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极道典 >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四章 人体实验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四章 人体实验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四章 人体实验

    杨辰狂奔而去,因为这雪梅实在太难得了,不只是好看那么简单,更是一株有着奇效的株顶级灵药啊!

    “哈哈哈,果然,这人王府,天材地宝……嗯?”

    狂奔之的杨辰面色骤然一变,强行止住身形,毫不犹豫的疯狂后退。

    雪梅的枝条在杨辰靠近的那一瞬间,像是活过来的蟒蛇一般,疯狂的开始舞动,发生一阵阵像鞭子抽打在空气中一样噼里啪啦的声音。

    杨辰一边后退,一边准备攻击,他不再犹豫,神念一动,长剑射出,化作一道流光,斩向雪梅。

    噗……

    雪梅被拦腰斩断,所有的枝条瞬间消散,一枚玉牌出现,杨辰见状大喜。

    刚才他之所以飞速后退,是因为他在接近雪梅的时候,看到尽然有一件兵器插在了雪中,显然,刚才已经有人糟了毒手,杨辰心声警戒,所以才没有中招。

    玉牌飞入手中,杨辰眉头一皱,又是一个“日”字。

    “我去,要这么多日干嘛?”

    看着手中的玉牌,杨辰陷入了沉思;

    “这东西出现的形态是不固定的,杀伤力也很一般,其实没什么智慧,也就是说,这可能是奇门遁甲中的一种!”

    者相适应不成熟的世界一般,神什么东西都很机械,也就是就连这出冰雪世界,也可能只是一个空间阵法而已。

    心中的猜测找不到任何印证的东西,杨辰只有往前走。

    但是这一次,经过三个时辰,杨辰还是没有遇到任何的怪物,他像是孤独的旅行者,穿梭在这冰雪世界。

    “难道,这东西,是有限的?数量早已经设定好了?”

    想到这里笑尘吓了一跳,如果这东西是设定好的,数量有限,那么就意味着,这么多人在这里面,如果无法以最快的速度找到玉牌,越晚越没戏啊!

    “怎么办?”

    杨辰一时间也没有了注意,没办法了,只有盲目的寻找。

    “神识感应不到,七情六欲感应不到,因为他本身就是阵法,要大范围的寻找玉牌,恐怕不现实,只有这一招了!”

    杨辰站在原地,脚下的气温开始降低,身上的开始冒着白气。

    身上飞出片片雪花,凌空飞舞,他要力量自身的寒冰之力,融入这里,以求能够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渐渐的,周围呼啸的声音消失不见,他感觉到自己与这冰雪世界逐渐成为了一体。

    他仿佛感觉到周围的飞雪消失了,光源像是从自己脚下开始,逐渐逼退四周的黑然。

    随着光源的蔓延,杨辰看清了周围的一切,都是莽莽荒野,空无一物。

    随着这种感知的蔓延,杨辰已经清晰的掌握了方圆十里之内的一切动态,一个修士都没有,自然也没有其他的东西。

    嗞……嗞……

    脚下的飞雪,开始凝固,化为坚冰,身边飞舞的雪花,也开始凝固,在一阵寒气之中,这些凝固的雪花像是正在成长发芽开花一般,清脆的响声之中,片片雪花交织在一起,蔓延向四周。

    “咦?这是什么?”

    在杨辰感知的范围之内,出现了一道气息,这是一个修士,那个修士也在寻找什么,但是在他身后的积雪之下,杨辰察觉到了一个点,这一个点,温度要比其他的地方低得多,所以在感知的范围之中,就显得格外的清晰!

    这一发现,杨辰身上一镇;

    哐啷……

    身边的冰掉落在地上,杨辰飞身而去,因为他只有搞清楚是什东西在那个位置,才能做出下一部的选择判断。

    一路之上,他身边的飞雪都会化坚冰,掉落在地上。

    “近了!”

    他感应到了那股寒冷的力量,这种寒冷不同于雪花或是周围的空气,而是它自身在散发着这种力量,就如同他体内的冰花那种感觉。

    到达这点附近,杨辰稍微收敛了气息,一步步接近那个点。

    “嗯,什么都没有?”

    是的,感知的那个位置,什么都没有,还是厚厚的积雪,但是就在他认为什么都没有的时候,积雪尽然开始流动了,虽然动作很小,但是杨辰本身就极为关注那个位置,所以才发现了。

    这时候那个修士察觉到了杨辰的靠近,拔出兵器全身戒备的看着杨辰;

    “你是谁?”

    但是杨辰没有理会他,而是凝视着积雪,全神贯注的感应。

    “这……这是?”

    那个寒气像是被激活了一样,开始吸引周围的积雪流动,正在形成一个雪怪,中间的寒气力量开始集结。

    “玉牌……”

    杨辰大喜,当下哪敢犹豫,在雪怪还没有形成之际,伸手一吸,拳头大小的一团雪破土而出,笑尘一把抓在手中,不理会它的力量涌动,直接一把捏碎。

    光华闪现,一块玉牌出现,上面一个字渐渐显露;

    “月!”

    杨辰打量着手中的玉牌,兴奋异常,因为发现了一个秘密,这些东西是需要一定的条件才会出现的,就像刚才,感知到这人的时候,名没有这玉牌,而至在后期形成。

    正在思考,还来不及收取玉牌的杨辰,突然感应到了一股杀气。

    “乖乖交出来,不然,死了别怪本道心狠手辣!”

    哦?

    杨辰回过神来,看着这个修士,金丹后期的修为,杀气浓郁,眼神笃定,显然,是杀过不少人,笑尘却微微一笑说道;

    “何必打打杀杀呢?交个朋友,或者互不干涉,岂不更好?”

