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开局一条小渔船 > 第151章 止戈为武

第151章 止戈为武

    顾鲲的奢侈品帝国长远发展之路,肯定是要专注于男性产品领域的,但他眼下绝对不能跟鲁伯特这么说。

    因为历峰集团在全球三大奢侈集团中的定位,就是专注于男性奢侈尤其是名表、珠宝为主,要是说出来,岂不是就跟鲁伯特刚正面直接竞争了。

    生意做到顾鲲这个段位,基本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素养还是要有的。

    不过,直接否认是没用的,别人又不是傻子,也不会直接相信,必须有一套自圆其说的说辞,让顾鲲的设定变得非常合理。

    于是乎,顾鲲就把后世狗东的那套逻辑、抽丝剥茧修饰了一下,用于说服鲁伯特。

    “鲁伯特阁下,您应该知道,我此前也算是金融界的高手了,从纳斯达克到港股港汇市场,斩获颇丰。我要说我对即将到来的互联网经济的认知水平,超过全球所有其他奢侈业界人士,您应该不会反对吧?”

    顾鲲叉着一撮北极鳕帝王蟹柳意面,一边用叉子轻轻地搅动缠绕,一边好整以暇地说。

    这个切入点是比较容易让人接受的,正如承认对方“比游泳冠军下棋好,比下棋冠军游泳好”,没什么丢人的。

    鲁伯特不出顾鲲所料地耸耸肩:“各有专长,这是很正常的,我讨厌互联网,那东西拉低了多少高端存在的神秘感。”

    奢侈业大亨,总归是不喜欢世界越来越平等的。

    顾鲲微不可查地一笑,摆出推心置腹分享的姿态,说道:“是的,我也算在互联网投资圈里摸爬滚打了几年了,我发现了一个趋势,那就是互联网会让一切商誉和品牌类的无形资产,出现向头部集中的赢者通杀,也就是马太效应。

    随着互联网的深化,未来奢侈品牌中的大路货,日子会越来越难过——但是,互联网也不会让最强者杀掉所有弱者,一般还会留下每个细分领域的次强,甚至这个次强都会收获非常大的惯性红利,甚至仅仅通过标榜‘自己是抗击最强的领军人物’这个姿态,就收获极大的社会关注和免费名声引流。”

    没错,顾鲲说的,就是后世狗东一直在那儿无形跟风的战术:天猫有个双十一,狗东就要有个六幺八,天猫做任何事情,狗东都要摆出抗击者的姿态。

    但事实上,这种姿态本身就让它获益颇丰,因为免费往全国网民脑子里植入了一个潜意识的意念:狗东是天猫的唯一竞争对手,那就肯定是行业第二了。

    可事实上呢?狗东一开始上蹿下跳强调这个人设的时候,它还根本没资格做这个对手,人家还是在跟李囯庆的铛铛网为了网上卖书大战杀得不分伯仲呢,连说“我稳赢铛铛网”都没资格。

    即使如此,哪怕用创始人自己的婚恋绯闻作为最初出名的抓手,不择手段宣传,也要把公司的定位打出去——当年狗东创始人冒出绯闻的时候,接受电视台采访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不是真的,是马风在阴我”。

    相信当时听到这句话的网民里,80%都还没听说过狗东创始人的个人真名,但一听“哦?这人是谁?居然有资格被马风阴?”都纷纷去百度一下,然后就知道了他的身份,顺带知道了他的公司名字。

    所以,互联网时代要快速出名、商誉暴涨怎么办?把自己塑造成行业第一的大敌,制造一个“我只要坚持住,谁谁谁就觉得心腹大患、骨鲠在喉”的网络形象,你就潜移默化被人认为是行业第二了。

    同样的道理,顾鲲要扯旗就直接扯最大的,表示要跟LVMH大老板伯纳德.阿诺特正面硬刚,那么是有可能一瞬间吸引到大量眼球和错觉的。

    当然了,后面基本功也要做扎实、经营中的努力和谨慎也很重要,才能把一开始吸引到的虚名消化掉,否则还是会陨落的。

    这并不是说努力就不重要了,努力始终很重要。正如狗东创始人要是没几把刷子、没有至少比正常人强不少的执行力,光靠一个疯子去骂街博眼球,就算暂时网民拿你当成马风的对手,时间久了发现你穿帮了,也会被历史抛弃的。

    机会和能力都很重要,相比之下机会更重要,而能力至少得达到“机会来了抓得住”的程度。

    ……

    “要扯旗就扯最大的、反正你也抢不到任何一个领域的行业第一、不如就直接摆出要抢最大份额那块分类市场的第二名的姿态?”

