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末涂 > 第三章

第三章

    第二天,正上着令人头大的数学课,白明明看见南宫小路一反常态地撑着脑袋在听课,他一面掐着自己,一面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看着旁边本来应该睡死过去的某人……这是地球要毁灭了吗?这人怎么醒着?!太令人恐慌了!!

    老师正唾沫横飞地拿着教棍戳着黑板,眼睛一瞟忽然看见往常应该凹进去的那一块今天居然凸出来了,还两只眼睛盯着黑板!老师差点没一脚踩空掉下讲台。

    其实南宫小路没听课,她呆呆地看着黑板,脑子里全都是昨晚听见的匪夷所思之事。

    还有最后那个男人跟她说的话。

    究其责任也不能怪它们,要怪就怪背后操作它们的人,那些人才应该负法侓责任。

    唉……南宫小路扶着额头。

    结果还没下课,一个人出现在教室门口,跟数学老师耳语几句,老师便对着教室喊道:“南宫小路,你过来一下。”

    “怎么又有人找她?”“她最近是不是惹上什么事了?”底下一片窃窃私语。

    白明明有些担忧地看着她走出教室。

    “你跟我来一下。”门口的人对她说道。

    南宫小路知道,这是个便衣警察。

    一路上,她都没有像以往一样对着陌生人贫嘴,沉默着看着车窗外的街道,她只感觉自己心跳得异常的快,不知是紧张还是别的什么。

    到了派出所,警察拉着她柔声说道:“别害怕,你只管照着记忆里的脸认人就行了,我们这几天会保护你的安全。”

    南宫小路跟着警察进到一个房间,里面坐着另外两个警察,还有十几个男人站成一排。

    “你看着他们的脸,没关系,你可以慢慢认。”

    南宫小路一个一个瞅下去,然后停在倒数第二个人面前,指了指他。

    几个警察互相使了使眼色,靠了过去。

    “小妹妹,再仔细看看,是他吗?”

    “嗯。”她点点头。

    那个男人凶狠地死死盯着她,像是要剥了她的皮一般。

    “老实点。”两个警察拷住男人将他带走。

    等人都散完了,南宫小路对领着她来的警察说道:“听你们调查居民巷杀人案件的专案组成员说,要让我参与案情调查,是有这回事吧?”

    “没错。”警察知道她指的是谁,虽然奇怪于那个人居然会对一个小学生青昧有加,但肯定有他自己的理由,而且,现在看起来这个小学生确实不慌不乱的,并不像一般小孩,姑且信他一次。

    “跟我到实验室去吧。”他领着南宫小路坐上车开到市公安局里,直奔着实验室去。

    实验室内,正有着十几个研究员在电脑前、仪器前聚精会神地工作着。这时一个男研究员喊道:“结果出来了!这个断指里含有人类的细胞组织。”所有人一听,都凑过去看。

    “真的有!”“太不可思议了……”他们低声说着。

    “怎么样?”带着南宫小路的警察走进来问道,发现了新成果的男研究员对他说道:“许队,我们发现了断指里的细胞组织,和人类的一模一样!”

    “什么!”他一步上前,查看电脑里显示的研究结果,口中喃喃:“天哪,这太诡异了……”

    南宫小路扒着桌子看向电脑,虽然没看懂显示器上面都是些啥,不过听他们说的话也明白了七八分。

    有数据代码的断指里,却有着残存的人体组织。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太不可思议了……”一个研究员发懵地开口。

    “这么说,难道是人的身体里有着电脑代码?还是电脑代码里放了人体组织?”另一个女研究员抓着自己的下巴,愣愣地发问。

    但是没人能给她解答。

    之前发现人的皮肤其实是数据形成的时候,整个专案组都已经感觉脱离现实,现在这个新的报告,更是让还没完全回过劲儿的专案组蒙上一层新的迷雾。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彻底崩溃了!”男研究员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他简直感觉自己进入了异世界。

    “是啊,这简直跟黑客帝国一样嘛。”

    许英开口:“行了,不管有多不可思议,但现在的情况是它确确实实发生在现实里,不是做梦,也不是穿越,我们可以震惊,但必须在几分钟之内接受现实,一旦这个研究成果被社会知道,会造成多大的恐慌,现在只有我们专案组撑着把这事扛住,你们明白吗?”

    “可是,许队。”一个女研究员说道,“这种数据代码研究已经超过我们警察的职权范围了,真的不上报中央吗?”

    “上报国家后,他们会说什么,现在八字都没一撇,他们只会说有人装神弄鬼,故弄玄虚,到最后这种恶性案件还是得推给我们警察,上报跟没上报一样。”许英说道。

    “许队,其实我有个想法。”男研究员开口道。

    “说。”

    他接着道:“现在要想突破这个案件,除了审讯抓到的那人外,最重要的还是研究这个半人半数据的东西,所以我认为应该需要更多的研究体……”

    “……看来得做诱饵引它们出来了?”许英沉吟着。

    所有人都沉默了。引蛇出洞意味着诱饵有很大风险牺牲,这么做无异于诱使犯罪,何况他们还都是警察。

    “……要不,我来做诱饵吧。”某个透着稚嫩的声音响起,所有人这才发现这里什么时候多了个小孩子。

    “哦,忘了介绍。”许英说,“这个孩子是那人推荐过来协助调查的,叫南宫小路。”

    “嗨。”南宫小路对他们道。

    ……那人把小孩子也弄来了?还真是他一贯作风啊。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想。

    “这件事我们会进一步商讨,先这样吧。这会我得去看看那边审的怎么样。”许英最后说道,离开实验室。

    “等下,我跟你一起去。”南宫小路揪住他的衣服,所有人回头看了一眼,许英怎么这么纵容这个小孩?

