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末涂 > 第四章

第四章

    清晨,南宫小路还没从被窝里爬起来,就被某人揪出,还听见他急匆匆的声音:“牢里的犯人夜里被杀了,快起来!楼底下警局的车还等着。”

    “啥玩意?”南宫小路揉揉眼睛,一下子清醒了,“等等我穿个衣服洗个漱。”

    男人看她好像并没有特别吃惊,不由地开口:“你好像不怎么惊讶。”

    “我昨天就在想万一他身上真的有窃/听器,他应该活不到今天早上。”南宫小路套着袜子说。

    “你怎么知道?”

    “昨天许队说的。”南宫小路发愁,“看来我们现在处境很危险了。”

    “是的。所以我帮你到学校请假了一周,这一周你就在警局呆着,晚上车会送你回来。”他说道。

    “我知道了。”南宫小路转念一想,“那你呢?”

    “我现在没暴露,跟局里也没有直接交流,暂时还安全……你先担心你自己吧,你这么一点小,说不定是他们最先下手的对象呢。”

    “哥哥,你也要多加小心,他们迟早会知道我们住一起,肯定要对你调查。”她走出卧室前,看着他说道。

    这个小孩,已经完全明白现在的形势了。他想着,看来我的眼光果然没有错。

    不得不说南宫小路的思虑是对的,她刚上车,就看到后视镜里一辆白色的车随着警车启动,慢慢跟在不远处,不急不缓。

    开车的警员自然也看见了,他转动方向盘,驶入相反的方向,南宫小路知道他想把他们引入别的地方,然后抓捕。

    太冒险了,万一对方带了rainle来,那他们必死无疑。

    可是年轻的小警员并不是专案组成员,他可不知道这种怪物的存在,他还以为是普通的跟踪者,想自己将他们引入死胡同,抓一两个犯人立功。这种想法往往存在于这些刚入警籍的毛头小子,他们哪里知道这些内幕,根本没有什么深思熟虑,只凭着一腔热血往前冲。

    南宫小路简直想跳车,要送死你自己去,别拉上我!

    “别兜圈子,直接开回警局。”她终于忍不住扒着靠坐对前面两个警员说道。

    “不行,后面有人跟踪,还不知道什么来头。”副驾驶座上的警员说道。显然两人都没把一个十一岁小女孩的话放心上。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清早要带一个小孩回警局,单纯以为是什么案子的人证,根本没在意她的话。

    “小妹妹,别着急,有什么话等会回局里再跟叔叔说。”

    唉……最害怕的情况就是敌人半路杀个措手不及……

    车刚拐进一条小巷里,就听见“咣当”一声,像是重物砸下,几人定睛一看,面前的一根路灯从中间压弯,从中间扭曲成倒着的“L”形,而压弯路灯的“重物”,正半蹲在弯曲的杆子上,定定地瞅着车内的人。

    科幻片里才会出现的景象,活生生让三个人呆住了,连方向盘都忘了动,车就这么直直地撞在路灯杆上。

    挡风玻璃前出现一个男人,他蹲在车头上,不等车里的人反应,一只手破窗而入,玻璃渣“噗”地四射,前面两个警员呆若木鸡,眼睁睁看着这个人从破洞爬进车内,他们一时之间连反应都没做出来。

    这个人扒着驾驶座靠背,手伸向后座抓去,南宫小路打开车门想朝后方逃跑,可是跟着警车的那辆白色汽车横档在巷口,车里的人跑向她,她转头一看,那个人从后车玻璃钻出来,碎渣插入他身体各处,身体僵硬地朝她走来。

    草!她跑都没处跑,就这么被后面奔来的几个人抓住四肢,眼看着前面这个“人”伸出那只指节尖利的手,捅向她的脑袋……

    “呯!”子弹从远处射来,那两个警员终于反应过来,举着手枪对着那个男人,只见子弹穿过他的后脑,“当啷”一声,掉在地上。

    那个男人的后脑留下一个孔,还在冒着烟,迅速地缩小,最后消失。男人回过头看了一眼嘴巴张圆的警员,又重新回头抬起利爪,“噗嗤”,一声闷响,手指刺进南宫小路胸膛,血珠飚起。

    她感到一阵剧痛,随后晕了过去。

    .

