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灰之地带 >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9.各自在努力(三)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9.各自在努力(三)

    陆玲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在及深处医院的病房内。

    房间里开着暖空调,柔和的暖风吹在虚弱的身体上十分舒服。虽说温暖的空气容易让人感到昏昏沉沉的,但对于躺在病床上的病患来说,昏沉一些也没有什么问题。

    她有些吃力地看着苍白色的天花板,虚弱渐渐涌上来,连带着肩胛处传来的阵阵刺痛,她感到有些恶心,但浑身无力的她甚至连咳嗽的力气也没有。

    空气中飘着碘酒的味道,头顶上方,点滴一滴一滴落下来,旁边还有仪器规律的嘀嘀声。

    她依稀记得,自己来到病房前是在小镇的某个角落里,似乎是在和那个追踪已久的那只妖魔厮杀,紧接着出来了一个自称虫师的男人……

    “你醒了。”

    陆玲缓慢地转过头,才发现桔莉正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她一如既往地画着简妆,头发挽起来,尽管尽量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些,可脸上难以掩盖的黑眼圈还是暴露了她疲惫的状态。陆玲看得出,桔莉是工作之余抽空来看她的,这让她有些感动。

    此时,桔莉正剥着黄澄澄的柚子。

    “莉姐……”

    “张开嘴。”

    陆玲犹豫了一下,还是张开嘴咬住了递过来的柚子肉,又甜又涩的汁水从果肉中爆开,顺着嘴角流下来,桔莉用早已准备好的抽出纸巾替她抹干净嘴角的汁水。

    “好苦……”

    她有气无力地咽下“苦涩”的柚子肉,愁眉苦脸的说道,如果她还有多的力气,一定会歪过头将嘴里的果肉连带着汁液吐到垃圾桶里。

    “呃,抱歉,我倒是忘记你不喜欢苦的味道。”

    “我昏迷了多久了?”

    “你是今天凌晨入院的,现在是中午。”

    “……扶我起来。”

    “还是躺着吧,你需要多休息。”

    “躺着头晕。”

    桔莉知道陆玲执拗的脾气,不再多说什么,伸出手臂扶起少女,但是大幅度的动作到底还是扯到了陆玲的伤口,刺痛感令少女整张脸都拧了起来。

    “你看,我就说。”

    桔莉责怪地说道。

    此时陆玲的身上就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衫,尽管空调暖和,但桔莉还是怕她因此受冻着凉,将自己的大衣披在身上。

    “谢了。”

    “少说话。”

    “没关系……”

    桔莉无奈地瞪了她一眼。

    “真的没关系……说工作上的事吧。”

    缓了缓后,陆玲渐渐恢复了一些精神。

    “……我今天早上接到第一个电话医院打来的,说你重伤住院——我记得你昨天和我说找到那只妖魔了吧?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个人’出现了。”

    即使恢复了些许精神,陆玲的声音还是有气无力的。

    “‘那个人’……你是说‘那个人’?那这么说是他?”

    “不是。在我要杀死寄生种的时候,‘那个人’并没有直接出手对付我,而是出面阻止了我杀掉妖魔。但这也让我和妖魔两败俱伤。”

    “那他也是你受伤的间接原因。”

    “嗯。”

    “那是怎样的一个人?”

    “很高大,裹得严严实实的,看不清楚脸。但是……我觉得他有点眼熟。”

    陆玲想到那个人的时候,总是觉得在哪里见过,可就是一时半会想不起来。

    “眼熟?”

    “感觉在哪见过他。”

    “他还说了什么?”

    “自称「虫师」,可是,我从来没听说过任何有关虫师的信息。”

    “虫师……”

    桔莉想了想,无奈地摇摇头。

    “也许是自称吧,也可能是化名,总之这应该不是很重要的事。”

    “他有对你做什么吗?”

    “……他的手段很奇特,似乎能够瓦解术法。”

    “瓦解术法?可以说的更详细一些吗?”

