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美妆博主在古代卖货 > 第五十一章:容王爷背后帮忙

第五十一章:容王爷背后帮忙

    慕左丞相有些心疼这个从小就不被自己待见,此刻又受了这么多委屈,还说着‘不怪他’的女儿。想伸手去摸一摸她的脑袋,却又觉得羞愧不已。

    “父亲,女儿完全明白父亲的为难。可是,二妹刚刚如此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污蔑女儿的清白,二妹是我的妹妹,我可以忍,我也可以原谅。可如果日后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了别人的身上,二妹如此口无遮拦,恐怕会招来祸端。”慕楠竹抽噎着说。

    慕左丞相瞬间想到了几天前皇宫宴会上发生的事儿,慕楠嫣不也是直接当着众人的面污蔑慕楠竹,好在当时皇上没有追求,这要是真的追究下来,慕楠嫣简直就是在败坏慕家的名声。

    “爹,我没有!”慕楠嫣此刻还没有认清楚形势,只以为慕左丞相这次依然会纵容她,还要试图撒娇。

    “够了!你无端猜测,污蔑长姐,还不赶紧赔礼道歉。”慕左丞相语气严厉。

    可慕楠竹却是有点儿失望,居然只是道歉啊,这个惩罚也太轻了。

    “对不起。”慕楠嫣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三个字,声音跟蚊子一样低。

    “我原谅二妹了。”慕楠竹在这一点上没有和她计较,而是继续说,“二妹,你刚刚说的那些金银首饰,胭脂水粉大姐就不要了。”

    慕楠嫣刚才心里得意的想了一句,还算你懂事儿。

    就又听到慕楠竹说:“二妹与其这般赔礼道歉,不如多抄几份《地藏菩萨本愿经》《药师经》《普门品》来为父亲,为整个穆家祈福。”

    “你!”慕楠嫣听到这话简直是要被气死了,她更加明白慕楠竹所谓的不要那些赔礼道歉的物品,只不过是为了更加好的折磨自己。

    抄什么经,她这辈子最烦的就是写字看书。

    “嫣儿,听你大姐的话,把这些经书每个抄五十遍!”慕左丞相一语定音。

    慕楠嫣不情不愿的点头,她暗示丽姨娘,希望丽姨娘能帮她求情,可丽姨娘一直低着脑袋,没有看她,也没有替她求情说话。

    慕楠嫣这下子心里更加不爽了,可这份不爽也只能憋在心里。

    慕楠竹精疲力尽的又装了一会儿乖女儿,又应付了一会儿他们。这才把众人都送走。

    樱桃上来扶着她,慕楠竹进屋就直接坐到了床上,头枕着床沿。

    “今天多亏有你。”慕楠竹这话是对不改说的。

    不改当时非常及时的拿着守宫砂从天而降,不,破门而入。简直就是救了她一命。

    虽然没有守宫砂,她也能凭借巧舌如簧躲过一劫,或者多拖延点时间。但有了守宫砂就更加方便,更加好的去反击了。

    “这是容王爷的吩咐。”不改面无表情,但内心确实有些触动。

    刚刚慕楠竹一个人站在门前,站在台阶上面,对着那么多人不卑不亢的模样,还是让她内心产生了一丝涟漪。怪不得容王爷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她,而不是她那个妹妹。容王爷的眼睛果真是毒,看人看的就是准!

    “王爷?”慕楠竹虽然刚才也已经猜到守宫砂八成是不改从容王爷那里拿到的,但对这过程还是有几分好奇的,“是你告诉的王爷?是王爷吩咐的你要把我的事情都告诉他?王爷怎么会有守宫砂?”

    不改有些为难,嘴抿了半天。

    “你别忘了,你现在可是跟在我身边,我才是你的主人。”慕楠竹道。

    不改低了一下脑袋,像是下定了决心,咬着牙:“王爷曾经吩咐,你如果在慕府遇到了什么危险,我第一时间要汇报给他。”

    “这不是保护,这是监视!”慕楠竹有些生气。

    一码归一码,他虽然救了自己,但监视就是不可取的,这是变态行为。

    “不是。”不改立马找补,“王爷说,我只用禀报您遇到的危险事。”

    慕楠竹点了点头,心里还是稍微有一丢丢的不爽,现代独立女性的思想在作祟,总觉得这种行为就是有点不好。

    “那王爷是怎么拿到守宫砂的?”慕楠竹问。

    “容王爷连夜进了宫,以太妃娘娘名义去御药房拿的守宫砂。”不改道。

    慕楠竹点头:“那你们的速度还挺快。等明日我偷偷溜出去了,一定找王爷道谢。”

    不改垂眸不语。

    过了一会儿,传来敲门的声音,说话的是小糖:“大小姐,红莺回来了,她现在正在院子里跪着求大小姐原谅。”

    “好,你先退下去吧。”慕楠竹在屋子里道。

    “小姐,就是红莺这丫头吃里扒外,她分明就是丽姨娘派过来的,我们干脆把她打发走吧。”樱桃一听到这个名字就气不打一处来。

    要不是因为红莺,怎么会有今天晚上这一出。

    “不可,留着她或许还有用处。”慕楠竹虽然一时间也想不好该如何安置她,但总觉得留着这么一枚棋子,对自己是有好处的。

    说不定哪天她就能把红莺策反,让她把矛头指向丽姨娘,两个人来个互相残杀,自己就没什么事儿了。

    “我的确是失踪了一个月,这府里上上下下绝对不止丽姨娘和慕楠嫣二人觉得我清白不保,在背地里编排我的人肯定不少。这小子也算是证明了我的清白,我看日后还有谁敢说闲话。就算真的有人敢说闲话,我也能理直气壮的...教训她!”慕楠竹这个受害者自己倒是先笑了起来,甚至还来开导其他人。

    樱桃心里还是有些愤愤不平:“小姐人善,您还把她给留下,奴婢心里就是觉得难受。”

    “好了,你以后做什么不让她插手就是了,直接冷落了她。”慕楠竹道,“就先让她在院子里跪一夜,你们都去休息吧,不必理她。”

    不改和樱桃都点了点头,一起离开。两个人都是直接从红莺身边绕过,倒是真的没和她说一句话。

    慕楠竹走到门边,透过门缝看到红莺果真在那里跪的笔直,由于离的比较远,面上的表情看不清楚,慕楠竹心里已经有了处置红莺的雏形。

  http://www.tangsanshu.com/meizhuangbozhuzaigudaimaihuo/214576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