    南宫小路朦胧之中嗅见浓浓的消毒水味,她努力睁开眼睛,看见白花花的墙壁,手指恢复知觉,稍微动了动,才感觉到自己躺在床上,啊,这里是医院。视线一移,看见左边坐着一个年轻的男人。

    “醒了?感觉怎么样?”男人关切地问道。

    南宫小路开口,感觉自己嗓子有点干疼,咳了几下,说:“有水吗?”

    男人立马递过来一个纸杯,送在她嘴边。

    南宫小路咽了一口,润了润喉咙,才问道:“我怎么了?”

    “你忘了?你被rainle袭击了,还好只是刺穿表皮,没有伤及心脏。”

    rainle……她突然想到什么,急忙问道:“后来呢?那两个警员呢?那些抓我的人呢?”

    看到她着急的神色,他扶着她重新躺好:“别着急,你先躺好。”

    “快跟我说。”她躺下,两只眼睛仍盯着他。

    男人本来想的是等她出院了再跟她细说,现在看来不跟她解释清楚她是不会好好休息了。叹了口气,他只得开口道:“本来专案组等了半天也没见你过去,就联系接你的警员,还没接通就有人报案说东边无人巷死了几个人,两辆车堵在巷口里,其中一辆还是警车,等警察赶过去你已经被警员送到医院抢救了。

    “事后调查发现那个巷子没有监控,根据警员所述,当时一个从高高的路灯上跳下一个人来,徒手打破挡风玻璃,从车窗硬生生破窗而出,手指比刀还利,就这么刺进你的身体……上报回去后这个案子被调查怪物杀人案的专案组接手。”

    他缓了缓,才继续说道:“至于后来,那两个警员说,那怪物刚捅进你的身体,从怪物身后凭空冒出一个人来,所有人都没看清他是何时动的手,那个怪物就像被刀切碎了一般断成七八块。”

    南宫小路一口气深深吸进肺里,颤抖着问:“那,那个人,后来呢?”

    “然后,突然之间抓着你的几个人胸口裂开一个大口子,死了。那个人就在这时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

    静默了好久,南宫小路说:“好、好像拍电影哦……”

    “可惜这不是电影。”他拉回现实,“目睹了这一切的那两个警员这会还没缓过劲,说实话,这么玄乎的事放我身上我也得疯,何况他们还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那个救了你的人,恐怕也不是人。”他目光沉淀,“说不定他比那些叫做rainle的怪物还要可怕,从他杀人的速度就可以看出这个人实力有多骇人。”

    原本的谜题还没解开,又多了一个新的怪物,比之前的怪物还要难对付。

    “可是,那个人明明没有杀我,说不定他不是站在操纵rainle那边的人。”她开口道。

    他有些犹豫:“这么说是没错……但是,他究竟是什么呢?难道除了rainle,还有别的怪物?还是说,他也是rainle,只不过不是那伙人操纵的?”

    迷雾重重。

    “其实,跟你一样被跟踪的有好几人,都是专案组成员。就在昨天早上分别被车一路跟到警局……看来以后你还是得找专门的人随身保护。”他说着,站起身,“我得走了,你好好保重。”

    “哎,你那个走私案办完了吗?”南宫小路问。

    他扭头:“没,不过快了。等我回来后,跟你们一起研究这个案子。”

    南宫小路点点头。

    她躺了一天,下午的时候已经能下地了。这时,几个身穿警服的人走了进来,许英,还有一个男研究员,一个女研究员。

    “这位是电脑领域的专家,许巍。”许英指着男研究员。

    “这位是何娟,新专案组成员。”又指向旁边的女研究员。

    “你就是那个让那个犯人开口招供的小朋友?”何娟看着这个半大丫头。

    “这孩子叫南宫小路,别看她年龄小,胆子倒是蛮大。”许英说道。

    又对南宫小路说道:“既然你能下地了,不如跟我回警局?”

    “行吧。”她感觉自己最近成了警局的常客,一天二十四小时几乎都泡在里面。

    几人上了车,路上许英开始说起案子:“距离上次这个叫rainle的东西杀人已经过了几年了,现在不知为何又重新出现,你们觉得是为什么?”

