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美妆博主在古代卖货 > 第二十章:论诗所喻

第二十章:论诗所喻

    “那姑娘又为何执着的要见我一面?”容王爷直接问。

    依柳心里自然是有小心思的,可这份心思又怎么能直接宣之于口。

    当然是至今还倾慕你呗。慕楠竹在心里想。

    “姑娘的小心思,本王知道。恕本王直言,若姑娘想要脱离苦海,有的是人愿意帮助姑娘,但绝对不是本王,也不要再在本王身上打什么主意。”容王爷这话已经说的非常绝情了,而且是直接在打依柳的脸,丝毫不留情面,“至于玉佩,我既已经送出去,就不会再收回。可无论这玉佩在谁的手里,我都是赠予你父亲吴秀才的,与旁人无关。”

    这是连依柳最后的一点念想都给磨灭了,与其这般还不如直接把玉佩给拿走,也省得让人胡思乱想。慕楠竹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同情依柳的,依柳那么美,那么温柔,却偏偏要经历这份苦,偏偏喜欢上这么个冷面的王爷。

    依柳整个人如同五雷轰顶,眼泪瞬间涌了上来,站在原地不动。一双美目里面含满了泪光,就这么看着容王爷离开。

    无情,冷面。容王爷真的跟传闻中说的一样,似乎除了拉贪官污吏下马,保黎明百姓安定,其他的事他都无动于衷。

    慕楠竹都不由得为依柳心疼,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容王爷正是往她这边走。

    不过她这边正好是个岔路,既可以直走,又可以向右拐弯。而她现在所在的就是右边的假山,慕楠竹立马用往后撤,想彻底的躲起来。

    却没想到容王爷也正好是往右侧拐,慕楠竹只能再次拼命的往假山的缝隙里挤。

    “别藏了。”容王爷突然顿下了脚步,就朝慕楠竹藏身的假山缝里望。

    这应该是故意在使诈吧。慕楠竹心想。

    “出来吧,我看到你了。”容王爷嘴角居然勾起了一抹笑。

    慕楠竹这下确定容王爷是真的看到自己了,不情不愿的从假山缝里出来。

    “小的参见王爷,小的是着急找如厕,这才冲撞了王爷。还请王爷恕罪。”慕楠竹还记得自己现在的妆容,立马把自己的嗓子弄粗了些。

    “刚刚的事情?”

    “啊?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小的不知道。”慕楠竹立马装傻三连。

    容王爷居然又笑了笑:“本王带你去如厕。”

    “啊?”慕楠竹既惊讶又慌乱,容王爷怎么对一个下人这么好?事出反常必有妖,但她现在的身份又怎么推辞一个王爷呢。

    “走吧。”容王爷直接走在前面带路。

    慕楠竹只得万分小心的在后面跟着,跟一会儿倒是平静了不少,也有可能是走到了更幽深的地方,让她的心情都放松了一些。

    “六弟吟的那首诗颇有几分深意,你说到底是为谁辛苦为谁甜?”容王爷问。

    “小的愚钝,不知。”慕楠竹一出声就差点儿暴露了自己女子的声音,立马又把声音弄粗。

    容王爷面对她的装傻,倒也不急:“身材如此瘦小,面色枯黄,理应是虚弱之态,这声音怎么那么粗?”

    “小的天生就是粗嗓子。”慕楠竹心想:那是装的,我的声音才不粗。

    “六弟府上的人员流动我都知,你是哪个?”容王爷今日好像格外有雅兴,偏要逗她。

    “我...小的是今日刚到成王爷身边的,还没有入册。”慕楠竹已经变得有些吃力了,甚至都想好了自己的名字。

    “是吗?小福星。”容王爷突然顿住了脚步。

    慕楠竹心里一惊,也立马停下了脚步,半垂着脑袋不敢抬头,心想:原来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了,还故意一路逗弄,害得我一直紧张,没想到容王爷居然还有这么坏的心思。

    “你还真是六弟的小福星,此番六弟算是大方异彩了。”容王爷转过身来看着她,却只能看到她的头顶和半张小小的脸:“只是这福气怕也会引来一些麻烦。”

    “小女...是小女子考虑不周。”慕楠竹想到刚才缠上来的言王爷和良王爷,心里有些了然。

    “发冠歪了。”容王爷说着就下意识的想伸手。

    慕楠竹立马抬起头伸手去扶发冠,容王爷似乎想到了什么,又收回了抬起来的手。

    自己已经是有婚约的人,即便那个人自己从来未见过,也不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既然已经有了这份婚约在身,就不应该再三心二意,心猿意马。

    况且她是小六的福星。

    “你一个女子怎么能做出这样的诗?”容王爷尤其是往前走。

    慕楠竹在后面跟着:“百姓所求不过是安居乐业,可他们辛辛苦苦忙碌一整年,也许最后所剩还不足以养家糊口。不管是太平盛世,还是动荡不安,最苦的始终都是普通百姓。”

    慕楠竹只能看到容王爷的背影,也不知道他听到自己这番话后在想什么。

    “本王一直致力于整顿州府官员,为的也只不过是给普通百姓一个安稳。”容王爷道,“邵阳城中士子大部分都是安居乐业惯了,做的诗词也都只是为了附庸风雅,华丽悬浮。如此发人深省的词句竟是从一个女子口中出来的,倒是可笑。”

    “其实...这首诗并不是我所做。”慕楠竹道,“是我在书上看到的。”

    “什么书?”

    慕楠竹一下子语塞,难不成要说是《古诗词大全》,谁信呢。

    “我知道你小心谨慎,不愿惹人注意,我也不会告知其他人。”容王爷显然是认定了这首诗就是她自己做的。

    想想便知容王爷从小便饱读诗书,如果哪本书里真有这么一首体现百姓疾苦的诗,他又怎么没看过。所以这才在心里认定这就是慕楠竹自己所做,只是不愿意锋芒毕露,这才假意推诿。

    慕楠竹知道他这是误会,但这的确是没有办法解释的,也就只能任由对方误会成。

    “那就多谢王爷了。”慕楠竹道。

    慕楠竹开始在心里怀疑,容王爷不会是故意带着她绕圈子吧,怎么那么长时间都没到茅房?

  http://www.tangsanshu.com/meizhuangbozhuzaigudaimaihuo/214576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