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末涂 > 第九章

第九章

    上海公安总局,刑侦科室,六个人坐在一间办公室内,各个神情严肃。许英刚点燃打火机,突然意识到这里是办公室,又把烟掐灭,默了,他才慢慢开口。

    “各位,我得跟大伙说一声,这几天跑前跑后,又是追残党,抓人的,查资料的……你们都幸苦了。”

    其余五人开始还紧张地望着他,现在一听这么说,一下子露出遗憾的表情,仿佛已经预知接下来的宣判似的,全都低着头。

    许英只好说道:“上头今早已经决定了,全面停止插手刑侦二队的贩卖器官案,专案组……解散。”

    “许队,可是……”晓俊站起来,许英摆手打断他的话。

    “我们都尽力了。”许英没看他,坐着待了一会儿,他叹了口气,“行了,就这么着吧,我先走了。”说着,他起身离开办公室。

    晓俊还想说什么,付天兆拉住他,摇了摇头。

    “这么多个月的幸苦调查,就这么白费了?”坐在车里,晓俊开始对着好友发泄着,“为什么上面不批准继续调查案子?明明事实就摆在眼前,非要说是我们无中生有,胡说八道,那种东西真的存在,没见过就认为我们胡说吗?”

    付天兆开着车,这时扭头边叹气边摇头:“唉,这种事……你想想,我最开始不也不相信吗?除非亲眼见过,谁会相信这世上还有这么科幻的东西存在啊,那群领导整天坐在办公室,就算照片摆在他们眼前也会说是ps出来的,站在他们角度去想,肯定觉得我们是抓不到主谋就说是外星人作祟来推卸责任,其实也很正常啦。”

    晓俊心里头明白,可他就是有些气闷,明明再多一点时间,就有可能抓住马脚。

    可是数据代码做成人体实验品,你以为是在拍电影吗,还是写小说?可笑至极。

    只有他们六个人亲眼看见那些半人不人的东西徒手捅穿肠子,还有那个凭空出现如屏幕投影般忽闪的少年……

    没凭没据的放出去给人说,就是胡言乱语,不做好警察该做的标杆,妖言惑众,再不听上头指挥,停职。

    早上局长把许英叫到办公室,开始叭叭地说起来:人家刑侦二队抓贩卖儿童器官嫌犯,办的是正经案子,你们非要要求两案合并一案,好,给你们批准了,几个月抓了一窝子十几个人,一夜之间全死在看守所,凶手抓不到,再加上之前死在警局的警察,影响极其恶劣云云。专案组四个多月没找到任何线索,上面大发雷霆,底下人哑巴吃黄连,最终一年期限到了,案子被撤回,一班人马几回申请都无果。

    “死人的事我给压下来了,还有那么多杂七杂八的案子要你接手呢,这案子暂时别管了,你先回吧。”

    许英杵在那不动,对局长说:“请您再给我一点时间,现在已经找到组织的地点了,只要联系到外省,有了新的资料就能找到他们另一个窝点……”

    “哎,小许,不是我不想帮你啊,主要是这案子涉水太深,你看,这段时间只要你们专案组一抓人,外面就有死人的报告回来,这条街死一个,那条街又死一个,这,这……影响多不好,是吧,市民多恐慌,咱们市局的面子往哪搁?”局长语重心长道。

    “局长,他们这个组织里面在搞非常可怕的实验,现在已经有证据证明跟儿童器官案有联系,而且之前许巍博士的研究报告里说尸体残块里有完整的儿童内脏,他们在做一些惨无人道的实验,您不觉得必须得查个水落石出吗?说不定现在也在继续诱拐儿童……”

    听着许英的话局长头皮都麻了,他擦着额头冷汗道:“小许,这件事我之前就上报省厅了,但是上面的说法是不允许散布谣言,你有切实的证据证明你说的那个组织在做人体实验吗?”

    “许博士的报告单不够切实吗?”许英咬着牙。

    局长看着他的眼睛:“你掌握他们的实验基地具体位置了吗?有人证吗?能证明确实是人体实验吗?报告单只能看见一个新电脑代码的程式,和儿童器官的数据报告,有办法证明两者之间有联系吗?”