    “会不会是几年前他们这项技术还不太稳固,所以潜心研究了几年后,已经有了把握,才敢放出来实验它们。”何娟分析着。

    “还有一种情况是,有什么他们畏惧的存在一直在他们周围,所以在试验阶段就着急地想把这项技术趁早成熟化,因此才花了几年功夫就想出成果。”副驾驶座上的许巍说道。

    “所以……”何娟接着道,“才会出现前几天那个怪物走着走着头掉的情况,因为技术还不牢固。”

    许英开口:“其实最可怕的是在rainle身体中分解出人类的组织,很可能最坏的情况就是他们在拿人在做这项实验。”

    几个人脊背一凉。

    说不定那个掉了的人头,不是数据做成的,而是……

    南宫小路胃里犯恶心。

    一路上,车里没人再说话,谁都不想往这方面去想,都希望这只是他们异想天开。

    到了公安内部的实验室内,许英简单地介绍了两位新成员后,便查看起昨天案子的报告。

    两具尸体伤口是被一道利器划开,一击毙命。

    可是目击者并没有看见凶手是怎么动手的,就算凶手异于常人,那也应该有杀人的动作才对,可是那个人只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那道划痕是如何切过去的?

    难道那个人的动作已经快到肉眼看不见的速度?

    他当刑警三十多年,本已古井无波的心又“咚咚”地跳起来。

    我们是在跟什么样的怪物为敌啊……

    “对了。”他突然想起什么,忙对打报告的警员说道,“那个被切成块的rainle有没有带回来?”

    “带回来了。”警员回答,“全部带回来了,因为尸体没有腐烂发臭,所以没冷藏全部放在外面。”

    “有检查出什么吗?”

    “每一块都查过了,皮肉都是里都含有少量人体组织,但基本上是合成纤维,里面是数据代码rainlechen,但还有些其他物质在里面,检测报告大概下午就能出。”

    “其他物质?”许英皱眉。

    “是啊,相比之前断指里查出的人体细胞组织,这次的不明物质体积较大。”警员经过一系列玄幻事件的洗礼,现在已经能面色如常地汇报了。

    “我知道了,下午我再来。”许英说着准备离开。

    “许队!”从实验室外面快步走进来一个警员,直奔正往出去走的许英,速度太快两人撞了个满怀。

    “干什么慌慌张张。”许英不满地整了整衬衫。

    “许队,咱们专案组是不是招惹什么恐怖组织了?”警员一把拉住许英的衣袖,“你看。”

    他拿出一张纸,黑底,上面用血一般的红色写道:奉劝你们警察不要调查rainle的事,否则从今晚开始我们将一个个杀掉专案组的人。

    “许队,这……这该怎么办?”警员有点怕,他才二十几岁,刚刚进刑警队,凭着一腔热血加入专案组,平生第一件案子就碰上发威胁信的恐怖组织,小胆儿一颤一颤的,心里叫苦我咋就这么倒霉呢……

    “哼,这是只给我们半天考虑时间。”他哼笑一声,回头看见实验室里本来忙着工作的人全都围过来,看见了他手里的“血书”。

    “都回去忙自己的事去。”许英攥紧拳头,将纸揉成一团。

    他倒没多害怕,反而露出一丝笑来。

    他们这是怕了,所以冒着被发现的风险也要送信来警告。

    那就看看是魔高一尺,还是道高一丈。

    晚上,公安局几间办公室里仍亮着灯,专案组所有成员三个一组坐在一间屋里,南宫小路因为是小孩所以跟许英,何娟一个屋待着。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勿杀生,勿吃肉,戒贪,戒嗔,戒色……”南宫小路感觉屋里气氛严肃,小心脏有些颤抖,不停地叨叨着。

    许英打趣道:“平时看你胆儿挺大,这会倒念起佛来了。”

    “真要发生什么,你念佛不也没用吗?”他说。

    “许队,您就别吓唬她了,你看这小身子抖的。”何娟看不下去了,母爱泛滥地过去抱住小女孩。

    “许队,我觉得这样呆着什么都不做,不是等着被杀吗?”何娟忍不住道,“那些怪物可是一下就把路灯杆子砸弯了啊,现在这样我们不是都手无缚鸡之力吗?”

    “谁说我没准备?整个局里藏了无数狙击手,局子外面还有一圈儿军车。”

    “你啥时候把军队调过来了?”何娟抓着下巴吃惊道,“申请批准一系列手续不得搞一天,这才小半天怎么搞回来的?”

