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美妆博主在古代卖货 > 第二十五章:就是个软柿子

第二十五章:就是个软柿子

    “你说大小姐要是突然出现在了重阳菊花宴上,说不准这婚事还有变故。”其中一个小丫鬟调笑。

    然后这并排走的小丫鬟越走越远,后面的声音就听不到了。

    穆知戚一时间陷入了深思,记忆回到五年前,那个时候她和慕楠竹还都是十二岁的小姑娘,那天也是她们两个第一次见面。

    她之前我记得那时在安定伯府,她和母亲去做客,就看慕楠竹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呆呆地盯着手里的手帕。

    她从小就活泼好动,上去就抢了慕楠竹手里拿的手帕,就是不给她。后来还把慕楠竹给委屈哭了,但好在慕楠竹还算讲义气,并没有把这场闹剧告诉父母,也就这样,她们两个成了手帕之交。

    后来她才知道,原来慕楠竹当时手里拿到那个手帕是容王爷的。慕楠竹讲,那是她第一次跟着外祖母进宫,结果不知怎么就和外祖母走岔了,然后迷了路。还不小心摔了一跤,手掌都磕破了。容王爷就在这时出现,用手帕给她包了伤口,还把她领回了外祖母的身边。

    穆知戚对这种英雄救美的桥段再熟悉不过,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穆知戚就知道慕楠竹喜欢容王爷,而且是只能藏在心底的秘密。

    如果...如果慕楠竹能在赐婚之前出现,那她就能顺利的嫁给她心里心心念念这么多年的人了。

    穆知戚趁着夜色回了家,因为被这件事所扰一个晚上都没睡着,而且她不敢同别人商量。总觉得慕楠竹失踪,不管是慕家还是安定伯府都没有动静,这一点就很古怪。

    慕家人不找,这事儿八成和丽姨娘脱不开关系。安定伯府的人也没动静,说不准是不知道。

    既然大家都不知道慕楠竹曾经失踪过,那如果在宴会的时候突然出现,即能够顺理成章的回到原来的位置,又能够嫁给容王爷,简直就是两全其美。

    而且丽姨娘应该也不会傻到主动承认慕楠竹失踪过,一旦她把这件事抖了出来,那大家不都知道这件事和她脱不了关系了吗。

    穆知戚觉得自己这几年的兵书真的是没白读,简直就是算无遗策,她在床上激动的睡不着。

    重阳菊花宴是晚宴,所以距离参加宴会还有半天的时间。穆知戚一鼓作气的就冲到了慕楠竹面前。

    慕楠竹见到是她,就连忙为昨天失约的事儿道歉。

    穆知意见她仍是那一幅真的不认识她的表情,再次确认她是真的把什么都忘了。

    “闷...慕楠竹,你不记得我啦,那你还记不记得你是谁?”穆知戚问。

    慕楠竹点头:“我是慕楠竹啊。”

    “那你父母呢?”穆知戚期待的问。

    慕楠竹摇头。

    “哎呀,你父亲是当朝左丞相,母亲是一品诰命夫人。外祖是安定伯,外祖母是一品诰命夫人。舅舅我是平安侯,姑姑是太后!”穆知戚简直就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她嘴里爆出来的身份一个比一个大。

    “啊?你确定没认错人吗?”

    “当然。”

    “可是我一直生活在民间。”

    “不是才一个多月吗!”

    “可是我都失踪一个多月了,都没有人来找我,我觉得你肯定是认错人了。”慕楠竹简直被这么大的身份背景给砸晕了头脑,一时间不敢相信。这么有背景的一个贵女,怎么可能会在山洞里醒过来。

    “我就知道你不信。”穆知戚早就是一副了然的表情,“要是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有人跟我这么说,我也不信。”

    慕楠竹点头。

    “所以你今天什么都别忙了,我来给你讲讲。”穆知戚拉着她就往里边走。

    慕楠竹虽然并不想承认这真的是她的身份,她也不想卷入豪门贵族的生活,可是人万恶的好奇心还是驱使着她,跟穆知戚进去了。

    慕楠竹真的从她口中听到了不少,在封建社会生活在大宅门中的女人的生活。

    穆知戚说了大半天,口干舌燥,喝了口水,拉着她就要起来。

    “做什么去?”慕楠竹问。

    “换个地方继续说。”穆知戚道。

    慕楠竹想拒绝,奈何穆知戚的手劲儿实在是太大了,她根本就挣脱不开,直接把她拉上了马车。

    “这就是咱俩小时候一起经历过的事儿。”穆知戚道。

    “好像也不是很多嘛,而且大部分时间我都在读书?”慕楠竹虽然心里还是有些不信,但不自觉的就把自己给带入了。

    “是啊,要不然怎么说你是闷葫芦呢,你压根儿就不参加邵阳城里的任何聚会,所以就算你走丢了,在大街上一站,估计都没有贵女认识你。说起来咱们俩还是那么好的朋友呢,统共见面的次数不超过十次。”穆知戚说起这个就有些来气。

    慕楠竹嘻嘻笑着:“你怎么就确定真的是我?”

    “你手上的胎记,假不了。我小时候还说你手上的胎记好看来着,可惜我没有。”穆知戚道,“而且我昨天去慕府了,你的房间都已经好久没人住了。”

    当你以为一切都只是巧合,而偏偏这些巧合都能够汇聚到一起的时候。就不要怀疑,那一定真的是真相。

    慕楠竹真的开始动摇了,也许自己真的是那个慕楠竹。

    “我以前真的很闷吗?”慕楠竹是第一次开口询问以前的事。

    “何止是闷,简直就是软性子,软的太软了。”穆知戚一提起来以前的事儿,就有点恨铁不成钢。

    “比如...”

    “比如你爹那个姨娘,我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跟你说过好多次不要听她的。可你还是非常听她的话,不让你去参加宴会你就不去,不让你出去玩你就不去,只要你在屋里待着你就只在屋里待着...”穆知戚像是这件事情都发生在了她身上一样,义愤填膺,“还有你那个庶妹,表面上装的乖巧,一看就是个心思歹毒的。明明是你屋里的东西,她非得讨要走。尤其是你喜欢的,她就越要抢,可是她明明不喜欢,她也要抢过去。你还替她说话,说她年纪小,不懂事。”

  http://www.tangsanshu.com/meizhuangbozhuzaigudaimaihuo/214576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