    “我是去审嫌疑人,你就在外面坐着。”许英出去后说道。

    “那我来这是干嘛的?”南宫小路嗑着从刚来的办公室顺手抓的瓜子,“就让我认个嫌疑人?”

    许英有点好笑地:“不然呢,你会审吗?”

    “当然会了!”她神气地说道。

    许英有点牙疼:“……反正你知道的也差不多了,进来参观参观也好。”

    南宫小路屁颠屁颠地跟进审讯室,里面坐着的警员看见许英站起身凑过去悄悄说:“都审了好几天了,嘴巴硬得跟死鸭子一样死活撬不开。”

    “行,交给我。”许英拍了拍警员的肩膀,坐在了椅子上。等房间里重新恢复寂静,许英看着栏杆后的犯人,问:“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

    那人点头如捣蒜:“知道知道,我犯了强奸罪。”

    许英一愣:“什么强奸罪?”

    “害,就是前几天非礼了我小姑子。”说到这,他谄媚地对着许英“嘿嘿”笑着:“不过这也不没得逞嘛,这不还没来得及脱裤子就被你们給抓来了吗……其实最多也就是未遂,您关我几天意思意思就算了吧要不?”

    “除了这个呢?”许英问。

    “啊?不然还有啥?”那人眨巴着眼睛,一脸懵逼,“我这么多年都遵纪守法,就一时想不开干了摸了摸小姑子的屁股,真的啥也没干啊,这不也没干成吗……”他似乎还因为没干成而面露憾色,一旁的南宫小路“噗”地笑出声,她看了眼许英,连忙咳嗽两声。

    许英看着那人:“听说你杀了人。”

    原本嬉皮笑脸的犯人眼皮一跳,虽然极为细微,但逃不过许英的眼睛。只见那犯人面色一白,叫嚷起来:“警察叔叔,您可别冤枉我啊,我连血都晕,还敢杀人?一定有人陷害我!您一定要还我清白啊!”

    “那你为什么抱着颗人头在街上跑?”

    “什么人头?”他脸色煞白,见了鬼似的往椅背上缩,“这种玩笑别乱开啊,大白天的,多怵得慌啊。”

    许英仔细观察着犯人脸上一丝一毫的细微变化,看得出他的惊慌失措是真的,但同时也明白这是个老油条了。

    这时,南宫小路趴在许英耳边道:“让我试试吧,不过您得去外面等我。”

    许英怀疑地瞅着她,南宫小路接着小声道:“我不是说过我会审吗?”许英嘴角一抽,正待开口,她接着道,“相信我,你们现在没有证据,拿他也没办法啊,还不如让我来,万一问出什么了呢。”

    许英无奈,心想算了,反正这人一时半会吐不出什么来,这样僵持着也没什么用。他只好拍了拍南宫小路的头,关上门到外面抽烟去了。

    过了大约半刻钟,审讯室的门开了,南宫小路得意地瞅着许英,手里扬着手机:“怎么样?崇拜我吗?警察都问不出来的情报。”

    许英斜着眼:“看不出来啊,你刚刚到底跟他说了什么?”

    “秘密。”她挑眉,“你们收编我,我就告诉你。”

    好吧,这孩子是不会说了。许英想,以后总有机会知道,也没再追问。两人走进刑侦科室,很快围上一圈警察,南宫小路把手机放在桌面上,打开录音:

    “这么说,你承认自己杀了人了?”

    “是……不是!人不是我杀的!”那个犯人的声音激动起来,“人不是我杀的,我只负责善后工作,他们指使我操作那个东西,不过在操作的时候头不小心掉下来了,我只好趁没人看见抱起来跑掉。但人真的不是我杀的,不要找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救命,救救我!我什么都没有说,是他们逼我说的,不要找我……”

    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抽搐,带着强烈莫名的惧怕,隔着手机似乎都能感觉他在恐惧着什么未知的东西。

    短短几秒的录音,里面却蕴含了巨大的信息量。

    操纵?操纵什么?那些不人不鬼的东西难道是无生命的,背后还有操纵着它们的人?可是为什么要制造这样的怪物去操纵他们?

    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之间都有些不明所以,但也从脊背上窜起寒意。

    如果……如果那个头没有掉下来,那它还会像正常人一样行走在街上,完全不会有人看出来……

    许英的眉头深深锁紧。

    他沉声道:“目前看来,这个案子涉及比我们想象要广,刚刚有报告说,犯人身上找出窃/听器,也就是说,我们接下来调查可能会更麻烦,大家作好心理准备吧。”

    糟了,我忽略了窃/听器的可能。南宫小路懊恼地想,那我刚刚的对话……也被听见了吗?

    .

    深夜,警局的临时看守所里,蜷缩在角落里的男人嘴里念念有词。

    “不是我,不是我说的,我没有说,不要,救救我,请你救救我啊,我不想死,我什么都没有说……”

    一个黑影无声无息地倒映在男人惊恐的瞳孔里,他还未及发声,一只手臂已经穿过铁栏杆。

    ……

  http://www.tangsanshu.com/motu/195411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