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灰之地带 >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7.围绕着水晶卵发生的事(一)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7.围绕着水晶卵发生的事(一)

    11.11都时18:00。

    暮秋的天空已经完全昏暗下来。

    桐叶到陆玲家时,门虚掩着,少女正在收拾凌乱的桌子,她见桐叶来得有些早,让桐叶随便找个地方坐下,自己则加快了收拾的速度。收拾干净后,她向自己的房间走去,路过桐叶时从边上的茶几上抽了几张手纸擦干手。

    “怎么突然想知道那种东西?”

    “就是感到好奇而已。”

    桐叶早就想好理由,现在正好拿来搪塞。他想,虽然我并不想瞒着你,但总不能说我正在孵化一颗妖魔卵,想找你咨询一下到底该怎么做吧?

    “我去准备一下笔和纸。”

    “噢。”

    一分钟后,她从房间里走出来,一手带着夹着复印纸的写字板,一手握着黑色中性笔。

    “那我们开始吧。事先说一点,妖魔卵算是一个猎魔者必须要知道的知识之一。”

    “这是为什么?”

    “因为从预防灾害的角度来看,识别妖魔卵在妖魔的防治过程中还是非常重要的。我本来打算过一段时间再和你系统地说一说妖魔的分类、鉴别之类的知识,但是你今天既然问起来了,我就先把卵的知识告诉你。说到妖魔卵这种东西,就得简单地说说妖魔是如何繁衍的这个问题。”

    陆玲在写字板上的白纸上写下“1.繁衍”这几个字。

    “妖魔的繁衍?”

    “对。妖魔的繁衍其实是个很复杂的学问,就如同人类或是其他动物的生殖一样。”

    “你是说学问?还有人研究这个?”

    “当然,人类在别的方面都有研究者,那么这个问题为什么不能有所谓的学者呢?最先开始系统研究妖魔的,还是国外的学者。”

    “所以这是个舶来学科?”

    “算是吧。其实,真要说起来,妖魔繁殖方式的分类和世俗所知的分类很像。”

    “世俗所知的?”

    “嗯,比如‘分裂生殖’、‘胎生’、‘卵生’或是‘有性’以及‘无性’之类的。”

    她在写字板上先写下有性和无性两个大类,然后在有性生殖后面添上胎生和卵生两个分类,在无性后面加上分裂,出芽,孢子等分类。

    “确实和通俗意义上的生物很像。”

    “当然,它们本来就是自然界中的生物。不过总体来说,妖魔还是以卵生为主,就比如你已经很熟悉的寄生种,当然无性生殖的也不少,最少的是胎生,只有极个别妖魔是胎生生殖的。”陆玲将卵生这两个大字圈起来,打了个五角星。“一般只要弄清楚卵生的妖魔就可以了,其他的略做了解即可。”

    “那我们就来说说卵生吧。”

    “但其实卵生妖魔的卵的构造和爬行动物的卵没有多大区别,一般他们的卵外壳都比较软,而且较有弹性,当然也有极少数卵会有奇特的地方。”

    “那,特殊的卵是怎么样?”

    “嗯……具体的比如有些卵很大,有些卵很小。大得卵甚至有那个母体这么大,小得可能你要用显微镜才能够看清楚。还有就是卵的壳有区别吧,其实这也是我听说的。”

    “壳的区别?是指硬度方面?”

    “不只是硬度,还有材质之类的差别。其实,要说妖魔卵最不一样的地方,对于我来说,应该就是壳。”

    “稍等,我拿什么记一下。”

    桐叶说着从口袋里取出手机,打开备忘录。。

    “好了,我们接着往下讲。

    陆玲见他准备好了,立刻在卵生两个字后面画了一个弧线箭头,然后写上“壳”这个字。

    “你说。”

    “关于卵外层壳的研究是我爸爸偶然和我提起来的。”

    “你父亲?”

    “嗯,他有很多研究各种妖魔问题的学者朋友,他们聊天时,总会不经意谈到他们的研究成果,而爸爸则会挑些有意思的告诉我,比如这个壳的问题。”

    “你父亲也是一个研究人员吗?”

    “不是,只是有很多那种朋友,我记得这个是有一次吃饭的时候他说过的,关于「血魔种」的卵。”

    陆玲从茶几上拿出笔和纸,写上「血魔种」这三个字。

    “「血魔种」是什么?”