    “具体的我也不是很了解……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杀了我。”

    “他该不会在你身上放入寄生种吧?”

    陆玲脸色顿时苍白了几分。

    “你快闻闻我身上的味道。”

    桔莉凑过来嗅了嗅少女的身子,但她很快捏住了自己的鼻子。

    “好臭啊,一股妖魔的血腥味。”

    “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你快告诉我……”

    “为什么你总喜欢把自己弄得脏兮兮的。”

    “好了,快说——”

    桔莉终于忍不住狡黠地笑起来,陆玲立刻明白自己一定是被对方戏弄了。

    “……你早就知道我身上没有那种味道。”

    “当然。”

    陆玲用沉默抗议。

    “我也没想到你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谁都不想做那种东西的点心。”

    “这倒是,想想就觉得恶心。”

    “……”

    陆玲继续用沉默表达自己的不满。

    “好了,别生气了,我们继续说工作的事情吧。那妖魔长什么样?”

    “我记得它身后长着一对翅膀。”

    “别的呢?”

    “再生能力也很厉害,「飞廉」砍掉了它的双臂后,右臂很快长了出来……不过,再生能力也并非是无限制的,比如那条左臂就没有长回来,而右臂被我再次砍掉后,也没有再长回来。我推测,它的再生能力应该有一定的‘冷却’时间。”

    “这倒的确是少见的能力,果然是吃了大量食物的寄生种。”

    桔莉觉得实在有些棘手。

    “是啊。”

    陆玲叹了口气,想着几个小时前发生的事情。

    “在你继续猎杀它之前,还是好好休息吧,不然我可没办法和你爸爸交代。”

    “估计这几天时间没法帮你了。”

    陆玲的语气里怀着一丝歉意。

    “你已经做得够多了。”桔莉还要说什么,这时电话响了。“不好意思。”

    她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时甩着湿漉漉的手,显然中途是去了一趟洗手间。

    “我得走了,局里面还有一些事情等着处理呢。”

    “去吧。”

    陆玲无力地抬起手,挥了挥。

    “最后问你一个问题,他和你吵架了?”

    “是说桐叶吗?”

    “嗯。”

    “为什么这么说?”

    陆玲没想明白自己和桐叶好端端的,为什么会被认为是吵架了。

    “那他为什么没跟着你?”

    “他生病了。”

    陆玲说到这个,不知为何,心情有些低落。

    “真是及时的一场病。”

    桔莉有些感概地说道,但这话让陆玲有些不快。

    “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字面而已。”

    “字面?”

    “就是在最关键的时候,他病倒了。”

    桔莉关上门,狭小的病房里只剩下陆玲一个人。她取过床柜上的手机,点开了消息记录,第一条就是桐叶发来的消息。

    ——你受伤了?

    第二条信息是三分钟后发来的。

    ——要帮忙吗?比如给你带饭什么的。

    “不用。”

    心里流过一阵暖意,陆玲简短地回复了消息。

    ——我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和我说吧。

    “我会的。”

    “如果有需要的话。”

    她补上了一条。

    盐水很快滴完了,护士过来替她拔掉留针上连着的管子和盐水袋子,然后问了一下基本的问题,转过身离开了病房。

    过了一会,陆玲觉得室内的温度有些高,暖洋洋的空调风吹得脸有点干燥,她有些后悔之前没在护士小姐走的时候请她帮忙关掉空调。又觉得不能因为一点小事就去麻烦人家,虽然身负重伤,但是身为一名猎杀者,过人的身体素质还是足以支撑她从床上下来,扶着墙挪到门边去关空调的。

    就在她打算回到床上的时候,一旁的房门声响起,陆玲以为是护士,想也没想顺手打开门。

    下一刻,她看到外面站着一个极其高大的身影。

    陆玲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那人一步走入房间中,她向后退的时候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伤口撕裂的感觉令她倒抽冷气。

    来人挡在门口,戴着墨镜,过着围巾,看不清楚五官到底长什么样。

    “是你!”

