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极品小赘婿 > 第六百八十七章 内忧外患!(求订阅!)

第六百八十七章 内忧外患!(求订阅!)

    张十二注定不是小后娘这种女人能得到的男人。

    在小后娘幽怨的眼神、隋雨轩对她的咒骂之下,两个人被官兵带了出去。

    而守将府的那些下人们,虽说他们伺候隋家也是无奈之举,但是一想到这群家伙原来天天看着隋家父子为非作歹,有些人或许还会助纣为虐时,张十二的心里就十分的不舒坦。

    所以张十二就把这些下人全部遣散了,那些下人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是很失望的,毕竟在守将府待着,那可算是个肥差。

    风不着雨不着,而且还有银子能拿,多好的事情啊!

    不过既然张十二下了命令,他们就算不情愿也没有任何办法——这可是连康王都敢杀的人呢,谁敢不听他的话?

    守将府隋雨轩被抓只能算是这件事情的一个缩影而已。

    这一天,包括赵家粮庄在内的几大粮庄都被查封,赵青枫为首的金陵粮庄主也悉数被抓,就连已经退居二线的赵百禹都没有逃过被抓的命运。

    本来已经闲赋在家、不问世事的赵百禹,这次也算是倒了大霉,下半辈子只能在牢狱之中度过,或者说,连牢狱都可能是奢求了…………

    同是这天,关于唐仪志以及隋婺源、康王和赵百禹当初的各种罪行也都浮出水面,被人整理之后在金陵城的地面上广为流传!

    这下,这些人都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而无论是王城恩还是吕三皮,在金陵城的地位都已经坚不可摧。

    这两人一个为知府,一个做了守将,统领金陵城,不过所有人都知道,在他们背后站着的可是那个叫张十二的男人!

    大唐那么多城市,也只有金陵城一个,是自立知府守将,而且不听命于荆州!

    自此,金陵跟大唐已经成了对抗局面,两者之间的恶战一触即发!

    而真相不止在金陵城里发酵着,根据张十二的要求,王城恩连夜让人把这真相抄写了几十份,并且派人从驿站发往各个城市的知府和大街上,准备让唐仪志的暴行公之于众,让全天下的人都加入到他们反抗唐仪志的阵营之中!

    从这一天开始,张十二准备杀去荆州的消息彻底传了开来!

    ………………

    荆州,皇宫。

    张十二在十二剧院里自导自演的一幕很快就传回了荆州,传到了唐仪志的耳朵里。

    皇宫内室,唐仪志,唐庆言和吴德三人都在。

    桌子上摆着满满当当的奏折,唐仪志手上还拿着一本奏折,看了一会儿之后就扔在了桌子上。

    “吴大人说的果然不错!那张十二当真活着!而且还装神弄鬼,什么还魂说,简直是无稽之谈!”

    唐仪志说完,唐庆言就把话接了过去:“陛下说的极是!这行事风格倒是跟他原来一模一样,想必就是张十二无疑了!

    不过他也真的天真,真的以为做这些小动作就能威胁的了陛下吗?呵呵,他真的以为就靠他自己,就能对抗陛下,对抗整个大唐吗?”

    不得不说,作为唐仪志身边的大红人,唐庆言将溜须拍马的本领发挥到了极致,有条件的要狠狠的拍一顿马屁,没条件的创造条件也要狠狠的拍一顿!

    而唐仪志还恰好是喜欢被他溜须拍马之辈,被他这么一拍就感觉飘飘然了,其他的都记不得什么了,感觉唐庆言说的都对!

    而一旁的吴德却是皱了皱眉,看着两人,十分的鄙视。

    就这样的货色,若不是自己帮他,就凭他的脑子,能当上皇帝才怪呢!

    不过现在他都有些后悔了,当初让他当皇帝是不是明智直接呢?怎么看他现在这种行事风格,感觉这个皇帝做不了多久呢?

    于是赶紧出言提醒道:“陛下莫要大意!张十二能做到现在这种地步,本身就有超人之举,我们自当重视一些,以免吃了大亏!”

