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救命!我遇上了白切黑 > 第六十四章 让这人间换副模样

第六十四章 让这人间换副模样

    赵珀下马车时,宋玠已在门口等着了。

    她奔向宋玠,后者抱住她的脑袋,温柔地抚摸着她的秀发。

    “宋玠,我要重写大俞的国典。”

    “好啊,我陪你。”

    “嗯。”

    不知过了多久,他在她耳边温言:“乖,进来吃饭吧。今天都是你喜欢吃的菜。”

    鼻尖满是宋玠怀中清雅温暖的青竹香味。赵珀深吸一口气,心情不由得舒畅了些。她轻轻点头:“好。”

    快到偏厅门口时,甘隽柳匆匆迎了上来。

    她带着哭腔,眼角含泪:“小姐,我听说了……小姐,谢谢你……对不起……”她语无伦次地说着,情绪激动地抱住了赵珀。

    赵珀不由地露出微笑,温柔地说:“没关系。我反而要谢谢你,都是因为你,我才意识到了一个之前被忽略的事实。”

    甘隽柳抬起头,怔怔问道:“什么事实?”

    “这个世界,有太多要改变的地方。”

    甘隽柳呆呆地看着神采奕奕的赵珀,说不出话来。

    “看什么呢?快进来吃饭吧。”

    “嗯……好。”

    晚膳后,赵、宋二人回到书房。

    宋玠看着桌上的一沓“求救信”,笑道:“最近安绫庄的案子可把满向晨折磨惨了。”

    赵珀问道:“子卿也知道这件事了吧?”

    “知道了。”

    “好。你找个人帮我给他送个信,就说我明天要见他。”

    “要叫苏子衿么?”

    赵珀想了想,轻轻摇头。

    “明白了。”

    宋玠把赵珀抱到怀里,温言:“夫人今天辛苦了。”

    “辛苦也算不上,就是……震撼吧。今天在宪台,我本来就有意把事情闹大。不过最后这闹大的方式,倒的确有些出乎我意料了。”赵珀苦笑道。“我估计不出三日,皇上就要见我了。我得抓紧时间,和子卿见一面”

    “别累着自己。”

    “好。”

    宋玠亲了亲她的后脑勺,道:“双儿今天醒了,江弦说她身体已经好了许多。你要去见见她么?”

    “好呀。”

    “小姐!”双儿见到赵珀,十分开心。“小姐怎么来了?”

    “自然是来看你呀。”赵珀笑着说。

    “小姐,江大侠说我已经痊愈了,马上就能继续服侍小姐了。”

    “胡说八道。师傅只是说你好了一点,离痊愈还远得很呢。等你身体好了,也要去找魏大侠习武,哪能继续跟着我?”

    双儿有些不情愿,但还是乖乖地“哦”了一声。

    突然,她想起了什么似地,激动地问道:“小姐,你拜江大侠为师了?!”

    “是的。你这丫头,怎么如此激动?”

    “那可是江大侠啊!多少人做梦都想见他一面,小姐你不过见他两次就能做他徒弟了!小姐你好厉害!”

    熟悉的双儿式彩虹屁把赵珀逗乐了:“那你的师傅不也很厉害么?”

    双儿有些遗憾:“师傅自然厉害。不过我这几天都在床上养伤,到现在都还什么都没学到呢……诶,小姐,你学了什么呀?”

    “就是草药和方子,没什么特别的。不过师傅说,接下来要教我用毒,听上去很有意思。”

    “毒?江大侠不是神医么,怎么还会致毒?”

    “医毒不分家。师傅和魏征喜欢四处云游,华都也不是给江湖人士居住的地方。我得趁师傅走之前努力把他挖空啊。”赵珀俏皮地笑了笑。“好了,你快休息吧。以后学好了功夫,记得要保护我哦。”

    “一定!”

    翌日。

    过了约定的时辰,赵珀又等了半珠香的时间,花子卿才出现在宋府。

    他神色郁郁,沉默不语。

    赵珀递给他一杯茶。

    “喝水。”

    子卿接过杯子,愣着不动。

    “你还记得我第一次去太子府的时候么?”

    花子卿有些意外地抬头看了赵珀一眼。

    赵珀看向远方,微笑着说:“那天,你带我四处参观太子府。你说府内的盆栽水塘都是你亲自设计的,极力还原真实的自然美景。可惜府墙一定要造成巍峨不可侵犯的样子,因为皇上希望百姓觉得你也是高贵而不可侵犯的。”

    赵珀转过头,认真地看着他说:“子卿,这天下,有太多人被府墙砸死,还有很多人看着这堵墙,就不敢走出去见外头的风景了。你是太子。也许在过去的十几年,你一直都讨厌这个称谓,但这个身份给了你推翻世人心中高墙的机会,只看你愿不愿意把握。”

    子卿抬起头,眼光闪烁:“可是,我害怕……”

    “花英十五岁上战场,面对敌军驽马长刀,她不怕么?宋玠自上任华州司政,刺杀都是家常便饭,他不怕么?每个人都有害怕的东西,但我们都仍然继续坚持着,因为在我们的心里,有些事不能妥协,不能放弃。子卿,你有苏子衿,有花英,有我。别怕,我们都会一直和你在一起。”

    子卿突然紧紧抱住赵珀,大哭起来。

    赵珀温柔地轻轻抚摸着他的背。

    哭累了,子卿抬起头:“案子现在怎么样了?”

    “满向晨不想给司清玉和李琴定罪,但是按从前的案例,他们二人的命不值钱。司家在安绫庄有点地位,事情发生后,当地的宪府看在司家的面上把动手杀人的都抓了起来。但满司政迟迟没有处置,一天前,宪台迫于压力已经把他们都放了。”

    “那现在该怎么办啊?”

    “如何处置就要看太子殿下你了呀。”

    花子卿缩在赵珀怀里,坚定地点点头。

    这时,宋玠走进来:“夫人,宪台把顾家的案子递到了御前。皇上传你明日上殿。”

    未等赵珀说些什么,花子卿急忙直起身问道:“赵姐,我去父皇面前帮你求情吧!”

    赵珀敲了敲花子卿的脑袋:“不用。不过是砸个家,我处理得了。你呀,好好想想安绫庄的案子吧。”

    “赵姐,不然我去安绫庄吧?”

    “你去安绫庄?”赵珀想了想,转头看向宋玠。

    后者点头道:“满向晨可以让安绫庄的宪府审案子,太子若去旁听,当地百姓便闹不出乱子。在那之后,我们以此案为根据,逐步洗新百姓对断袖之好的认识。可行。”

    花子卿开心地说:“那我这就和子衿说,我们一起去安绫庄!”

    “等等,苏子衿可能去不了。”宋玠道。

    “为什么?”

    “太子忘了么?过几天,就是大公主选亲的武试了。”

    “那我一个人去?”

    赵珀嘱咐道:“你记得多带些侍卫,注意安全。”

    “知道啦。赵姐你怎么和我母妃一样……”

  http://www.tangsanshu.com/jiumingwoyushanglebaiqiehei/194000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