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萌宝已发出:薄先生请查收 > 第二十九章 伤心欲绝,柳暗花明

第二十九章 伤心欲绝,柳暗花明

    刚刚跑进房间的薄星宇重重的将自己卧室的门摔上,气鼓鼓的跑到自己的床上。尽显怒气的小脸埋进印有星球战争的床单里。

    双手高于头顶,单手握拳,重重的打到床上。

    “大坏人!大坏人!大坏人!”

    渐渐地,薄星宇的声音由起初的声嘶力竭到后来充斥着浓浓的哭腔。

    转眼间,方才怒发冲冠的小脸,此刻却布满了泪痕。

    一想到刚刚那个阿姨对他讨好的笑容,薄星宇就觉得生气,他才不会给除妈妈之外的女人好脸色呢。

    “那个阿姨肯定是想要趁人之危,趁爸爸喝醉了,来接近他。”

    人小鬼大的薄星宇自言自语的说道,语气中难掩的是对段雨珊的憎恶。

    “但是.......”

    转念一想,薄星宇陷入了沉思,那个人明明是一个很冷很酷不爱自己也不爱妈妈的人,刚刚的阿姨那么亲密的搀扶着他,他都没有推开。

    难道......

    一个不好的预感瞬间在薄星宇的心中蔓延开来。

    接着刚刚止住的眼泪再次落下。

    难道他不要自己和妈妈了?

    被自己的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跳,未过多时,薄星宇便在心中肯定了这个想法。

    “他把这个阿姨带回来,肯定是不要我们了!哇——”

    被薄星宇雷霆般的哭声吵到,吴妈赶紧放下手中的抹布,快步走到薄星宇的卧室门外。

    “叩叩叩——”

    “星宇,把门打开,你怎么了?”

    吴妈贴在门前,企图听到卧房中的情况,手上也不停的转动着被薄星宇由里面反锁的房门。

    对了许久,薄星宇似乎是哭累了,只剩下抽泣声。

    “咔哒——”一声。

    吴妈听到房门自内被打开,赶紧转动把手,以防薄星宇再次将门反锁。

    “小祖宗,怎么哭成这样。”

    看着薄星宇双眼哭肿、满脸泪痕,心疼不已。

    一把将薄星宇抱起,向洗手间走去。

    “我们不许再哭了,清洗一下,去休息了。”

    薄星宇不语,任由吴妈给自己擦拭着。

    见状,吴妈也不再言,手脚利落的帮薄星宇收拾好,帮他放在床上,轻拍入眠。

    “妈妈怎么还不回来?”

    “妈妈很快就回来了。”

    薄星宇的意识渐渐的模糊起来,听着吴妈的摇篮曲,缓缓进入了梦乡。

    见薄星宇睡着,吴妈离开了他的卧室。

    天空刚刚泛起白肚皮,初升的太阳毫不吝啬的绽放着它灿烂的光芒,一阵微风拂过,别墅院子里面的草儿、花儿、悻悻然睁开了眼。

    树杈也左右摇摆,像是舞动的仙女一般,又像是在庆贺花草树木的复苏,迎接阳光的洗礼。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树枝打到薄浅川是被子上,他习惯性的向右转了一下身,左手也肆意的摸了一下右侧。

    触手可及的冰冷感让薄浅川瞬间苏醒。

    转醒的薄浅川看着空空荡荡的床侧,心头瞬间紧张起来。

    猛然起身却头疼欲裂。

    他双手扶住额头,揉捏两下。

    昨晚有些失控,居然喝到无法自理,而且是谁送自己回来的都忘了。

    “星宇,该起床了。”

    昨晚的大哭大闹似乎是伤到了“元气”,早已日上三竿了,薄星宇才刚刚挣开睡眼惺忪的双眼。

    “吴妈妈,我饿了。”

    身着连体奶牛睡衣的薄星宇,揉着惺忪的双眼,从卧室中走出来,奶声奶气着喊着吴妈“投食”。

    吴妈上前,一把将薄星宇抱起,“我们先去洗漱,然后到餐厅吃早餐。”

    见薄星宇乖巧点头,吴妈便迅速将他抱进了洗手间洗漱。

    前后不过一瞬,薄星宇此时正乖巧的坐在餐桌前,尽情的享受着美食。

    薄浅川也抵着太阳穴从楼上缓缓走下。

    “薄先生,您这是怎么了?”