    回收的rainle残块在许巍的研究所里,在几天前已经失去了器官分解的时机,融为一体,检测出来如同一个人类的身体。

    代码数据与源代码相比偏高,却不能说明里面掺杂了人体组织。

    许英不能说自己已经找到了物证,更别说人证。

    那个组织之所以放任切成碎块的rainle被警察回收,就是因为他们根本不怕。

    局长看他答不出来,趁机接着说:“没有充足的证据,就会被说成散布谣言,上面不批准你们继续掰着这案子不放,影响实在太恶劣,你懂不懂?该放手就放手,这段时间也该换换脑子休息一下了,小许,听话。”局长拍拍他的肩。

    许英走在回家的路上,从头到尾想了一遍,最后无奈的发现,他们真的没有什么可以让人信服的证据。

    人犯抓了,第二天就死了,关多少死多少。明明谁都能看出确实是有个恐怖组织存在,就是抓不到马脚,没有录像。

    抓来的rainle也在他们意料之外的时候变成普通人类尸体,尽管查出数据代码也不能说服上面这就是人体实验品。

    南宫小路的证词听起来像说故事,除了他们几人没人相信。现在唯一的活体物证就是南宫小路,但是她在一年前从所有人视线里消失了。

    那是和他们所见的只会杀人的rainle不同,南宫小路就像普通人一样,但她一定有哪里是异于常人的,还有那个和她一体的神秘少年……

    许英慢慢走在街上,思考着。

    南宫小路的话不确定是否都是实话,但关于rainle的事她没有理由隐瞒,除非,她真如一年前留下的纸条上所写,去rainle的组织,这样的话,他们更难对付那个神秘组织了。

    因为这样意味着那个少年——那个可以隔空杀人的rainle也变成了敌人。

    但感情上他不愿意接受这样一个朝夕相处的小女孩已经变成对立面的人,不仅仅是他,晓俊更无法接受。

    所以他们才拼了命地到处找线索,蛛丝马迹都不放过。

    即使是这样,他们好像也未能触及到那个神秘组织的冰山一角。

    唉。他抬头看着乌压压的云在城市上空快速流动,点了根烟,长长吐出一口气。

    要下大雨了。

    .

    而在城市另一头,街角的快餐店里客人络绎不绝,天空突降暴雨,很多人进去后还是阴天,都没带伞,只好窝在店里等着雨小一点再出去,因此客人爆满,几个店员忙里忙外地跑着,谁都没注意到角落里一个人的奇怪装扮。

    那个人戴着大黑口罩,明明是夏季却捂着风衣,头上戴的帽子帽檐压得很低,正低头在手机上手指跳跃着,好像在发着信息,他没有精力去看周围的人目光是否停留在他身上。

    自然也不会发现斜对面餐桌上的两个人一直偷偷观察着他。

    少女扎着清爽的马尾,秀美的面容不时引来旁人的侧目,她看起来十七八岁,正值青春,粉蓝色的连衣裙衬得她身材曼妙。

    而她对面坐着的人却十分低调地用鸭舌帽遮住自己大半张脸,只露出清瘦苍白的下巴,半长的头发披散在身后,白色长袖衬衫被黑色西裤腰带高高束起,从远看飒爽清冷。虽然他已经低调地遮住面容,但免不了被人多看几眼。

    少女咬着披萨,背对着男人,却在他起身的那一瞬间察觉到了,叼着披萨对一个店员说:“服务员,麻烦把这些打包。”

    风衣男人一手举着伞,一手插兜,走出了店门,拐过一条街,进了一家书店。

    两人跟着走出快餐店,看到他又进了另一个店里,少女把剩下的披萨捂在怀里,嘴里嘟囔着:“怎么又进去了?他这么闲的吗?”

    “唉,看来披萨得回去热热了。”她抱怨着,拉住少年的手,两人走到对面书店。

    两人跟着风衣男在儿童区泡了半天,最后干脆一屁股坐在休息区盯着男人。

    一个单身汉为什么一直翻看着儿童书籍?少女疑惑不解,难不成他有什么亲戚家有小孩?还是朋友家有小孩?他们这么多天的调查也没看见他去过谁家里……难道是在跟踪前他去过哪里吗?

