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末涂 > 第一章

第一章

    啊啊啊啊啊切!”一个巨大的喷嚏从她血盆大口中喷出,使得她的同桌像躲瘟神一样,嫌弃地远远撤开身体。

    “南宫小路,你你你还是个女生吗?你看哪个女生像你一样打喷嚏像要吃人一样?”作为她的同桌,白明明每天都过得心惊胆战,他真的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女孩子:随心所欲地睡大觉流哈喇子,走路大摇大摆像是兜里揣着三百万似的,跟人吵架从来没输过,她嘴里骂人的话地痞流氓听了都会怕,每天不是欺负同桌就是欺负同桌,打白明明,和打白明明。

    而且她除了打白明明,其他什么人都不敢打。

    就这么一个奇葩,她就坐在自己身边,整日抬头不见低头见,简直愁煞人。

    大清早的,早读课就是朗读语文课本上的《论语十则》,白明明刚打开课本,就听见旁边五大三粗的声音:“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白明明心想,也不奢求她有三省,哪怕她但凡有一省,可能她的愧疚感也会让自己每天少挨点打。

    “南宫小路!”教室门口一个人叫道。

    教室内朗读声太嘈杂,她硬是从叽里呱啦声中分辨出自己的名字,站起身朝门外走去。

    门口是一个大叔,他拉住刚走到门口的南宫小路,说道:“快跟我来,你妈出事了。”

    “……啊?”女生嘴都张圆了。

    她被大叔不由分说地拉着走向操场,她回头看见班主任一脸同情地看着自己,像是自己的妈得了癌症的表情。

    大叔的劲儿大得惊人,她被抓着手腕拖了一路,走到校门口她才好不容易挣脱。

    南宫小路揉了揉手腕,看着正戴上头盔,拧着机车钥匙的大叔,一脸无奈。

    “那个大叔。”她忍不住开口,“虽然不认识您,但是您这么大年纪了,就不要学小年轻了吧,骑这么狂野的车,您不怕我看着都怕的要命。”

    “啰嗦什么,赶紧上车,你妈都快不行了。”他跨上机车,满脸的横肉都被头盔盖住,不耐烦地催促道。

    南宫小路笑了:“您别乱开玩笑啊,我妈快不行了?”

    “别废话,赶紧上车!”大叔终于绷不住了,粗声道。

    这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她一头雾水,但也没多犹豫,抓着大叔的腰跨上了车身。

    机车一阵狂躁的轰鸣,像离弦的箭,转眼间只留下一串烟雾。

    机车“嗡——”地一声停在一座大医院前,大叔放下头盔锁好车,又跟抓小鸡似的抓着南宫小路的手腕,急匆匆朝医院走去。

    “大叔,你放开我我又不会跑,这么抓抓得我手好疼。”她无奈地说道。

    “哎大叔,你懂不懂怜香惜玉啊,哎哟!”

    被一路粗野地拖着前行,她差点在上台阶的时候绊个狗啃屎。

    走进医院,他们直接按电梯升到五楼,又七拐八绕地进入一个长长的过道里,终于大叔停在一个病房门口,南宫小路抬头一看门牌:重症监护室。

    大叔站在门口,朝小窗向内望了一会儿,转头蹲下身,与南宫小路视线平齐。

    “待会儿进去,别让你妈受刺激,乖乖地问候几句,会说吗?学一下。”他摸着南宫小路的头。

    “……”南宫小路一阵无语。

    然后她开口:“大叔,你不会要把我拐卖给人贩子吧?”

    大叔敲了她的头:“说什么呢,那是你妈,我是你舅舅,怎么会卖你,赶紧进去吧,多安慰安慰你妈,小路乖。”

    “……”

    她嘴上硬硬的,心里面也毛毛的,但推门的时候还是有点小期待。

    妈妈。

    “……妈妈?”南宫小路茫然地看着病房里,刚刚摘下呼吸器的女人,女人憔悴不堪,两个眼袋快掉到颧骨位置,嘴唇干瘪苍白,整个人如同枯木,仿佛一碰就碎。但当她看见门口一个十一岁小女孩时,那双深深凹陷下去的眼睛焕发出光亮来,她叫道:“小路,快到妈妈这里来。”

    女人声音干哑,像树皮摩擦在石头上,呲呲喇喇。

    南宫小路犹豫着走了过去,又试探着叫了一声:“妈妈?”

