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萌宝已发出:薄先生请查收 > 第二百零一章 背后之人,物是人非

第二百零一章 背后之人,物是人非

    “总裁,您……想到了什么?”安伦有些犹豫着开口询问。

    他理解不了薄浅川的思维,有些疑惑的询问。

    薄浅川的表情看上去有些高深莫测,让安伦捉摸不透,“这件事有什么问题吗?需要我调查什么吗……”

    “不了。”

    他蹙着眉摇摇头,“你去帮我约一下营兴公司的卢总,今天下午。”

    虽然不知道薄浅川的目的,但安伦还是无条件的服从了他的要求。

    下午一点,两人约在了K市中心的一家餐厅。

    一进门,卢总原本还傲得很的态度仿佛来了个九十度大转弯,主动笑着迎上去道:“薄总,薄总这是有什么事情吗?”

    薄浅川抿着唇,半晌才露出了一个礼貌性的微笑,道:“也没什么,就是在具体的合作条款上还有些想要修改的地方,再加上……有些私事说。”

    卢总坐在现在这位置上,自然也是个人精,一下子就听出来前面的事情都是无足轻重的,唯有后面的才是重头戏。

    “这……薄总,抱歉了,您就大人有大量,别计较之前的事情了。我真不知道您竟然有此等身份,这才无心冒犯!”

    卢总的态度隐约有些慌张,和之前截然不同。

    尤其是他提到的“身份”,更让薄浅川仿佛意识到了什么。

    看他这个状态,自己要是再说些什么,恐怕就要让卢总起疑心了。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不要打草惊蛇。

    “这样啊,其实没什么……”

    薄浅川嘴角一勾,扯开了话题。看来这个卢总真的是受到了什么人的威胁,才这样做,而威胁他们的人正是天寒背后的那位新总裁。

    这个人,哪怕不是余希,恐怕也和自己有些什么关系,去拜访一下故人总归不是什么坏事。

    这么想着,薄浅川一路将车开到了天寒集团楼下。

    余希刚刚处理完大批的文件,累的眼睛生疼,慢悠悠的像窗外远眺,忽然一个熟悉的人影撞进她的视线,在她的左胸口处重重一击。

    “乔然!”

    余希忍不住惊呼出声,“薄浅川找来了,恐怕是来找我的,我得想个办法躲起来才是!”

    乔然挑挑眉,指了指外面,“没有我安排人把他放进来,他想进来哪有这么容易,天寒的保安可不是摆设。”

    听他这么说,余希忽然想起来自己第一次来天寒集团找卫天寒的时候,也是被保安拦在了楼下,于是满含深意的一笑:“我知道,我可是亲身体会过了。”

    在余希给卫天寒打电话之前,这件事先一轮的报告给了乔然,由于没有听卫天寒说过,所以乔然以为又是什么家伙借着名义来公司推销,想都不想就把余希给拒之门外。

    没想到余希到现在还记得这件事。

    他脸上有些尴尬,“咳咳,这都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就不要再提了……”

    余希本来也只是开个玩笑,听他这么说便无奈的闭上了嘴,随后道:“既然这样的话,我去二楼的人事部转一圈,听说最近新招了几个实习生。”

    她的意图,乔然一瞬间明白过来,于是点点头,道:“好,我知道了,等到薄浅川离开之后,我就给你打电话。”

    薄浅川果然被拦住他给乔然拨去了电话,不一会儿,乔然便亲自下楼带着他上来。

    “不知道薄总今天怎么有兴趣来我们这里呢?”乔然脸上仍挂着公式化的微笑,对着薄浅川道。

    “没什么,想起之前的赠礼,觉得十分喜欢,便想来亲自向你们总裁道谢。”

    薄浅川随意扯了个理由,乔然却听出几分不对劲来,这明明指的就是他们在暗中给那几家公司施压的事情,薄浅川果然已经知道了。

    “薄总有这份心,自然是很好的,但可惜的是我们总裁出去谈项目了,现在不在总公司这里,恐怕要让薄总白跑一趟了。”

    乔然在谈吐和为人处世上,早就已经超越了一个助理的范畴——其实谁都不知道,卫天寒一直是把乔然当做继承人来培养的,尤其是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之后。

    当初对于余希轻而易举的抢走了自己的位置和卫天寒的关注,乔然其实是很不甘心的,可一段时间相处下来,他自愧不如。

    其实就这样一直当一个助理也不错,跟着余希他也不愁吃穿用住和存款,在公司和集团依然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

    薄浅川对于他的这番言论,半个字都不会相信。

    总裁办公室的办公桌上还放着喝了几口的咖啡,隐约冒着热气,这是去谈项目的表现吗?

