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灰之地带 >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11.暴乱的风(二)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11.暴乱的风(二)

    陆玲觉得很烦躁。

    她一想到明天不能带着桐叶一起去寺庙就觉得整个人都无法安定下来。

    虽然长久以来,她已经习惯了独自作战,但在小镇后的经历让她渐渐发现,似乎有个默契的帮手也很不错。在这种烦躁心情的促使下,她心想,只要尽早结束这里的事情,就可以早一些带桐叶回去,然后和父亲提那件事——桐叶成为私从——事成以后,就再也不用一边忍受孤独,一边享受战斗了。

    她向来是那种行动力非常强的人,如此决定了以后,带上倚着桌子的刀,打开门走了出去。

    ——

    灰色的气流肆意地卷动,整个草地都在风中倾倒。

    充斥在耳畔的尽是空气的声音。

    听不到任何其他的——哪怕是有人在耳旁高声大喊,也无一例外会被这种狂风的呼啸声遮掩过去。

    “这到底是怎么了?”

    躲在庙门后面的桐叶探出头,华法琳在他身后,想要挨着他近一些。桐叶以为少女要探出头出去看,连忙按住她的脑袋。

    少女立刻不满地瞪了他一眼,眼里满是委屈。

    “是你那位陆家的大小姐来了,今天她的风很浑浊,看起来心情不太好。”

    虫师的声音响起来,但是声音并不是从耳朵里传入的,而是直接在桐叶的脑海中响起的。

    “你听得到我的声音?”

    “嗯。”

    “你确定她不会发现我们吧?”

    “只要别从庙里面出来让她看到,我就可以保证她发现不了你们。”

    桐叶拉着华法琳往庙里钻,他可不希望自己此时被陆玲看到。他让华法琳躲在佛像后面,自己快速跑出去,熄灭铁桶里的篝火,在黑暗中回到佛像后面,与华法琳挨在一起。

    因为佛像挡住了风,这里的风声小了许多。

    “桐叶哥,外面为什么吹着这么大的风?”

    “恐怕是因为陆玲来了。”

    “陆玲姐姐……好可怕。”

    桐叶苦笑起来,非常奇怪为什么陆玲会这样来势汹汹。他记得少女早上来看自己的时候,明明心情还是好好的。

    “其实,她平时,人还是很温柔的。”

    “呜……”

    华法琳向桐叶挤了挤,整个人缩在他的腋窝下,似乎在微微颤抖。

    强烈的风灌进来,将佛堂前的木桌卷起起来,木桌在佛像上砸了个粉碎,摔下来,发出更加骇人的响声。

    “桐叶哥,陆玲姐姐真的好可怕。”

    “也许吧。”

    现在,连桐叶也开始这么觉得了。

    外面——

    风渐渐停下来,空气中开始飘起轻轻的雨点。

    陆玲从半空中降落在地上,全身带着蓝鎏金色的纹路,这预示着她暴躁的心情。

    她手里依旧持着那把漆黑的刀,此时隐没在黑暗中,唯有幽蓝色的风勾勒出它削薄的轮廓。

    “这不是陆家的大小姐吗?”

    风停下后,传来虫师的声音。

    “我来了。”

    陆玲打量了一下破旧的寺庙,暗蓝的眼睛流光转动,看了眼一旁耸立的草丛。

    “距离五天之期应该还有一天吧?”

    “它完成最后那个阶段了吗?”

    “两个小时前完成了。”

    “我想,你应该不介意提前履行约定吧?”

    她的目光一刻不离地盯着草丛,仿佛下一刻就要扑过去似的。

    “陆小姐觉得可以的话,我自然没意见,但是我想——五天的合理性想必您也是知道的。”

    “你大可不必担心我会因为高速恢复而产生的虚弱感。”

    “看来是我多虑了。”

    “那么,提前履行约定吧。”

    陆玲冷淡地说道。

    “如您所愿。”

    少女眼里果断的杀意炽烈起来,她的身体猛然向前,手里的刀带着暗幽蓝色的光,迅速砍断耸起的草丛,妖魔从草丛中跃起,堪堪躲过飞廉的锋刃,刀带起的疾风顺着轨迹横扫出去,刹那间割起一大片飞旋的草叶。

    妖魔张开翅膀,升入空中,它调整身躯,如同黑隼般俯冲而下,颀长的爪子顺势横扫,只见火星四溅,爪与刀碰撞残杀在一起,然而这一次,飞廉没有占到上风。而刀那侧传来的巨大力道,将她猛地掀飞,不过凭风的流动,少女在半空中调整了身体,最终稳稳地落在地上。

