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末涂 > 第六章

第六章

    南宫小路坐在教室里,百无聊赖地在课本上阿基米德照片加上八字胡,又画成性感的大红唇子,最后加上几根秃噜出来的鼻毛,“噗嗤”一下自己忍不住笑出声。

    旁边的白明明好奇地偷眼看,这家伙又在荼毒数学课本上的名人,真是令人发指。

    突然地,他被戳了几下,就看见某人一脸坏笑地凑过来小声说:“你知道这像谁吗?”她指着自己课本上的“杰作”。

    白明明一看,那本来德高望重的数学家,现在已经赫然换了一副面貌。

    讲台上传来一个严厉地喊声:“南宫小路!你在嘀嘀咕咕什么!”

    不等南宫小路反应,只见白明明看着吹胡子瞪眼的数学老师,不受控制地“咯咯”地笑起来。

    数学老师气不打一处来:“白明明!你又在笑什么?你们两个,给我站出去!”他一脸愤怒地指着这两个打扰自己讲课的人。

    这两个人“咯拉——”地拖着椅子站起来,一前一后地从后门走出去,出门前落在后面那个还是捂着嘴偷笑几声,顿时老师的脸又黑了一个度。

    站在外面走廊,白明明忍不住对她说:“都怪你,要不是你把阿基米德改成咱们数学老师,我也不会笑。”

    南宫小路哈哈地笑出声。

    不得不说,她改的脸唯妙唯俏,和刚才数学老师吹胡子瞪眼的表情简直一模一样,因此白明明一抬头刚好看见两张一样的脸一大一小同时出现,笑穴一下被戳中,喷了出来。

    “南宫小路,你简直是个人才。”他如是说道。

    “那可不。”某人把反话当正话听,自己倒舒服,“我一直一来都想做个漫画家。”

    白明明斜着眼,你得了吧。

    “嘿嘿,小明。”南宫小路一脸笑意地。

    白明明最讨厌谁叫他小明,因为这两个字总是被同学拿来开玩笑,“小明走了xx步,小红走了xx步,那么公式是……”,或者“小明的爸爸是司机,那么小明的妈妈是……”,“小明跟小兰出门……那么两人一共花了多少钱?”,小明小明小明……诸如此类。

    同学天天对他说,小明,今天又去了哪里?小明,你为什么天天往水槽里灌水然后来回放水又灌水?害的我们计算你放了多少水……

    ……为什么教科书上,习题上全都是小明小明小明?他只要一听见老师念“小明怎么怎么”,就看见所有同学偷偷地笑。

    啊——白明明最讨厌谁叫他小明,小明什么时候从课本里消失?!

    现在,这家伙突然叫:“小明。”然后一脸恶趣味地盯着自己。

    白明明脸通红,对着她脸红脖子粗地:“你你你你你,不许这么叫我!”

    后者反而一副第一次观看海豚顶水球般的表情,白明明感觉她几乎要“哇塞”地叫出声。就看见她保持着这个表情,悄声道:“我还是第一次这么叫啊,没想到你真的这么大反应耶。”

    “好有趣。”她眨着眼。

    我*?!白明明炸了,有趣个头!他要是打得过这个家伙,绝对现在就一拳揍过去了。不过问题是打不过。

    所以这家伙只能在心里嘀咕:你自己名字也好不到哪去,乡村非主流……

    “哎,白明明,我现在好无聊。”某人自是不知道自己被暗地吐槽,她不再玩“小明”这个梗,而是转移话题,速度之快,让他有点懵。这人脑袋里思维咋这么跳跃?

    “要不我们逃课吧,反正这是最后一节课。”她说。

    白明明一脸震惊:“你,你胆子好大。”

    “我想去打电玩。”

    “你会打电玩?”白明明不相信。

    “会。我以前经常跟着一群小孩跑到商场四楼去玩电子游戏,说起来也有段时间没见他们了,不知道现在他们混得怎么样。”她有些怀念地看着前方,慢慢道。

    “额。”白明明犹豫了下,“那,我们等下放学了去吧,反正中午我爸我妈都不在家。”

    南宫小路眼睛亮了:“好啊,要不现在我们翻墙出去!”

