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末涂 > 第七章

第七章

    一行人火速赶到地址上所写的位置,所有人装备齐全地下车,许英走在最前方,许巍、何娟拉着南宫小路在中间,李崇旭走在最后拿着枪,整装待发。

    车库的卷砸门是拉上去的,许英一行人贴着边儿进入到黑漆漆的地下室。许英打开手电筒,一路摸索着朝里走下去,几人都不敢大喘气,黑暗中死寂一片。

    又走了一会儿,手电筒光照在一个拐角,许英蹲下身在地上摸了一阵,捡起一小块玻璃渣子朝拐角内扔了出去,发出清脆的“当啷”声。

    接着,拐角内传来衣料摩擦墙壁的细微声响。

    “簌簌。”

    有人快速地朝他们这边贴近。

    几人屏住呼吸,许英拔出短匕,慢慢举起胳膊。

    窸窣声停在墙角,和他们静静对峙着。

    措不及防地!

    对面猛地窜出一个人影,照着许英就是一刀!

    “铛!”

    两把短匕相碰,在黑暗中摩擦出锃亮的火花,许英挺身一步跨出,逼退对方后撤,同时举起手电照向他的脸。

    刚一看清,许英愣住了,忙放下短匕,对方借着亮光也是一愣。

    后面的许巍已经掏出枪要来支援许英,刚转过拐角一看两人没了动作,都站在那不知道在干嘛,他也一脸懵地停住,但仍然举着枪。

    对方先开口:“许,许队?”这人同样拿着军用匕首,看到许英也拿着一样的匕首,一秒就判断是同行,在一看脸,这不是刑警大队长吗?

    “你不是小付吗?”许英也是一惊,“你怎么在这?”

    虚惊一场,都是自己人。

    付天兆说道:“我是来找晓俊的,我们本来分头行动抓什么杀人犯,结果我那边查完后联系不到他,我干脆过来找他,这不就跟你们撞上了吗。”

    “我们也是一直联系不到他才专程过来看看什么情况……小付,你刚才进到那里面有什么发现吗?”

    “哦对,刚被您吓一跳,我都忘了。”付天兆挠了挠头,“我刚过去没看到别的通道,只有一个上了电子密码锁的防盗门,我试了半天也没打开,趴着门听了一会儿感觉里面没什么动静,我就想会不会晓俊在别的地方,就往外走了。”

    许英思索了一阵,决定还是进去看看。

    一群人跟着走到拐角尽头的密码锁面前,付天兆小声对许英说:“就是这个锁,我把所有阿拉伯数字英文字母各种组合都试了一遍,汉语拼音都用上了,愣是打不开。”

    许英手抵着下巴沉思着。突然他灵光一闪,一个念头冒出,伸出手指按下几个英文字母。

    R-A-I-N-L-E。“RAINLE?”付天兆疑惑地念出来,接着他看见电子屏上弹出“密码正确”的字样,吃惊地看着许英,问道:“您怎么知道的?”

    许英不答,他推开门,转头示意几人别开腔,几个人都敢不说话,吞了口唾沫,小心地探头往里望。

    房间宽敞但潮湿,一面墙壁上点着一盏油灯,微弱的橙黄色灯光照亮小半块地面,还有一多半隐没在黑暗中。

    几人的视线定在里面,所有人神色凝重。

    只见两把椅子分别面对面放着,上面绑着一大一小两个人。

    “晓俊?白明明?”许英试探着叫道。没有回应,两个人都昏迷着。许英招手让其余几人进来,最后的李崇旭靠在门上,将门抵住。

    面对着死寂的房间内部,几个人看不见那剩下大半个黑暗中是否站着人,都不敢轻举妄动,还是许英慢慢移动到靠他们这边的白明明身后,谨慎地解着绳子。

    这时,没在黑暗中的一个声音阴飕飕地响起:“你终于来了。”

    那个声音突然发出毛骨悚然的笑声,久久在屋里回荡着,所有人顿感脊背一凉。

    “你是谁?”许队问,他解着绳子的手一顿,怕有什么闪失,不再动绳子。

    “哼。”那个声音透着轻蔑,“你没资格知道我是谁,你们顶多就是来送死的,反正进入这个房间的人,全部都得死,因为我手上有一颗炸弹,只要我想,你们就都得死。”

    “但是,在杀你们之前,这两个人你们想不想救啊?”