    “怎么啦?”“妈妈”将她揉进怀里,温温柔柔地喃昵。

    南宫小路感觉自己都要被融化了。

    “妈妈,你这里硬邦邦的 是什么呀?”南宫小路戳了戳被子里女人的肚子。

    “嗯?”“妈妈”脸上的笑容没有散去,保持着表情看着南宫小路。

    “宝贝你在说什么呀?妈妈的肚子怎么会是硬的呢?肚子是肉做的哟,是软乎乎的。”“妈妈”的笑容弧度变大。

    南宫小路到底还是小孩子,没装下去,“噗嗤”一下笑出来,撑着病床站起身,轻蔑地看着床上的人。

    “跟你们玩一下还没完了,你这个——老、男、人。”

    病床上的“妈妈”瞬间露出凶光,“呼”地一声掀开被子,只见身下布满锃亮的枪支,一排排堆在肚皮上。而她此时发出男人低沉的嗓音:

    “小东西挺机灵的嘛,我伪装的那么好,你是怎么看出我是男人的?”

    南宫小路突然露出为难的表情:“不是,你真要我说原因?这,这……不太好吧。”她眼睛看向他的下半身,语气娇羞,姿态暧昧:

    “你看,我只是个纯洁的小学生……”

    “!!”

    “不是!哎!你给我过来。”男人吼道。

    “我不,我知道你现在有点难以自持,你这个喜欢小萝莉的变态大叔,你是不是想趁机强奸/我?”

    我*?小王整过来的小学生怎么回事?还是说现在的小学生都这样?

    这么懂的吗?!

    “行了,小鬼,你给我过来,不然这随便一支枪就能要你命,过来,听话。”

    南宫小路嗤笑道:“有本事你就在这里开枪。”

    男人一挑眉,哦?这个小东西居然不怕?头脑也很清晰,她知道在医院里一旦开枪,谁都别想有好果子吃。

    有点意思。

    难怪小王要选她。

    靠她当掩护,还怕走私不成功?

    眼下正是骑虎难下的尴尬局面,组织这个时候要运货,确实没有一个普通人当掩护,实在很难出这个病房。

    “小姑娘。”他换了一副语气,和气地说,“咱们打个商量怎么样?你看,这病房外面都是我的人,你在里面也出不去,叔叔藏着这么多枪,也没办法一个人搬出去,要是被人看见了,我也得完蛋,所以,你来帮帮叔叔怎么样?”

    “我怎么帮你?”她问。

    这孩子毫无惧色嘛。他有点欣赏的意思,接着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你一个人从这里走出去,带上这个大包裹,到医院大门口,自然有一个白衣服的叔叔在那等你,旁边是一辆蓝色奥迪,你看见就过去上车,明白吗?”

    南宫小路看着床上还剩下一半多的枪,默默地想了一下:“好吧。”她走过去吃力地拖着一个两个她这么大的包裹,走之前白了一眼男人。

    过道里,一个亲切的老阿姨过来问道:“小朋友,你怎么一个人拿这么大的东西呀,要不要阿姨帮你扛?”

