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萌宝已发出:薄先生请查收 > 第一百五十五章 精神崩溃,酗酒悔恨

第一百五十五章 精神崩溃,酗酒悔恨

    “我不信!安伦,你骗我,你们都骗我是不是!”

    刚刚苏醒的喜悦带来的笑意凝固在脸上,薄浅川不可置信的看着安伦,“别开玩笑了,怎么可能的,那个女人——她那么聪明,怎么会让自己有事啊……”

    安伦没说话,只是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薄浅川。

    本来还想多瞒几日,谁知道总裁一醒来就问起了夫人,他也没办法,只好实话实说。

    冉逸仙的手段高明得很,哪怕亲眼看见那一幕的安伦都以为余希已经死了。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薄浅川忍不住大喊,却已经相信了——这就是事实。

    遇到什么困难都不曾失态的薄浅川破天荒的红了眼圈,眼泪不要钱似的往下落。

    这大概是余希“死”后的第三天。

    等薄浅川的情绪稍微平静下来一点,安伦开始描述事情的经过。

    “当时我听说夫人在生产,就特意到医院来看望,当时冉逸仙似乎是听到了夫人的叫喊声,疯了一样要冲进手术室,我还让警卫队帮了他的忙——只是手术室的门被砸开的时候,两个护士用担架将夫人抬了出来,身上蒙了一层白布。”

    “白布几乎整张都被染成血红色的,抬走后,走廊的地上还都是血迹。”

    听着他的话,薄浅川一点一点的收紧了手指。

    “然后,医生走了出来,告诉我们孩子因为长时间窒息而死,而夫人则因难产血崩而死。”

    是他要求安伦原原本本的说给他听的,可这每一句话都如同扎在他心口上。

    “为什么难产?”

    薄浅川忽然问道,声音中有着几分危险的气息。

    “这……”

    “是不是和我有关系?”

    安伦没想到薄浅川会这么问,提前没有做好准备,又被薄浅川以一种严厉的目光盯着,没一会儿就交代了实话。

    “好像的确有点关系……”

    安伦支吾着,“我也不太清楚,但医生说是因为过度疲惫,到生产的时候没有力气……”

    “过度疲惫?”

    “在生产前一个礼拜内,夫人还是在没日没夜的照顾您。据说是因为当初请的护工在您的药物里动了手脚,本来您能一个月醒来,但因为那个药又要多拖上两个月。”

    “于是,夫人就不放心让别人照顾您了,连我也不许,只她和冉逸仙两人轮换。”

    剩下的,安伦不说,薄浅川也能明白,二十四小时的轮换,哪怕冉逸仙能坚持十四个小时,余希也得每天照顾他十个小时。

    包括时刻注意着心电图,为他擦洗身体,喂药之类的,虽然不是多复杂的活计,但对于一个即将临盆的孕妇来说,也不轻松。

    她既然连安伦都放心不下,又怎么可能完全放心冉逸仙?恐怕也就只是在小睡一会儿的时候才让冉逸仙代替她一会儿吧。

    轻而易举的猜到了真相,薄浅川却更加痛苦了。

    原来,都是因为他,才导致余希难产而亡……

    他默不作声的拔掉自己的针管,穿上鞋子,吩咐道:“去帮我办出院手续。”

    然后便想都不想的离开医院。

    他没有管已经乱作一团的薄氏,没有打电话给心急如焚的薄鸿达,只是默默地回了家。

    安伦说,余希在当天就火化下葬了。

    他连见她最后一面的机会都没有。

    独自待在卧房里,他轻轻抱住被子,想闻闻上面有没有余希留下来的味道,却想起安伦说,他出事之后,余希再也没回过家,一直留在医院里照顾他。

    “小希——”

    心脏疼,仿佛用一把尖刀毫不留情的捅进去那样疼,而且越捅越深。

    他从客厅里拿了一瓶伏特加——他不那么喜欢喝酒,S市冬天偶尔会有些冷,他也偶尔喝酒暖暖身子。

    除此之外,也就只有晚宴和酒局上会一杯一杯的喝。

    烈酒烧心,却也能暂时麻痹人的神经。本来还想找个杯子,在碗柜前打碎几个碗之后,就彻底放弃了。

    去他妈的杯子!

    薄浅川冷笑一声,起开木质瓶塞,仰起头来便把高度数的烈酒倒白水一样往嘴里倒。

    辛辣的酒味下肚,薄浅川冷不防被呛了几口,又低着头往出吐,气管里刚进了一点的酒又被吐了出来,哪儿哪儿都烧的疼。

    可这点疼比起心里的疼差的太多了!