    “可以说,在人类与妖魔对抗的这千年历史中,出现过的最强大的妖魔种族之一,就包括「血魔种」。他们的出现很奇特,就仿佛天外来客一样,它们在历史的某个节点中突然出现,并且进入人类与妖魔的对峙中。就外形而言,它们和人类几乎一模一样,最显著的特点是他们的眼睛。「血魔种」的瞳色是非常深沉的鲜血的颜色,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猩红色。”

    说着,她在“血魔种”这三个字旁边补充上“猩红色的眼睛”这六个字。

    “那它们的眼睛应该挺漂亮吧?”

    “岂止是漂亮,据说就像两颗品质极好的红色尖晶石。对于一些器官收藏家来说,它们的眼睛尤其受到欢迎。我也曾在爸爸那位朋友的实验室里见过他们的眼睛,的确非常的漂亮,他那位朋友本来还想把那对眼睛送给我的,不过我没要。”

    “你说有人会收藏他们的眼睛,这实在有点……”

    “恶心是吧?你要理解这个世界上充满特殊癖好的人还是很多的。”

    “那,他们的壳到底是怎么样的?”

    桐叶将有些扯远的话题再次拉回来。

    “听那位朋友说,「血魔种」的卵像一块,嗯——水晶。”

    桐叶深吸一口气,强忍住心底的激动。陆玲正自顾自地说着,同时在纸上写下“水晶”这两个字,她倒没有注意到桐叶刚才那略微有些变化的表情。

    “可以说得详细一点吗?”

    “你这么激动干嘛?”

    她被桐叶难以掩饰的激动情绪吓了一跳。

    “对不起,我,我就是觉得不可思议。”

    “是吗。”

    陆玲不满地嘟囔着,白了桐叶一眼。桐叶讪讪地笑了起来。

    “其实,准确地说,「血魔种」的卵被学术界称为晶体卵或者水晶卵,原因是那些外壁是一种很像水晶的物质,这种物质非常坚硬,对术法的抗性也非常好。所以,要销毁一颗血魔种的卵是非常的困难的”

    “对术法的抗性又是什么?”

    这一连串的名词听得他有些云里雾里的,好在他可以打断陆玲,问清楚自己不懂的地方。

    “换句话讲,就是说术士的术法很难破坏这种物质。”

    “哦,这下我明白了。”

    桐叶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他总算能够理解为什么自己能够让其他妖魔瞬间湮灭的火焰,却对那层外壁水晶完全没有作用了。

    “这层外壁被称为血晶,血晶其实是「血魔种」的血液凝固后形成的固体。他们的天赋就是操纵自身的血液以及将其他生物的血液转化为自己的血液。因为这种既具有高硬度,又具有强大术法抗性的能力,「血魔种」一直是猎魔者最难对付的妖魔之一。人类与妖魔曾经爆发了七次空前绝后的大战,但是,无论战争的结果如何,「血魔种」的族群都没有受到特别大的影响,甚至可以说,如果没有「血魔种」,妖魔可能早就被人类消灭了。”

    “那你父亲的那位朋友有发表什么研究报告吗,可以的话,我想自己亲自看看……”

    他眼中露出意思期待,但是,他看到陆玲摇了摇头。

    “这是没有的意思吗?”

    “嗯,怎么说呢——我爸爸的那位朋友研究妖魔只是为了自己的兴趣,再者他觉得这种东西让世人知道没什么用,虽然写了研究报告,但是似乎并不打算让别人阅读。他许多的研究成果都没有发表。”

    “竟然是这样。”

    “他一直这样,他真的是一个很有个性的人。”

    “那也就是说,其实学术界的人并不知道「血魔种」的卵到底长什么样?”

    “这个应该有人知道,只是知道的人不会特别多。而且我爸爸的那位朋友一方面是个性的缘故,另一方面,如果他发出了报告,那么必然遭到血魔种的追杀。或许也为了自身的安全考虑,他没有选择那么做。”

    陆玲想了想,觉得还是这种说法比较靠谱。

    “研究报告中,有说过如何对付血晶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估计是没有的。”

    “为什么?”

    “因为如果有,爸爸的那位朋友就有可能将报告发送出来,因为如果有了对付血晶的方法,「血魔种」也就不再可怕。”

    “确实……”

    “噢,对了,「血魔种」的孵化方式也很特殊。”

    “孵化方式?”

    “对,普通妖魔的孵化只需要将受精卵排下,在一定的环境中,卵就可以自行孵化。你见过的寄生种的卵就是典型,母体将卵排到宿主体内,没过多久那些卵就自己孵化了。”

    “那「血魔族」的卵呢?”

