾沫。

    昨晚,这个少年鬼魅似的出现在他跟肖肖正在缠绵的屋中,问“玲”的所在地。

    “玲”是他的组织名字,出了内部人员没有外人会知道,看来早在过去,rainle就已经跟玲势如水火。但是他想找组织总部的理由,秦凡还不明白。

    “能告诉我为什么要找组织的下落吗?”秦凡从地上站起来,一手拉住颤抖的肖肖,一边悄悄按上腰间的枪柄。

    少年面无表情:“rainlechen的另一半在那里,我要拿回来。”

    “什么意思?这么说我们手上的rainlechen是不完整的?”他一愣,有些惊讶,我们现在制作出的rainle,只有一半的威力?

    难怪,他们必须得加入人体器官才能让rainle正常运行……

    可是这个rainle……总觉得不太一样。

    “你,你是初代rainle?”他看着少年的脸,越来越觉得像组织里追捕令上的人。

    初代的rainle,具有自我意识,没有人操控也能自主行动,思考。

    少年冷漠地问:“‘玲’在哪里。”

    “我不知道。”他按着枪柄的手心开始冒汗,这个初代rainle究竟有多强?和他们研制出的rainle一样强吗?还是……

    他不敢贸然开枪,因为肖肖还在旁边。

    少年贴近他,看着他的眼睛:“‘玲’的内部人员,亲自参与研制rainlechen,应该去过总基地。”

    他后退一步,挡在肖肖面前,说道:“不,我真的不知道,我们研制rainle的实验基地和组织总部是分开的,通常都是电脑联络消息。”

    “那rainlechen代码呢。”少年问。

    “……如果我不告诉你,你打算杀了我们吗?”他捏紧拳头。

    “不。”少年答道,“我要rainlechen的另一半。”

    “你不能从自己体内提取代码吗?你身体里的代码应该是完整的才对。”他试探着问。

    “我现在的数据一部分被封锁,无法提取。”

    “哼……背叛组织可是要死的。”秦凡攥紧肖肖的手,掏出手枪,扔到地上。他一字一句地咬牙道:“你要保证我们的安全。”

    组织让他们几人研制rainle时,就要求他们必须吃下一粒药丸,离开实验室后就会立刻忘掉关于rainlechen的全部信息,回到实验室再重新记住代码。他多了个心,每次都将药丸压在舌底没有咽下去,为了肖肖和玲玲,他必须留一条退路。

    没想到这个心眼儿留对了,不管rainle拿到他想要的情报后会不会兑现承诺,他背叛组织的事实都不会变,要死,也要拉个垫背。

    他用了一天的时间在输入rainlechen代码,同时将数据备份了一份,正在传向上海公安省厅情报局数据库。

    “就这么多了,我的记忆不会有错。”他将rainlechen完整地录入了一遍,问一旁的少年,“记下了吗?我得删除了。”他将光标移向“删除”。

    “记住了。”少年在他输入的同时已全部扫描进体内,储存在程序中。

    他瞟了一眼正在传输的文件,已经显示传输成功。

    “现在该兑现我们之间的交易了,rainle,你不会反悔吧?”他转过躺椅,问少年。

    “不会。”

    也是,一个电脑程序可比人类讲信用多了,他想。

    少年走向阳台推开窗户,回头对秦凡说:“我会再来找你的。”

    “哎……”秦凡从躺椅上跳起来,伸出手想阻止,但还是眼睁睁看着他跳了下去。秦凡趴到窗口往下看,嘴里说着:“这是二十楼啊……希望没人看见。”

    这时书房的门被推开,一个容貌美丽的女人走了进来,看着被打开的窗户正不断吹进冷风,窗帘浮动着。“怎么样?他走了?”她面带担忧地问。

    秦凡点点头,又说道:“他还会来的,我们不能再待在这里,现在就收拾东西离开。”

    “去哪?”

    “rainle告诉我他们的根据地,我打算去那里。”他目光沉淀。

    “可是组织上,我担心……”她咬着嘴皮不忍说出后半句。

    “现在我们已经上了另一条船,不能回头了。而且警察也会介入此事,他们无暇顾及我们。”他说道。

    女人眼睛一亮:“警察?你告诉警察了?”

