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萌宝已发出:薄先生请查收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击退情敌,学长来袭

第二百六十二章 击退情敌,学长来袭

    薄浅川接过了夏暖手里的那杯酒,仰头一饮而尽。

    或许她会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

    他就是在生气,就是吃醋,余希明明知道自己有多在意秦宇这个人,还要撇下他一个人去见面谈话。

    “浅,浅川哥哥?”夏暖愣愣的看着薄浅川,完全没想到他会直接一口饮尽那杯酒。

    她的内心忽然起了欣喜,将那股欣喜强压了下去,夏暖的神态变了,开始变得谨慎起来,她柔声道:“浅川哥哥,我可以不可以跟你单独聊聊?”

    又是单独聊聊。

    “好。”

    夏暖一愣,显然是没想到薄浅川会直接答应下来,她以为自己还要说很多的话。

    只是,这个机会也来的太快了,她自然是不会放过的。

    余希原本只是拿着一杯鸡尾酒,站在不远处看着几人,结果却看到那个女人直接将薄浅川给带走了,夏之光站在他身后也不阻拦。

    “余希。”夏之光走到了余希身边,笑着给她的火气上加了一把火,“薄浅川可是已经跟着别的女人走了,你要不要考虑下改嫁的事情?”

    余希那双好看的眸子瞬间染上了火光,她瞪了夏之光一眼,冷声道:“你刚刚就站在薄浅川身后,为什么不去阻止她?”

    小兔子气急了都会咬人啊。

    夏之光微微挑眉,他倒是忘记了,余希从来就跟别的女人不一样,否则的话,也不会吸引道薄浅川这样的人了。

    只是,不管怎么说,他都不会在这个时候说理由的。

    他总不能说自己是为了看薄浅川的笑话,这话要是说出来,余希觉得会把枪给掏出来,直接一枪毙了自己。

    为了自己以后的幸福着想,夏之光面不改色道:“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跟薄浅川向来不合,我干嘛要替他出头。”

    说的真是太有道理了。

    余希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她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夏之光还有这样的一面,这么不要脸的话都可以说出来。

    她拿起旁边的水喝了一口,深吸了一口气,虽然知道薄浅川不会被人给占便宜,但是看着自家男人就这样被别的女人带走,她还是很生气。

    很快,余希就朝着薄浅川离开的方向走了过去。

    “一群人真是没脑子,明明知道那个女人对薄浅川不怀好意,竟然还让她把人给带走了,薄浅川要是出了什么事,他们难不成觉得自己就没事了?”余希觉得自己快要被气炸了,其中最让她生气的人,当属那个被带走的人无疑了。

    夏暖扶着薄浅川往休息室的方向而去,心中的雀跃已经不是简单两字可以形容的了。

    他们往里走着,里面的人越来越少,夏暖的心跳开始变快起来,甚至到了不正常的边缘。

    一开始他们说这个计划的时候,自己并不是很赞同,跟薄浅川一起长大的好处,大概是知道他会做什么样的事,不会做什么样的事。

    但是今晚的变数也未免太多了些,薄浅川竟然直接答应了自己。

    也没有想到,薄浅川竟然会直接喝下去自己递过去的酒。

    事情的发展顺利到夏暖都觉得奇怪了起来,只是,前面就是休息室了,他们距离那里也就是几步之遥了,很快就要成功了。

    她侧头看了一眼薄浅川,他紧紧蹙着眉头,脸色也变得不太好,夏暖估计着自己放酒杯里的东西快发作了,心里更是一阵狂喜。

    “浅川哥哥,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们快点走好吗?”夏暖的声音听起来担忧且关切,令人不生一点怀疑。

    “好。”

    薄浅川低低的应了一声,他确实是觉得不舒服,而那点不舒服似乎是在他喝下那杯酒之后。

    夏暖听着薄浅川的声音,低醇沙哑的男音在自己耳边响起,让听到的人瞬间脸红了起来。

    他们长大以后,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薄浅川如此荷尔蒙全开的状态,差一点她就觉得自己要瘫软在薄浅川身上了。

    “浅川哥哥,你靠在我身上吧,我不在意的。”夏暖的额上出了一层密汗,然而她的眼神里却是止不住的兴奋。

    她在期待着某种事情,而这种事情,足以毁掉薄浅川。

    等到休息室的事情结束之后,她觉得自己就有底气去跟余希谈判了,她可以让余希离开薄浅川,然后自己成为薄太太。

    想到薄太太三个字,夏暖心里更是激动。

    只要她睡了薄浅川,就相当于是睡了许多名媛的男神,到时候,看他们谁还敢看不起自己。

    在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时候,薄浅川抬了抬眼,在还有几步到达休息室的时候,止住了自己的脚步。

    他皱了皱眉头,不耐的说道:“停下来。”

    “浅川哥哥?”夏暖的声音里出现了几分不安。

    为什么要在这里停下来?难不成是薄浅川发现什么?

