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救命!我遇上了白切黑 > 第三十二章 隽柳搬离甘家

第三十二章 隽柳搬离甘家

    双儿对赵珀的决定有些生气。

    “小姐,那个初夏一看就心术不正,你干嘛把她留下来啊。”

    “她只是喜欢宋玠,算不上心术不正。你看她也不太聪明的样子,担心什么?”

    “话是这么说……”

    “初夏心不坏,就是个为情所困的孩子罢了。要是真出了府,她傻傻的,身上又带着那么多钱,还是挺危险的。”

    双儿噘噘嘴:“小姐你对敌人可不应该这么善良。”

    赵珀笑道:“她还不算我的敌人。”

    晚上,赵珀想着织月坊的春季秀场,身材妖娆的美女,华丽精美的长裙,还有复古闪亮的舞台,越想越兴奋,完全睡不着。

    突然发现外头太阳已经出来了,一扫深夜的黑暗。

    赵珀便干脆不睡了,洗漱完直奔织月坊。

    本以为自己已经够早的了,没想到织月坊里已经有人。

    “隽柳,你怎么来的这么早?”

    “是掌柜啊。掌柜之前不是说我干的活多,拿的薪酬也多么。我自然要早点来裁衣啊。”甘隽柳笑着回道。

    赵珀见她的手上已经摩出了小小的水泡,眼中也布满了血丝,惊讶地问:“你不会一直在这儿吧?”

    “昨日闭店后我回家睡了会儿,睡完便过来了。”

    “那你岂不是晚饭也没吃?”

    “那不是正好省钱了么?”隽柳笑着回道。

    赵珀心疼地说:“来,我请你吃饭。”

    隽柳练练摆手:“怎敢劳烦掌柜的破费。”

    赵珀板起脸:“你要是不吃,我可就要扣你工资了啊。”

    隽柳只好妥协。

    虽是清晨,街上已有许多小吃摊开始营业。

    蒸笼的雾气氤氲着华都街道,其中夹杂着早餐的香气。

    赵珀买了三碗粥,几个大肉包和煎饼,和隽柳、双儿三人大快朵颐。

    三人都许久没好好吃过早餐了,这一次吃了许多。

    结账的时候,隽柳被价格吓了一跳,愧疚地说:“对不起掌柜的,我吃得太多了。”

    “多什么多,你吃多少都行。你以后被老是委屈着自己,钱挣了就是要花的。你是咱们织月坊最好的绣娘,我肯定不会亏待你的,你也不用把自己逼得那么厉害。其他也就算了,饭不能不吃啊。”

    甘隽柳沉默地点点头。

    赵珀心中暗叹一口气。也不知道隽柳听进去了多少。

    但消费观是人一生经历的累积,绝非一两句话可以轻易改变的,自己也不宜多说。

    “掌柜,你要是方便,今日闭店后可以来我家看看。”隽柳说。

    赵珀一愣:“你……不介意么?”

    隽柳笑着摇摇头:“出身自有天定。我不以出身卑微为耻,自然不介意。”

    赵珀心中一凛,对甘隽柳的欣赏之情疯狂上升。

    没想到隽柳看上去柔柔弱弱,实则心有沟壑,不卑不亢。

    “如此,便叨扰了。”

    “哪里。”

    虽然做足了准备,但看到甘隽柳家的时候,赵珀心里还是稍稍震惊了一下。

    偏僻的小路尽头有一个茅草屋。

    屋顶上有一个大空洞,上面潦草地填了一层枯草。墙壁上肮脏不堪,虫子的尸体、黄色凝固了的不明液体,地上是被踩扁了的枯草,还有大大小小的石块。

    赵珀在现代时喜欢自驾游,去过偏远的山区,所以甘隽柳家的房子虽然简陋,但是赵珀也并非接受不了。

    关键的问题是,从这个房子上可以看出,这家人最大的问题不是穷,而是懒。

    隽柳之前提过,她家就她一个出去干活的,说是父母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哥哥要读书。

    现在看来……

    “隽柳,你回来了啊?”

    屋里传来一个妇女的声音。

    “妈,我回来了。”隽柳带着赵珀进了屋。

    屋内空间狭小。两张破烂的草席床紧挨着,只有一块布隔开。

    甘父甘母正半躺在一张床上。

    靠墙有一张书桌,上面放了两盏蜡烛。

    甘母见赵珀衣着华丽,还带着丫鬟,立刻从床上跳了下来,满脸笑容:“哎呀,隽柳今天带朋友回来了啊。这位小姐,我们家隽柳给你填了不少麻烦吧?”

    赵珀礼貌地笑着:“隽柳是我们织月坊最好的员工,怎么可能添麻烦呢。”

    “哎呦,小姐你可真会说话。我知道我们家隽柳的呀,她手脚慢的,你不要嫌弃她啊。”

    “慢工才能出细活,我愿意等隽柳的。”

    甘母听了面上笑容更胜,她回头催着甘父:“哎呀老头子,你快从床上下来呢。让赵小姐看到像什么呀?”

    甘父不情不愿地下了床,冲赵珀点点头。

    甘母急急地打了他一下,笑着对赵珀说:“老头子就是这样的,赵小姐不要怪罪哦。”

    “怎么会。”赵珀把视线转到旁边的桌子上,问道:“隽柳平时就是在这个桌子上做衣么?”

    “不是的,这个桌子是给隽柳她哥的。”说道儿子,甘母变得激动起来,“甘鸣这个孩子呀,学习努力,又聪明,夫子经常夸得呀。就是运气不好,老是考不上。赵小姐肯定认识不少厉害的人吧,能不能帮帮我们家甘鸣呀?”

    赵珀避而不答:“没想到令堂还有夫子教书。我记得蜡烛还挺贵的,这桌上竟然一次放了两盏,看来伯父伯母是对令子寄予厚望啊。”

    一直不发声的甘父突然坐在床上说了句:“我们甘家就靠这小子了。”

    赵珀悄悄看了甘隽柳一眼,后者面色仍是淡淡的,想来已经对这个情况无感了。

    赵珀笑道:“我家其实还有间空房,不如让隽柳搬来和我住吧。正好日后一起同行也方便些。”

    “这……”甘母有些犹豫。

    “让她去呗,给我们床腾点地方,也省得她在和鸣儿争蜡烛了。”甘父发话了。

    甘母轻轻瞪了他一眼,然后赔笑着对赵珀说:“那这样的话就麻烦赵小姐了。”

    赵珀笑着问甘隽柳:“隽柳,你愿意住到赵宅来么?”

    隽柳沉默地点点头。

    “那你整理一下东西,我和双儿在外头等你。”

    说是等,其实很快隽柳就出来了。

    她拎着一个藏青色的布做成的小包,对赵珀说:“掌柜,我们走吧。”

    “好。”赵珀拿过隽柳的行李,扶她上了车。

  http://www.tangsanshu.com/jiumingwoyushanglebaiqiehei/193999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