    “「血魔种」的卵是由雄性血魔种在雌性体内受精后,雌性用自身的血晶制造壳,包裹受精卵,然后排出体外。但是那枚卵是不会自己孵化的。”

    “听上去蛮有意思的,那有具体的孵化方式吗?或是说,你父亲那位朋友有研究吗?”

    桐叶内心很激动,但也必须保持必要的淡定,不能让陆玲察觉出什么;同时也要流露出适当的好奇,不然他就无法从陆玲那里打听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爸爸的那位朋友在这方面的研究相当透彻,他说具体孵化的方式有三种。”

    “竟然有三种?”

    “是啊,我听到的时候也很惊讶。”

    看到桐叶惊讶的样子陆玲似乎很满意。

    “具体的是怎样的?”

    “嗯——第一种方式是「血魔种」本来的孵化方式,它们会用自己的血液……哦,对了,我忘记说了,「血魔种」的主要食物是其他生物的血液,上面也说过了,他们会将吸食的血液转化为自身的血液。”

    “听起来很像吸血鬼。”

    “「血魔种」就是吸血鬼的原型。”

    “原来如此。。”

    “它们会用自己的血液孵化卵。那位朋友说「血魔种」体内有一个独特的身体构造,他将之命名为血池,雌性「血魔种」排卵后,雄性「血魔种」将卵放到自己的血池里面进行孵化,虽然从理论上来说,雌性也可以孵化卵,但是,似乎是出于生育工作的分工。”

    “也就是说母亲产卵,父亲孵化?”

    “对,这就和海马一样。”

    陆玲突然想到了一个很恰当的例子。

    “海马?”

    “就是一种动物,它们也是这样的。”

    “哦——”

    桐叶顿了顿,现在他已经有八成的把握可以肯定华法林是「血魔种」。所以,他对这些孵化卵的方法自然是极为在意。然而,听陆玲说起第一个方法,他不免有些失望,因为这个方法实在他根本做不到,先不说要找一只血魔种,让它帮助自己孵化华法林,就算要找到它们都不是易事。

    他叹了口气,打算接着听下去,他相信接下来可以听到适合自己的方法。

    “那第二种方法呢?”

    “第二种方法听起来比较残暴。就是孵化卵之前为「血魔种」准备一个气血旺盛的妖魔,所谓气血旺盛什么意思我当时没弄明白,然后将卵放入妖魔的体内,就如同寄生种一样。这样「血魔种」的卵就会吸收宿主体内的血液养分,从而完成孵化。但是这样孵化出来的「血魔种」会带有宿主的特点,似乎在血脉上会受到宿主影响。”

    准备一个气血旺盛的妖魔?桐叶总觉得自己好像能够借此联想到什么,但是却一时半会又想不起来。

    “第三种呢?”

    不过,他也很快否决了这种办法,急着知道最后一种。

    “第三种方法也很离奇。据他说,「血魔种」的卵可以通过纯粹的「炎术力」孵化,这样孵化出来的幼体可以达到和第一种方法一样好的效果,而且,出生后还可以修行炎术法。从实验表明,炎术力越纯粹,品质越高,「血魔种」的炎术天赋越高。”

    桐叶现在终于证明了自己之前的想法,也明白了那个「虫师」为什么将卵交给他的原因。

    “这种方法孵化需要大概多少的时间?”

    “这个取决于「炎术力」的量,我爸爸的那位朋友说,因为卵每天吸收炎术力的量是由上限的,所以至少也要耗费半个月的时间。”

    “难道他孵化过「血魔种」的卵?”

    “是啊,他可是亲自孵化过卵的,而且三种方法似乎都被他证实了。”

    说到这个,陆玲的脸色闪过一丝不自然。

    “你之前说的纯粹「炎术力」要到怎样的程度?”

    “这我就不清楚了,但是,纯粹的炎术力术士真的很难找。”

    “那他是怎么——”

    “他最早的确是想请一个古老炎术家族的人帮忙,不过,那个家族的人比较……保守,所以甚至连拒绝都没有,而是直接无视了他的请求……”

    陆玲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神情就是在说“真是受够了”。

    “那他是怎么做到的?”