    南宫小路摇摇头,不管阿姨的追问和路人好奇的眼神,一步步拖向电梯,一个大叔站在电梯口,看见自己过来后他按下电梯按钮,和她两人一起下到一楼。

    “大叔,你能不能帮我扛一下,我手都要脱臼了。”她对旁边的大叔说。

    “闭嘴,我不认识你。”大叔平视着电梯按钮,低低地开口。

    “大叔你真小气,略略略~”她故意说道,“不要脸,青天白日,欺负小女生,小心下面长癞子……额。”

    她脖子一缩,朝电梯角落里靠去。那大叔从衣服里亮出一截白晃晃的刀刃。

    她又悄悄地喃喃:“又不敢真捅我一刀,亮什么亮。”

    谁教她的这么些东西?!他心里腹诽。

    出了电梯,大叔大步走向医院大门口,状似无意地在门口一根柱子前踱着步,等到南宫小路终于拖着大东西走到大门口,他才离开那里,走到外面一辆机车,跨上后“嗡——”地一声骑走。

    但南宫小路知道,还有别人在暗处监视着她。

    她出了医院,四下张望,终于看见不远处一辆醒目的蓝色奥迪,车窗开下一半,一个带着鸭舌帽,帽檐遮住大半张脸,他的身上穿着白衣服。

    唉!停个车怎么就非要停那么远!她心里骂了一句,揉了揉手腕,正准备重新拖着东西前行,就听见医院里面隐约有些嘈杂声,她一回头,看见几个穿警察制服的人在来回走动,她仔细听了一下,就听见一个护士对警察说:“……刚进去的时候,人就不见了……”

    我*!她咒骂了一句。那个人已经跑了?从哪跑的?什么时候?还用问吗?肯定是拿着自己当挡箭牌悄悄溜了,一个成年人拎着稍微大一点的包远没有一个半大小娃拖着大包裹来得诡异可疑——况且他还伪装了性别。

    这么说,如果现在自己不赶紧上那辆奥迪,被当做同犯抓的只有自己。

    虽然这件事跟她没关系,但她如果去了公安局,问到她的家里人……还不如跟着走私犯一起跑路来的好。

    南宫小路生怕后面的警察发现自己,使出浑身力气半托半抱着包裹奔向蓝色奥迪。终于在警察发现之前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车一下子“嗖”地消失在原地。

    跑着跑着,白衣服男人将奥迪撇在一个无人的小巷子里,把外面的白衣服翻了个面,变成黑衣服的男人,拉着南宫小路进到一个仓库里,又重新开出一辆杂牌的汽车,绕路开到大街上。

    坐在后座上,南宫小路猫着眼观察着驾驶座上的人,半天才说:“敢情这地盘都是你的?随便一个仓库你都有钥匙?”

    驾驶座的人轻笑了一下,好像根本不奇怪这个小学生会如此淡定,还有心情聊天。他平静地开口:“是啊,这一片确实是我的地盘。”

    他的声音意外的年轻,让南宫小路愣了一下,她还以为又是一个新的大叔。男人把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她看不清他的面容。

    “大叔……大哥哥,你们是怎么知道我的?”她问。

    男人嘴角勾起笑:“是我告诉他们,有一个小女孩可以帮我们运货。”

    “你?”她有点懵。

    他继续说道:“我从很久之前就一直在观察你,你是一个人住在鱼龙混杂的出租楼里,经济来源就是跟着楼上楼下的女人去拿点小钱维持生计,至于你上学的学费……虽然暂时没搞清楚你是从哪搞到的,但肯定不是每天跟着那些人出去一整晚就能攒下来的。

    “你的父母我倒是从来没见过,至少他们没有来过这里,我说的没错吧?搞不好,其实你是个孤儿。”

    南宫小路一怔。

    “因为一个有父母的小孩的眼神里是会有着某种将感情寄托出去的神彩,但是从你的眼神里我只看见死气沉沉的过一日算一日,毫无期待,没有未来的眼神,这样的小孩,怎么可能有家人呢。”

    久久之后,南宫小路才开口,依然是平常的油子腔调:“大哥哥原来是个变态跟踪狂。”

    她说:“那我平时洗澡上厕所你是不是也看到了?”

    “大哥哥难道喜欢我这种口味的?其实也不是不可以,毕竟大哥哥比刚才那个大叔要年轻,我还是能接受的哟~”

    男人:“……”

    “你别再说了,小心我真的有这个想法了。”他说。

    “嘻嘻。”她不再纠缠这个问题,转而问道:“大哥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跟踪我的呢?”