    见到杨辰尽然这般软弱,安修士心神微微一定,在看到笑尘金丹初期的修为,冷笑一声;

    “想法很好,但是,凭你也配?杀!”

    嘭……

    那修士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再次出现之时,已经到了笑尘身前,四道光芒包裹着锋利的断剑突然封锁杨辰的行动,要杀了杨辰,夺取玉牌。

    “哎呀都说了,这样子不好!”

    嘶……

    杨辰脚下寒气弥漫,寒气突然喷发,周围的一切都冻结了。

    那杀到身前的修士以及他打出的四道利刃,包括利刃上的灵气都被完全冻结。

    “呃?”

    见到这种结果,杨辰也是愣在了当场,这寒冰之力这么强?自己都没有感觉到啊,自从子啊天劫之中抢回来之后,都没有动用过,也没有修炼过这类事的功法啊,此时在冰原,想要借此机会修炼一番,想不到结果竟然如此出乎自己的预料?

    其实他身在福中不知福,要知道,他那次渡劫时留下的玄冰,就连他师父都费劲千辛万苦挖走了几块,更何况,他在天劫的大门之中强抢的,可是更加逆天的东西。

    “你没事吧?”

    杨辰友好的问了一句,轻轻拍了拍那个修士,虽知道下一刻,杨辰被吓到了。

    哐啷……

    被冻成冰雕的修士缓缓倒下,但是倒在软软的积雪之上时,还是传来了哐啷一声巨响,尽然直接碎成了极大快,断开的切口处,已经完全成为冰了,根本看不到半点血肉啊。

    “我去,这什么情况,这么容易碎?”

    按道理,他的寒冰的非常坚硬的,不过在被封住之前的那一刹那,那修士妄图用灵气震碎它以自救,所以相当于是在寒气入体的瞬间将自己给震碎了。

    笑尘收了他的戒指,说了声抱歉,然后离开了。

    “怎样才能引起这东西出现呢?”

    杨辰在思考一个问题,是什么东西出事促使这些动心形成的呢?

    看着手中的玉牌,杨辰陷入了沉思,神魂再次侵入道这玉牌之中。

    “这玉牌不可能凭空出现,肯定是首先准备好的,在一定的条件下,现化出来!”

    但是遗憾的是,这一次,还是没有任何收获。

    “我什么我之前能够遇到呢?”

    自己也只是遇到一次,第二次应该是有人被杀了,自己刚好赶上,第三次,也是别人的引来的,自己是刚好赶上。

    “为什么这样呢?”

    杨辰实在想不通,所以没办法,只有继续前行。

    “喀喀喀……”

    杨辰玩着冰,周围的寒气迅速蔓延,此时杨辰所释放的寒气已经弱了很多,但是依然很强。

    “没办法了,只能这样做了!”

    是在找不办法了,杨辰也只能放幼儿诱饵了,大手一挥,身前微微一阵波动,一个只穿着短裤的人出现了。

    一出现吓得一阵鬼叫;

    “啊,我日,怎么了?”

    他还在洗澡泥,尽然突然出现在这种地方,怎么可能不惊讶,怎么可能不吃惊呢?

    但是杨辰比他还吃惊,这而运气太背了,随手捞出的人,尽然是个裸汉,我勒个去!

    但是让他更加吃惊的是,下一刻,他感应到了异样的波动,雪尽然开始流动,强大的力量开始悄无声息的集聚。

    “少主,毛病……”

    刷……

    他消失了,杨辰可没时间解释啊,特别是这人还骂他毛病,干脆让他回去算了。

    寒冰化作巨兽,一把将那还没有形成的学乖给抓在了手中。

    “到底怎回事,这小子一出来,这东西就现化了?”

    这让杨辰愣住了,到底怎么回事呢?

    “再来!”

    想做就做!

    刷……

    有一个被杨辰从逍遥塔叫了出来,他正在裸身盘膝而坐,专心练功呢,此时看到眼前的场景,吓了一跳,随后愣了一下,似乎又想到了什么,随后哈哈哈大笑道;

    “哈哈哈哈,我成功了,哈哈哈哈,我终于练成《寒冰诀》了,哈哈哈……哈哈……”

    周围的环境都被自己的功夫噶影响了,不开心都不行啊,但是下一刻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又愣了一下,惊喜之中疑惑的问道;

    “咦,少主,你怎么在这里?难道特地回来看我练功?少主方向,我最近很上进,你看,我练成了《寒冰诀》,已经能够造出一片雪原了。”

    杨辰嘴角抽了抽,这样二的人怎么到处都有?受谁的影响啊?随后他白了这二货一眼开口道;

    “《寒冰诀》?先治好犯二的毛病再说吧?”

    “少主,别不信,你看,周围的环境都受到了我《寒冰诀》的影响了,连我自己都开始觉得冷了,哈哈哈……我还是有天分的嘛?哈哈哈……”

    杨辰听到此处,干脆不理他了,随他了,他的智商,就算解释了,也不一定明白,所以随它去吧。当然,此时的杨辰一直留意着周围的变化,下一刻杨辰目光一寒,果然,那种气息再次出现了。

    嘭……

    杨辰突然打出一个巨大的冰掌,像是提小鸡一样提出一个雪怪出来。

    “哎呀我去,这是啥?”

    那二货吓了一跳,可是杨辰粗暴的直接将这雪怪捏碎了,又一枚玉牌;

    “我……日!”

    无语了,尽然又是一个日字,让他差点开口骂了出来。

  http://www.tangsanshu.com/jidaodian/52873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