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江湖娱乐圈 > 第三百是十三章不作死就不会死

第三百是十三章不作死就不会死

    李有才认为自己没错。

    但世上的事情岂能都会分出对错?

    人情世故,和一些潜在的规则都在影响着每一个人的判断,这些也就是一些人所推崇的情商。

    李有才并不笨,他的情商也能让他可以混的很如意,但这些都不是他想要的,若是在人与人的纠缠之中耽搁的多了,他怕自己的剑在也无法锋利。

    刘忙不这么认为,为了这次比武他已经付出了很多,无论是娶妻,还是要请自己的朋友观战。

    况且他也不可能败,拿到了剑谱,就代表着他已经找到了剑法之中的破绽。

    所以更不可能让此次盛会,变成一个江湖人口中的笑料。

    “作为一个剑客,你就是这样对待你手中的剑?”刘忙沉声教训道。

    只因每一个人在学剑的时候,都会被师傅强调剑中的精神,宁折不弯,不可轻辱。

    李有才一怔,一个半路学武的年轻人,自然没有师傅教过他这些,不过这人说的和他的剑谱之中说的却是不太一样。

    剑就是剑,那管你这些,感同身受的也只是使剑的人而已。

    当然他不会说出口,更不会和人争辩这些与他无关的话题。

    “我只是路过,想要去剑宗,不要挡我路。”李有才没有回答,只是平静的陈述自己的想法。

    话是没错但听在刘忙的耳中,却成了另外一回事。

    冒犯,一个后辈末学对前辈的冒犯。

    “我今天就代表你师父,好好的教教你,怎么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剑客。”刘忙总算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可以出手的理由。

    前辈指点后辈岂非本就是天经地义的?

    江湖上不但可以传颂他的宽厚,之后更会说他的剑法了得,不愧是剑宗高足“流风剑客”。

    “你学剑的师傅有没有告诉过你,不作死就不会死?”李有才忽的抬头问出神来一句。

    这句话是王予记载在剑谱上的,就是为了告诫他,不要自找死路,活着才有希望,才能攀登到剑道的最高峰。

    他曾经读过书,也落魄的差点死去,自然对这句话理解的最为深刻。

    李有才说话的声音并不大,但周围都是练家子,听得清楚两人的交谈。

    一些人觉得有趣,另一些人若有所思,觉得大有道理。

    林晚秋想到了张家,若不是张家的霸道压得其它世家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只需要平稳的发展下去,现在也还是一个大世家。