    白明明忙摆摆手,他有点怂:“不了吧,我怕被抓。”

    “你好怂噢。”南宫小路凑近他的脸,眯眼说着。

    “……”一个女生说自己怂,白明明脸都红了。

    “行啦,去就去。”他一副男子汉的架势,率先往外走去。

    走了几步,没听见某人一如既往地戏谑声,疑惑地转头,这下他“噔噔噔”又跑回去,扶住那个靠着墙的女生。

    “喂,你有事没事啊?”他探向她前额,没发烧啊。

    南宫小路不知怎地在他扭头往前走的一瞬间,突然摇摇欲坠地差点倒地,这家伙一向不娇娇弱弱,白明明从没见过她有点什么事,这次可吓着了。

    他第一反应是跑回教室找老师。

    “别,别去。”南宫小路揉着太阳穴,拉住白明明,“不是大问题,别惊动别人。”

    “还不是大问题?你都差点晕倒了!”他叫道。南宫小路赶紧作出“嘘”的手势,抓着他的胳膊站了起来。

    “不是啊,我没晕,我就是……唉咋说。”她想了想,笃定地开口:“贫血!我贫血。”

    “贫血?”好端端地又没蹲也没跑,站着就贫血发作了?“那你这贫血很严重啊,得赶紧去医院看看啊。”他着急地说。

    南宫小路浮出一个巨大的笑容:“你这么关心我啊,我好感动。”

    白明明翻了个白眼。嘚瑟样儿……

    “不过说实话吧……”她接着开口,却话题一转:“我们赶紧翻出去打电玩吧。”

    晕死!白明明眉毛一抖:“你一翻围墙晕过去咋办?”都贫血这么厉害了你行不行啊!

    “哎呀,你就满足一下我嘛!”她推搡着白明明,两人一路往教学楼后面走去。

    站在墙根底下,白明明左右看着打掩护,而一个回神的当儿,南宫小路已经壁虎附体几下上了墙头,还有空回头朝自己抬抬下巴:兄弟,赶紧上来!

    白明明深感自己担忧过度,人家压根一点事没有。

    南宫小路跳过去,在外面伸手接着爬上墙头的白明明,白明明这还是第一次翻墙,趴在上面磨磨唧唧回头望来望去,一直磨到教导主任真的走向这边,才哆哆嗦嗦抬过一只脚,把身子掉个头,双手放开闭着眼掉下去。

    本想接住他的南宫小路被扎扎实实压在下面,接着一个幽怨的声音从底下传来:“能起来了么?”

    “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白明明一下跳起来,拉起一脸食屎表情的某人,不好意思地开口,“我请你吃冰淇淋吧……”

    “好呀好呀,我们快走叭。”南宫小路秒变脸,一把揽住白明明,一蹦一跳朝着电子城出发。

    白明明从没逃过课,他看着逃课逃得一脸兴奋的人,感叹自己怕是要被带坏了,从此以后再也不是老师眼中的乖乖学生了,唉。

    “啪!”南宫小路打了一下他的肩膀:“叹什么气,人生难得有几次疯狂放纵的机会,你应该感谢我给了你这美好的时光。”

    “是是是。”他如是说。是你自己想玩,还非要拉我一起下水,到时候老师连我也得一起批,草!

    “啊哈哈哈,我要去玩赛车!”她奔向游戏机,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白明明看见她熟练地漂移,转向,玩得不亦乐乎。

    没想到她真的挺会玩。他想,既然来了,倒不如好好玩一把,机会难得嘛。于是他买了一堆游戏币,不一会便忘了自己逃课的担忧,沉浸在电子城的氛围里。

    一会儿,南宫小路过来加入白明明和几个高中生的团战中,噼里啪啦一顿操作,打得热火朝天,没一会居然赢了对方队伍,那几个高中生有点不可思议,被小学生打败的耻辱一下子让他们灰溜溜跑别处去了。

    完了南宫小路拍了拍白明明肩膀:“怎么样?崇拜我吗?”

