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黎明之剑 > 第四百八十二章 首先是报纸

第四百八十二章 首先是报纸

    卢安城的教士们不知道在那封锁的城墙之外正在发生什么,事实上哪怕没有封锁,他们也不会注意到那些从最底层民众开始的渗透和破坏——自从那一日广场上的公开火刑之后,卢安城内便暂时平静了下来,大教堂的神官们认为烧毁那些宣传材料便解决了问题,至少及时阻止了塞西尔人的进一步破坏,然而事实上,更加汹涌的力量就在平静的假象下酝酿着——在这座被封锁的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酝酿着。

    一些由来不明的流言蜚语开始在城市中蔓延,人们在入夜之后偷偷聚集在房子里,讨论日渐减少的口粮供应和教堂区锁死的大门,有人说看到了一车一车的粮食被运到教堂区里,有人说卢安大教堂的地下储藏着足以让整座城的人吃一年的食物,而一些更令人不安的消息则指出,城里的教士们已经开始做逃亡的准备——形形色色的流言就好像一夜间冒出来般四处开花,然后在整个外城区迅速传播。

    而更多的传单和册子则在这暗潮汹涌中通过隐秘的途径进入城内。

    广场上的焚烧和火刑确实产生了很强的恐吓作用,大量平民受到震慑,在新的传单出现之后,立刻便有很多人选择了主动上交,但另一部分人却选择了偷偷将那些东西留下——在第二批的传单上,不但有着对圣光教会的揭露,更有着对另一种美好生活的描述:更加开明的信仰,更加富足的生活,以及属于每一个人的圣光,这些东西对于已经承受了长期高压封锁生活的卢安民众而言有着难以言喻的吸引力。

    因此,在大量传单被主动上交的同时,另一部分传单却转入了更隐秘的流传渠道,它们在无人关注的陋巷中传播,在昏暗的夜晚传播,在饥饿的、惶恐的人民中传播,它们或许流传的更加艰难,但却在人们心中留下了更深的印象,而在这个过程中,卢安城正在以难以察觉的方式渐渐分裂。

    大教堂里的神官们大概永远理解不到那些传单为何会对平民产生那么大的吸引力,然而正在城中进行破坏行动的军情局干员们却能深刻理解这一切:在塞西尔崛起之前,这个世界从未有任何一个超凡者群体或贵族群体会用“人”的态度和人民交谈,哪怕这交谈仅仅只是印在纸上的几句话,只是几声问候、几声鼓励、几句承诺,它们所携带的温度在这个冰冷的时代也是弥足珍贵的。

    卢安城中的平民算是平民中的上等人,他们比一般平民更富裕,更体面,有更高的识字率,但他们终究也只是平民而已,在这个人人等级分明的时代,他们在卢安城中仍然是最底层的人群,在平安富足的时日,他们或许还能比其他地方的人过得更好一些,但在局势艰难之后,他们的生活条件便会急转直下,而这种巨大的落差更加剧了他们心中的不满,让其和城中的神官们产生了更深的隔阂。

    当然,大教堂也并非永远无法察觉这一切——教堂区边缘和外城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随着新的传单被发现和上缴,高阶神官们终于警觉起来,他们对这些传单的数量和补充速度感到惊愕,随即就开始在各个区域进行一次次的搜查和盘问,在这个过程中,卢安主教法兰?贝朗还特意召集了一次全城居民,并在广场上进行了布道,他告诉所有人,卢安城如今的艰难局面正是由塞西尔人的封锁导致的,塞西尔人才是招致困难的罪魁祸首,他呼吁大家保持对圣光之神的虔诚和对教会的忠诚,以最大的坚韧面对现在的困难局面。

    这是一次算是成功的布道,法兰?贝朗稍稍挽回了一部分平民的信心,然而在布道结束之后,数十名被怀疑私下议论教会、讨论传单的平民遭受了公开的鞭刑,随着皮鞭落下,更多的人却只积累了对卢安大教堂的抵触和怨恨。