    周世杰想到的则是自己,若不是不自量力的参与到超出能力的斗争之中,也不会很惨。

    而赵寒松的感觉更加深切,无相宗偌大的宗门,说没就没了,完全就是作的,此外远在离州的安道远也没能讨得了好。

    要不是他及时上书阐明要害,点明自己并没有参与其中,估计也是灰飞烟灭的下场。

    刘忙一噎,论嘴皮子利索,他这样的老油子,一定是在少年人之上,但面对着许多观战的江湖人,一些不要脸皮的事情就不好做了。

    “哼!小小年纪竟学会了口舌之利,是该好好的教训一二。”刘忙抓住话头道。

    松鹤楼比剑的声势造的很大。

    其中有刘忙的原因,也有剑宗在背后推波助澜。

    现在太需要一个转移视线的话题,来遮掩磨石岩对剑南楼的挑衅。

    张珣他们呀在远处观看,一方面是怕磨石岩的人来此捣乱,另一方面也是想要看看,被吹捧起来的少年剑客到底是不是货真价实。

    “剑宗的外门弟子就这种水平?”裴正仁无趣的道。

    韩其辛眼皮子直跳,其他方向如何还不知道,南边都是这种德性,就很难让人放心了。

    “宗门大了难免良莠不齐,看下去再说,万一那个少年输了,咱们也能及时出手救下。”张珣不认为他们剑宗会输,哪怕只是一个外门弟子。

    “看要开始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所有人在也没了交头接耳说话的闲工夫。

    **

    李有才不在乎名声,却也不是一个任人欺负的小少年。

    拿起剑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了这个觉悟。

    “所以你是来找死的?”李有才平静的道。

    不知多少年没有人敢这么面对他说这句话了,刘忙忙的都快忘记了最后一次说话这话的人是谁。

    不过不管是谁,也都已经死在了他的剑下,死人是不需要记住的。

    “很好,你成功的惹怒了我。”刘忙冷笑道。

    本来顾忌周围看客的反应打算手下留情的,现如今他只想快速的用剑插进这人的咽喉,堵住他所有的声音。

    《流风剑法》也是一门很高明的剑法,凉秋夜笛鸣,流风韵九成。调高时慷慨,曲变或凄清。

    所以其剑法也有九招,每一招或快或慢,或变化无端,或简单干净。

    实在是剑宗不可多得的一门剑法绝学,知识绝学虽好,也要看人练得如何,刘忙能在江湖上闯荡出来一些名声,自然练习的也不会差。

    刘忙已经出手了,剑法展开就仿佛有笛声悠扬的飘荡在耳中,诉说着夜的凄凉,剑招行至中途又是一边,笛声曲调高昂。

    明明是剑刃破风,能有这般效果,就是内力在剑上涌动造成的。

    显然刘忙的内力也很高深。

    李有才没有出手,既没有被笛声所惑,也没有被霍霍剑光迷花了眼,只是他找不到出手的机会。

    对手仿佛把他剑招出手的所有变化,都已经算计的一清二楚。

    所以他只能退,握紧剑柄的手,握得更紧了些。

    围观的人一阵失望,他们都想看到这个少年的剑再次出鞘,却也看得清楚少年人已经没了机会。

    瞧着刘忙的剑招再一次突进,所有人都知道刘忙名副其实,不愧是剑宗弟子。

    易地而处他们也做不到比刘忙更好的应对手段。

    李有才没有旁人那么多的感慨,一退再退已经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再不出手,他连活下来的机会都没有了。

    只因他感受到了对手剑上浓郁的杀气,而自己的轻功并不出众。

    “呛啷”

    李有才的剑已击出。

    他的剑法很平常,若说特点只有一个“快”字。

    刘忙脸上终于露出了微笑,他马上就要破了对手剑法了,剑光流转封死了李有才剑上的所有变化。

    李有才也立刻就感觉到了剑上的沉重,瞬间使出了第二招,剑就像泥水中的泥鳅立刻就重新有了活力。

    刘忙自信的剑招也跟着变化,泥鳅也立刻就成了一条死鱼一样浮出了水面。

    围观者不由得惊叹,任他们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剑法还可以这么使用,简简单单的细微变化,就能限制住这么精妙的剑招,情不自禁的开始思索起和刘忙之间的差距。

    李有才刚有了活力的剑招,有变成了死气沉沉,这样的变化让他心底一沉,他剑中的变化只有学过剑谱的人才会知道,对手又是如何知道的?

    若是两人已经比过剑法了还说的过去,但才第一次见面,又为何能准确的封死他的每一个变化?

    心思百转千回,已经有了一些不好的猜测,为了验证下去,他毅然的使出了第三剑。

    这一剑如同破土而出的种子,瞬间就顶开了头顶上的石头,马上就要长成参天大树。

    观战的江湖客已经对这位刚刚有了点名声的少年剑客,有些失望了,却忽的峰回路转,再次挣扎出了剑网的封锁。

    “这一招之后还有变化?”