    令陆玲没想到的是一开始她竟吃了个小亏,不过,她的眼里没有惊讶,只有更加凶猛的锐气,强大的对手总是能够激发她的斗志。

    风又吹起来,带动她的身体,她快速拉近了妖魔的距离,妖魔的爪子横扫过来,少女趁势矮身收刀上挑,她躲过妖魔的爪击,飞廉落在妖魔的鳞甲上,瞬间撕裂一个裂口,青色的血液喷射而出,溅了少女一身。

    妖魔的身体如同陀螺般旋转着从山坡上掉下去。陆玲没有停止追击,她从那里跳起来,朝着妖魔落下的位置,干净利落地扎下去。

    妖魔的身体猛然上升,它在空中躲过少女的刀,同时锋利的爪子划开少女的肩膀处的衣服,留下几道血痕。

    陆玲看着飞入空中的妖魔,下意识地想用风禁锢飞在空中的妖魔,但是,这次她又失败了。

    妖魔的身旁漂浮着一些白色的光点,那些光点逐渐融合化作凌厉的风刃。

    (通常情况下,风术力的颜色是白色的,而只有陆家风术士的风术力会呈现这种幽暗的蓝鸢尾花色)

    ——还能够控制风术力吗……

    陆玲皱着眉,只见无数细小的风刃如同暴雨般飞落,草地上的灰尘在风中扬起,如同起了一阵大雾。

    妖魔黄色的眼睛流露出得意的神色,而之前那种混沌与迷茫都仿佛不存在了似的。它舔了舔爪子,看着灰尘沉落下来,露出下面的少女。

    陆玲此时衣衫褴褛地站在那里,雪白的皮肤上带着脏兮兮的灰尘,样子看上去无比狼狈。可仔细看,却不难发现,她的身上没有一处伤口。

    术士界流传着一句很经典的话——不要想着烧伤一个炎术士。

    虽然炎术和风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但是,要用风去伤害一个精通风术的风术士,依旧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同样,这句话可以用在妖魔身上,陆玲明白,恐怕自己的风已经起不到实质性的效果了。

    她扯掉身上的碎布,露出白皙的身体,厚实裹胸布让她不至于因此而走光。因为自身的战斗方式容易损毁衣服,所以陆玲的内衣用这种材质特殊的裹胸布代替了。

    怪物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之中,但是它身上散发出来的臭味,让陆玲甚至不需要用风探测,凭借灵敏的嗅觉就可以找到它的位置,她确定了妖魔的味道,飞身而去,抬刀猛地刺在草堆中。

    当——

    刀在怪物的身上滑开,刀刃处迸溅出金色的火花,同时发出极其刺耳的割据声。妖魔从草堆中扎起,手中尖锐的黑色爪子快速袭击陆玲的喉咙,却被少女轻巧地侧身躲开。

    突然,四周的风术力如同静止般凝固起来,一秒后,又剧烈地紊乱起来,空气中到处是那种悠长的爆鸣声。

    蓝色的光点在黑暗中亮起来,如同千万只萤火虫,将草丛暂时照亮,并为整个草地染上一层空明的苍蓝。

    妖魔扑向陆玲,可它快速的爪子抓在少女身上时,却没有那种实质感。陆玲被撕裂的身影就此消散,如同水中月亮的倒影,再也不可寻找。

    紫色的雷电划过天空,照亮周围的视野,陆玲的身影重新出现在不远处的山坡上。天空中下起淅淅沥沥的雨,她站在雨中,被风术力附着的苍蓝色头发随风飘扬。她的脸上出现了那种古老的蓝金色纹路,看上去就像古时候布下了符咒的人偶,充满了神圣的庄严感以及神秘的诡异感。

    “这就是「苍鸾」吗?”

    寺庙前的空地恢复了黑暗,那里传来一阵低低的自语,那是虫师的惊叹。

    所谓「苍鸾」,即陆家风术的最高杰作之一。传闻陆家的风术士能够以风术力为媒介,在短时间,实现自身血肉之躯与风融为一体。

    换言之,「苍鸾」就是一种能够让风术士与风结合,从而大幅度提升机动性的风术法。

    “我一直以为这只是一个传说而已,想不到居然真的存在……”

