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救命!我遇上了白切黑 > 第二十二章 我们结婚吧

第二十二章 我们结婚吧

    嗯?

    什么?

    喵喵喵?

    我就是单纯地想要升职加薪老板你向我求婚算是个什么意思?

    赵珀皱眉,用力思索了一会,并没有明白宋玠诡异的思路。

    她疑惑地转头向后看了看。

    后面没有人,所以宋玠真的是在向自己求婚?

    赵珀惊讶地瞳孔放大,“我现在不……”。拒绝的话刚到嘴边,她转念一想。

    宋玠长得好看,家里有矿,人又聪明,最近父母的催婚攻势又愈来愈猛。反正要结婚,难道自己还能找到比宋玠更好的郎君么?

    想至此处,赵珀款款一笑:“好啊。不过我有三个条件,你若答应我,我便嫁你。”

    “什么条件?”

    “一,不得强迫我做任何事。比如说,我想生孩子就生,不想生就不生;想出去玩就出去玩,不得将我禁锢深宅;日后若要和离,你也不得阻拦。”

    “好。”宋玠笑着点头。如此干脆的回答倒出乎赵珀预料。

    她清了清喉咙,继续说:“二,我虽然嫁给你宋玠,但是并不代表以后只能打理宋家产业。我要是想跳槽到其他地方,你也要放行。当然,我不会泄露任何宋家的商业机密。这点职业素养我还是有的。”

    “好。”

    “三,把禅真给我。”

    这次宋玠没有言语,而是静静看着赵珀。

    略显炽热的眼神弄得赵珀有些难受,她解释道:“我早就知道他是你的人了。你把安排在我身边,不光光是保护我,也是监视我。可是婚姻的基础是平等和信任。你在我身边安插眼线,对我处处提防,这算什么夫君?”

    听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宋玠眼神微亮,温言:“作为你的夫君,我怎么能让一个男人待在你身边?”

    “怎么不能?禅真都陪我一个月了,并未做任何逾矩之事。再说了,你身边那么多丫鬟,我也没说什么啊。”

    “你若不满,我将身边的丫鬟都遣了便是。”

    “没有不满,没有不满。但是你必须得把禅真给我,不然这婚我们就结不了。”

    赵珀与宋玠四目相对。半晌,后者终于妥协。

    赵珀大喜,拿起旁边的纸笔:“空口无凭,我们立个合同。”

    写完后,赵珀在两张纸上按上自己的手印,递给宋玠:“喏,一式两份,你也来按手印。嗯,好。这份你收着,这张我留着。多谢配合。好了,那我们就是夫妻啦。我回去和爹娘说一声,让他们安排一下婚礼。行么?”

    宋玠眼睛亮莹莹的,含笑看着赵珀:“好。”

    赵珀被这眼神看得心里发毛,留下句“我去后厨看看”后,逃也似地出了包厢。

    守在门口的卫风见赵珀跑得慌张,疑惑地向屋里望了望,看见自己主子满面春风地慢慢出了房间。

    主子走到自己身边地时候,说了句:“我要成亲了。”

    卫风一愣,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赵珀消失的方向,问道:“和赵小姐么?”

    宋玠语气不自觉地温柔,眼角眉梢染上笑意:“除了她,还能是谁?”

    “那真是太好了,太好了。”卫风喜不自禁,“我真得好好地谢谢赵小姐。”

    “什么赵小姐,”宋玠轻斥道,“是少夫人。”

    “对对对,是少夫人!”卫风咧嘴大笑,“宋家终于有少夫人了!”

    赵珀在后厨关照完午膳后,回到熙攘的正厅,结交新人,寒暄旧人。

    很快午膳上桌。

    午膳过后,近十五天内在日升阁消费达标的顾客开始进场一同参与雅集。

    于是,日升阁的人愈发多了,赵珀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百里烨大摇大摆地迈进日升阁。看见赵珀后,表情夸张地做了个被向右拉扯的动作,然后抛了个媚眼给赵珀。

    赵珀本想选择性地忽略他,奈何此人脸皮属实不薄,径直走了过来。

    本着和气生财的心态,赵珀礼貌地冲他点点头。

    百里烨一脸坏笑着调侃:“这位美人与宋玠相熟?”

