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95章 现在退货还来得及吗?

第95章 现在退货还来得及吗?

    饭桌上,毛利小五郎酒醒得差不多了,纯粹是被池非迟这份认真给吓醒的,见池非迟跟柯南说话,对着毛利兰欲言又止、欲言又止……

    他喝酒之后想起一茬是一茬,现在池非迟这么认真,他倒也不是想反悔,就是正式得让他紧张。

    毛利兰本来是不想管的,也让毛利小五郎以后喝酒长个记性,不过看毛利小五郎一脸纠结,还是忍不住问道,“爸爸,你到底是怎么想的?现在非迟哥已经认真了,反悔可不好……”

    “我没想反悔,”毛利小五郎立刻辩解,“有个大集团的大少爷做弟子,有什么好反悔的?而且就推理方面来说,有我这个名侦探教他,他也不亏啊!”

    毛利兰见毛利小五郎又要嘚瑟起来,忙打断,“既然不反悔,那你在纠结什么啊?”

    毛利小五郎愣了一下,低声嘀咕,“就是觉得太突然了……”

    “还不是你先提出来的?”毛利兰对自家老爸也是无奈了。

    毛利小五郎跟女儿一聊,也不紧张了,又笑了起来,“总之这是好事就对了!”

    毛利兰:“……”

    她无法反驳,这确实算是好事……

    说话间,池非迟跟柯南也过来了。

    “老师,我这边没问题了。”池非迟直接改了口。

    毛利小五郎心里打着腹稿,抬眼看池非迟,“咳……”

    这一脸看陌生人一样的冷漠是怎么回事?

    明明池非迟叫‘老师’时,语气那么认真,他怎么没一点被当作老师的感觉?

    池非迟坐下,静静看着毛利小五郎,等下文。

    毛利小五郎:“……”

    他突然理解之前为什么紧张了,大概还是预感到有这么个徒弟,以后的生活可能会变得有点奇怪,后悔了吧……

    池非迟看着毛利小五郎,很有耐心地等下文。

    毛利小五郎:“……”

    现在退货还来得及吗?

    好吧,自己说的话,跪着也得认,不过现在似乎冷场了啊,他接下来该说什么好?

    柯南没留意到这边冷场,回了座位上,就低头想着池非迟到底是什么意思。

    毛利大叔有几斤几两,他不信池非迟看不出来,为什么还要拜毛利大叔为师?

    是池非迟喝多了?还是他昨晚喝多了、现在酒还没醒?

    是池非迟看出什么来了?大叔深藏不露?还是池非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打算?

    毛利兰看了看那边,池非迟和自家老爸平静对视不吭声,看了看旁边,柯南低头沉默、像个自闭儿童,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沉寂。

    一分钟后,柯南回神,抬头一看,才发现每个人都在沉默,有些不自在,“那个……不继续吃饭吗?”

    “啊,抱歉,柯南,”毛利兰回神,拿起筷子,转头笑道,“爸爸,非迟哥,你们也吃饭吧,都不是外人,有什么吃着饭说也行啊。”

    “也对,”毛利小五郎招呼池非迟,难得正经,“吃饭吧,既然你叫我一声老师,能教的我肯定会教你的,我之前说的让你介绍有钱人的委托,是开玩笑的,不过……咳……如果方便的话,还是介绍给我比较好,对吧?”

    池非迟点头,“肥水不流外人田。”

    毛利小五郎笑了起来,“是啊!而且委托能找上我这个名侦探,对他们也是好事嘛!”

    柯南看着饭桌上气氛恢复正常、没有一丝刚才的冷场,神色古怪。

    怎么感觉之前世界被按了暂停键,他一句话之后,暂停又取消了?

    “毛利老师,我最近忙着毕业的事,另外还有一些事需要处理,可能没办法一直跟着你学习。”池非迟道。

    “没关系,你忙你的去吧,”毛利小五郎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而且徒弟还能跟自己说一声,又一次感觉被重视到,“反正你以后也不可能当侦探,总归是要去继承家业的嘛,有空我再指点你一下就可以了,学学侦探的本事不是坏事,能锻炼一下自己的思维能力和观察能力……”

    咦?

    柯南有些意外,难得大叔这么认真,说的话还都有道理。

    果然有了弟子的人就是不一样吗?

    “还有很多好处,比如增长见识,再比如……”毛利小五郎卡了一下,随后笑道,“以后要是有人谋杀你,你见多了有经验,也能提前察觉啊……哈哈哈!”

    柯南:“……”

    好吧,大叔还是那个大叔……

    一顿饭安安稳稳地吃完,柯南心里松了口气,总觉得这顿饭吃得有点累,不过为什么会觉得累?

    想不通!

    池非迟倒是没什么感觉。

    也就是冷场了两次,在青山第四医院的时候,他见过不少聊着聊着突然各自沉默的情况,也见过几个人沉默着沉默着,突然牛头不对马嘴地聊了起来。

    很奇怪吗?不奇怪!

    “柯南,你怎么看起来没什么精神?”毛利兰问道,“今天玩了一上午,又从伊豆赶回来,是觉得累了吗?”

    “是有点累……”柯南点头,也对,大概是玩久了,小孩子的身体体力跟不上,感觉困乏。

    “那你们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池非迟起身,跟毛利小五郎互相留了联系方式,告辞离开。

    到了楼下,开车离开。

    非赤自己溜到副驾驶,舒展了一下身体,“我都快憋坏了,主人,你为什么要拜那个大叔为师?在森园家的时候,他还怀疑过你是凶手,我看他根本还没有你厉害嘛!”

    “毛利小五郎……”池非迟看着前路开车,沉默了一下,“他警校毕业的时候,射击课成绩第一,成为警察后,经常提出错误的破案思路,把其他警察带沟里……”

    非赤:“……”

    这个……

    主人是不是说错了?

    不是应该总结一下毛利小五郎的优点吗?

    “不过在牵扯到在意的人,他破案还是很有一套的,”池非迟道,“说不清他是迷糊,还是有所隐藏。”

    “主人是觉得好奇?”非赤凑近副驾驶,压低声音,神秘兮兮道,“那要不要调查一下?”

    池非迟:“……”

    这是在车里,又没人会听到他们的对话,就算有人或者窃听器一类的东西,也没法听到非赤的说话声。

    非墨说话避免不了乌鸦的‘嘎嘎’叫声,但非赤就算说话,在其他人看来也只是吐吐蛇信子,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那么问题来了,非赤为什么还要故意压低声音?

    “他们不会对一条蛇有防备,只要我多跟他单独待一会儿,肯定能听到什么秘密的。”非赤继续压着声音道。

    “没必要专门去调查,”池非迟道,“而且我也不觉得你能成功,别忘了,柯南跟他生活了这么久,如果毛利先生有异常,柯南早就有所怀疑了。”

    “也对,人还真是够复杂的,”非赤感慨一声,又道,“对了,主人,我昨天好像又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

    “昨天?”池非迟回想了一下,“我吓唬柯南之后,你想留在车里的那个时候?”

  http://www.tangsanshu.com/kenanzhiwobushishejingbing/144398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