    封锁城市的或许是塞西尔人,但挥舞鞭子和掠夺口粮的可是修道士们,对于大部分普通民众而言,他们其实根本不在意这场对抗的细节,他们只在意自己的生活而已。

    更多的影像资料则第一时间被传到卢安城外,被传到塞西尔本土,被传到南境四座新工业城市的印刷工厂中,变成了数以万计的报纸,被发往整个南境。

    随着工业印刷机的应用,塞西尔周报的发行量和发行频率随之大大提升,现在它不但能全境刊发,而且也从一周一期变成了一周两期,偶尔还会增加一期特刊。

    受众日广的塞西尔周报现在已经有了越来越多的读者,商人用它嗅探商机,学者用它积累知识,识字的平民也依靠它来了解粮价变动、政令变化,哪怕是不识字的人,也会聚集在识字的人身边,听着别人读报纸上的内容来了解这片土地上的变化,因为这些信息都是与他们的衣食住行息息相关的。

    生活在卡洛尔城的班尼便是一个和报纸关系密切的人,他每周的第一天和第六天都会早早地来到售卖报纸的地方,在所有人之前拿到最新一期的塞西尔周报,而且一次就拿许多许多份。

    因为他是一个报童。

    这是一种新兴的“职业”,甚至还算不上职业——政务厅的官员们为了让报纸能尽快发行出去,减少报刊局的压力,便在新成立的通识学校中招募了一批孩子,招募标准是家庭贫困而且成绩较好,这些孩子在没有课的周一和周六上午出去工作,半天时间的收入虽然不多,但对于他们以及他们背后的家庭而言仍然是一份难能可贵的贴补,而班尼由于从自己父亲那里学过一些拼写的本事,在学校里成绩很好,便得到了这份宝贵的工作。

    清晨时分,第一线阳光还在地平线上犹豫,城市街道上新设立的魔晶石路灯还没有熄灭,班尼便已经来到报刊局的门口,他身后排了十几个人,其中一半都是和自己一样的半大孩子。

    和伙伴们打着招呼,谈论一下城里的新鲜事或者议论一下通识学校里的老师们,时间便在不知不觉间过去,班尼很享受这种轻松惬意的感觉——虽然说不上来,但他知道塞西尔人的到来改变了这座城市里的一切,很多大人对城里的变化显得忧心忡忡,但班尼倒是觉得现在的生活还挺不错。

    在第一缕阳光升上地平线之后不久,两条街外那个新建的机械大钟鸣响了,伴随着一天中第一次报时的钟声,道路两旁的魔晶石灯一盏接一盏地熄灭,报刊局的大门则随之打开。

    没过多久,班尼便领到了今天要递送和售卖的报纸——他准备了两个大挎包,一个挎包里装着别人订好的报纸,一个挎包里装着准备零售的报纸。

    有钱人——比如商人和学者们——希望能第一时间看到新报,他们通常会多花几个铜板来办理一个月的“送报服务”,由专人直接把报纸送到家里。据说在南边的大城市里,这样的工作是由专业的邮差完成的,但卡洛尔本地的邮差数量还不够,因此送报纸的工作也就一并交给了报童们。

    班尼挎着沉甸甸的挎包,快步向着街头走去,他先是飞快地完成了自己要送报的那条街区的任务,随后便找了个清净的地方,自己抽出一份报认认真真地看起来。

    这算是偷懒,然而在没人注意的街角,不会有人为此来找他麻烦。

    班尼并不担心自己会因看报而完不成当天的销售任务——因为看报的人正在变得越来越多,这东西一向是供不应求的。

    起码现在是这样。

    班尼认认真真地看着,他看完了第一版的新闻和时事,然后开始看一个最近引起他关注的新版块。

    这个版块的名字叫《信仰与教会》

    这是个新出现的版块,在三期之前的一次特刊中才第一次出现在塞西尔周报上。

    在最初的两三期报纸中,这个板块的内容并不稀奇,主要是经典的宗教典故和通俗易懂的寓言故事,也讲了一些关于宗教仪式、神明知识的常识性内容,反正不管上面讲的是什么,对于班尼而言都是很有意思的——他是在把这些当成有趣的故事来读。

    但这一次上面的内容好像有点不寻常,班尼没有看到那些小段小段的故事和寓言,而是看到了一整版的文章,以及文章上醒目的大字标题:

    《北方圣光教会的运转方式——教士们的财富从何而来》

    班尼有些好奇,但就在他想要继续看下去之前,一声从旁边传来的咒骂却打断了他:“见鬼!”

