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狂探 > 第1549章 最接近事实的推测?

第1549章 最接近事实的推测?

    在曾可的控制下,远在西江省北仓市的崔丽珠也已经连通了视频,众人可以看到她手拿账单,如获至宝的兴奋模样。

    “哇,原来你们正在开视频会议呢!”崔丽珠跟众人打了个招呼,然后把手中资料放在镜头跟前说道,“康子清的行动轨迹都在这上面呢!哪一天跟随哪一个剧组干活,得了多少钱,全都一清二楚。”

    “嗯……小崔啊……”曾可摆手示意道,“你不是已经把资料传给我们了吗?我已经放大到屏幕上了,你不用再给我们看了!”

    “哦……”崔丽珠收起账单,欢快地说道,“兴奋过头了!

    “各位,你们仔细比对一下康子清的工作记录,从时间和地点上来看,与视频杀人案的相符程度近乎一致,所以,别再管什么性格不性格的事了,康子清绝对就是真凶无疑!”

    “可是……”赵玉指着资料中的一处说道,“并不是特别一致吧?你看,关于苗笑雯失踪的那段时间,康子清并不在云坞市,而是去了粤州省会。

    “他们剧组虽然和苗笑雯的公司有过合作,但合作是在6月份的时候,而苗笑雯则是在8月份失踪的,前后相差两个月!”

    “这也不是很稀奇吧?”崔丽珠说道,“康子清又不是见一个杀一个,他在6月份和苗笑雯认识了,决定杀了她,然后精心准备了2个月才下手,也说得过去啊?

    “而且,粤州省会也离云坞市不远,开车过来并不费力气吧?

    “还记得我找到苗笑雯尸骨的事吗?”崔丽珠提醒道,“发现尸骨的那片树林,可正是从云坞通往粤州省会的必经之路呢!”

    “但是,”苗英说道,“当初苗笑雯失踪之后,警方详查过每一个和苗笑雯接触的人,可为什么在调查记录里,找不到康子清的名字?”

    “那……肯定是他隐蔽工作做得好吧?”崔丽珠辩解道,“反正,你们看看康子清的轨迹,虽然和后面几个受害人不是百分百吻合,但他们的确同在一个城市中待过。

    “要知道,康子清并非全天候工作的,他的时间非常富裕,不在同一座城市,他也还是有时间作案的!

    “老大,苗姐,我不明白!”崔丽珠道出了自己的疑惑,“为什么,到这个时候了,你们还不认为康子清就是凶手呢?

    “天底下,哪有那么多拍案惊奇啊?只是因为性格不符吗?”崔丽珠无奈摆手,“可是,性格因素应该不是绝对因素吧?

    “我怎么感觉,一个脾气暴躁,经常酗酒,不能控制自己情绪的人,倒更像是一个杀人犯呢?”

    “那样的人,一般都是激情杀人,”吴秀敏程式化地反驳道,“但是连环杀手不一样,心思缜密,性格乖戾。”

    “他虽然脾气暴躁,经常酗酒,却不见得不够谨慎,不够心思缜密啊?他每一次都做得十分小心,都能够躲过警方的调查也是有可能的。”崔丽珠继续坚持自己的观点。

    “这两者本身就是一个矛盾,”吴秀敏阐述道,“至少我从没见过这样的连环杀手!”

    “万一,是双重性格呢?这可不是瞎说吧?”崔丽珠拍手说道,“精神分裂啊,他有暴躁的一面,也有冷静的一面?一个是正常人,一个是冷血杀手?

    “想想康子清的经历,老婆嫁给了别人,孩子不是亲生的!受了这么大的刺激,产生点儿精神变异,也不是不可能吧?”

    当崔丽珠一提到“双重性格”,“精神分裂”这几个名词之后,赵玉和苗英全都为之一动。

    因为,崔丽珠无意中的说法,反而给他们提供了一个新的可能!

    如果康子清真的是一个精神分裂患者,那似乎就能说通他的性格问题,以及整件案子的来龙去脉了!

    然而,不等崔丽珠话音落地,作为犯罪心理专家的吴秀敏却立刻提出了反对意见:“不可能!别忘了,凶手留下了杀人视频!他把整个杀人过程,全都录了下来!

    “如果是精神分裂患者,当不同的人格切换之后,他会记不清楚另一种人格的情况。

    “所以,他录下视频的可能行很小!

    “而且,如果他录下了视频,那么当他以另一种性格看到自己的杀人视频之后,必然会遭受心理冲击,从而导致崩溃!根本不可能持续那么长的时间,也不可能杀害那么多人!

    “还有,如果是人格分裂,他会记不清楚自己录像带的存放,不可能最后还聚集在同一个皮包内,还保存得那么完整?”

    “这……这话也不一定那么绝对吧?”崔丽珠虽然知道吴秀敏是专家,却还是大胆地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如果康子清把两种人格分得很清楚呢?

    “杀人的那一个冷血又谨慎,所以把录像带藏了起来?藏得连另一种性格都找不到?

    “暴躁的那个人看不见录像带,也就不知道自己都做了什么?再加上他经常酗酒,所以会误以为是自己喝断片了?

    “想想看,发生车祸的那天,刚好康子清发现了另一个‘他’的秘密,他害怕了,所以才会选择在危险的雨夜开车狂奔,所以才遭遇了车祸,所以录像带才会出现在他的包里?”

    崔丽珠的推理层次分明,条理清晰,不由得让众人再次为之一动,甚至连吴秀敏也怔住了片刻,没再反驳。

    “要是……要是这样说的话!”冉涛想了想说道,“我们是不是忽略了一个重要的细节?康……康子清的住处啊?

    “如果能找到摄像机,或是别的什么证据,那不就结了?”冉涛急忙向崔丽珠问道,“小崔啊,康子清当初住哪儿啊?”

    “这个可不好查了,”崔丽珠无奈说道,“康子清的工作极不稳定,而且经常出差,有时候在其他城市一待就是半年,住所更换得十分频繁。

    “据说,在西江的时候,剧组是不管吃住的,所以他都是在剧组附近租房子住,工资不高,住的都是那种廉价的小旅馆或公寓之类;而到了外地,则都由剧组分配,包管吃住,和其他员工住在一起。”

    “那就不太对劲了,”冉涛摇头说道,“像康子清这样的临时工,不可能一个人住单间吧?

    “这要是什么精神分裂,双重人格,还是连环杀手的话,能不被别人发现吗?”

    “嗯……也对……”崔丽珠琢磨了一下,认为冉涛说得在理,于是赶紧说道,“既然这样,我就接着往下找,把那些和康子清住过一个屋的人全都找出来问问!

    “老大,这活儿还是交给我来办吧!”崔丽珠主动请缨道,“我的团队老给力了,保证用最快的时间,把更多的情报查出来!”

    “好,不过……”赵玉想了想,说道,“小崔啊,在你继续工作之前,先把他们影视公司所有员工的工资账单,全都给我发过来!”

    “啊?所有员工的?这……”崔丽珠皱眉,“这是什么意思?”

    “我要看看,”赵玉眯着眼睛说道,“在这家公司里面,还会不会有一个,比康子清更可疑的人!!”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tangsanshu.com/kuangtan/34495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