    眼疾手快的吴妈看到刚刚下楼到薄浅川立即问道。

    薄浅川眼神微眯,冰冷的双眸中释放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情,“没事”。

    说完,薄浅川一步一款的向楼下走去。

    看着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的悠闲的吃着早饭,薄浅川懒散抬了抬手,祸不及儿子。

    “早上好。”

    薄星宇却连头也没抬一下,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他的问好。

    薄浅川以为是自己声音太小,又叫了他一声,“薄星宇。”

    小人儿不仅没有回应,反而把手里的勺子重重的磕在碗边上,表达了自己严重的不满。

    这下,薄浅川可以确认,这孩子是在对自己发脾气。

    只是想不通,明明自己没做过什么,怎么就惹到他。

    小孩子都这么喜怒无常吗?

    薄浅川本就不喜欢小孩子,更不会说些漂亮话来哄他,索性不再搭理他,自顾自的吃起了早餐。

    前两天才缓和的父子关系,瞬间又下降至冰点。

    喝奶的间隙想起余希还在医院住着,于是吩咐吴妈做了几个菜,打算给她亲自送去,谁知电话打出去,立刻就被挂断。

    反复几次,那边直接关机。

    这女人,敢挂他电话?!

    早饭也食不下咽,薄浅川匆匆喝完牛奶就起身上楼换好了衣服,期间薄星宇间或抬眼偷瞄他,可惜没有得到薄浅川任何的关注。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余希刚刚挂了他的电话,她人在医院,也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他进了车库,挑了一辆平日不怎么开的红色跑车,一股气踩下油门,车子嗖的一下冲出了车库大门。

    在路上,他接了安伦。

    “去医院。”

    安伦顶替了司机的位置,他坐在后座闭目养神。

    车子平稳的行驶在柏油马路上,穿梭在奔流不息的车海中,宛如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引的务实的人儿回首瞻望。

    很快,到达了医院,车子刚刚停稳,薄浅川便推开车门,动作麻利的打开车门,迈开修长的腿,急步离开。

    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余希。

    伴随着“叮”的一声,电梯门被打开,薄浅川迫不及待的向外走去,在透过门窗,看到病床上的身影,薄浅川悬着的心才算是真的放心。

    一路上,他的心宛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坐立难安,害怕她出什么事情。

    又想起刚刚她不接自己电话的行为,怒气渐升,气愤不已。

    “怎么不接电话?”

    正在埋头看手机的余希,听到耳畔传来的声音,不紧不慢的抬起头来,对上薄浅川的视线,说道:“怎么了?”

    她漫不经心的态度,彻底激怒了他。

    思索片刻,薄浅川绕过床尾,走到余希身边,伸手抓住她的手臂,往墙边一拉,身形娇小的余希便抵在床头。

    后面是冰凉的墙壁,前面是火热的胸膛。

    “为什么不接电话?”

    冰冷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像是来自地狱的撒旦一般,让人瑟瑟发抖。

    余希稳了稳自己的情绪,直直的对上薄浅川的眼眸,“你和老情人秘密幽会,喝酒续情,还有时间给我打电话?”

    余希丝毫没有因为薄浅川震怒的模样害怕。

    她双眸睁的大大的,眼底倔强的发红。

    看着她的模样,薄浅川的怒火瞬间消失了一大半,他轻笑一声,目光紧紧的看着余希,眼神深邃。

    “你笑什么?”

    被看到发毛的余希忍不住问道。

    薄浅川不回答,暧昧的视线扫向她绯色的唇瓣。

    两人紧贴在一起的动作僵持了许久,空气中的暧昧感逐渐攀升。

  http://www.tangsanshu.com/mengbaoyifachuboxianshengqingchashou/88395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