    “没调军队,外面的军车是临时把越野车全部刷了一遍。”

    “……”何娟有些无语,不愧和那人是师兄弟,从来不走寻常路。

    “那狙击手……”

    “哦,是今天下午走私案刚破,顺带拿了一些借用借用。”

    “……好吧。”你就等着明天挨批吧。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南宫小路叨叨。

    又过了大半夜,已经快凌晨一点,南宫小路打着盹,睡意一阵一阵袭来,可是一想到那些怪物要来杀人,又不敢睡过去,艰难地翻起上眼皮,在凳子上左晃右晃。

    何娟抱着南宫小路,没一会儿她就靠在何娟怀里睡着了。

    一点钟了,屋内紫外线灯照得一片亮,使得窗外的一切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看不清外面的物体,只有浓郁的黑暗吞没着他们的视线。

    两点,三点……深夜过去了一大半,除了熟睡的南宫小路,其他两个人已经困意上涌,而外面听不见任何声音,安静得使人逐渐放松警惕。

    不对啊,这个时候应该是下手的最佳时机,为什么一点动静也没有?许英疑惑不解。难道那封信只是故弄玄虚?单纯地想捉弄我们?

    如果这个时候已经杀了其他专案组成员,这个时候另外两个人应该会对着对讲机汇报,可是……一点声音也没有。

    每隔半小时,所有警员都会通过对讲机汇报自己情况,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人出现危险。

    难道真的是单纯的恐吓?

    许英的手掌心冒出冷汗,不对劲,哪里不对劲。

    他的直觉告诉他,绝对不是单纯的恐吓。

    凌晨六点,南宫小路被自己手机闹铃吵醒,她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欠,发现自己靠在沙发上,我昨晚睡着了?

    她看见房间里只有自己一人,疑惑地走出去,顺着过道一间一间看去,走到会议室,听见里面有说话的声音。

    她推门进去,所有人齐刷刷看了她一眼。

    许英看了她一眼,继续道:“……所以,我跟许教授和何博士决定,如果谁想现在离开专案组,我立即予以批准。”

    会议室鸦雀无声。

    “好吧,要是没有人走,我们今晚继续三人一组留在局里。”许英说道。

    “喀啦——”椅子挪动,一个男警员站起身,有点不好意思地开口:“许队,我……我想退出。”

    “我家里还有妻子和孩子,我不能担这么大风险……”

    “许队,其实我家里有小孩……”另一个声音响起。

    许英扫视了一遍所有人,开口:“各位谁有家人的,过来签个字,现在就可以走了。”

    “这是有史以来最难破的恶性案件,没有抱着必死决心的,或是有家人的,最好现在心里打个主意,过了今天,还留下的人我就默认为专案组成员了。行,散会,要走的别忘了过来签字啊。”他说道。

    稀稀拉拉地,人群散开,好几个排着队走到许英旁边签起字来。

    “小路,你过来下。”许英叫着,南宫小路过去小心翼翼地问:“许队,昨晚……有死人吗?”

    许英没正面回答:“我这会让人送你回去吧,休息一下明天就去上学,啊。”他边说着,边看手里的纸,黑字整整占了大半页,他眉头一拧。

    “那个……解决了?”她偏着头观察他的神色。

    许英没说话。

    南宫小路吞了口唾沫。

    “不会是昨晚死人了吧?”

    许英见她不依不挠地追问,干脆就直说了:“对,按照信上说的,果然死了一个。”

    “就在昨晚我们的隔壁房里。”他又说。

    南宫小路没说出话来,她看到许英脸上表情很复杂。

    “所以你现在能走多远走多远,别掺合这些事了,现在跟之前不一样,敌人被逼急了,什么事都能做出来,你一个小屁孩赶紧滚蛋。”许英不客气地说。

    南宫小路想了想:“那我有一个条件,不答应我就天天到你们这里赖着,不让我进我就坐公安局大门口哭。”

    “什么条件?”许英感觉这种事这家伙真能做得出来。

    “我可以不参与你们查案,但是一旦rainle的背后操控组织查出来任何线索,我一定得知道。”

    “你知道这个干什么?”许英奇道。

    “你就说答不答应吧。”她仰着脖子。

    “你这小孩真奇怪。好吧,我答应你,只是你一定要乖乖回家别跑过来。”

    “放心,我可没那么傻跑来送死。”她冲他吐了吐舌头。

    “行,这会我出去办点事,你呆这别动,一会儿接你回家的人就来了。”许英说着,转身已经打开门出了会议室。

    南宫小路看着他急匆匆的背影,头趴在桌面上,叹了口气。

    唉,难搞哦……

  http://www.tangsanshu.com/motu/195411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