    眩晕感直冲大脑,他差点失手把酒瓶扔出去,可在酒精的作用下,那想象出的痛彻心扉的场景似乎淡去了不少。

    仿佛尝到了甜头的小孩,他傻笑一声,毫不在意酒里的苦涩,一口接着一口,一瓶接着一瓶的往嘴里灌。

    往常被他摆在架子上当装饰的酒全都被取了下来,管他是德国啤酒,法国红酒,还是美国最烈的白酒,想都不想就当白水一样喝。

    或许,对于他来说,这更像是起到暂时作用的治标不治本的止痛药。

    所谓的止痛,不过是用一种痛代替另一种痛。

    迷迷糊糊的倒在地板上,脚边踢着空的或半空的玻璃酒瓶,沉沉的睡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头痛的仿佛要炸裂,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痛苦的嘶喊着,咽喉,胃,都火烧般的痛。

    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踢碎了一个酒瓶,小腿上被划出一道血痕。

    睡惯了柔软床垫的娇贵身体睡了一夜地板,浑身酸痛的不行。

    醉酒千般好,可醒来之后依旧不得不面对更加糟糕的现实。

    他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看了看那张和余希共同躺过的床,甚至不愿意让满身酒气的自己玷污了它。

    走到客房,他躺在床上,脑海中又一次浮现出余希的脸。

    “浅川,你猜这会是个男孩还是女孩?”

    刚刚结束冷战不久,她靠在他怀里,任由他将手放在她小腹处,脸颊泛红的问。

    “女孩吧。”他笑着道:“已经有了一个男孩了,再要个女孩,让哥哥保护妹妹,不是很好吗?”

    “那要是男孩怎么办?”

    她皱着眉头,仿佛遇到了一个天大的难题。

    他将她更紧的抱在怀里,“男孩我也喜欢。”

    “如果是女孩,就叫灿儿,男孩,就叫星瑜。”

    “都依你。”

    他点点头,她取的名字,自然是好的。

    ……

    再也回不去了。

    如果能让他在她和孩子之间选择一个生还,他一定会让她活下来。

    当真正发生的时候,没有什么事情是需要犹豫的。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冷心冷情的人——直到他爱上余希。

    他一直以为,优秀的孩子比什么都重要——直到现在,他愿意以永远不再有孩子为代价,换回余希。

    什么时候开始,女人在他眼里不是一个简单的生育机器?

    又是什么时候开始,那个女人占据了自己心脏的全部位置?

    错了,全都错了。

    他后悔了,如果上天注定让余希有这一劫也罢,在此之前他为什么没有对她好一点,更好一点?

    让她苦苦守候了整整七年,好不容易过上两天幸福的日子,却又匆匆离世。

    “小希,你回来吧,回来看我一眼好不好……”薄浅川眼圈泛了红,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其实是未到伤心处罢了。

    “我求求你,再让我看你一眼,只一眼我就满足了!”

    “你带我走好不好!小希,你带我走吧……”

    不知道就这样傻傻的念叨了多久,也没有念叨到奇迹发生,他却忽然想起了一个关键人物——冉逸仙。

    当天冉逸仙在场,执意冲进去,这一点本身似乎就有问题,过后又是冉逸仙一手将余希送葬安敛,问他,一定能得到关于余希的一些消息。

    “喂?”

    沙哑的嗓音自电话那头传来,冉逸仙一惊,下意识反问道:“你是薄浅川?你醒了?”

    “是……”

    冉逸仙看着仍在床上躺的如同睡美人一样昏迷不醒的余希,转身离开了房间。

    “你知道余希的事情了?”

    这简直就是废话,不然薄浅川怎么能无故给他打电话?

    “是真的吗?”

    半晌,薄浅川才开口问道。

    这又是一句废话。

    “你说呢?薄浅川,我告诉你,余希因为给你生孩子而死,我心情也非常不好!再问这种没意义的问题,我就挂电话了。”

    其实,他也有点怕,万一薄浅川发现了余希还活着,一定会把她带走的。

    余希现在身体太弱,九死一生,再回到那个整天充满算计的地方,一定活不下来!

    “她……有没有留什么话给我?”

    薄浅川仍旧有些不死心的问道。

    “我进去的时候,她已经死了!我说的还不够明白吗!薄浅川,我……你就仗着我现在在J市,打不着你,否则我一定把你脸打烂!”

    那句“她已经死了”对于薄浅川而言,比什么都有杀伤力。

    “我知道了……你在J市做什么?”

    J市离这里那么远,天气也有些寒冷,薄浅川就弄不明白了,眼瞅着就要入冬,怎么会往那边跑。

    “我去散心不行啊?薄浅川,我知道了,你就是来找茬的吧?”

    冉逸仙的耐心被磨没了,这一次想都不想就挂断了电话。

    然后,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

    

  http://www.tangsanshu.com/mengbaoyifachuboxianshengqingchashou/102570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