    “没错,我们死不死已经无所谓了,他们现在只能忙着对付警察。”他走过去拉住女人的双手,抚摸着,声音低沉:“你愿意跟我一起走吗?”

    “……那,我丈夫……还有玲玲。”她忧伤地低语,皱起秀眉。

    秦凡抱住她:“我不想勉强你,但是我也不想让你死。”

    “那我要带上玲玲,她一个人在家里我不放心,我老公要一个月才能回来,又没有其他亲人,我一走就没人照顾她。”她看着他的眼睛,声音坚定。

    半晌,他轻轻地开口:“好。”

    .

    下午六点多,北原装上他的随身迷你电脑,对伽美说:“我们走吧,时间紧迫,越快越好。”

    “好的。”伽美装上几支手枪和各种射线器,跟着自己老师准备去那天的高档小区。

    两人刚要推门,却听见一男一女和小孩子的声音逐渐朝这边传来。

    “是这里吗?怎么看起来这么荒凉,不像有人住的样子。”女人说。

    “妈妈,看,有蜻蜓!”小女孩天真无邪的叫着。

    “嘘。”女人对小女孩说,“玲玲,不要大声叫。”

    “应该没错,这个地址和图上一样……只是这一片树林也不容易找到。”一个男人沉稳的声音。

    他们的住所隐蔽,通常情况下就算是过路的旅人也不会想到这一片茂密的树林里会有房子,更不会想到被绿植包裹住的房子有人居住。

    听他们的对话,不像是一家三口来游玩,很像在寻找什么地点。

    北原和伽美在门内仔细听着,判断他们的意图。

    “没错啊,图上显示确实在这一带,再仔细找找吧。”男人开口。

    “秦叔叔,我们是在探险吗?”小女孩兴奋地说。

    “是啊。所以要悄悄地,不然就不叫探险了哦。”

    “好。”小女孩立刻闭上嘴。

    “凡,你说rainle值得信任吗?他会不会哄我们。”女人悄悄的声音。

    听见“rainle”,靠在门上的北原和伽美面面相觑:是来找他们的!

    伽美拔出枪,不动声色地移到窗口,透过绿色枝叶筑成的屏障,枪口对准外面,眼睛盯着远处的三个人。

    ……欸?

    爬山虎绿叶缝隙里,她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是那个她跟踪几天的男人!

    “老师。”她悄声着,“是那个男人,秦凡。”

    北原一听,也是一怔。他没想到那个人怎么会来这里找他们,心中一团乱麻。

    他是怎么知道这里的?是谁告诉他的?除了他跟伽美,没人知道这里……等等,还有一个人。

    他们本来就是要去找秦凡,试图找出他的秘密,难不成昨晚rainle已经找过他了?可是rainle为什么把地址告诉他们?

    “老师,一年前就跟你说过,rainle根本就没把我们当做同伴。”伽美语气含有不满。

    “等等,也许不是我们想的那样,他们还带了小孩,应该不是来找茬的。”北原说。

    秦凡踏进了一片树丛,置身于茂密的树林之中,只有少量的光线射进来,星星点点的碎片撒在绿叶上。

    他脚下是枯枝落叶,四处寂静,只有偶尔的虫鸣响起一两声,这样的地方真的有人住吗?

    正在疑惑时,前方树丛中“窸窸窣窣”一阵声响,从一团树叶中钻出一个少女,她抖了抖身上的叶片,看着秦凡,露出微笑:

    “先生,请问你们找什么呢?要不到我家里去坐坐?

    “我的老师可欢迎别人来作客了。”

    “啊,我在找一个少年,不知道你们认识吗,他叫rainle。”秦凡说。

    普通人听到这个单词,是不会起什么反应的。

    “哦?你找他干嘛。”伽美双手随意地背在身后,开朗地笑着道,“他是我弟弟,跟我住在一起的。”

    “这么说,这里就是你们的基地了。”秦凡笃定地看着她,伸出右手:“你好,我叫秦凡,是研究rainlechen代码的科学家,我想见见你们领导人。”

    “哼。你们有什么目的?”伽美眼神中浮出一丝警惕。

    “rainle可是被你们全面追杀的对象,你不说清楚可别想过我这一关。”她背在身后的双手拿出,握着一根长长的鞭子。

    “我没有敌意。”秦凡将手臂摊开,掌心向着她,说道,“看来rainle没告诉你们,他已经跟我做了交易,我现在已经背叛了组织,身上带着你们想要的情报,要不要考虑一下收留我们?”

