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灰之地带 >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6.暗潮涌动(四)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6.暗潮涌动(四)

    11.3. 都时6:50。

    桔莉听到外面的声音,打开门,穿着熊猫样式睡衣的陆玲站在桌子边,端着碗筷。她看到桔莉出来,俏脸立刻红起来,似乎想要遮住自己有些羞耻的睡衣。可剧烈地晃动险些让她手中玻璃瓶里的豆浆洒出来。

    “别笑。”

    她带着一丝羞恼。

    “很可爱。”

    桔莉的确没有笑,至少没有露出笑容,但陆玲分明在她眼里看到了难掩的笑意。她翻了个白眼,低头开始啃手里煎得恰到好处的酥饼。

    “早饭在锅子里,自己去拿。”

    “你起得好早啊。”

    “你不也是?”

    “你做早饭的时候,我怕是还没醒。”

    “也只是今天。”

    桔莉知道陆玲是说早起的原因是要给她做早餐。

    “感谢感谢。”

    她走到盥洗室,迟疑了一阵。

    “有没牙刷?上次的也行。”

    桔莉记得自己上次来的时候有用过一支牙刷。

    “早扔了,你去那边的柜子里找找,牙杯没有,自己用手接水吧。顺带着你就用架子上挂着的黄毛巾洗脸吧。”

    “怎么给我扔了呢,而且还没牙杯……”

    桔莉嘀嘀咕咕地走到柜子旁,发现那边正好还有一支新牙刷。

    “牙膏用你的不介意吧?”

    “用吧。”

    陆玲满不在乎地挥挥手。

    几分钟后,洗漱完毕的桔莉从盥洗室出来,她从锅子里盛出自己的早餐,坐到位置上。

    “今天打算怎么安排?”

    桔莉按照惯例问陆玲。

    “既然有了母体的线索,那就尽早捣毁吧。”

    “顺利的话,今天就可以将最大的麻烦处理掉。”

    “如果是这样当然最好。”

    “你似乎有什么想法。”

    “我在想,如果没有发现怎么办。”

    “没有发现——”

    桔莉愣了愣。

    事实上,她时常拿着最好的情况安慰自己,毕竟每天加班熬夜的确需要一些动力,但是现在,她的确发现自己忽略了一种可能,那就是“今天在北桥没有发现母体”这种可能。

    “说实在话,我没有想过,因为如果真是这样,我的加班时间恐怕还要无限延长。”

    她耸耸肩,有些无奈地说道。

    “喂喂,你真的是一个警察吗?”

    “我这不是说心里话吗?难道警察就不是人了?”

    “这只能说明你的觉悟不够高而已。”

    “……如果真的没有找到母体,我会考虑找到‘那个人’。”

    “‘那个人’。”

    陆玲低声重复了一遍,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中。

    “如果这次在那些排查的地方没有发现母体,那么这件事存在幕后者的概率会大大上升。现在又确定这些寄生种源自同一个母体,如果在这找不到母体,那么卵多半是批量运到这里的,这就需要调查车辆进入小镇的情况,诚然之前在这方面我们一无所获;或者,母体还在小镇,只是‘那个人’被藏匿起来了,这样子我们或许还要玩一局令人厌烦的藏猫。不过,无论哪种情况,这个事件的症结就从母体这个妖魔本身转移到了‘人’身上,哎,我宁可对付妖魔也不愿对付‘人’。”

    陆玲想了想,点点头。她起身回到房间去换衣服。

    “我可真不想加班了。”

    桔莉轻抚着自己的眼角,同时将最后一口煎饼送入口中。五分钟后,陆玲穿着一袭干净利落的蓝色外套走了出来。

    “我和尸检部的人说了,让他们先去北桥,那里的可能性最大。”

    “所以我们直接去北桥就可以了是吗?”

    “嗯。”

    她们走出楼梯口的时候,陆玲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桐叶发来的消息的。

    ——今天老板给我放了假,听说你有工作,需要我帮忙吗?