    “你想怎么样?”许英声音冷肃,他暗暗握住枪柄。

    “我想怎么样,你不知道吗?那个人没告诉你吗?”那声音又道。

    “……什么?”许英警惕地开口。

    “哦?”那声音貌似很意外,接着饶有趣味地说:“看来,他还没告诉你啊,哈哈哈,没想到啊……”

    “……你在说什么?你到底想我们怎样?”他大脑飞速转着,一面紧张地看着一只苍白的手抓住对面晓俊的肩膀。

    “嘿嘿,看来他不想出来,那我加点刺激怎样?”说着,那只抓着晓俊肩膀的手猛地收紧,那五根细长的指甲直接陷入肉里,居然慢慢地渗出血珠。

    “住手,你在干嘛!”付天兆忍不住吼了一声,他掏出抢食指扣在扳机上,许英忙扳回他的手,摇了摇头。

    “哈哈哈哈,他就要被我挖出心脏了,你们要是敢对我开枪,我就启动炸弹!”那声音丧心病狂地“咯咯咯”笑起来,突然地,从黑暗后面露出一张脸来。

    那是一张惨白的脸,眼睛弯弯地笑起,两边嘴角裂到耳根,僵硬诡异。

    明显是一个面具。

    所有人被这突兀出现的“脸”吓出一身冷汗。接着,只见面具脸那只手愈来愈深地陷进晓俊的左肩,直直顺着皮肉捣进去,那粘稠的血液在他的手中不断发出“噗叽,噗叽”的水渍声,在场的人纷纷扭过头,不忍再看,付天兆的青筋都暴起,他全身都在颤抖着……

    南宫小路晕了过去,何娟忙蹲下扶起她,她自己的内心在慌乱地思索着,到底该怎么救晓俊,怎么办?怎么办?

    “哈哈哈哈哈,我马上要掏出他的心脏了!你看你看!”他兴奋地往里面掏着,那声音简直像个疯子。

    就在所有人思索着该怎么办时,屋子中央突然一闪一闪地,就像投影一般,一个物体随着闪动逐渐显现出来。

    仔细一看,那是一个人——

    少年像是刚刚苏醒般,在原地一动不动,扫视着一群瞪大了眼睛见鬼一样看着他的人,最后看向那张面具脸。

    面具后的眼睛像是也在看着少年,声音不惊不怪,像是等候已久:

    “你总算肯现身了。”

    他不再阴阳怪气,声音一下子变得冷酷。

    “rainle。”

    那人冷笑一声:“或者,应该叫你……南宫小路?”

    !!

    他说什么?专案组一行人震惊地看着这个凭空出现的少年,又回头看看昏迷的女孩。

    面具脸“哈”地笑出来,语气嘲讽:“怎么?跟人类混在一起是你的新兴趣吗?是不是很好玩,嗯?好玩到你都舍不得跟他们坦白你的身份?呀,什么时候你这个杀人都不眨眼的机器连感情这种东西都有了?我看你平时跟这些人有说有笑的,害得我之前真没看出是你,变得也太多了吧?”

    他像老朋友见面叙旧一样地慢慢说着,一边走近少年,在暗处边缘停下来。他用邀请的语气开口:“回来吧,这边才是你的家,你不是人类,就算学人一样生活,你终究还是异类啊,看看他们,知道真相后的表情,害怕,恐惧……你觉得他们还会接纳你吗?”

    少年沉默地看着他,一丝表情也没有。

    “怎么样?我说的有道理么,rainle?”他面具后的脸露出笑容,伸出那只染满鲜血的手。

    “跟我走吧,那边都是你的同类,那边才是你该去的地方。”他几乎是轻柔地开口,声音极具魅惑。

    少年看着他,没有情绪地开口:“它们是复制再造体,缺乏隐藏代码带来的磁体数据最大化,也没有同等杀伤力,不是我的同类。”

    “哼。这就是你甘于和人类为伍的理由么。”面具男阴沉地说道,重新抓住晓俊,直直掏向心脏。

    黑暗中迸发出细小的火花,一根棍子顶住面具男的腹部,紧接着一只手猛地拉住伸向胸膛的手腕,一道黑影从黑暗中被甩出,面具脸仰面摔在地上,裂开一道缝,露出一只猝不及防正惊讶着的眼睛。

    椅子上的人一个过肩摔,把毫无防备的面具男反手擒拿住,牢牢压在地上。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

    许英最先从震惊中回过神,飞身上前用枪顶在面具男脑袋上,一手掏出手铐快速地“咔”一声,制住了他。

    晓俊半边肩膀血淋淋的,用一只手拿走面具男腰间的炸弹,扔到一边,接着走到仍在昏迷的白明明身后解开绳子。

    “跟我们走吧。”许英冷冷地开口。

    被拷住摁在地上的人反而笑了。

    “你们不会以为这就结束了吧?”他阴测测地。

    “所以呢,你想说什么。”许英问。

    他扯出一个诡异的笑缓缓地说着:“看看你们身旁的那个人,那个女孩,她根本不是人,这一切都没有结束……只要rainlechen代码还存在,rainle没有毁灭,这一切都不会结束,咯咯咯咯……”令人发毛的笑声又响起,所有人面色凝重,不发一语。

    他突然抬起头,盯住少年的脸,用鬼魅般阴沉的声音说道:“别忘了我说的话,你终究是属于这边的,你会回来,我知道的……rainle。”