    班尼吓了一跳,他扭头看去,却看到是住在同一个街区的老汤姆——这个上了年纪的皮匠手里抓着一份报纸,看上去很生气,而且又骂了一句:“我才不信!”

    班尼缩了缩脖子,他有些怕这个老头:老汤姆是个圣光信徒,而且虔诚又顽固,据说他在妻子死后把一半家产都捐给了教会,平日里则过着节俭又孤僻的日子。作为一个皮匠,老汤姆的手艺无可置疑,但作为一个顽固又孤僻的老头,他显得非常难以相处。

    孩子们都很怕他。

    这时候老汤姆还在继续低声咒骂着,他似乎对报纸上所写的内容非常不满意,然而在咒骂之余,他却又忍不住拿起报纸,继续看着那上面的内容——几乎是看一句骂一句。

    班尼越看越是害怕,他觉得这个孤僻的老头大概是真的脑子不正常了,于是悄悄地向后退去,准备不动声色地离开,可是他还没挪动脚步,脾气古怪的老皮匠就叫住了他:“孩子!你说这报纸上的东西是不是胡说的!?!”

    班尼顿时又是一缩脖子,他大着胆子抬起头,准备随便应付两句就走,然而在抬起头的一瞬间,这个半大孩子就惊愕地愣住了——

    他看到那个脾气古怪、离群索居的老鳏夫瞪着眼睛,眼眶红的吓人,那张从来都冷冰冰的脸上,全是痛苦扭曲的模样。

    “这都是胡说的!这一定是胡说的!”老汤姆抓着报纸,报纸几乎在他手上皱巴成一团,然而他的声音却发起抖来,“他们跟我说过的……说过的……金币叮当一响,我的名字就上了神国,玛莎就会在神国里等着我……”

    班尼眨了眨眼,他不知道眼前这个老皮匠在说些什么,然而他的视线却扫过了自己手中的报纸,在那上面,署名为“白骑士”的“神学评论员”所写的字句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他们(牧师们)擅长用各种无法查证的空头许诺来骗取信徒的钱财,最常见的说法有几种……金币叮当一响,就能在神国里预留自己的位子,或者把刚刚逝世的亲人的灵魂送入神国,但实际上这与圣光的教义毫无关联……

    “在圣光原典中,关于灵魂的救赎其实有着明确的表述,然而教士们从不会让普通人看到这部分内容,或者不会详细解读这部分……”

    老汤姆的情绪似乎终于稍稍稳定下来了,他的眼睛仍然通红,但却不再咒骂,而是拿起那份报纸,再次飞快地把上面的东西看了一遍。

    “呸。”

    他朝旁边啐了口唾沫,接着似乎犹豫着要不要把报纸扔掉,然而最后他还是把报纸塞进了衣服里,佝偻着身子慢慢走开了。

    班尼困惑地看着这一幕,随后注意到周围有更多的人手里都拿着报纸。

    人们三三两两地聚集在一起,讨论着报纸上的内容,有的人有些忧虑,有的人面露怒色,有的人却是一脸困惑。

    似乎谁也没有老汤姆那样激烈的反应,然而他们毫无疑问都非常关注报纸上的内容,还有很多手里没有拿着报纸的,似乎也在跟旁边人打听着什么。

    班尼想了想,突然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他高高扬起手里的那份报纸,扯着嗓子大声吆喝起来:“卖报!卖报!新的塞西尔周报!看一看啦!教会运转的内幕!第一手的消息!”

  http://www.tangsanshu.com/limingzhijian/57645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