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灰之地带 > 第二卷 圆都的阴谋 序章

第二卷 圆都的阴谋 序章

    12.12 京时3:20

    “已经到圆都了吗。”

    “出了那个收费站就是了。”陆玲转过头,看着桐叶。“也到该和你说一些必要知道的事情了。”

    “你说吧。”

    “我们陆家是一个很庞大的风术家族。”

    “有多大?”

    “嗯……这个让我怎么说?”

    “就说数量吧。”

    “……去年统计的时候,从者后代284人,纯血族人140人。”

    “总共420人?一个家族?”

    “是啊。”

    “枝繁叶茂啊……”

    桐叶忍不住感慨。

    “说起来,你刚才说的,从者后代,纯血族人又是什么?”

    “那个其实只是一个分类罢了,简单来说,都是族人。先说纯血族人好了,纯血族人其实就是家族内部成员的后代,也即是说,父亲母亲都是陆姓家族的原成员,或者是早些年和陆家交往友好,而且世代联姻的家族,和我们家族的成员节后生下的后代家族成员。比如,我的母亲就不是陆姓,但是却来自一个和我们家族世代关系友好的家族。而从者后代是指从者出现以后,家族成员和那些从者结合生下的后代。”

    “听起来两者好像没什么区别吗?”

    “就是说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人天天要把两者这么分开,无论怎么样,追根溯源纯血后代和从者后代有多大的区别呢。”

    陆玲耸了耸鼻子。

    这时,车停了下来。

    副驾驶的桔莉回过头。

    “到了。”

    “哦,好。”

    桐叶伸手轻轻拍了拍靠在自己肩上的那个柔软脸蛋,伴随着一声轻柔的哼声,蜷缩在座椅上的少女并没有因此睁开眼睛,反而更加放肆地朝青年的怀里拱去,嘴里撒娇般低哼着“桐叶哥”这三个字。

    青年只好无奈地先推开门,一手抱着华法琳,一边钻出车厢,然而就算再小心,他也看不到被车子挡住的地方。

    于是,少女的头就撞在车门的门框上。

    “呜——”

    事实证明,这种独特的叫醒方式还是颇有成效的。华法琳一边低声嘟囔着什么,一边揉着惺忪睡眼,扯着桐叶的衣角,很快,她的身子就又靠在青年的腿上。

    “华法琳,你这样我怎么走路啊?”

    他只好一只手把华法琳抱起来,另一只手拉着沉重的行李箱。

    “喂,你也太宠你妹妹了吧?”

    “啊,有吗?现在毕竟是半夜……”

    “虽然话是这么说,可是——你还是太宠她了。”

    “那我就宠她吧,谁让她是我妹妹呢。”

    桐叶笑起来,抱着少女的手更紧了些,显然是怕她摔下来。

    陆家的宅子近在眼前,宅子的门并没有紧闭,而是微微地打开,流出了一条缝。他们将门推开,进入了庭院,桐叶迎面看到了一尊巨大的石雕。

    “这是先祖。”

    不及他仔细打量,一旁的陆玲已经为他介绍起来。

    石雕雕刻的是一个女子。

    她穿着一件干净利落的战裙,并没有带什么首饰,只有耳朵上垂下来的一对长长的耳坠。头发扎得很高,细细地垂下来更显得精神。她的身后背着一张弓,腰上挂着一把刀——俨然就是陆玲用的那把「飞廉」。但令桐叶有些意外的是,雕刻这尊石雕的能工巧匠,似乎并没有考虑展现女子大展英姿的姿态,而是刻画成双臂环绕着膝盖坐在地上,目光向着远方仿佛在思索什么的样子。

    给人一种浩远宁静之感。

    石雕下面刻着先祖的名字已经生卒年月。

    陆文姬(1322.9-1405.10)。

    “你还要看多久啊?”

