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萌宝已发出:薄先生请查收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心中生怨,唯喜一人

第二百四十一章 心中生怨,唯喜一人

    “薄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不是说薄浅川对人有兴趣的吗?怎么他现在都把人给送到了他面前,他还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导演让人放了一杯酒在梁溪面前,她沉默着接过,脸上浮起了两朵红晕,在娇嫩的脸上显出了最动人的神色。

    偏偏薄浅川做在一群人当中,面色冷然,一点都不为所动。

    他瞥向梁溪,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低笑道:“这样的女人,你们喜欢拿去就好了,我对她可没有兴趣。”

    梁溪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她以为不管怎么说,薄浅川都会帮自己摆脱如今的困境,却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而他身边的其他人,脸上则是浮起了兴奋的神色,本来想着薄浅川在这里,他们无望,却没想到薄浅川根本不在意。

    几个男人脸上都有着跃跃欲试的神色。

    薄浅川看着梁溪手中的那杯酒,脸色有些冷冰,沉声道:“我不管你们的事,所以你们也别让人到我面前来。”

    导演一听就明白了薄浅川的一丝,他心里有些着急,自己就不应该听这个女人的,让她来到薄浅川面前,给自己惹了一个这么大的麻烦。

    “薄...薄总,这杯酒...是我敬你的。”

    梁溪的声音里带了一丝哭腔,眼神祈求的看着薄浅川,只要他接下这杯酒就可以了,难不成这个男人还看不起自己吗?

    见她这幅模样,在场的男人无一不为她感到惋惜。

    可惜了,如果换成是别人,现在早就拥着美人了,然而换成薄浅川,人家偏偏对你这样的清粥小菜没有兴趣。

    其中一个人看着薄浅川,顺势一笑:“既然薄总对这杯酒没有兴趣,不如你让这个小妹来敬我?”

    导演一听,双眼一亮,他看了一眼这个人,这确实也是个办法,不能薄浅川不要梁溪,他还硬要人给薄浅川敬酒。

    梁溪差点哭出来,听到男人话的时候,几乎端不动手里的杯子,她战战兢兢的看着那名解围的男人。

    “王..王总,这杯酒我敬你。”

    王总喜笑颜开的接过了她手里的酒,视线还在她身上转了一圈,梁溪差点直接从包厢里逃出去。

    既然接过了她的酒,自然是让人直接坐到了自己身边,他笑眯眯的看着梁溪,沉声道:“小丫头,怎么?我喝了你的这杯酒,你还不高兴吗?”

    梁溪看着他,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薄浅川,但那人已经低下了头,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给谁发短信,眼神温柔肆意。

    她再看向面前的这个男人,他冲着自己笑,露出了发黄的牙齿,差点直接在这里晕倒。

    “高兴的。”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让包厢里的气氛放松了不少,大部分人都喜欢看到弱者露出害怕的神色,这群人自然也是这样的。

    梁溪喝掉了王总递给自己的那杯酒,她左边坐着薄浅川,右边坐着王总,王总的手则是放在了她的腰上。

    她想要将自己往薄浅川的方向靠拢,却一直被人抱了回去。

    在场的人都是人精,一看薄浅川的脸色,就知道他对这个女人绝对没有兴趣,至于别人,也大多是在心里惋惜自己开口不够早,让别人有机可乘。

    就在王总的手快要碰到裙子的时候,梁溪终于爆发了。

    她几次三番的朝薄浅川头曲了求救的眼神,偏偏他只当做自己没有看到,视线一直没有落到她的身上,至于导演,此时正谄媚着跟旁边的人说话,也没有注意到她的眼神。

    只是,他有几回都用了可惜的眼神看着梁溪,明显是觉得不值得。王总一看他的神色,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他笑着说了一句:“刘导,我们公司最近刚拿到一部大IP的改编网剧,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来拍。”

    导演一听,眼睛就亮了一下,他视线在薄浅川的身上转了一圈,当即答应了下来。

    “自然是有兴趣了,那就多谢王总了。”

    听到这话,梁溪的身子就僵了起来,她闭了闭眼睛,她只是托导演帮自己找个工作,现在薄浅川不要自己,他就自己送给了别人,他把自己当成了什么?

    是东西吗?在他们看来,自己或许连东西都不是,只是个玩物罢了。

    她再也无法容忍,在座位上挣扎了起来。

    王总双手抓着梁溪,不悦的看着导演:“你这个侄女,是不是没有教好?”