    “而且,我还知道rainle现在去了哪。”他下了一剂强药。

    “……”伽美斟酌着,观察男人的神色,一时没有答话。

    一道清脆的童音打破沉寂的树林:“妈妈,我找到秦叔叔了!他在这里,妈妈快来!”小女孩踩在铺满树叶的地面,发出“嚓嚓嚓”的声音,她奔过来,一把抱住秦凡的大腿:“哈哈,我抓住你了,看你往哪跑!”

    秦凡揉着小女孩的脑袋,柔声道:“玲玲,你看这个小姐姐漂亮吗?”

    玲玲仰着小脑袋看向伽美,大声叫:“漂亮!”

    “那想不想跟小姐姐玩呀?”

    “想!”小家伙眼里亮晶晶地。

    秦凡将玲玲轻轻一推:“去,找小姐姐玩去。”

    玲玲“噔噔噔”地过去一把抱住伽美,天真地叫:“小姐姐我们一起玩。”

    伽美:“……”

    “小姐姐,这个长长的是鞭子吗?好好玩,我也要玩。”

    “额。”伽美收回长鞭,瞪了秦凡一眼,这个男人,不怕我伤害这个女孩吗?

    她看见男人对自己真诚地笑着。

    “好吧,你们跟我来呢。”伽美叹了口气,转身走进树丛。玲玲抓着她的手,跟着一起从树丛中钻过,她兴奋地叫着:“哇!探险探险!”

    难怪不好找,原来在这么隐蔽的地方,秦凡心想,这种程度,恐怕组织也不容易找到他们。

    他们穿过一片树丛,映入眼帘的是用荆棘刺扎成的一圈栅栏,一个小小的院子里种满了各种绿植,正中间是被密密麻麻的爬山虎包裹住的小屋,绿叶层层叠叠遮住,不仔细看根本不易发现这是个房子。

    门被打开,北原推了推眼镜,看着这两大一小三个人,语气平和:“进来吧。”

    交代了事情经过后,伽美双手枕在脑后靠到椅子上,率先开口道。

    “也就是说,你们为了躲避追杀藏到我们这里,然后给我们拖后腿咯。”

    “对不起,我们拖家带口的,但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肖肖说道。

    “妈妈,拖后腿是啥意思?”玲玲问。

    “咳。”北原对伽美说:“伽美,你带玲玲去院子里捉蜻蜓玩吧。”

    “好啊好啊。”玲玲一听,立马抓上伽美的手。

    “哼。”少女白了北原一眼,被小家伙簇拥着推到外面去了。

    “看起来你们一点也不担心呢,明明自己孩子现在在我们地盘上。”北原漫不经心地说。

    秦凡一笑:“那孩子本性善良,她不会动手的。”

    “你这么肯定?”

    “当然,你派她跟着我这么久,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还是清楚的。”

    北原讶然:“原来你知道。”

    “不要小看你的敌人,当然,现在不是敌人了。”

    北原十指交叠,撑着下巴:“看来你们真的打算逃离组织了。”

    “不然为什么我会来找你们。”秦凡也将双臂撑在腿面,“关于rainlechen的另一半数据被封锁在rainle体内,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肯定短时间是恢复不了的,不然就应该换成南宫小路,而不是他自己出马。我没说错吧?”

    “你知道的蛮多的,看来‘玲’已经掌握很多情报了,我必须尽快找到rainle,还要想办法让南宫小路苏醒,你们要协助我。”北原道。

    “可以。相对的,你们要保护好玲玲和我爱人。”

    “当然,这是交易嘛。”虽然是rainle推给自己的,他想。而后又问:“你刚刚说自己知道rainle去了哪里,可以说说吗?”

    秦凡点点头:“我不能确定,但他应该是去了那个地方,这也是我告诉他的唯一一个线索。”

  http://www.tangsanshu.com/motu/195411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