    “宋公子是我的雇主。”

    “雇主?不止吧。我瞧着他对你可非同一般啊。”百里烨一双眼睛贼溜溜地打量着赵珀。“不过你这样的女人,的确少见。看来我们这位宋仙君,总算是动了凡心了。”

    “百里公子说笑了。宋公子是霁月清风,年少有为,小女不敢高攀。”

    “说笑?你可别告诉我,他对你一点特殊都没有。”

    特殊……

    赵珀不由得想到了刚刚的婚约。一丝异样的情感在心中荡开。

    她挤出一个笑容,撇开话题:“看来百里公子才是宋公子的相熟之人啊。”

    百里烨识趣地不再追问:“只是交过几次手罢了,相熟倒也不至于。”

    “两位公子都是心思缜密,聪明绝顶之人。当年采音楼开张时我虽还不懂事,却也记得是如何轰动。今日有幸见到公子,总算可以道句恭喜了。”

    百里烨微微眯眼。

    看来姓宋的还没和她说采音楼的事。

    这个女人到底对宋玠了解多少?

    “不过侥幸罢了。哪比得上赵姑娘经营日升阁的声势浩大。”百里烨的视线转到日升阁熙攘的人群上,“今日雅集过后,怕是没有哪家食肆能分得日升阁半分荣光了。宋玠经商多年,生意做得不怎么样,看人的眼光倒是一等一的。”

    赵珀下意识张嘴想反驳,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百里烨又看回赵珀,蓦地一笑:“不过宋玠的生意是不是真的做得差,谁有知道呢。”

    说完,他挥挥衣袖,潇洒地走了。

    赵珀心中思绪乱糟糟的。

    之前她就想过,宋玠绝不是无能之辈,可宋家的产业近几年来为何这般不景气?

    刚刚百里烨的话在她心中投下一颗石子,这件事绝对有隐情,而且她隐隐觉得真相和多年前宋家家主的重病有关。

    她不由得身体发寒,连忙走进热闹喧哗的人群,这才稍感安全。

    晚宴开始,觥筹交错之间,赵珀穿梭着,结交新人,寒暄旧人。

    赵珀强制自己静下心来,努力倾听理解晚宴上各人吟做的诗词,竟慢慢地上了道。

    和语文课的氛围不同,眼前的人们眼含星光,一字一句饱满莫名的情愫。一首又一首或工整,或随性;或直率,或内敛的词是文人们写给故人、写给家国、写给世界的情书。

    欣悦、苦涩、疑惑、深爱,各色各异的情感被诗人们在深夜辗转反侧时掰开碾碎,又在此时手举酒杯用心道出。

    在座有的人面带赤霞,有的人双目含泪,有的人凝神远望。

    晚宴结束时,月已西沉。

    赵家父女回府时,俱是疲乏。赵珀本想告诉父母自己和宋玠的婚约,但看着夜色深深,不宜惊扰两位老人家,便决定明日一早再说。

    赵珀拖着疲倦的身子洗漱完,跳到床上,扭来扭去。

    世上还有比劳累时在床上打滚更治愈的事么?

    本以为自己会迅速睡死过去,可是一颗心,却不住地想着今日和宋玠的对话。

    自从遇到宋玠,他便一直是个面带微笑温润如玉的样子,对自己的请求总是笑着答应。

    细细想来,除了派禅真监督自己,宋玠没有做过任何让自己不满的事。

    今天更是有求必应。连自己“不想生孩子就不生”这样的条件都答应了。

    难道他心悦于自己么?

  http://www.tangsanshu.com/jiumingwoyushanglebaiqiehei/193999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