    夏暖心虚的松开了搂住薄浅川的那只手,站在原处一动不动,然而当她鼓气勇气抬头看薄浅川的时候,却看到男人神情难受的靠在墙上。

    她刚刚下的药剂量是对的,可他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态?

    夏暖有些紧张,手不停的发抖,她往前拉住薄浅川的手,试图将他抱在自己的怀里。

    她今天穿了一双不是特别矮的高跟鞋,然而现在站在薄浅川面前,她还需要仰头看着他,然而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却只觉得薄浅川长相俊美,身姿欣长。

    她从小就知道薄浅川好看,却也不知道他长大后还可以长成这个样子。

    胜过她之前见过的所有人。

    “浅川哥哥,你要是不舒服的,你靠在暖暖的身上,我带着你进去。”夏暖原本只是想快点把人给带进去,然而这话刚说出口,她就听出了一股不一样的意味。

    她的脸瞬间就红了起来。

    就在两人沉默不语的时候,余希踩着高跟鞋,气冲冲的冲到了两人面前,夏暖一脸娇羞,正拽着薄浅川的手不妨,这个模样不管怎么看,都让人想到暴打她一顿。

    余希看着薄浅川闭着眼睛靠在墙上,一副很难受的样子,瞬间不知道自己应该对他说些什么了。

    然而,她心里还有一团火没有地方发去,她当下就看向了夏暖,先是把她拉着薄浅川的手给拽了下来,怒目瞪着夏暖。

    谁知道她还没有开始说话,夏暖倒是先开了口,牙尖嘴利道:“我不过是要跟浅川哥哥叙叙旧而已,难道你就这么不相信我跟浅川哥哥之间的感情吗?而且,我们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不管怎么看,都不会有暧`昧。”

    说完,夏暖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薄浅川,似乎是在说,我们两个人青梅竹马的长大,这里面的感情,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比得上的。

    “没暧`昧?”余希抱着手臂站在夏暖面前,她今天穿的高跟鞋并不是特别高,然而她的身高却足以让她从高度以及气势上俯视夏暖。

    夏暖从来都没有见过余希,今天是第一次见,只是她以前也听说过余希的事情,觉得她不过是一个软包子而已,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这个样子。

    “暧`昧这两个字你未免说的太严重了点,我相信我老公,只是不相信你而已,你都快贴到我老公身上了,还让我相信你对我老公没有企图,这话说出去谁信?你说你们青梅竹马的长大,也不问问我老公认不认。”

    余希嗤笑了一声。

    如果真的有这个小青梅的存在,薄浅川估计早就会跟自己说了,不过,结婚也没来,看来这个小青梅也不被某人看重。

    “而且。”余希转过身,抬起了薄浅川的下巴,刻意的做出了一副风`流浪荡子的模样,“我老公这么好看的一张脸,谁知道你是不是看中了他的脸,想要侵`犯他呢。”

    夏暖被她气的根本说不出话,她求救的看向了薄浅川。

    男人紧闭着眼睛,眉头紧蹙,平白的给那张俊美的脸添了几分性感,让夏暖的目光更是不离他的脸。

    这男的真是长的太好看了点。

    这是在场两个女人的心声,只是很快,余希就反应了过来,她遮住了薄浅川的脸,不让夏暖继续窥视。

    “老婆。”

    似乎是真的很不舒服,薄浅川低低的喊了一声,声音很是磁性,余希像是被烫到一样,耳根瞬间热了起来。

    臭男人,这个时候都会发情,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样的场合。

    余希站在这里一副害羞的样子,夏暖却是生气了,余希要是没有出现在这里,现在靠在薄浅川身上,被他这么喊的人,就是自己了。

    也不知道她是哪里来的自信。

    夏暖咬了咬唇,往前走了两步。

    “站住!”余希一侧身挡在了夏暖跟薄浅川之前,她这个正房都还在这里呢,这个女人一副想要贴到薄浅川身上去的神情是怎么回事?

    夏暖眼底划过几分不耐烦,柔声道:“浅川哥哥现在不舒服,他刚刚让我给他送到休息室,我自然是要将人送到里面去的。”

    这是在把所有人都当做傻子呢。

    

  http://www.tangsanshu.com/mengbaoyifachuboxianshengqingchashou/113475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