    陆玲盯着“听说”这个字眼,抬起头看着桔莉,带着质问的口气。

    “你和他说了?”

    桔莉看着陆玲递过来的手机,掩嘴笑起来。

    “我只是随口问了一句今天有没有空而已,结果他和我说今天放假,我就把我们的安排告诉他了。”

    “多事。”

    陆玲撇着嘴有些不满地说道,她快步走到前面,桔莉跟上去。

    “怎么突然生气了?”

    “谁让你多事的?”

    “这怎么能叫多事——啊,我明白了,你一定是怕他又遇上危险是不是?毕竟上次也是在那里。”

    “我只是觉得他去了也没用,可能还会碍事罢了。”

    “别这样说嘛,姐姐知道你不是这个意思。”

    说着桔莉用纤细的手指撸了撸陆玲的马尾辫,陆玲决心不再理会桔莉,管自己往前走,桔莉就在后面看着她略显倔强的背影吃吃的笑着。

    北桥地处小镇中心地带,而陆玲的出租房也在那块区域中,所以她们并没有搭乘交通工具过去,而是选择轻装步行到那里。不一会,北桥残缺的影子就在前面,底下拦着长长的警戒线。她们到北桥的时候,桐叶已经在门口的保安亭外等了一段时间。

    他穿着一身鹅黄色的夹克衫,看起来很显眼,等到她们离的近了,立刻挥手迎接她们。

    “打扮得像去逛街似的!”

    陆玲看起来有些生气地嘟囔起来,桐叶走过来道了声早,不过他看到陆玲有些生气的脸,顿时下意识地看向桔莉。

    “别担心,她只是在生起床气。”

    “哼!”

    陆玲也没有解释,大跨步地走到警戒线前面,那里的工作人员打开警戒线放她进去。

    “你还不过来?要我等你多久?”

    她冲还在思考“陆玲到底怎么了的”桐叶喊道。

    “哦,来了。”桐叶急急忙忙跟过去。“今天的工作是什么?”

    “找到母体,消灭它。”

    “母体就是上次说的那个生产妖魔卵的妖魔吧?”

    “嗯。”

    “母体在这里?”

    “很大概率,当然也有意外。”

    “这样子。”

    他们边说边往封锁区域的中心走去。

    十五分钟后,陆玲的脚步放慢下来,她环顾四周,来回地走来走去。

    “就在这里吧。”

    她转过头,对桐叶说道。

    风术在搜索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毕竟使用无处不在的风找寻东西无疑是非常方便的。随陆玲猎杀妖魔的桐叶自然知道,少女每次在猎杀妖魔前,都会做“搜索”这件事。

    但他发现,这次陆玲的举动明显是要庄重许多。

    桐叶想起陆玲曾说,风术有两种使用方法,一种是“较为庄重的方法”,施展风术的过程有些类似仪式,非常繁琐,但这样做,可以把风术的性能发挥到极致,不过缺点也很难明显,这样使用风术非常地花费时间,而且很笨拙,不够灵活;而另一种则是“随便一点的方法”,也就是通常风术士驱动风术力的方法,这样子做,风术的性能会大幅度减弱,但优点是快捷,便利。

    通常情况下,陆玲会使用“随意一点的方法”,也就是用风直接感知信息。大体过程是用风术在需要探测的方向释放一阵风,然后若干秒后将那阵风召唤回来,从风的反馈中得到消息,过程有些类似军队里派出斥候出去探路,斥候回来后将前方信息进行反馈。

    但今天却完全不像是那么回事,陆玲光挑选位置就费了一些心思。

    这也是桐叶不理解的地方。

    “你像往常一样,直接探测不行吗?“

    “这次的探测范围很大,而且障碍物很多,那样探测的精准度不高,容易出现差错。”

    “这样吗。”

    “好了,别说话,我要开始了。”