    前面站着的陆玲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她的身旁跟着一个五十岁上下的老人。老人一身黑西装,留着灰色的长发,个子不高,但是身子很挺拔。他不苟言笑的样子,时不时地流露出一种严肃感。

    “离伯,你带他们到住处去吧,我得先去见见爸爸。”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她已经消失在那边走廊的转角处。

    老人走过来,行了一个礼。

    “请跟紧。”

    桐叶注意到了“跟紧”这个词,不经有些发怔。他心想,一般情况下,领路者不是应该说“跟着”而不是“跟紧”这个词吗?

    而就在他诧异的时候,离老人已经自管自地向前走去,虽然这种速度不算特别快,但对于桐叶来说,这种速度实在不像是在为一个几乎陌生的客人引路——虽然就此时来说,成为了从者的桐叶已经不算是客人了,但他到底是第一次来到这里。

    他一只手还抱着酣睡的少女,另一只手拉着不算轻的行李箱,心里很是奇怪,为什么这个老人要走得那么急。

    不过,他还是适应了这种速度。随着不断深入这古老的宅邸,桐叶发现,这宅子比想象中还要大得多。这宅子里的房屋几乎都是木制的,走廊很长,而且显得有些曲折。每当他走到其中一段的尽头,以为前面没有路的时候,他会立即发现,这只不过是下个廊道的开始。

    廊道内侧是一个个房间,从门面上来看,这些房间并没有什么不同,因此桐叶感到有些眼花缭乱的同时,难免觉得(与这庞然大物(宅子)相比,)自己十分的渺小。栏杆的外侧是水池,里面种着大片的莲花(当然此时已经完全枯萎,只留下杂草一样的茎)。池中间程设着假山和各种各样的石雕。这些石雕刻画的都是一些奇特的怪物。

    也不知走了多久,他忽然看到一尊特别大的石雕。

    这具石雕盘踞在水池的中央,大概是前面石雕的两倍大小,刻画的是一只鹿首鸟身的怪物。

    “那是「飞廉」。”

    一直沉默的老人短暂地停下脚步,开口说道。

    “「飞廉」不是那把刀吗?”

    “「飞廉」原是指陆家的图腾的「风神飞廉」,而那把刀作为家族的至宝,取了图腾的名字。”

    “图腾……那陆家先祖背着的那张弓是什么?”

    “那是「白岚」,陆家的另一件宝物。如今在二家主手中。”

    “二家主是?”

    “你日后总会见到的。”

    老人又不再说话,自管自地在前面带路。桐叶只好无奈地叹了口气,想着所有问题等到明天见到陆玲再一一询问吧。

    桐叶一边走,一边东张西望。老人从一个拐口处下来,随后带着他们进入了一个带着篱笆的花园,花园里有一座偏僻安静的小木屋。老人走到门口,打开门,将钥匙交给桐叶。

    “这是二位今晚的住处,请好好休息。”

    他行了一个礼,然后转身离去。桐叶似乎已经知道老人大概会这样一点也不拖沓地离开,没有感到丝毫意外。他抹黑找到门口电灯的开关,打开灯,视野亮了起来。

    屋子被收拾得非常干净,里面有两个卧室,而且卧室都装了窗户,睡起来不至于特别气闷。房间内窗门紧闭,但是空气并不难闻,显然应该是之前已经有人进来开过窗子,流通过空气。

    桐叶明白这肯定是陆玲提前吩咐过了的结果,心里感到一阵温暖,他将行李箱搁在客厅里。伸手拍了拍怀中的少女,少女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地抬起头。

    “嗯?”

    “你到床上去睡。”

    “噢。”

    少女慢悠悠地爬到床上,然后又拉住桐叶的手臂,回身揽在怀里。

    这样子就像一只抱着树枝的树袋熊。

    “喂,华法琳,我这样没法去睡啊。”

    “桐叶哥陪我睡嘛。”

    少女笑声呢喃道。

    桐叶想了想,觉得也许华法琳在这个陌生的地方难免害怕,不忍心拒绝少女,侧着身躺下来,将手臂轻轻搭在华法琳身上。

    (自己在圆都的生活就要开始了吗?)

    他怔怔地出神,回过身的时候,华法琳已经睡着了。

  http://www.tangsanshu.com/huizhididai/191339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