    “好无聊,书店好无聊。”少女扒拉着椅背,一边盯着风衣男,一边无聊得碎碎念着,余光看见坐在一旁的少年看着一本幼儿画报,顿时“噗嗤”一声笑出声。

    不行,太有喜感了,我要拍下来。她掏出手机,拍了一张后一直憋着笑在欣赏,哎呀妈呀,真的是反差萌。

    这时,少年“啪”一声合上幼儿画报,站起身离开休息区,朝楼下走去。

    少女赶紧跟上,那个风衣男已经站在一楼收银台前,正在付账。她看到男人买了一本童话故事书,奇怪道:难道他不打算直接回家吗?还是说他本人喜欢这种儿童书?真是看不出啊,她想。

    一路跟出了书店,男人站在街边好一会儿,突然招招手叫了辆车,打开车门坐了进去。不好,少女看着出租车缓缓发动,皱起眉头,眼看着要驶出街道,她忙挡下一辆出租,对司机说:“跟着前面那辆车走。”

    司机一看是两个小屁孩,一乐:“怎么,想学电影里玩跟踪啊?”

    “哎是的呢。”她应付着,“麻烦跟紧一点,但也别太紧……”

    “知道了。”司机玩心大起,很配合地不紧不慢跟着前面的出租车。

    男人没有按照以往的路线回家,而是折了几个弯,车停到市中心的一处高级小区大门口,他下了车,正朝里面走。

    “怎么办,进小区还要刷脸认证,什么破玩意规矩,以前也没见他进到过这里……”她头疼地看着男人走进大门,电子门重新合上。

    少年则大步走向小区大门,少女挽住他胳膊说着:“你行不行啊,别突然掉线那就完了。”

    门口保安恰好进里屋抽烟去了,下雨天谁也不想呆在外面,两人走到电子门前,不等刷脸认证显示,“啪”地门已经自动打开,两人混了进去。

    “牛逼啊,大哥。”她对着少年竖起大拇指。

    少年没回话,冷冷淡淡地,她早已习惯了,要是理了她那才奇怪呢,她心里吐槽着。

    远远跟着男人,看到他进了一栋楼,两人就坐在附近凉亭的长椅上等着。几个小时过去了,少女看了看表,已经傍晚时分,男人还没下来,她想,他今天会不会不走了,就留在这过夜?

    可是不能跟进去就不知道他跟谁见面,做了什么,能不能查出点线索……只能坐在下面干等着的话,就什么也做不了。

    她回头看着少年,他现在一部分能力被封锁,要是过去的他,何止是磁化一个电子锁,像这种程度的窃/听简直就是小儿科。

    “嘿嘿,你现在也不过如此了嘛。”她趁着现在赶紧奚落他一番,叫出他的名字,“rainle。”

    少年像没听见一样,看着别处。

    一个程序,不会对不必要的交谈作出反应,所以少女的话没有几句是能让他回应的,她郁闷地瘪瘪嘴,你个闷死人的家伙。

    “你就陪我说说话嘛,rainle。”她挽住他的胳膊,“反正那个人也不会那么快下来,闲着也是闲着,多交流才能让你更加融入人类社会呀,好不好嘛,而且南宫小路昏迷这么久,现在只能靠你自己了,不快点学会交流的话,很容易露馅儿哒。”

    少年看向她,眼里没有一点情绪。

    “啊啊啊,我要疯了。”她被他的眼神打败了,好吧,半年多的改造根本是白费功夫,一点感情都没培养出来。

    她在一年前和老师遇见一个叫南宫小路的女孩,是南宫小路自己找上门的,rainlechen衍生出的拟人体rainle,不,确切地说,是rainle自己创造出的替代人格,为了隐藏自己才以南宫小路的身份生活着。而这个时候,南宫小路终于找上那个常年寄钱给她学费的“好人”,也就是说,她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

    但是……她看着身边这个rainle。这是他自己选择的隐藏方式,替代人格的时限不多了,几个月前她已经从间断性头晕演变成长时间昏迷,记忆模糊,这时即将消失的征兆。

    最后rainle重新恢复实体化,但是部分能力被强制封锁在体内,如果南宫小路永远醒不过来,他就不能回收替代人格的那部分力量,不完整的rainle是没办法控制住隐藏代码的,更别说还能保存他程序中的磁体数据,只是短时间内暂时稳定罢了,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会突然数据化,或者突然失去控制。

    目前他们手中的rainlechen代码只有一部分不完整的程序,没有办法让南宫小路醒过来。

    而老师让她跟踪的男人,正是那个神秘组织的核心内部人员,这几天的跟踪都是为了查出他的接头点,只有找到rainlechen的另一部分数据,他们就能拼凑完整rainlechen,也不必担心rainle会突然数据化。