    接着,他头一歪,软软地倒了下去。许英扳开他那惨白的面具,看到面具下的脸色逐渐发紫,双眼上翻,嘴角溢出白沫。

    撑开他的嘴一嗅,是毒药。许英恨恨地想,没能从他嘴里问出任何情报,该死……

    但是。他转头看向旁边,却只剩下一片空旷的地面,那个少年不见了。

    他复杂地看着还在昏迷的南宫小路。

    许巍背着白明明,何娟抱着南宫小路,付天兆搀扶着半昏迷的晓俊,几人往外走去,许英最后又检查了一遍房间,发现没有多余的线索后,略带失望地返回车库外。

    一路上,几人都没有说话。

    晓俊的伤势严重,何娟拿出备用药箱,在车里帮他包扎着,伤到肌肉韧带,一串触目惊心的抓痕留在左胸,何娟不禁心悸:这是什么手指,居然生生划开人的血肉!

    “许博士。”她打破了沉寂,开口问道,“那个人的手会不会是装上了机器?不然怎么会那么锋利?”

    许巍想了想:“这个不清楚,隔了那么远,我也看不清,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那个人一定在自己身上动了手脚,你的猜想也有可能。”

    付天兆看着他们几人,从房间里那个奇怪的少年出现时一直到现在,他的嘴巴都没合上过,他越来越觉得自己踏进了一个神秘的坑里,知道了本不该他知道的事情,背后一阵阵阴风吹过,他哆嗦了一下。

    “小付啊。”许英对他说。

    “啊?许队,怎么了?”付天兆忙反应过来。

    许英斟酌了一下,才继续道:“其实,我派晓俊不是要来抓什么杀人犯,我们几个是一起案件的专案组成员,这案子牵扯到一些说不清的东西,这几个月一直在到处找线索,但可惜的是没什么进展……本来这件事只有专案组内部知道,但是这次被你撞见,所以我有个建议不知道你想不想听。”

    “要我进专案组吗?行啊。”付天兆知道许英要说什么,一口答应,伤我兄弟一条胳膊,我怎么能负手旁观?一定要揪出他们老大报仇!

    “那我就先谢谢你了,回头破了这件案子,一定找你们局长给你邀功。”许英一笑,说道。

    到了公安局,付天兆回了队里后,专案组几人继续朝着上海赶回去。

    路上,沥沥淅淅下起了雨,等回到上海,雨下得愈发大了起来,几人从车里下来,头顶盖着衣服跑回局里,短短几步路程还是全部淋了个落汤鸡。

    许巍说还要回他研究所,交代了几句匆匆打了的离开了,剩下的人都心里一肚子事,也没心情说话,一人泡了碗泡面闷头吃了起来。

    晚上,白明明家属跑过来要接孩子回家,父母两人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一看到白明明就死死抱着往怀里塞,一边使劲感谢警察救了自己孩子。

    明明爸爸问:“警察同志,明明是几点被绑架的啊?”

    “这个我们还在调查。”李崇旭回道。

    “那明明是被绑到哪里了?”

    “南京。”

    “啊?怎么会到那么远的地方?那人贩子抓到没?”明明妈妈抹了把眼泪,凑过来问。

    “不好意思,这起绑架案涉及到另一桩刑事案件,目前案子没破,我们不方便透露。”

    “什么?犯人还没抓到?”明明妈妈一听,差点晕过去,明明爸赶紧扶住,他对李崇旭说:“那就麻烦你们尽快破案吧,一定要让犯人绳之以法。”

    “您放心,这是我们职责。”李崇旭送走一家三口,叹了一声,回到办公室。

    南宫小路醒了过来,她一睁眼,就看见许英,何娟和李崇旭三双眼睛古怪地看着自己,心里顿时什么都明白了,一瞬间她只觉得难以开口。

    南宫小路从沙发上坐起来,头一次有点拘谨地正正经经坐好,抿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何娟开口道:“小路,你怎么才醒,饿了吗?”

    南宫小路愣了一下,点点头:“饿了。”

    “去泡碗面去,许队。”何娟对许英说道。

    “就知道使唤我这个老骨头。”许英抱怨了句,离开房间到隔壁冲热水泡面。

    “那个……”南宫小路想说什么,她刚开口,李崇旭就笑着打断:“你现在什么都不用说,等会吃了饭再讲吧。”

    唉……好吧。她心里一沉。

    “白明明呢?”她问。

    “放心吧,他被家里人接走了。”许英走进来,端着一碗泡面,放到她面前桌上,“趁热吃吧。”

    南宫小路像饿了几天一样狼吞虎咽,“吸溜吸溜”把一碗泡面吸见了底,当最后一根面吸溜进嘴里后,四人开始了严肃的问话。

    许队直接地开口:“说吧,你瞒着我们什么。”

  http://www.tangsanshu.com/motu/195411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