    “不要碰我!”梁溪猛地大吼道,“你放开我,你这个恶心的人。”

    在场的人脸上神色瞬间变得很好看,他们一个个出去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被人说恶心,在座的人可都是头一回。

    王总松开了人,豁然起身,直接朝她脸上扇了一巴掌。

    “我看在刘导的面子上,才跟你好好说话,小丫头,你酒也喝了,这酒局也来了,这么做似乎就不好了。”

    薄浅川看着他的举动,皱了皱眉,却没有说什么,毕竟,英雄救美这种事,也是要看人的。

    梁溪趴在地上,自然是看清了他脸上的神色,当即绝望的哭了起来。

    房间里的人都停下了说话,屋子里只剩下了梁溪呜咽的声音。

    导演一看王总的样子,就着急了起来,跑到梁溪身边,压低了声音问道:“你怎么回事?出来的时候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你不想你妈的病好了是吗?”

    梁溪捂着脸,一脸不忿的看着导演:“你不是让我来陪这个人的,你明明是说,让我来陪薄总的。”

    “原来你打是这个念头吗?”

    头顶上有人嗤笑了一声,梁溪的声音并不低,屋子里正好又没有人说话,这一声音就被所有人听了个清清楚楚。

    “薄总,我是喜欢你的,我不是出来卖的,我只是喜欢你。”

    “不是出来卖的?你妈妈的病你不治了?还是说,你陪了我,导演的钱你不要了?更或者说你陪了我,什么都不要?包括你手里的那份合同。”

    梁溪的抽泣声忽的停了下来,被他这一番话吓的面无人色。

    不行的,那份合同她还是要的,那里面的钱刚好够她妈妈动手术,她不能够舍弃这份钱。

    有那么一瞬间,她想直接答应薄浅川的条件,说自己什么都不要,只是想跟他呆在一起,妈妈也不想管了,她只是拖累了自己。

    “王总,这个小丫头,如果真的不行的话,就放了吧,毕竟我们也不干这强迫人的事。”

    “是是是,薄总说得对,如果不是这个小丫头出现在这酒席上,我也不会干这种事不是?”王总讨好得笑了笑,他深知自己刚刚打女人的举动触了薄浅川的逆鳞。

    “小丫头,你自己说,你到底愿不愿意跟我?”

    梁溪慢慢地从地上站了起来,面无表情的扫了一圈屋子里的人,眼里带了几分悲哀,她竟然把自己逼到了这种程度上。

    “我不愿意。”

    她说完这句话,就想直接朝着薄浅川冲过去,可惜安伦一直注意着她,在半路就把她给拦了下来。

    薄浅川抬眼看她,嘴角挂着一抹讥讽的笑,眼神冷酷疏离,没有一丝怜悯。

    梁溪发现,自己一直都没有看懂面前这个男人,至少到了现在,他还在以一种局外人的身份看待他们。

    她不想被导演送给王总这种人,她也不是想缠上薄浅川,只是想让他帮自己这么一回,就这么难吗?

    想到这里,她嘴一瘪,眼泪瞬间流了下来,直接跪在了薄浅川面前。

    “薄...薄总!求您救救我,我不想跟这个男人...你救救我....”

    美人梨花带雨的模样,总是容易勾起别人的同情心,甚至是打动男人心里那一颗想要英雄救美的心。

    可薄浅川偏偏不为所动,他高高在上的坐在位置上,冷漠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女人。

    “你妈不是住院了?你要是不跟王总,你可就没有这笔钱了。”

    他冷笑了一声,缓缓说道:“怎么?又当又立?这个时候来找人帮忙?你不觉得晚了一些吗?更何况,你这种性质,本就是出来卖的,难不成出来卖还挑客人?”

    “别说这里了,就算是K市,你决定出来了,那就好好伺候金主,别动什么不该动的念头,否则可没人帮的了你。你要是愿意跟王总,在他对你失去兴趣之前,他绝对会对你好的。”

    梁溪不停的摇着头,死死拽着薄浅川的裤腿,恳求道:“我不愿意,我不愿意跟那样的男人,他们跟你不一样。”

    “不一样?”

    薄浅川浅浅的笑了,不是那种冷笑,是有点渗人的那种笑。

    “你看我比他们厉害,看我比他们年轻,比他们更让你心动,所以你就认定了我,可在这之前,你来卖的时候,可有想过自己要卖给什么样的人?”

    

  http://www.tangsanshu.com/mengbaoyifachuboxianshengqingchashou/111563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