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美妆博主在古代卖货 > 第五十章:清白

第五十章:清白

    “我失了清白,还被无数男人侮辱?”慕楠竹顿时笑了起来,果然对方的算盘就在她的预料之内,只是没想到慕楠嫣居然那么心急,再一次口无遮拦的说出那么多污秽的话,“二妹,早在皇宫宴会上的时候你就已经用这番言论往我身上泼脏水,现在还是这般说。难道二妹是亲眼瞧见了才说的如此笃定!”

    “哼!到底是脏水还是事实你心里清楚。”慕楠嫣一路走到最前面,昂这脑袋,颇像一只骄傲的大公鸡。

    “我心里是清楚,但我觉得二妹似乎比我还要清楚,巴不得我成为二妹心里想的那样。”慕楠竹道。

    “少在这嘴上绕来绕去,你有本事把手臂亮出来,你守宫砂都没有了,还好意思在这说自己是清白的!”慕楠嫣此刻的神态更加高傲。

    她完全已经做好了看到慕楠竹会跪在她的脚边,匍匐在地,狼狈不堪的向她求饶的场面。甚至到时候该如何在多踩慕楠竹几脚,她都已经想好了。

    “守宫砂?”慕楠竹像是此时此刻才刚恍然大悟一般,笑容里带了几分悲痛,受伤和自嘲。再加上眼眸里刚刚好的盈盈欲坠的泪光,着实惹人怜惜,“父亲,你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认定了女儿是不要脸的下作之人才,认定了女儿一定做了有辱门楣的事吗?”

    慕左丞相经过刚才的事情再加上微风吹过,此刻已经完全酒醒,他面上带了几分羞愧,有些无地自容。可他又的确很在乎这个,虽说没敢直视慕楠竹,但也一直没有后退半步。

    慕楠竹眼中的泪水总算滴了下来,她绝望的点点头:“好,女儿明白了。是女儿让父亲为难了。”

    “你承认了!”慕楠嫣此刻高兴的内容都先扭曲了,这就意味着慕楠竹不仅要从此离开慕家,而且容王妃的为着也成了她的。

    “我没有!”慕楠竹大吼,“我没有做过的事情我死都不会承认,就算你们如何往我身上泼脏水,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是慕家的女儿,我就算死,也不会做有辱慕家门楣。女儿愿意以命起誓,我如果真的做了那等伤风败俗的事,我就天打五雷轰,死无葬身之地!”

    丽姨娘被她此刻的模样给震到了,心里开始打鼓。目光不自觉的搜寻到了人群当中的红莺,红莺此刻也被慕楠竹的决绝吓到,开始深刻的怀疑,难道真的是自己看错了。

    丽姨娘透过人群看到红莺那有些恍惚的眼神,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这丫头真的有什么后手...

    可慕楠嫣显然是个没脑子的,显然是想不了那么多的,显然是太过急切的。

    “少在这里装蒜了,你直接把衣袖往上一拉,让我们看看胳膊上到底还有没有守宫砂不就一切真相大白了吗?何必搞得这么故弄玄虚。”慕楠嫣朗朗的白了慕楠竹一眼。

    慕楠竹的目光从丽姨娘和慕左丞相的身上转移到了她的身上:“二妹,你就那么迫不及待吗?”

    “大姐都说了身正不怕影子斜,又何必如此遮遮掩掩呢。”慕楠嫣轻笑。

    “好,二妹当真是一点亲情都不顾了。”慕楠竹继续把那种绝望的感觉演到底。

    “切。”慕楠嫣在心里冷哼一声,谁和你这种人是姐妹,我巴不得你早点死了,把嫡小姐的位置让给我。

    “二妹,我可以拉开衣袖上你们去瞧。我如果真的如你们所说的那样,我可以立马撞死的门前!那二妹呢?我如果不是你说的那样呢!”慕楠竹激对方。

    “如果大姐不是我说的那样,我就撞...”慕楠嫣太过自信了,就要把下面的话说出来的时候,丽姨娘猛的轻咳了一下。

    慕楠嫣立马意识到不妥,话锋一转:“我就把我屋里的金银首饰,胭脂水粉全拿出来任由大姐挑,全当是赔礼。”

    慕楠竹嘲讽的笑了一下:“二妹,若是事实不像你说的那样,你刚才那些话可都是污蔑。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你泼了那么多脏水,一点金银首饰,一点胭脂水粉就能抵消吗?”

    “你想怎样?大姐,你先证明了自己的清白再说吧。”慕楠嫣根本就不相信她还有其他的办法,不懈的笑。

    “父亲,我一直尊敬您,爱戴您,把您当做我的榜样。虽然您也怀疑我,但我不怨您。”慕楠竹一边说着一边丢掉了披风,伸手就要去拉自己的衣袖。

    “大小姐,不可。”樱桃上来就要阻止,这院子里还站着不少家丁,而且守宫砂所滴的位置在大臂,这...

    “有什么不可的,你家小姐的清白都快没有了,还在乎这点儿吗。”慕楠竹伸手扶开了樱桃的手,直接将衣服卷到了大臂处。

    虽然此刻天已经昏暗,天空上也只有半轮残月如弯钩一般挂着。但在如此昏暗的月光映衬下,还是能够看到那如玉藕般滑嫩白皙的肌肤上面,赫然有一个红点。

    红的鲜艳,红的刺目,如同一滴血。

    “父亲,您可看到了。女儿从来都没有做过对不起慕家的事。”

    在衣袖被掀上去的那一刻,在守宫砂露出来的那一刻,在慕楠竹说话的那一刻,眼泪夺眶而出。

    樱桃立马把披风捡起来,盖在了慕楠竹的身上,遮挡住了她露出来的手臂。

    丽姨娘只觉得浑身冰凉,如一同冷水兜头浇下。她目光怨恨的看向红莺。

    慕楠嫣更是如坠冰窟,眼睛瞪得溜圆,根本不相信此刻的事。

    慕左丞相除了刚才就有的羞愧之外,此刻还有被欺骗,被玩弄的生气。他恶狠狠的瞪了丽姨娘一眼,这么多年了,丽姨娘从来没见过他用这种眼神看自己,一时间心头发颤。

    “竹儿,父亲刚才喝了酒,是父亲不对。”慕左丞相立马就服了软,耳根还有些红。

    “竹儿不愿父亲,父亲是在为慕家考虑,女儿都明白。”慕楠竹演出一副大度,可脸上依旧带着委屈。

    “哎,是为父对不起你。”

  http://www.tangsanshu.com/meizhuangbozhuzaigudaimaihuo/214576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