    她尽显得意之色,白明明这会也不堵她了,真心实意地说:“佩服,阁下真是牛逼。”

    “哈哈哈哈哈哈!”听罢,某人更加嚣张,一副大爷样摆谱道:“跟着我有肉吃,去,徒弟给为师买两瓶可乐去。”

    我啥时候拜你为师了?白明明这么吐槽着,但大概是长久被某人压榨惯了,还是屁颠屁颠跑去前台要饮料去。

    谁知这一去半个多小时没回来,南宫小路又打完一场团战,输了,心情正不好,一扭头又看不见白明明人,更加不爽,买个可乐要这么久?前台也没多少人啊。于是她跑到前台去找他,看来看去也不见人影,难不成这家伙去厕所了?

    她皱了皱眉,感到有些渴,算了,等他买回来还不知道啥时候了,我自己先买吧。她要了两杯可乐,一边等着白明明。刚吸了一口,余光瞅见那个店员小姐姐一直盯着自己看。

    注意到南宫小路看向自己,店员小姐姐忙笑道:“不好意思小妹妹,刚刚有个人说如果看见一个十岁左右大的小姑娘到前台来,让我转交一个东西……那个小姑娘不会是你吧?”

    嗯?南宫小路疑惑地看着她,什么小姑娘?等等……“那个,姐姐,刚才来这儿买可乐的小男孩你看见去哪了吗?”她问。

    这个时间点还没放学,来这儿的小学生就他们几个,前台姐姐记得很清楚,她摸着下巴想着:“嗯……就只有一个小男孩来这说要两瓶可乐,但是我转身拿了可乐要递给他的时候,有个男人过来把他带走了。”

    “男人?是不太高而且戴着黑框眼镜,胖胖的男人吗?”南宫小路问,她描述的是白明明爸爸。

    “戴眼镜?没有啊,而且他很高。”前台姐姐回忆着,“很瘦。最主要的是……满奇怪的。”

    她刚说到这,一想到面前的是个小妹妹,就没再说了,只是问道:“那个人说有个东西要交给一个小女孩,那个女孩是你吗?我看游戏厅没你这个年纪的小女孩了,应该是你吧?”

    南宫小路咬着牙,声音沉沉的:“是我。”

    前台姐姐拿出一个信封递给她说:“这是那个人走前交给你的东西。”

    接过信封,她呆呆地看着封皮:南宫小路。她半天没办法作出任何反应。

    该来的还是来了。

    攥着信封的手有些僵硬,她在这一瞬间,大脑一片空白。

    最终还是拆开了信。

    “好久不见,咱们也该做个了断了,你的同学,家人,都在我这里,赶紧到南京市xx巷313号地下车库来,我等着你。”

    ……

    还没在电子游戏城玩过瘾呢,这么快就结束了。她苦笑,好吧,谁叫他们把白明明跟大哥哥都抓走了呢。

    .

    中午许英刚吃过饭,就看到门口晃出一个小小的身影来,他一怔:“你过来干嘛?”

    她这次单刀直入:“大哥哥跟我同学白明明被坏人抓走了,就在南京,赶紧派人过去营救。”

    说着她掏出被撕了一半的纸给许英,上面写着:赶紧到南京市xx巷313号地下车库来,我等着你。

    许英一看,便紧张起来,他知道一个小孩子是不会编出这么详细的地址给警察恶作剧的,也就是说,这是一个不明身份的人写来的,问题是南宫小路怎么会有这个东西?这是犯罪组织寄给她的吗?可是为什么要寄给她?还有……许英疑惑着。

    看到他充满怀疑的神色,南宫小路叹了口气:“许队,我们先过去救人,完了之后,我会把一切告诉你们。”

    “好,我们走。”许英果断地起身,连同专案组几个成员一起上车开往南京市。

    车上,许英对南宫小路说:“其实几天前我们就失去晓俊的联系了,那个时候发现戴在他身上的定位器一直静止在一个地方没有动过,就是那张纸上的地址。”

    南宫小路沉默不语,她一直在担心白明明,大哥哥毕竟是特勤身手,不会吃太大的亏,但白明明只是个和她同龄的小孩子啊。

    现在被绑架,带到陌生的环境里,他该有多害怕……

    坐在她身旁的何娟看出她的忧虑,安慰道:“他一定没事的,相信他。”

    她握住南宫小路苍白的手,坚定地开口:“我们一定会救出他们的。”

  http://www.tangsanshu.com/motu/195411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