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救命!我遇上了白切黑 > 第五十四章 满向晨的棘手案子

第五十四章 满向晨的棘手案子

    宋府。

    一位衣着清雅的男子焦急地快步走进宋府书房。

    此人正是锦州代表之一的满向晨。

    此时,他愁眉深锁,求助似地看向宋玠。

    “宋兄,锦州的消息想必你也知道了。”

    宋玠点点头。

    满向晨道:“司清玉和李琴,一位是富家子弟,一位是怀才书生。本来也都是前程似锦的,谁能想到如今,一个被乱棍打死,一个殉情自戕。司家在锦州还算有些势力,司清玉又是谷家这代的唯一男丁。现在这案子已经递到了我的案前,却着实是个烫手山芋。”

    “如何烫手?”

    “若按往日旧例,我自然是判围观者、施暴者皆为无罪。但我扪心自问,闭上眼睛装瞎子,让司清玉和李琴死不瞑目。如此行径,我做不出来。”

    “那便降罪。”

    满向晨蹙眉,摇摇头:“如此,我这司政,怕是也做不久了。”

    宋玠笑道:“满兄,多谢你了。”

    满向晨一愣:“你可别再反讽我了。”

    “不,这次是当真的。”

    满向晨愈发疑惑:“此话何来?”

    “等我把这个消息告诉我家夫人,想必她会高兴的。”

    满向晨无奈地笑了,正欲说什么,房门被推开,一道悦耳的女声传来:“你倒猜得挺准。”

    满向晨看向门口,目光落在赵珀身上时不由得一怔。但他立刻意识到自己逾矩了,饱含歉意地转身看向宋玠,好在后者并未注意。

    宋玠见到赵珀,嘴角便不住地上扬:“多谢夫人夸奖。”

    满向晨行礼道:“见过嫂夫人。”

    赵珀回礼:“见过满司政。”

    满向晨好奇地问道:“宋兄说嫂夫人听了这消息会开心,这是为何?”

    宋玠和赵珀相视一笑。后者娓娓解释道:“太子一直在刻意避开与苏子衿相守的现实困难,其实苏子衿也明白,只是不愿逼花子卿罢了。但他们心里都清楚,有些事,永远避不开,躲不掉。而今日之案,就是让子卿解决自身矛盾的契机。唯有如此,心才能纯,情方能直。”

    满向晨半知半解,若有所悟:“你的意思是,让太子出面,解决问题?”

    宋玠回道:“没错。太子若能出面,意味着整个皇室的支撑。大公主自不必说,她与太子多年的姐弟同胞之情不是轻易断得了的。太子是国之储君,未来的天子,皇上除了力排众议支持他,别无他法。

    皇室族人若表现出混乱不齐之态,有损皇上最看重的皇室威仪,所以其他的皇子、公主,皇亲国戚,也会被迫站队。这样一来,民间纵有妄言,也不敢多说什么。”

    满向晨喜道:“那我们便快些去找太子吧!”

    赵珀笑道:“别急呀满司政。这事儿听起来简单,做起来可要仔细着。别的先不说,太子有什么理由插手?这件事只要他不愿意掺和,便与他半点关系也没有。”

    满向晨的脸又垂了下来:“那我现在该如何举动?”

    宋玠道:“你现在便回到自己府里,该怎么苦恼地还是怎么苦恼,该如何无助地还是如何无助。”

    赵珀点点头:“没错。不过有一件事是至关重要的。满司政别忘了,锦州可不止一位司政。您的同级,谷天全谷司政,也有资格处理这件事。”

    满向晨问道:“那我去找他?”

    赵珀道:“找自然是要找的,不过光凭言语上的劝告,只怕不足以确保谷司政会相助。除非这其中有利可图。”

    “我可不想贿赂同级!”

    “当然不是要你行贿。”赵珀连忙道,“有利可图。这利,不一定是捏在手里、看得见的利。”

    “这……可谷司政也没什么晋升的空间了呀。而且,百里阁主儒雅之名在外,谷司政也不太可能当上阁主吧。”

    赵珀暗叹一口气,宋玠接上:“不是晋升。谷司政长子,谷卓,在大公主择婿的名单上。”

    满向晨恍然大悟:“我明白了!你们的意思是,让谷家以为只要他们帮着我们这边,大公主便会对谷桌青眼有加?”

    “正是如此。但是记着,绝对不能让他们知道太子和苏子衿的事。”宋玠嘱咐道。

    “放心吧。我虽然不如宋兄和嫂夫人这般聪颖,但也到底是在内阁呆了几年的,说话的分寸我还拿捏的准。”

    “我自然放心。”

    “多谢宋兄和嫂夫人施手相助,满某感激不尽!”满向晨施礼道。

    “满兄客气了。”

    满向晨走后,赵珀静静坐在“爱心专座”上,手里拿着毛笔,双眉微锁。

    宋玠关切地问道:“你还是担心太子么?”

    赵珀深深叹了一口气:“是啊。我的确相信如果子卿能勇敢地承担下责任,面对难关,那他和苏子衿的感情会更加坚固,未来也会更加明亮。可是子卿会遭受多少压力和非议,我无法完全掌控。”

    宋玠将赵珀拥入怀中:“你啊,就是喜欢什么责任都拼命往自己身上揽。你放心,这件案子,就算不动用太子我也可以还司清玉和李琴一个公道。这样无论太子做什么,都是他自己的选择。”

    赵珀把脑袋往宋玠怀里深深埋了埋:“好。”

    宋玠揉揉自家夫人毛茸茸的脑袋:“行了,你先回去休息一会儿吧。”

    “好吧。”赵珀说着,拿着桌上的账本走出门去。

    “休息还要带账本?”

    赵珀嘿嘿地笑了笑:“看了心情好。”

    赵珀躺在床上,翻着账本,心情的确变得愉快起来。

    万恶的金钱真是太可爱了。

    赵珀亲吻一下账本,嘱咐双儿半个时辰后把自己叫醒。

    接着,便躺下身子开始午睡。

    赵珀平时睡得少,今日偷得清闲,很快就睡熟了。

    在梦里,无数白花花的票子、金灿灿的元宝从天而降。

    赵珀不亦乐乎,左奔右跑接银子。

    突然,一个冰凉的尖锐物携着冷风擦过赵珀的脸。

    她倏地惊醒。

    睁开眼,只见一柄镰月弯刀砍将过来。

    但未及近身,刀便被人挡开。

    赵珀定睛一看,果然是禅真。

    一下秒,二人便交起手来。

    高手过招,在赵珀看来,便是两团黑影,天昏地暗,你来我往,难分难解。

    “小姐!”

    一声清脆短促的女声响起。

    急匆匆进来的,是双儿。

  http://www.tangsanshu.com/jiumingwoyushanglebaiqiehei/194000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