    “爸爸的那位朋友是本身是一个术力技师,这个你到时候也会有所了解的,就是能够制造和术力相关机械装置的术士,简单来说,就像普通人类的科学家一样。他在自己的实验室里造了一个机器,这个机器能够将自然状态下不太纯净的炎术力提炼,这样就可以到达孵化血魔种的炎术力纯净度指标,他就是用这种炼化出来的纯粹「炎术力」孵化「血魔种」卵的。”

    “居然还能这样。”

    陆玲今天讲到的事情再次颠覆了桐叶对于术力世界的认知。

    “这在术士界叫做「术力技术」,是上个世纪才兴起的学派,和科学很像。甚至可以说,前辈们就是借鉴了普通人中的科学家,才会发展这样的学派的。”

    “那他应该孵化过很多「血魔种」吧?”

    “嗯,毕竟实验需要反复的验证。”

    陆玲又露出那种不自然的神情。

    “那孵化的幼体他是怎么处理的?”

    “全部当实验素材处理掉了。”

    “实验素材是什么?”

    “就是比如活体解剖妖魔,或者用术法攻击来测试的术法抗性之类的。”

    “怎么这样?”

    桐叶觉得有些恶心。

    “……你知道他这么多卵是哪里来的吗?”

    “怎么来的?”

    “他用药物控制了一只雌性血魔种,发现「血魔种」的生殖器官和人类极为相似后……”她说这话的时候顿了顿。“……用自己的种子结合「血魔种」的卵子得到了妖魔卵……”

    陆玲露出一个眼神,显然是在暗示桐叶“结合”的过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也就是说,这些「妖魔」都是他自己的孩子?等等,人类可以和「血魔种」结合生下后代?”

    “似乎是的,但他本人当然不会承认。”

    “根据‘生殖隔离’的理论,「血魔种」不应该属于人类吗?”

    “从俗世科学的角度,「血魔种」的确应该算是人,但是,这个问题显然不能这样讨论不是吗?”

    “这……”

    桐叶还是感到恶心,他喝了口水,试图将那种厌烦感压下去。

    “爸爸和我说,看待妖魔,只要把它们当作物品就可以了。但是,我始终觉得就算再怎么样,妖魔也是有生命的个体。所以我实在无法理解爸爸那位朋友的某些举动。”

    陆玲的话得到了桐叶的共鸣,他们同时沉默了半晌,知道陆玲再次开口打破沉默。

    “还有别的什么想问吗?”

    “你见到过「血魔种」吗?”

    “「血魔种」是非常高等的妖魔,非常难见到。”

    “所以是没有咯。”

    “如果照片不算的话,应该是没有。”

    “我的问题问完了。”

    桐叶思索片刻,或许是受到了气氛的影响,确认自己没有什么要问的,竟有些郑重地说道。

    “对了,还有一件事,或许你会感兴趣。”

    这时陆玲想起另一件事,顿了顿,喝了口茶。

    “什么?”

    “曾经,有一个人类术士娶了一个「血魔种」。”

    “啊?”

    “那是大概……十五年前的事情了,我大概还刚出生没多久。说来,这是我偶然在一份冷僻的资料中看到的。”

    性格认真的陆玲将事情发生的细节一丝不苟地记了下来。

    “后来呢?”

    “我不知道,毕竟资料上就记录得这么简单。”

    “那他后来呢?有和那个「血魔种」繁育后代吗?”

    “这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会想到繁育后代上?”

    “结婚的其中一项目的不就是繁育后代吗。”

    桐叶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自然而然地将这个观点说出口。

    “呃,这么说似乎也是,但是,我还是觉得结婚的目的是因为爱情。”

    “爱情……”

    桐叶喃喃道。

    “也就是男女之间相互倾慕的感情,彼此想在一起什么的。”

    陆玲说这话的时候有些激动,可说完后脸又红了起来,说到底她对此也不甚了解。

    “男女之间的感情。”

    桐叶陷入了思考,他想到老板问他发展到什么程度的时候,自己脸红心跳加快时的感觉。那一刻,仿佛自己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在往脸上冲,心砰砰砰地跳,仿佛还有一些冲动与渴望。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男女之间的感情”?

    这是失忆后,桐叶除了自己的事情以外,不太明白的事情。他实在无法理解这个问题,只好将困惑归咎于失忆,然而他没想到的是,男女间那种微妙的感情,或许就算不失忆他也未必能够完全厘清。

    “那我回去了。”

    桐叶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不早了。他突然起身的动作让陆玲愣了一下,随后她也看到了墙上的时钟,发现时间确实不早了。

    “回去后告诉我一声。”

    “好。”

    陆玲跟在后面将他送到楼底下。

    “晚安。”

    “你也是。”

  http://www.tangsanshu.com/huizhididai/190633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