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梨花街23号 > 049 火锅哲理

049 火锅哲理

    坐在灯光昏黄的火锅店,白安安一句,温如歌一句,比陌生人还要尴尬的对话让导播受不了了,直接切歌,结束了粉丝来电这一环节。

    走出火锅店的时候,白安安就遇上了年度冤家路窄之最——白云惜和温如歌。

    “你们选位子了吗?”

    后面走来的陆峥将尴尬气氛推到了顶点。

    “安安……”

    一声娇滴滴的呼唤,听得林琳差点拔枪,还好白安安的手杖空中转体三百六十度,这才没让各路瘟神靠近。

    陆峥看到白安安就径直朝着她走了过来,林琳这次把腰间的手铐拨拉地哗哗响,“再往前一步,按性骚扰处理。”

    陆峥压根儿就没有把林琳放在眼里,对于白安安的刻忽视也习以为常,只不过他并没有办法同样忽视白安安。

    “你也喜欢这里的火锅吗?以后来的话可以记我账上。”

    “客气,等我连火锅都吃不起了,会考虑你的建议。”白安安的手杖换了个手拿着,往林琳的方向靠了靠,“陆先生还有客人,就不打扰了。”

    点了点头,白安安几乎是擦着陆峥走了过去,目不斜视,至于温如歌和白云惜,就是加厚加粗的拦路虎,怎么也过不去。

    温如歌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白安安了,今天看到她还是什么都看不见,而自己却因为她的帮助才一路发展顺利,甚至能够光明正大地站在白云惜身边,他内心的矛盾与复杂难以描述。

    “安安,我们是为如歌庆祝,刚刚你不是也给电台打了电话吗?干脆你跟我们一起吃吧,你可是如歌的幸运粉丝啊!”

    林琳垂在身侧的拳头都快要捏爆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温如歌和白云惜,都是。

    “算了,我们不要强人所难。”

    温如歌急促地出声阻止,到底是有多么不想跟白安安同桌吃饭?

    白云惜这么想着,嘴边的笑容更加热情了,面色红润,实在是不像病入膏肓的将死之人。

    是啊,将死之人不去找合适的心源,谁整天盯着一个看起来活蹦乱跳的健康人身上?

    “幸运粉丝啊……”白安安脚步一顿,然后转过身来,“那怎么能错过和偶像同桌吃火锅的机会呢?”

    林琳目瞪狗呆,不是吧?刚从包厢里出来,现在又来?

    白云惜嘴边的笑意也僵住了,回头看温如歌,然而他的注意力完全被白安安吸引走了。

    十分钟后——

    白安安坐在林琳右边,左边空出来,对面是白云惜坐在温如歌和陆峥中间,宛若老佛爷和她的两个老太监。

    “安安,你怎么不吃啊?是……不太习惯吗?”白云惜睁着大大的眼睛,“这里虽然比不上米其林餐厅的豪华大餐,但还是别有一番风味的。”

    面对时刻不忘贬低自己的低龄选手,白安安拿起了筷子,伸到锅子里涮了涮,又抽了出来。

    “米其林和火锅店的区别在于,没有碍眼的人,也不用吃她的口水。”

    林琳面带微笑,高赞楼上的智慧回答。

    “卫生问题一定要注意,病从口入听过吗?市民朋友们不要吃病原体的口水。”

    “既然不爱吃这些,那……我让他们点几个炒菜吧。”看也不看白云惜蔫儿菜的脸色,陆峥已经拿起了菜单,点了几个清淡适口的小菜。

    最后的结果是,好好的火锅没吃几口,后来追加的小菜被一扫而空。

    而温如歌一直都没有开口为她说话,白云惜恨得一口牙齿几乎都咬碎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抱着肚子回到车里,林琳上路的速度硬是比遛狗还慢。

    “陆峥一直跟在后面呢,是不是有话要跟你讲?”林琳打了个嗝,“感觉他对安安挺好的,怎么就这么恨他,要他去死呢?”

    白安安稍稍侧头,望着后视镜里的骚包的法拉利,淡淡地揭露一个残忍的真相。

    “玩弄感情的人都该死,越深情,越该死。”

    林琳呸了一声,“看不出来啊,人模狗样的,怎么那么下三滥?”

    白安安无所谓地挑了挑眉,“张无忌的老母亲早就教过你这样的道理了,女人漂亮会骗人,男人优秀会偷心啊。”

    林琳额角挂下一大滴汗,莫名有种在祠堂背族谱的既视感。

    蜗牛车在酒店门口停下,陆峥的动作很快,车钥匙丢给门童,跑着就追了过来。

    “安安,我有话跟你说。”

    白安安拍了拍林琳的肩膀,让她走远点看戏。

    “你有五分钟的时间。”

    陆峥老实地没有讨价还价,确认林琳的确走远之后,就扶着白安安在酒店大堂的沙发上坐下。

    “安安,我知道你没有推白云惜,你受苦了……”

    白安安打断他,“陆先生凭什么这么说?你亲眼看到了吗?”

    陆峥一愣,怎么也没有料到会得到这样的反应。

    “我没有看到,但是有人看到了,那时候有个登山队,他们留下的摄录机拍下了当时的情况,只要影片曝光,你一定还是原来的白家大小姐,再也不用在外面受苦了!”

    “那你就让影片曝光啊。”

    陆峥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怎么,不敢啊?”白安安撩开脸侧的长发,“那不如说说你的条件?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好处?”

    “安安,你能不能,别这么说话?”他的声音里藏着痛心、无辜、委屈等多种复杂情感,真是令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白安安很是真诚地回答道:“我的态度,取决于你的可信度。”

    “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气我没有及时回来阻止我们的婚约解除?”

    “别放在心上,因为我就没放在心上。”白安安笑着站起身来,“在你把自己当成吃瓜群众躲起来的时候,我就当你已经死了。”

    “既然你不说出你的目的,那就也不要曝光你手里的影片,我这人从来只相信自己,你要是一厢情愿,我不保证我欠你的是人情,还是血仇了。”。

    “对了,以后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这人不爱和讨厌的人分享火锅,也挑剔有菜要主动跳进我的锅,懂吗?”

  http://www.tangsanshu.com/lihuajie23hao/161630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