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妹子请自重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第一百二十八章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早上醒来,秦枫带着重重的黑眼圈去上学了,而陈琴雪还在房间里呼呼大睡。

    昨晚陈琴雪最后还是恼羞成怒地要找秦枫算账。

    虽然秦枫不知道这只二哈又乱生什么气,明明受害的是自己,痴女的是她,搞的自己把她的内衣给偷了一样。

    二人隔着一扇门,陈琴雪想进去,但是秦枫却不想出来......

    就这么一直闹到了凌晨3点,似乎陈琴雪先是没力气了,才悻悻然地回到房间,最后以秦枫坚守阵地成功而告终!

    不过,为什么她现在还没来上课?

    秦枫看着挂在教室正前方的时钟,距离上课只剩下五分钟了,一般她最晚也是上课前十分钟到的,今天是怎么了?睡过头了?

    “小枫?小枫!”

    “哦,怎么了?”

    秦枫还在想着陈琴雪那家伙怎么了,汤帆在一旁叫着秦枫。

    “没什么,就是还给你讲义,谢谢啦,我觉得小枫你整理的要比那些补习老师简洁有用多了。”汤帆把讲义还给秦枫,他昨晚去复印了一份。

    “没事,汤帆你按照我画的重点复习,这次考试应该是没有太大问题的。”

    “嗯,好的。不过小枫,你昨天不会复习到了深夜吧?精神状态似乎不是太好,黑眼圈也这么重。”

    “很重吗?”

    “嗯,很重!你没看到刚刚那些女生看你时那心疼的样子,仿佛恨不得代替你承受那黑眼圈!”

    “......”

    秦枫不想接话了,他知道这个家伙又要开始骚了,汤帆这一点倒是很楚雨林很像,怪不得他们能那么快就混到一起去。

    “我去打个电话。”

    距离上课还有四分钟的时候,秦枫觉得自己还是放心不下,走到走廊外给陈琴雪打了个电话。

    龙腾公寓的一个小房间里,一个女孩红着脸,蒙着被子喘着热气,吵闹的铃声传进了女孩的耳朵里。

    女孩探出发烫的藕臂,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见备注为“老公”的电话号码后,女孩用着仅剩不多的力气按下了接听键,有气无力地接听道:

    “喂~~~老公啊~~~”

    陈琴雪张口就来,电话另一头的秦枫眉头一抽,差点没直接挂掉电话。

    “老什么公?你闹钟没响吗?都上课了。”

    “啊......上课啊......嘻嘻嘻......”电话那头传出好听柔弱的笑声,“老公你说什么呢,我都毕业好多年了呢,怎么会去上学呢?话说老公,我想喝粥,喝你煮的蛋花粥......”

    秦枫一头雾水,这家伙在说什么呢?毕业你个大头鬼啊!喝你个头啊!你是做梦了吧!你才高一啊!你是幼儿园毕业好多年了吧?

    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她知道自己会做蛋花粥?难道自己以前做过?没有吧......

    “赶紧来上学吧,今天刘姥姥,不是。”秦枫捂着额头,发现自己也被班级给带坏了,更是被陈琴雪搞蒙了,“今天刘老师不在了,姚老师值班,我会跟姚老师解释的,你来的时候好好道个歉就没事了。”

    “不要嘛,我不要上学啦,我毕业了啦。”电话一头的陈琴雪撒起了娇,不过却让人没有感到丝毫的做作,仿佛很自然,自然到秦枫都以为她是真的毕业了......

    “等等,你没事吧?你不会发骚,哦不,发烧了吧?”

    现在天气已经转凉,夏天就算了,现在都入秋了,陈琴雪那个家伙还喜欢穿着单薄的吊带睡衣光着脚丫到处跑,昨晚更是和自己斗到了凌晨三点。

    自己倒是没什么,毕竟恐龙睡衣十分的暖和,但是她就不一样了,而且她看起来还是那么的娇弱。

    “发烧?不知道耶,不过老公,我感觉身体好烫呀,热热的,比我(河蟹)的时候还烫呢,而且好困呀,总感觉......总感觉没力气......”

    完了!这家伙肯定生病了!而且肯定烧的不轻,神智都模糊了。

    “老公,老公......你怎么不理我了,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你是不是又被狐狸精给缠上了......”

    秦枫没有说话,电话那头传出陈琴雪娇弱的声音,就像一只生病无助的小猫咪一般。

    “没事,我没被狐狸精缠上,也没有狐狸精缠上我,我只是觉得自己脑壳有点疼,需要理一理,你先好好休息,等会儿我就回来。”

    秦枫揉着脑门,没有再反驳陈琴雪的称呼了,反正她现在神志不清,没必要这种细节上计较。

    安抚好陈琴雪后,秦枫关掉手机走回教室,已经上课了,秦枫难得的迟到了一次,不过秦枫的这次迟到一下子就拉近了和班级里的同学距离。

    在同班同学的心目中,秦枫学习好、性格好、长的帅、篮球又打的好,几乎可以说是完美的,这无形中就有了一种隐性的距离感。

    这次秦枫的迟到把这种隐性的距离感给消除了大半:

    你看,谁都会犯错误不是,果然小枫也是普通的高中生呀。

    “小枫,你真的没事吗?”

    回到位置上,汤帆发现秦枫的脸色好像更不好了,不仅是外表看起来疲惫,更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没事的。”

    现在几乎可以确定陈琴雪是生病了,看起来还病得不轻,家里就她一个人,她现在生活看起来也不能自理,如果能自理的话她就不会说大胡话了!

    秦枫揉了揉有点发涩的眼角,他从小到大还真的就没有翘过学,就算是上次秦枫发烧了将近四十度都坚持上完了一整天的课。

    也就是那一天,秦父秦母第一次骂秦枫。

    因为秦枫不注意自己的身体“隐瞒”病情就去上学了,秦父秦母甚至都担心秦枫是不是不喜欢这个家了,用这种手段表示抗议和不满。

    这也让秦枫很自责自己让父母担心了,同时也就在那一次,秦枫算是真的半融入了秦家。

    秦枫深深的呼吸一口气。

    翘课吗?第一次向老师撒谎翘课?打破自己从未缺席的纪录?可是这样算不算对自己学业的不负责啊?

    但是如果不翘课的话,那个白痴出问题了怎么办?自己又没有她父母的联系方式!万一她是高烧呢?

    不由脑补出刚刚和自己通话时陈琴雪那发烧呆傻的模样,秦枫再次叹了一口气,揉了揉太阳穴。

    “算了,还是翘课吧。”

  http://www.tangsanshu.com/meiziqingzizhong/78283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