    男人感觉有点吃不住这个才十一岁的小孩子,但仍仗着自己是个成人的底气,回道:“我注意到你的时候,你貌似已经在那住了有一阵子了,怎么了吗?”

    他有点奇怪她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这样啊。”她吐出这么几个不明不白的字后,就不再言语。

    算了,还是少跟她闲扯为妙。男人总感觉这个小女孩哪里怪怪的,说话的感觉让他一个大人都莫名有点紧张。

    谁知过了没一阵,这个小孩又开始闲不住了。

    “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

    “看你长的细皮嫩肉的,其实也不是大坏蛋吧,我能看得出来,我从小都是混在什么样的地方出来的你知道的嘛,像你这样的人啊,我一眼就看穿了,是被骗着走到这条路上的吧,我猜猜看,你小时候身边肯定有个仗义的大哥,护着罩着你或者你的家人,结果你以为那是你的偶像,就屁颠屁颠跟着去了,等到真的混进去发现上当的时候,却已经退不出来了,唉!为时已晚!追悔莫及!”她拍了两下坐垫。

    “……”你感叹个什么劲啊!

    其实这些都是她听楼下几个老大爷说的故事,她平时没事了就喜欢听墙角听来的。

    他清咳几声,说道:“那个啥,后座下面的小箱子里有零食,你打开就能看见。”

    她一听,立马抱起小箱子就打开了,撕开一袋妙脆角,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咦扫索哇。(你早说嘛)窝扫就靴得咦着个海子苏荷人才,当粗很松我的死活久……”

    ……还能不能闭嘴了!零食也堵不住你的嘴?!

    “到了。”好久之后,男人将车停在路边,对南宫小路说:“我不方便下车,你自己顺着这条路拐下去,有一间矮屋,你这几天就呆在里面,喏。”他从前面抛过来一部手机,“这个,24小时开机,没电就换电池,保证我打电话你要立马能接通,屋里柜子里有一捆钱,够你几天的吃喝,行了,去吧。”

    这都是什么事儿啊。南宫小路无语死了。

    被扔下车,她一个人稀里糊涂地住进了一间矮破的单人房里,跟之前的住所相差无几,但她反而觉得这个屋子比之前的出租楼要好得多。

    至少这里清静,没有楼上楼下各路人的群魔乱舞,吸毒的,走私的,吵着要堕胎的,还把药藏到自己房里掩人耳目,隔壁家天天找小姐在不隔音的房里嗯嗯啊啊,她隔几天出门就能在门口看见几片套,对面又是几个鸡合租一间,隔三差五乒里乓啷不知道怎么回事,又是扇耳光又是泼鸡血……就这,自己一个五年级的小孩自己拉扯自己居然也过了大半年。

    像上海这样的城市,外表看起来富丽堂皇,内里其实藏了像这样多少见不得光的污秽糜烂。

    南宫小路经常佩服自己,你*妈真是个人才,跟着这群人鬼混了这半年,还能活得像个人样,你牛逼。

    每一次交学费,学杂费,书本费,都会有一笔不知道谁寄过来的钱,躺在她的手上,她本能地感觉,有个看不见的人,一直在她的生活中,从未消失过,即便现在她莫名其妙住在别的地方,那个定期寄钱来的人,大概也会有办法顺藤摸瓜找过来,然后继续寄钱。

    但其实每一次她收到那装钱的信封,总感觉下一秒拆开后藏着一枚炸弹,能把自己炸得血肉横飞。

    像她这样独自长大的小孩,对谁都不会信任。

    南宫小路躺在新屋的床上,闻着略带潮湿气味的被子,有一瞬间有点迷茫。

    其他同龄的孩子,也是这么过的吗?还是只有自己才是特殊的那个?

    她想起在病房时扑进“妈妈”怀里的感觉,啊,那个要是是真妈妈,一定很幸福啊……

  http://www.tangsanshu.com/motu/195411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