    事实证明少年的能力确实很有用,但少女仍担心着他会不会突然走在外面变成数据消失,或者因为不稳定性而突然不受控制地爆发,她感觉自己带了颗不定时炸弹在身边。

    他应该自己也清楚,但是失去南宫小路后,他只能自己暴露在外,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啊,头大。她想象着路人看见一个走着走着的人突然间凭空消失的表情,说不定会造成人群恐慌。

    “他出来了。”少年缺乏情绪的声音打断她的神游,她看见风衣男走出楼,手中的童话书不见了,难道是他去见的人家里有小孩?那他跟这家人的关系……

    “跟上。”她拉着少年不远不近地跟着男人,看见他出了小区大门,门口几个保安正撑着伞在倒饬着电子锁,路过时听见说:“怎么好端端不灵了呢?难不成还受潮短路了……”

    之后,男人直接回了家,一直到十一点多也没出门,少女打了个哈欠:“咱们回吧,老师还等着呢。”

    男人的家里之前他们去翻过,根本没有什么找的出来的线索,她知道这一天的跟踪到此结束了。

    凌晨一点,一个高档小区即将门禁之际,一个女人从里面刷脸后走了出来,她用黑丝巾蒙住脸,骑上电动车匆匆离开这条街。一个多小时后,女人停在一个僻静的小巷内,左右看了看后,钻进一个平房里,把门从里面反锁上。

    一个男人早在屋内等着,他穿着不合季节的长风衣,带着黑手套,看见女人进来,回身倒了杯热水递给她。“怎么样?有人跟踪吗?”他问。

    “没有。”女人坐在一张木桌前,双手捧起水杯,喝了一口,接着说,“你说你最近一直被人跟踪,会不会是警方的人?他们设了专案组在调查我们,虽然现在解散了,但谁知道会不会还在暗中调查,你要小心。”

    男人点点头:“嗯,不过跟踪我的不像警察,否则我不会这么轻易就察觉,我没猜错的话……是一个十几岁的女孩。”

    女人一怔:“南宫小路?”

    “不是她,那个少女个子高,没见过。”他顿了一下,又道:“先不说这个,我送给玲玲的礼物她喜欢吗?”

    女人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喜欢,她睡觉都抱着那本故事书呢。”

    “那就好。”他笑起来,“等过了这段时间,我从组织抽身出来后,就带你们娘儿俩去日本度假。”

    他拉住女人的手,两人莞尔一笑。

    “你要小心。”她开口,“进去不容易,想出来更不容易。”

    “我明白,你就放心吧。”他握住她的手,揉搓了两下后,“行了,你快回去,你丈夫跟玲玲第二天要是发现不见了你就不好了。”

    她说:“小区门禁了,这个点你叫我怎么回去?”

    “那你丈夫……”

    “他昨晚十点多就出差了。”她的手指游上他胳膊。

    “你就不怕玲玲早上醒来看不到你到处找妈妈?”男人抓住那只柔荑,顺势一把搂在自己怀里。

    “明天周末,她起不来的。”她躺在他怀中,轻轻地吻了他的喉结。

    “哼。”男人邪邪一笑,翻身压住她,扯开丝巾,啃住雪白的天鹅颈。

    女人微微闭眼,狭长凤眼透过密密的睫毛,在昏昏沉沉的灯光中隐约看见一个白影在屋中晃动……那是一个人,定定地站在那儿,瞅着她。

    “啊啊啊啊!”一声尖叫,她抓住男人的肩膀,从椅子上跳开,男人疑惑地看着她:“怎么了?”

    “鬼……”她颤抖地指向他身后。

    男人皱起眉,转身看去,他在一刹那间打了个激灵。

    “……你是谁?”他好不容易镇定一点,问道。

    昏暗的白色灯光照出一个白衣黑裤的人,脸隐没在黑暗中,但两人都感觉那人正冰冷地盯着自己,一瞬间背后渗出冷汗。

    屋门是锁紧了的……

    那人走近几步,男人抱紧女人,又问:“你……怎么进来的?”

    他的脸逐渐显露,苍白瘦削却出奇地清秀。少年面无表情地俯视着吓到坐在地上的两人,声音不带任何情绪:“‘玲’在哪里。”

    男人瞪大眼睛,震惊地问:“你是谁?怎么会知道‘玲’?”

    “告诉我,玲在哪。”少年蹲下身,那双空洞无物的眼睛直视着男人,他只感到一阵汗毛倒竖。

    男人看着少年的面容,一瞬间,他想起了什么,露出极度恐惧的表情……

  http://www.tangsanshu.com/motu/195411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