    陆玲的刀身上散发出无比璀璨的蓝色光芒,古老的纹路出现在她雪白的肌肤上,风吹动起来,她的身体逐渐消失在流动的风中。

    妖魔像是预感到了什么,嘶吼一声,展开黑翼飞上山坡,它坚硬的骨翅猛然切割少女剩下的残影,企图打断陆玲的术法,然而那残影竟然在黑翼的攻击下碎裂开来。

    紧接着,怪物的身后出现蓝色的刀刃。

    当——

    怪物身体表面的鳞甲与刀刃再次碰撞,尖锐的响声仿佛要撕裂人的耳膜,刀刃下方的妖魔猛然跃起来,锋利的爪子企图割开少女的咽喉。

    但是,怪物的爪子仅仅只是撕碎了少女的影子,紧接着,又是一声巨响。

    当——

    鳞甲再次挡住了飞廉的刀刃,留下了一道淡蓝色的痕迹,这道痕迹并不明显,仿佛是金属折叠后留下的细微的折痕。

    妖魔展开双翼向后横扫,陆玲终于没有能够凭借「苍鸾」化风躲开,翅膀的骨翼瞬间划开她的手臂,赤色的鲜血就此飞洒空中,但是伤口却并不深。

    妖魔的眼中露出一丝惊喜,但是它很快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当——咔。

    陆玲顶着伤口传来的痛楚,挥刀第三次劈在鳞甲上。这看似勉强的一刀却顿时撕裂了坚硬的鳞甲,无数的碎片随着刀刃四射,青色的血液迸溅而出。

    “硬顶着双翼是为了砍出第三刀……那三刀竟完全砍在同一个地方,这是何等精湛的刀法。”

    虫师忍不住低声赞叹起来,他站在寺庙前的空地上,目光向着空洞的黑暗某处看去。

    怪物吃痛怒吼一声,他挣扎着想挣脱陆玲的刀,然而陆玲抽出刀后反手又扎了下去。刀身穿透伤口刺入了妖魔的身体中,腥臭酸涩的血液不断地从伤口喷涌而出,在闪电的照亮下,血雾散发着凝重的青黑色。

    妖魔猛然回身,手中的利爪却从少女的身体中穿透过去。而它爪子落下的刹那,少女又出现在它的身后。

    咔嚓——

    断裂的声音令人听起来毛骨悚然。

    妖魔的手臂连带着肩胛上的翅膀就此被卸下来,她的刀顺着开始治愈的伤口,猛然刺穿整个肩膀,青色的血液溅了她一身。

    此时已是暴雨倾盆,一刻不停地洗刷她身上的污秽。

    “结束了。”

    陆玲像是在祈祷,或是说用着类似祈祷的口吻。

    就在她挥刀要杀死妖魔的时候,她的刀停下来,她用刀背将妖魔击倒,踩在自己的脚下。

    “你还要阻止我吗?”

    她对着黑暗说道,下一刻闪电照亮下方的世界。

    虫师正站在她不远的地方看着她。

    他本以为这孩子已经完成了最终阶段的进化,能够和陆玲一较高下。

    陆玲似乎明白他心中在想什么,顿了顿,蓝色的眼睛凝视着黑暗。

    下一刻,雷电划过,世界又短暂地亮起来。

    四周安静下来。

    黑暗中传来一阵再也忍不住的笑声。

    “你笑什么?”

    “没什么,就是对大小姐的风术表示惊叹。不过,我觉得今天你可能杀不死它了。”

    “你打算毁约吗?”

    “不,我向来信守承诺。”

    他摊了摊手,露出了一副请自便的神情。

    “故弄玄虚——我想,该说的也说完了。”

    陆玲抬起手中的刀。

    叮——

    声音非常清脆空明,仿佛坚硬的水晶落在瓷砖地面上碰撞产生的声音。

    天空又亮起来,携带着轰然的雷声。

    陆玲看到了自己的刀正砍在一层血红色的晶体上,这层晶体覆盖着妖魔的身体,像龟甲一样,替它挡住了致命一击。

    “哼……”

    她再次扎下去,却依然没有砍碎这块盾一样的晶体,她连续地挥战,直到自己的手臂有些被反震的力道震麻才停止这狂风暴雨般地挥砍。

    可晶体却完好无损。

    晶体每承受一次斩击,上面竟会出现一圈圈波纹般的涟漪,仿佛其本身在流动,可是无疑它是凝固的固体,看起来就好像流光转动的血红色玛瑙。而这些涟漪将击在上面的力道完完全全地传导到下面的地面上。

    飞廉甚至无法在上面留下一个印子。

    陆玲知道这种晶体的硬度远在妖魔此时身上的鳞甲之上。

    “你又刷什么手段?”

    “这可不是我。”虫师摇摇头。“你听说过血晶术吗?”

    “当然,血魔种的术法。”

    “你现在看到的就是,你看那里。”

    虫师指了指某个方向,树林里突然出现一道淡淡的身影,带着暗红色的光影。

    陆玲二话不说,追了过去。

  http://www.tangsanshu.com/huizhididai/190948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