    唐仪志听到这话自然是不屑的,心想自己堂堂一国皇帝,还能怕一个人不成?若是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若是一般人这么说,唐仪志二话不说就是一阵大耳朵瓜子,不过说话的是吴德,所以他只撇了撇嘴,纵使心里不认同,但是也没有明说。

    可一旁的唐庆言留意到了唐仪志的反应,自然能猜到唐仪志的不满。

    唐仪志不好意思说吴德,可他就没什么顾忌了!

    而且自己刚才还贬低了一阵张十二,吴德上来却跟他反着来,夸张十二多厉害多厉害,岂不是在当着他的面打他的脸?

    于是冷笑道:“吴大人毕竟年纪大了嘛,胆子小一些也正常!

    依我看来,那张十二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人而已,他能把金陵拿下来,主要还是因为隋婺源在金陵城里毫无威信可言。

    我出自金陵,也认识隋婺源,知道这人不但没有脑子,并且暴力横行,弄的金陵城的百姓民不聊生,所以张十二一出面,无论是百姓还是官兵全都反了!

    所以说,张十二虽然以极短的时间将金陵城拿下,不过是仗着隋婺源自己不行罢了!而他又用了不少诡计,之前又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所以才让他一击得逞!

    不过,我相信现在陛下提早预防,传令下去,让各城市的守将都严防死守,我相信张十二连衢州都过不去,更不用说来到荆州了!”

    唐庆言分析的有理有据,最主要的是,他的这些话正好说在唐仪志的心窝里,唐仪志马上一个劲的点头。

    “庆言说的有道理啊!”

    看到两个人在这一唱一和,吴德有些头疼。

    若不是自己就在船上,而且已经下不去了,他是真的不想跟两人说话。

    不过现在不得不说。

    “陛下,那老奴想问一下,陛下觉得西梁骑兵与吴国骑兵跟咱们大唐的士兵比起来如何?”

    吴德看着唐仪志说道。

    唐仪志连想都没想,直接回道:“西梁人一直住在西北草原之地,每天喝奶吃肉,民风彪悍,身体条件不是我们大唐人能比的,所以大唐军人跟西梁骑兵比起来还是有些差距的。”

    唐仪志虽然傻一些,可是并不蠢,对于这些事情,他多少还是懂的。

    “至于吴国骑兵嘛,因为他们有黑缕衣,再加上他们连年征战,实战经验丰富,所以跟大唐军人比起来,自然也是更胜一筹!”

    听完他的理性分析,吴德还算欣慰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既然陛下知道如此,更该重视张十二,而非轻视他!

    当初还在梁州的时候,张十二一人就能大败西梁骑兵,致使西梁对我们大唐俯首称臣。而且张十二还能逼迫吴国不敢再对大唐进攻,无论哪一条,都能看出张十二的本领!

    他师从唐三绝,手中还有小李飞刀,陛下不得不防啊!”

    听吴德说完,唐仪志沉默了一会儿。

    吴德的话像一把利刃一样扎的他疼,虽然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吴德说的话都是真的!

    张十二就是那么厉害!

    无论你承不承认,他都在那里!

    于是,唐仪志才开口问道:“既然吴大人这么说的话,想必已经想出了什么好主意来吧?不妨吴大人说给朕听听!”

    吴德也不停顿,直接说道:“之前我们都以为张十二投江自尽了,所以对他并不惧怕,也只是把张国公罢免了而已!

    可是现在张十二已经活过来了,那有些人,就不能再让他们继续在朝中了。”

    “你是说?”

    “是的,老奴就是想提醒陛下,像莫国公以及木太师这种人,年纪那么大了,陛下正好可以找个理由让他们解甲归田。

    这样,就算张十二想找人里应外合,那也没有任何办法!”

    听到这,唐仪志的眼神一亮。

    这个主意好啊,而且很有必要!

    他也知道,武将阵营的人向来团结,原来所有的武将可都跟着张国公和莫国公两人,张国公被罢免之后,那些武将阵营的人自然是以莫国公马首是瞻。

    而莫国公和张国公的关系天下人尽皆知,尤其是莫国公的女儿,原来的镇国大将军莫漓竟是为了张十二而主动辞去了官职!