    约翰.鲁伯特咂摸了一下顾鲲那番话,用自己的总结说了出来,越想越觉得顾鲲这小子有点干货。

    尤其是顾鲲的说辞里面,其实细节还算比较丰富的,他把后世狗东傍名人的招数的很多细节,都拿出来细细剖析了,说得有鼻子有眼的,鲁伯特被稍稍忽悠到也不奇怪。

    如今全球三大奢侈品集团,LVMH第一,它跟排第三的开云集团,是有比较正面的竞争的,因为两者最注重的都是服饰和箱包,那些卖名牌衣服包包鞋子美妆的,五一不做。

    事实上,后世开云扮演的角色之于LVMH,就相当于狗东扮演的角色之于淘宝。开云赚的就是二八定律中从最大块主流市场里分润出来的那20%营收——在互联网时代,一个领域老大赚八成,老二赚两成,老三去死,是最常见的分配模型。

    而鲁伯特家族的历峰市值排第二,却没有跟LVMH、开云有全面竞争,因为历峰走的是另一条路线,它几乎放弃了最肥的、利润率最高的服饰箱包鞋帽,专注珠宝和钟表。

    倒不是说珠宝和钟表不贵,而是珠宝和钟表成本也比较高,利润率没那么高——买珠宝的人,更多是为那些材质本身买单,一颗钻饰要是卖得比钻石本身的公认价格贵太多、非要说设计师和工匠的手艺值那么多,买家是会掂量掂量,不会买单的。

    因为买奢侈品的目的终究是炫富,与其买一个钻石不太值钱、但设计师和工匠手艺很值钱的钻戒,炫富对象吃瓜观众说不定还看不懂,那还不如直接一步到位买个钻石大一点、设计费便宜点的呢。

    相比之下,服饰箱包的奢侈品利润率倍数就夸张地多了,原材料成本几乎为零,所谓鳄鱼皮什么的材料,跟几十万一个的包包相比压根儿就跟不要钱似的。

    而历峰的商业套路,就是不跟LVMH争,只专注于自己的细分市场赛道,摆出放弃最有赚头的服饰箱包,死守手表,让LVMH也知难而退。

    现在顾鲲这个姿态与商业逻辑,就让鲁伯特安全感大增。

    他是巴不得看到一个定位上跟LVMH高度重合的不知死活新竞争对手,冒冒失失冲进来的。

    鲁伯特家族正好坐山观虎斗。

    ……

    “看来,我们可以合作得很愉快。”

    仅仅一顿持续了三个半小时、23道菜的顶级法餐吃完,约翰.鲁伯特跟顾鲲说话时候的姿态,就俨然转化为老朋友了。

    除了讲道理之外,顾鲲也通过其他不少圈内人惯用的潜移默化影响方法,尽力让对方觉得他是一个可以合作的自己人。

    “非常感谢阁下的高瞻远瞩,将来你会为你今天的决定骄傲的。”顾鲲在对方表态之后,不卑不亢恰到好处地伸出橄榄枝。

    鲁伯特还剩最后一丁点怀疑和犹豫,不过也都坦诚地问了出来:“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依然要长期持有卡地亚那些股份?你不是说你不做珠宝、而是要集中力量跟LVMH全面竞争的么?”

    顾鲲坦然一笑:“可是,我已经愿意把手头的蒂芙妮股权都置换出来了,是你们手头暂时没有我想要的其他东西,所以,我把卡地亚捏着,下次可以有机会再换股嘛。

    您是知道的,那些奢侈品创始人老顽固,是多么排斥外来资金随便当门口的野蛮人。有些时候拿着钱也不好使,还不如多捏一些其他老顽固的股权,用这些老顽固们相互置换。”

    鲁伯特觉得确实是这个道理,就开始谈计价细节。

    双方仔细磋商了一些份额上的问题,然后就达成了一笔价值接近10个亿美元的旗下品牌子公司股权置换意向。

    顾鲲把手头超过7亿美元市值的20%蒂芙妮股份、价值接近2亿美元的兰姿,统统抛给了鲁伯特,也算是解决了历峰集团如今正想全资收购兰姿品牌的骨鲠在喉。

    在顾鲲不抛售之前,如果他非要拖着双方两败俱伤的话,鲁伯特想买兰姿也是比较麻烦的,所以这个合作暂时看来确实是合则两利、共同对外。

    这一番交易之后,顾鲲手头的奢侈品牌子公司股权,从11家减少到了8家,而且其中有两家还减少了持仓比例,真正重仓的只剩下6家。

    但这6家里面,古驰和乔治阿玛尼的持股份额,比之前一下子高了数倍!

    在跟鲁伯特交易之前,顾鲲在古驰只有可怜的2.3%、价值大约1亿美金零一点儿,现在却暴涨到了14%,价值6.5亿美元。

    而乔治阿玛尼的股份,也从4.2%、2400万美元,涨到了33%,估值超过1.8亿美元。

    另外还有普罗尼等一些男性向的品牌,持股比例也增加了,加起来也增持了一两个亿美元。

    顾鲲终于从一个投资了一堆小散的圈外人,变成了有可能重点控制有限几家法意大牌、有资格跟公司创始人团队或者高管团队谈判的存在了。

    当然,他不会急着去谈判或者夺权。暂时他还需要用这种“止戈为武”的姿态来“养望”。

    有能力武力威胁别人,但不威胁,这是养望的最快方法。

    就像每个国家刚研发出核武器的时候,外交辞令都得说“欢迎其他有核国家跟我们一起来维持世界和平与秩序”。

    哪有直接种蘑菇的。

    

  http://www.tangsanshu.com/kaijuyitiaoxiaoyuchuan/150137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