    陆玲不再说话,桐叶也保持了沉默。

    只见,她闭上眼睛,在流动的空气中轻微地呼吸,四周不断有苍蓝色的术力向她聚拢,她全身上下也因此散发出优雅的幽蓝色光芒。她开始用一种奇特的语言吟唱起来,听上去给人一种神秘而悠远的感觉,渐渐地,她白皙的皮肤上印出一些古老而神秘的金蓝色纹路,这些纹路很像古东国文字那均匀流畅的比划,只不过要更加地复杂。它们不断地闪烁,如同血管般浮出皮肤的表面,细细密密,分布全身上下的皮肤。

    陆玲的周身开始出现向上旋转的气流,这些气流将她因为魔力而散发着幽蓝光泽的长发吹起,她的身体也开始飘浮起来。

    桐叶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面,这种圣洁的气息让他不禁有些发怔。

    空气的流动越来越明显,旋转着形成一个风环。陆玲站在风的中央,她睁开眼,原本漆黑的眼睛已被一层暗蓝琉璃色的光泽覆盖,这使原本深邃的眼睛像极了一对纯净的矢车菊色克什米尔蓝宝石。

    四周的风如同波纹一般开始扩散,一圈又一圈,仿佛翻涌的潮汐。桐叶感觉自己的身体在被风轻轻地推动,如同站在水中一样。

    ——真的很像古老的仪式。

    他心中难以遏制地产生这样的想法。

    十五分钟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这时四散的风向着少女收拢,躁动的空气也开始恢复平静,这种奇特的仪式也临近尾声。

    陆玲从空中缓缓落下,蓝色的眼睛已经变回原本那种深邃的黑色。

    桔莉和黄先生已经站在那里等候多时。

    “有线索吗?”

    陆玲看向一个方向,那正是北桥封锁区域的最深处。

    “母体就在那里吗?”

    “我不知道,但是,那里有东西。”

    “什么样的东西?”

    “不清楚,很大,球形状的,带着生命运动的感觉。”

    这些特点直指寄生种的母体。

    “……看来今天运气不错。”

    “事不宜迟,我们过去吧。”

    陆玲走了几步,忽然停下,转过身。

    “桐叶,你跟着我。”

    “好。”

    桐叶加快脚步跟在陆玲身后。

    “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桔莉站在后面问。

    “所有人都注意安全,虽说母体作为生殖工具,大部分危险的特性都已退化了。但凡事都可能有例外,我们还是不要掉以轻心。”

    陆玲说完了所有的事情,从身后取下「飞廉」,气流从“黑棍”的内部旋转起来,搅碎外面的黑纱。

    桔莉这时刚好走上来,看到少女的举动,或许是为了缓解紧张的情绪,她不禁问少女。

    “我真不明白,你到底为什么要把刀包起来?反正每次都要将那些纱布搅碎。”

    “你不觉得这样走在马路上很显眼吗?”

    “难道包了一层黑纱就不显眼了?”

    “显眼,但至少不会被人当作管制物品。”

    “原来是这样。”

    “再者,外面的黑纱是特殊的材质做的,这种材质有利于掩盖「飞廉」的气息。”

    “我还以为外面的黑纱就是普通的黑纱呢。”

    “不然你以为?”

    陆玲冲桔莉翻了个白眼,走到桐叶的另一侧,这样她和桔莉之间就隔了“一个桐叶”的距离。

    “这黑纱不是你昨天刚从杂货店里买的吗?”

    桐叶凑过去小声问道。

    “是又如何?”

    陆玲同样小声地反问。

    “那你为什么要裹黑纱?”

    “我刚刚不是说了理由。”

    “怕被当成管制物品?”

    “不然?”

    “那你为什么每次要用风搅碎外面的黑纱?”

    “因为拆纱布很麻烦啊。”

    一旁的桔莉好奇地凑过来。

    “你俩嘀嘀咕咕什么呢?”

    “我在嘱咐桐叶注意安全。”

    陆玲撒谎都不带脸红地说。

  http://www.tangsanshu.com/huizhididai/190633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