    当初唐仪志听说这件事的时候,整个人差点没被气炸,所以他对莫家可没有什么好印象。

    而且莫国公现在是大唐最高武将,手里的兵权大的吓人,唐仪志也有些心生忌惮,若是能借着这个机会,让莫国公交出兵权的话,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啊!

    但是这么生要兵权,若是他不同意,而且要是再不高兴,直接起兵谋反,那怎么办?

    于是,唐仪志把他的顾虑说了出来。

    听到这,吴德显然早就想好了对策,不急不慢道:“陛下莫急!若是咱们直接跟莫国公索要兵权的话,或许真的可能把他推向张十二,加速他的谋反!

    所以,咱们要采取些温和的手段!”

    “温和的手段?”

    唐仪志重复了一遍,有点没太听懂。

    毕竟让人把那么大的官职和权力全放下,唐仪志可不觉得能多温和!

    吴德点了点头,说道:“陛下,现在金陵的事情才刚发生,因为咱们有眼线在金陵,所以这消息才能第一时间传给咱们!

    可是其他人并不知道这个消息,也不知道张十二还活着,所以这是拿莫国公兵权最好的机会!

    若是一旦让他得知张十二还活着的话,到时候跟他要兵权绝无可能!或者不等咱们找他要,他自己就造反了!

    咱们要做的就是趁着这个机会,跟莫国公说他年事已大,不再适合做护国公了!但是咱们也不是直接让他把护国公交出来,而是传给他的儿子莫邪!想必这样,他就心甘情愿了!”

    “传给莫邪?那怎么可以?那不就跟莫国公自己做护国公没有什么区别了?”

    一旁的唐庆言听了马上插话,在他看来,莫邪当了护国公比莫国公自己做都难办!

    毕竟莫邪年轻,而且跟张十二关系不错,这岂不是才出狼窝又入虎穴吗?

    吴德瞥了唐庆言一眼,满脸的不屑,都没搭理他,反而是看着唐仪志继续道:“陛下,这爵位更替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而且爵位更替之际,兵权是要交给陛下的,到时候……”

    “我懂了!”

    这个时候,唐仪志直接笑道。

    他现在才明白了吴德所说的“温和的手段”到底是什么!

    先假意让莫国公把爵位传给他的儿子莫邪,相信他肯定是不会拒绝的。

    而到时候兵权交给唐仪志,那护国公这个爵位给不给莫邪已经不重要了,就算给他又如何?

    不过是个爵位而已!

    到时候,兵权都在他手上,就算莫家想造反又如何?

    没了兵权的莫家,唐仪志根本不怕!

    找到解决莫家的方法,唐仪志松了口气,至于木家嘛,那就非常好处理了。

    毕竟木太师的位置不像莫国公那么关键,这个想拿就拿了!

    看到唐仪志已经领略了自己的意思,吴德继续道:“陛下,事不宜迟,趁金陵的消息还有几日才能传回荆州,陛下最好明日早朝的时候就把这事跟莫国公说一遍!争取明天就把兵权拿到手!”

    唐仪志听了点了点头,显然十分赞成。

    “陛下,陛下不好了!”

    这个时候,一个宦官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

    “什么事啊?”

    唐仪志的眉头皱了起来,心里想着这家伙最好能说出什么要紧的事情来,不然自己谈着话呢,他这么冒冒失失的进来,自己非得治他的罪!

    “陛下,陛下不好了啊!城外全是吴国军队!说是让陛下跟他们面谈,不然马上就要攻城了!”

    “什么!”

    那宦官话音一落,唐仪志就被惊的跳了起来!

    南方金陵的事情刚爆发出来,他正准备处理朝中的事情呢,没想到这个节骨眼上,吴国却打了上来,这可真是内忧外患啊!

    (首先我要说,从未断更过,也不可能太监,只是这两天更新的都被404了,哭……还有,昨天是哪个乌鸦嘴说昨天会被404的,来,你出来——你怎么说的那么准啊……)

    

  http://www.tangsanshu.com/jipinxiaozhuixu/93913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