    不少人失声惊呼,但惊呼声方起,就被刘忙剑法再次压制了下去。

    李有才忽然笑了,连续三次剑招变化,他已经知道了多面敌人的剑法水平如何,只是想不明白这人是怎么得到他的剑谱的。

    江湖客瞧着剑网中的少年已经是穷途末路了,还能有勇气笑得出来,不由得有些佩服。

    刘忙却已经在想着怎么才能潇洒的杀掉面前这个小子,在所有人面前露脸,当然就要用最漂亮的招数。

    突兀的,封锁的严密的剑网中有着一道明亮的剑光升起,如同天边夜空中最明亮的那一颗星星。

    星光闪烁,剑光也在闪烁。

    只一闪剑就已经插进了刘忙的咽喉,哪里本就是他防护最为严密的地方,他死也不相信会有剑招能够突破。

    现在他信了,可也太迟了些。

    用出这一剑之后,李有才已经无力在支撑自己的身体了。

    他的内力本就不够深厚,已全部用在了这一招之上。

    不少人也已经看到了机会,蠢蠢欲动,不但可以一战成名,更有可能获得这种绝世的剑法。

    **

    “二师兄,你怎么看?”裴正仁道。

    “还能怎么看,刘忙蠢啊,这一招用《流风剑法》第五招就能破解,死的活该。”韩其辛愤愤的道。

    本还以为此人是个剑道高手,破解前三招举重若轻,恰到好处,谁知到了第四招就露馅了。

    “那只因为这人只得到了人家三招剑法。”张珣慢悠悠的道。

    “你怎么知道?”裴正仁疑惑的问道。

    “那三招剑法的剑谱他已经送给我了,换来的就是这三招剑法的破解方法。”张珣道。

    “原来那三招是你破解的?我还以为那啥。”裴正仁没有在说下去。

    作弊已经很让人难堪了,还是自己的大师兄亲自作弊,剑宗什么时候已经不再骄傲了呢?

    “现在刘忙输了,接下来怎么办?”韩其辛道。

    “这么好的剑道苗子,不收入剑宗实在是太可惜了,你们说是吗?”突的身旁一人开口说道。

    这人的出现,没有吓到三人感觉有些没意思,转头瞧着下方拄着长剑不断喘息的少年人。

    “你的剑南楼不管了?跑到这里来就不怕磨石岩的人给你铲平了?”张珣道。

    “因为磨石岩的人来这里了。”这人道。

    “嘿嘿,还是厉前行的嗅觉敏锐,不过也够不要脸的。”

    一道可有可无的声音在几人身边徘徊不去。

    “这些人简直阴魂不散,我去去就来。”张珣在泰州碰了钉子,刚回到金州,接二连三被人小看,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哪能让他容忍。

    说着已经辨明方位追了上去。

    一声尖锐恐惧的惊呼,让所有人的视线都转了过去。

    松鹤楼上那位站在刘忙身后的小姑娘,看着刘忙是尸体慢慢地倒下,在也忍不住惊惧,呼喊起来。

    她只是一个平凡的人,从未曾进入过江湖,哪怕死人也只见过一次,而且那一次她还是个受害者。

    这一次的死人却和她关系匪浅,已经是她名义上的丈夫了。

    谁知刚刚成亲,她就要成为寡妇,而杀了她丈夫的人还是曾经救过她的那个少年。

    世事的奇妙,本就谁也说不清楚。

    松鹤楼下的李有才抬头望去,正好看到了这一双恐惧的眼睛。

    心下暗叹:早知如此,他就不该留下那一本秘籍。

    但也从侧面看出了一些人性,得到了一点教训,女人,不管是漂亮还是不漂亮,从来都是不可信的。

    只是随手救下的一个女人而已,只是有点像他孩童时的母亲而已,能伸手帮一把已经算是仁至义尽。

    他看着还是少年,一个心却早就沧桑的如同老人。

    喟然长叹一声,收回目光不在去看哭的撕心裂肺的女人,况且他连那个女人的名字都还不知道。

    “我见你剑法不错,很有成为绝世高手的潜质,打算邀请你加入我剑宗怎么样?”厉前行忽的出现在李有才的旁边微笑的说道。

    人才那个地方都缺,谁也不会嫌弃太多。

    “加入剑宗就算了,我只是听说了剑宗的盛会,打算前去看看。”李有才没有兴趣替别人服务,也不想受此约束。

    “你可要想清楚了,你刚刚杀掉的这人就是我剑宗的外门弟子,杀人偿命,你应该知道的吧?”厉前行脸色一黑,厉声道。

    “那更不能加入了,若是剑宗都是你们这样的人,我怕被人卖了都不知为何。”

    李有才已经前后想的很清楚了,要脑子里饶多少道弯才能想到对付他的办法。

    这样的人只要想一想身边到处都是,觉都睡不好。

    “哈哈,剑宗的人只会欺负人家年幼,要不和老夫玩两手?”

    对面的松林脚下,一个身穿绿袍的老人拄着一根龙头拐杖,摸着胡子道。

    “早就等着你现身了。”韩其辛和裴正仁立刻围了上去。

    其它围观者,一瞧好好的盛会,被两帮人马弄成了帮派较技,未免引火烧身,一些人已经悄悄地离开了。

    

  http://www.tangsanshu.com/jianghuyulequan/221837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