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快穿之改造熊孩子 > 第七十四章 肆意的舞者8

第七十四章 肆意的舞者8

    常璐没想到,她最怕的事情居然提前这么早就发生了。从接到许秋之班主任的电话的那一刻起,她的大脑就陷入了死机状态,忘记自己是怎么跑到学校里去,又是怎么跑到办公室里面的。

    直到看到许秋之,常璐的脑子才好像突然运转起来。

    她看见许岩打向站的直直的许秋之。

    “你疯了!”常璐发疯似的推开许岩,像老母鸡一般将许秋之护在身下。

    这时许秋之才流露出自到了办公室后的一些脆弱,窝在常璐怀里瑟瑟发抖。

    “夏夏你让开,我今天必须得打她,她才多大,居然还学会打架了。”许岩面对常璐,有种本能的怂,他不仅不敢再打许秋之,还怕常璐生气,赶紧匆忙的向常璐解释,“她还差点杀人,如果她真的杀了人,这可怎么办?那她还如何高考呢?”

    一旁的两位家长也随之附和。

    这时常璐才发现旁边还站着两个中年妇女,她们恨不得把手指指向许秋之的鼻子。

    “小小年纪不学好,大晚上跟两个男的在一块,谁知道干什么哟。”

    “我儿子我可知道的,最乖了,倒是这小姑娘,还是个学生呢。真是不要脸。”

    一句句话说出来,听的常璐杀人的心都有了。

    “闭嘴!”常璐呵斥了那两个人,她将许秋之抱得更紧了,既说给她们听,也说给许秋之听,“我的孩子什么样我知道,她是个最乖最乖的小孩。如果那两个东西死了,也是他们罪有应得。”

    “哎,你这女人怎么说话的?”其中一个胖一些的妇女忍不住了,唾沫星子都差点喷到常璐脸上。

    之所以说是差点,因为许岩上前挡在了常璐面前。

    那一口唾沫星子准确无误的喷在了许岩的脸上。他面色十分难堪,一方面是因为实在恶心,另一方面一想到如果是他的林夏受到这份侮辱,他恐怕杀人的心都有了。

    “呵,你们自己儿子是什么样子你们自己不清楚吗?”常璐极其嘲讽的反问了一句,她轻轻瞥了一眼在她面前的许岩,却并不意外。

    对于许岩来说,林夏早已成了一种执念。

    常璐看着一旁焦急的班主任,冷静的对他道:“老师,学校都有监控吧?”

    “有的有的。”

    “那只要看看监控,谁是谁非不都清楚了吗?”常璐这句话既是对那两个中年妇女说,又是对许岩说。

    其中一个中年妇女明显知道自己的孩子是什么东西,害怕的瑟缩了一下。

    另一个说话带唾沫星子的中年妇女眼睛转一下,直接躺到地上大哭:“哎哟,我那苦命的孩子啊。不仅被这小婊子害进了医院,还要被人倒打一耙。”

    常璐见多了恶人,自是不怕她的,只恨自己现在什么金手指都没有,不能够去亲自惩罚。不过,她也绝对不会放过这些伤害她孩子的人。

    但不是现在。

    现在她只想带许秋之先离开这里,在这里对许秋之来说,是另一种伤害。

    “只要报警,什么不都知道了吗?”常璐语气冰冷。

    “报警?!”那两个妇女和许岩同时惊呼出声。

    许岩轻轻的拉了拉常璐的袖子,小声的嘟囔:“可是报警了,谁不都知道秋秋大晚上跟两个男生独处了吗?这对秋秋的名声不好啊,本来她.......”许岩猛地住口,但是常璐知道他想说什么。

    本来许秋之就有个名声不好的妈妈。

    常璐甩开许岩的手,她又温柔的抚上许秋之的头,坚定的说:“做了恶事就要受到惩罚。而且,我们秋秋没有一点错,我们秋秋勇敢又聪明,懂得保护自己。我们秋秋,是最乖最乖的小孩。”

    常璐感觉自己的脖颈被一滴滴泪打湿。

    她轻轻亲吻许秋之的头顶。

    她身上有若有若无的血腥味。

    “我先送秋秋回家。”常璐拉着许秋之站直,手紧紧握住少女的手。

    许秋之的手很好看,细长葱白,但是摸上去就能感觉到茧子。

    “许岩,你先去跟老师一起看监控。”常璐给许岩找了个事,“顺带,拦住这两个人。”

    虽说许岩长的瘦瘦高高的,但毕竟是个男人,又有班主任的帮忙,拦着两个中年妇女也算得上轻松。

    “秋秋,别怕。”常璐注意到少女的发抖,一遍遍的安慰着她,“妈妈在这里,妈妈永远都在这里。”

    “妈妈永远都爱你。”

    “秋秋,别怕。”

    “秋秋,对不起。”——如果我当时接到你就好了。

    学校离常璐租的房子很近,走路很快就到了。

    许秋之一进房门,扑在常璐怀里嚎啕大哭。

    声音嘶哑又悲伤,常璐鼻子一酸,跟许秋之齐齐落泪。她的秋秋,也不过只有十七岁啊。为什么要遭受这么多苦难。

    “妈妈,为什么你当时不带走我呢?”许秋之带着哭腔的问常璐。

    常璐回答不出来。

    如果是常璐,她不会抛弃许秋之。

    可是如果是林夏,她绝对会抛弃许秋之,因为许秋之是个拖累。

    她只能说:“对不起,妈妈再也不会这么做了。”

    “妈妈,我好想跟你一起离开啊。”许秋之抽抽噎噎,“我再也不想在这里了。我吃的很少,还会做家务,我以后也会赚很多很多钱的。妈妈,我真的好想跟你一起离开。”

    常璐说话亦带着哭腔。

    “好,我带你离开。你不需要吃少,也不需要会做家务。赚不了多少钱也没关系,你只要当妈妈的女儿就够了。”

    许秋之抹了抹眼泪,尽力露出一个笑容。只是那笑容怎么看都充满了悲哀。

    看的常璐心中一跳。

    “可是妈妈,我已经生病了。我一直以为喝完酒的爸爸是恶魔,原来我也是个恶魔。我原来,也是完完全全的遗传了爸爸的暴力倾向。”

    常璐想到了她昨天不自觉写在本子上的话语。

    “假如我来到许秋之三岁的时候,我会每天都告诉她,她是我最珍贵的宝贝。

    假如我来到许秋之五岁的时候,我不会松开她的手,不会让她一个人追车。

    假如我来到许秋之十岁的时候,我会尽力的弥补她,尽力抹去她童年的悲。

    但是我来到许秋之十七岁的时候,我该怎么做,才能保护这个女孩。”

  http://www.tangsanshu.com/kuaichuanzhigaizaoxionghaizi/13820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