    男人冷笑一声,灰色的烟雾从身体里冒出来。寒意正不断从脊背下方爬上来,陆玲感到自己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很意外吧,陆家的大小姐。”

    男人关紧房门,转动锁扣,房门被锁死。

    “……”

    陆玲抿着嘴,明显地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在颤抖。

    “不要紧张,我们是来和你继续谈之前说的事的。”

    “之前……”

    她想起在凌晨的时候,虫师确实是打算和她谈什么的,只可惜被自己果断地拒绝了。

    “你们年轻人总是那么急躁,缺乏耐性。”

    “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

    她跑到窗边拉开窗户,清冷的风吹进来,凉意令暖得发晕的大脑迅速清醒了几分。

    “打算从窗子里逃出去是吗?作为风术师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不过你可要想好,以你现在这幅身子,受不受得住风的力量是一个问题。而且,下面都是普通人,你就算真的跳下去侥幸没事,光是引起恐慌这件事,就会受到家里的责罚吧?而且我记得‘委员会’对这种事情,有着极其严苛的规定吧?”

    “……”

    “别紧张,我来,主要是打算和你谈谈我的提议。你要相信,我可是带着十足的诚意来的。”

    “诚意?”

    陆玲冷笑了起来。

    “我昨晚没有杀你,还替你叫了救护车,这不就是我的诚意吗?不然此时此刻,恐怕你早就躺在停尸房里,成为验尸员的玩具了。”

    “……你说的话真让人恶心。”

    “只要我想,还可以让更恶心的事情发生。”

    陆玲沉默起来,她想反正现在已经退无可退,比如听听对方打算说什么。

    “我们接着昨天的说。昨天说了,那孩子的成长到了最终的阶段,大概三天后,它就会进入完全的成熟期。”

    “……”

    “凭借陆小姐的身体素质,这种伤五天内应该可以恢复。”

    “……”

    “小镇西郊有座荒废的寺庙,我想,用来做决战的地点还是蛮不错的。”

    陆玲怔了怔,皱起眉。

    “决战?”

    “没错,决战。”

    “……为什么这么做?”

    “就想知道那孩子到底怎么样。”

    “你不怕我告诉警署的人?”

    “我猜陆小姐你不会这么做。”

    “为什么。”

    “那孩子进入成熟期后可以说是个很好的对手,我想陆小姐应该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吧?”

    陆玲愣了愣。

    她喜欢厮杀,那种畅快淋漓的感觉让她沉迷其中。

    可是,对方是如何知道自己的这种“喜好”的?

    “开什么玩笑,我不可能任由那怪物在这五天吞食这里的居民。”

    “你放心,这五天那孩子不会再进食,他已经吃了够多的食物了,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消化累计在身体里的能量。”

    陆玲看着虫师,一言不发。

    “你想说凭什么相信我对吧,就凭我的‘诚意’。”

    虫师故意加重了“诚意”这两个字的语气,其中蕴含的意思有很多,例如今天凌晨的时候并没有将少女杀死,反而将她送到了医院里;或者此时此刻还在和少女耐心地谈论这件事;不过,更加明显的是其中蕴含的那种威胁的味道。

    陆玲听出他话中隐晦的含意,屈辱的感觉涌上心头,愤怒的脸变得有些苍白。

    “五天后,傍晚。这个时间没意见吧。”

    虫师说完后,心满意足地打开病房的门。

    “如果可以,麻烦你也把脖子洗干净。”

    陆玲在后口气生硬地说道。

    “我会的,大小姐……”

    他走了出去,并且缓缓地关上门。

    咔——

    门再次关紧,房间内只留下风声。

    陆玲贴着墙的身体滑到地上,发现汗水已经浸透了自己的脊背,落地时的震动再次牵动了伤口,她又昏了过去。

  http://www.tangsanshu.com/huizhididai/190675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