    “这样吗?”

    薄浅川挑了挑眉,目光锁定了笔筒里的一支进口女士钢笔,价格约两千元左右。

    他能认得出来,是因为当初余希也有一支一模一样的,余希最喜欢那个牌子的钢笔。

    他的目光锁定了那个笔筒,笑道:“你们总裁的品味倒有些独特。”

    看到那支女性化的钢笔,乔然一噎。

    时间太仓促,他根本没有时间做什么掩饰,也忘记了这里还放着不少余希零零碎碎的东西。

    还好只是看到了一支钢笔,不能说明什么。

    要是看见了满柜子的私人物品,恐怕就暴露了。

    “这支笔吗?”乔然走过去拿起来,笑道:“我之前替卫总买来送给一位小姐的,那是卫总还在的时候,那位小姐遗落在这里的。”

    “哦?”

    薄浅川挑了挑眉毛,“可以和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吗?”

    乔然笑道:“说说也无妨,那是卫总去世前半年左右带回公司的一个女孩儿,姓名恕我不方便相告,卫总待她如同亲生妹妹一般,卫总过世的时候她还回来参加了葬礼,后来就不知去处了。”

    他说的正是余希。

    这话让人难分真假,本来薄浅川心中就有类似的猜测,再有乔然的笃定,应该已经确信了才是。

    可偏偏是由乔然这么自然的说出这番话来,才让他感觉有些别扭,甚至……有点假。

    就像是为了掩盖什么事实,而找了一块幕布。

    “原来是这样啊。”

    薄浅川并没有表现出对他的丝毫不满,继续打量着这个办公室。

    乔然有些心急,道:“既然我们总裁不在这里,您要不就先请回吧?改日再来也不失诚意。”

    这办公室的一丝一毫都有可能被薄浅川发现余希的存在,实在是太危险了。

    好在,薄浅川很快收回了目光,点点头,又道:“你可以带着我在公司里转一转吗?我这边刚从S市搬过来,正好想熟悉一下K市企业的经营模式。”

    乔然的笑容重新僵在了脸上。

    来者是客,他不可能直截了当的告诉薄浅川,说不可能,不允许。

    可现在余希就在公司里瞎晃悠,要是被薄浅川发现了,那可真是前功尽弃了。

    “怎么了,是我让你很为难吗?”薄浅川表现的像是有些慌乱,“抱歉啊,或许是我太过鲁莽,不应该提这样的要求的。”

    这话分明就是在告诉乔然,要是他不允许,那就是轻慢客人,若是被大肆宣扬出去,恐怕这个公司他也不用接着开下去了。

    “好。”

    乔然咬着牙点了点头,“我带着你去……去财务部看一看吧!”

    余希一定不会去财务部,这是乔然知道的,毕竟余希不止一次的把财务部的文件全都移交给乔然,说自己看着数字十分头疼。

    “啊?”

    薄浅川的表情有些惊讶,他还真就没听说过带着外人参观自家赚钱的地方的,就不怕对方盗取机密吗?

    虽然他薄浅川不是这样的人,但正常人应该都不会这么做才是。

    “五楼,走吧。”乔然脸上还保持的微笑,手指飞快在裤袋里滑动着。

    不管给余希发去什么,只要她收到了一条消息,就一定能明白自己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环境下。

    余希现在还待在人事部,看着这些刚刚走出大学校门的大学生,自己仿佛也回到了很久以前——刚刚见到薄浅川的那段时间,每天没日没夜的在脑海中勾画着他的模样。

    然后,在他有危险的时候想都不想就冲出去,哪怕自己明知道疤痕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就像一块洗不掉的污点。

    “余总,您当初在学校也是风云人物吧!”不知道是谁先开了口,无数双眼睛围住了自己,等待着她的回答。

    “还真不是。”

    余希回忆起自己的大学时光来,“其实我在学校里挺普通的,会和同学一起谈天说地,也会悄悄趁着没人考试作弊,逃课,代点名什么的,也都做过。”

    说完,自己先笑出了声。

    不知道怎么,笑着笑着,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那段时光……再也回不去了。

    现在早就已经物是人非了。

    “原来这样啊!”

    惊叹声此起彼伏,余希哭笑不得起来,“这有什么可惊讶的,不过是每个大学生都会做的事情而已。”

    正说着,手机震动两下,她打开一看,脸色瞬间一白,与此同时,门外传来了轻重不同的脚步声。

    糟糕了!他们过来了!

    余希的大脑飞速运作着,企图找到一个混过去的方法。

    

  http://www.tangsanshu.com/mengbaoyifachuboxianshengqingchashou/107742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