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妹子请自重 > 第三百二十章 没有必要

第三百二十章 没有必要

    秦枫真的是没想到世界竟然能有这么小,这个大爷是栢家夫妇的长辈就算了,在火车上遇到的竟然是当年的那个丫头。

    秦枫还记得当年来栢家的时候,这个小女孩一直调侃自己比小女孩还像小女孩。

    不过这也不怪秦枫,毕竟当时秦枫寄人篱下又被人像丢包袱一样的丢来丢去,来到新的环境,怎么能够不处处小心,要是又没了安居之所怎么办。

    餐桌上,栢家夫妇只是与秦枫有一些表面的寒暄和客套,并没有多说什么,他们也没有想到,当初的那个小男孩竟然长的这么高大了。

    秦枫也没有提起当年的事情让栢家夫妇难堪,虽然秦枫觉得当初他们把自己的抚养权转给了秦家没什么,毕竟自己已经习惯了,而且再怎么说自己还吃了一个半月的白饭。

    可是将亲戚的孩子的抚养权交给另一个家庭,而且这个家庭还只是孩子父亲的朋友而已,这不管怎么说都是难以启齿的。

    幸好的是在饭桌上秦枫和栢强聊的很开心,还有这个大爷就像和秦枫是忘年交一样,简直是一见如故,二见就是亲人了。

    只是在秦枫看来,这个老人喝酒好像喝得特别多,颇有一种一醉方休的气势!

    “小枫耶,俺么栢家对不起你啊。”

    大爷面色潮红,他是真的醉了,一把抓住了秦枫的胳膊。

    “大爷,啥对不起的,你醉了。”

    当大爷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秦枫心里自然是吃惊无比。

    难道这个大爷知道自己和佰家的事情?

    “俺么醉,么醉啊!”大爷说着说着竟然眼睛湿润了。

    “阿公,你醉了,你今天喝的有点多了啊!不就是见到了未来的孙女婿了吗?这么激动干啥子呢。”

    栢强是笑着打了个饱嗝,他也是半醉的状态。

    “是啊爸,少喝点吧。”

    “爸,酒喝多了对身体不好。”

    名为栢树的中年男子将自己父亲握着酒瓶的手给掰开,将啤酒抢过了过去。中年妇人则是拍着自己公公的后背。

    “别碰俺,你们俩个瓜娃子!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们!你们!”

    “大爷,你喝多了,大爷你要是撒酒疯我就走了啊。”

    “么走,小枫啊,你么走啊,你的老爹和老妈已经走咯,是本来俺么要照顾好你的,娃子,对不住啊。”大爷抹了一把泪紧紧的拉住了秦枫。

    醉了之后,大爷的普通话似乎都顺畅了不少。

    “啪!”

    大爷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颤抖地指着儿子与儿媳:“你们啊!你们啊!当年秦海那小子有了出息之后,没有少帮你们吧?可是秦海他们一家出事了!就这么个孩子你们都踢来踢去!你们这是干啥子?!啊?干啥子?”

    “啪啪啪”

    又是几声拍桌子,声音直响,就连半醉的栢强都醒了过来,坐在栢强身边的栢草也早就听出了自己爷爷话中的不对劲。

    其实心细的女孩从进到厨房的那一刻,她就发现了自己的爸妈对于秦枫好像在逃避着什么。

    尤其是到了餐桌上,这种逃避就更加的明显了,而且秦枫好像在帮着自己的爸妈掩饰着什么。

    “抚养一个孩子,不就是多了一碗饭而已吗?当时我不就是住院了俩月吗?才两个月而已啊,俺一回来!小枫就被你们给‘卖’掉了咯!你们怎么忍心啊!怎么忍心啊?!”

    又是几声拍桌子,大爷的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

    “娃子!俺们栢家对不起你啊!真的对不起你啊!”

    大爷喊得很大声,哭的也很伤心。

    “没事的,大爷,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么得事的,你这普通话这么顺畅,我都不习惯了……”

    秦枫也是有些动容,不停地轻拍着大爷的后背。

    原来,在进入秦家以前,还有人关心自己啊。

    只是可惜,当时没有遇到。

    哭着哭着,或许是太累了,也或许是那压在心中多年的情感得以释放,大爷紧握着秦枫的手在桌子上睡着了。

    “秦老弟,这是......”

    栢强皱着眉头看着秦枫,想都不用想,其中肯定是有什么隐情。

    “你就是当年那个爱哭鬼?可是我妈说你不是被其他更有钱的亲戚接走了吗?怎么会......”

    齐肩短发女孩吃惊地看着秦枫。

    现在的她终于是反应过来,面前的这个高大帅气的男生竟然是童年的那个大步不迈出门几步的小男孩。

    可是,这变化也太大了吧......

    什么都被这个大爷说出来了,秦枫也瞒不住了,只好笑着摇了摇头。

    “你把爸扛到房间里去吧,不要让爸着凉了。”

    栢树点燃了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对着妻子说道。

    栢草的母亲点了点头。

    “小枫,去客厅吧,能给叔叔我一个机会和你谈一谈吗?”

    “没问题。”

    “小草和强子,你们想听的话也来吧,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这件事确实是我们对不起小枫。”

    下了餐桌上了茶桌,喝了一杯茶后,栢强的酒也算是完全的醒了。

    而栢草的母亲也是来到了客厅,坐在了自己丈夫的身边。

    “小枫,我和你爸算是十分远房的亲戚,你爸当初在我们家最困难的时候帮助过我们,所以,当我们知道你家出事的时候,我们确实是想过将你接过来抚养。”

    柏树按掉了手中的烟头。

    “虽然我们家是农村家庭,但是要多养活一个孩子也不算什么,而且当时的你还那么听话。

    可是,那个时候出了一些意外,那个时候你阿姨在厂里上班的工作丢了,村子里收成也不好,外加上我爸又得了病住院,哪个地方都需要钱,家里实在是太困难了。

    而也就是那个时候,那对中年人,来到了我们家,说是想要你的抚养权,并且可以给我们一笔钱,这笔钱不多不少,刚好可以帮助我们度过经济上的困难。”

    “所以叔叔和婶婶就把小枫的抚养权给转交了?”

    一旁的栢强眯了眯眼睛,他没想到,自己的叔叔和婶婶竟然为了一笔钱就把小枫的抚养权给“转交”了!

    栢草的母亲也是愧疚地开口:“小枫,是我们先对不起你,所以你怪我们也是应该的。”

    秦枫静静地听着,喝了一口茶,缓缓说道:

    “没有必要。”

    “你是原谅我们了?”

    栢树吃惊的看着秦枫。

    秦枫摇了摇头:“当初我居住过的家庭很多,不停地辗转,可是我从来都没觉得那些亲戚做的有什么不对的,或许,对于大部分家庭来说,没有谁会要一个负担吧。”

    放下茶杯,秦枫轻轻呵了口气,神情有些许的失神:

    “对大部分的家庭来说,这不过是【人之常情】而已。

    所以我觉得,我与叔叔阿姨之间,不存在着什么【原谅】与【被原谅】”

    转过头,看向窗外,天空之中,已经飘下了白白点点。

    

  http://www.tangsanshu.com/meiziqingzizhong/97423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