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灰之地带 >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6.暗潮涌动(三)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6.暗潮涌动(三)

    桐叶看着眼前狂笑不止的虫师,意识到事情似乎并未向着自己所希望的方向发展。

    “太可笑了。”

    虫师边笑边说,觉得这世界上真的有如此荒诞可笑的事情。自己因为对方是那个人,为此想了许多应对的措施,毕竟自己要交涉的人可能是个恶魔。

    可事实却是,对方失去了记忆。

    要对付一个失忆的人,就算是「恶魔」,也会容易的多。因为关于他本人的任何信息,都可能成为最致命的诱惑。

    “有什么好笑的?”

    “只是感到非常意外罢了。”

    虫师说完这话的时候,脸上已经完全消失了笑容。

    “……”

    “你是那个风术士少女的搭档,又是使用红莲色火焰的炎术士——她一定不知道吧?如果知道了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嗯,你应该也知道这种火焰和那个人的关系,这对你来说,应该也是一个秘密……而且是最重要的秘密。你如果不瞒着她,她又怎么会将你留在身边呢?”

    虫师说着一连串的自言自语,脑海中令他惊讶的纷乱信息也在不断地理清顺序。

    现在他已经将桐叶的处境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你一直在欺骗她们,对不对?”

    “你怎么知道……”

    下意识地回答让虫师笑得越发肆意。

    “你有没想过一件事。”

    桐叶感受到自己的被动,冷汗不断从额角沁出来。

    “什么?”

    “如果她们知道了你就是那个使用红莲色火焰的炎术士,那么后果将会如何。”

    桐叶愣了愣,他一直很小心地回避着这个问题。现在被虫师突然地提了出来,他感到有些措手不及。

    “……我不知道。”

    “后果显而易见——你知道红莲色火焰象征着什么吧?”

    “当然,我听她(陆玲)说过。”

    “很好,当她们知道你拥有那个恶魔的象征时,你觉得她们会怎么样?”

    “……仅凭这一点你就可以证明,我是那个恶魔吗?你敢肯定,全世界只有那个「恶魔」拥有这种颜色的火焰吗?这不绝对吧?”

    虫师又笑了起来。

    “你说的很对,我却没办法进一步证明你是那个「恶魔」。不过既然如此,为什么你还要把它当作秘密,瞒着那位大小姐呢?”

    桐叶怔了怔,这句话让他没有办法回答。

    “因为你也知道,你很难解释清楚你不是那个恶魔,或者说,你也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而且,你同样知道,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人会去愚蠢地去思考你所说的问题,当他们看到你手中那鲜艳的火焰后,他们会理所应当地将你当作「恶魔」看待,我说的没错吧?”

    “至少我认为陆玲她们会愿意思考我所说的问题。”

    桐叶仍然在挣扎,但他明白这样的挣扎是没有用的。

    “的确,这种火焰只对她们有意义的话,我想问题会简单很多。可是,你要解释的对象,是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不是吗?”

    “你这话什么意思?”

    桐叶有些明白对方在说什么,感到不寒而栗起来。

    “什么意思?嘿嘿,只要我愿意,全世界的人此时此刻都可以知道红莲色的火焰出现在这里。你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之前‘红莲色火焰的炎术士’出现在这里时,没有引来趋之若鹜的猎魔者?原因其实很简单,那是因为委员会的人并没有将消息散布出去,我猜他们将情报单独交给了陆家以及小镇的特殊资料处理中心。这么做的目的只是为了保护小镇的居民不要受到过多的影响。但现在,情报同样落在我的手中,只要我愿意,成百上千的追杀者就会赶到这里,你可以想象自己的下场吗?”

    桐叶深吸一口气,想象了一下如此壮观的场景,猜到自己大概会被这些追杀者撕成碎片。

    可是,到目前为止,对方都没有表达自己的来意。桐叶显然不相信对方这么大费周章地和他说这些,只是为了吓唬吓唬自己。

    他脑子转的很快,不断回顾着这前后的对话,终于在这些话中或多或少地感受到了一些目的。

    “但是,你却并没有这么做,我猜你有什么事要让我做。”

    “的确,我有一件事,想让你帮忙。”

    “我可以拒绝吗?”

    “你说呢?”

    “……你打算让我做什么?”

    桐叶在试探后明白,对方大概不会杀了他。

    “你果然是聪明人,和聪明人说话就是不费劲。”

    “我可以答应你。”他顿了顿,像是下了某种决心。“但是,你要将所有知道的关于我的信息作为回报告诉我。”

    虫师停了一秒,那刀削出来般的薄唇渐渐勾勒出冷意十足的笑容。

    “你是在和我提条件。”

    “可以这么理解。”

    “你可能没有弄明白自身处境。”

    “所以,我才会让你不妨听听我的猜测。”

    中年眯了眯藏在墨镜后的眼睛,看着桐叶强硬的样子,忽然来了兴致。

    “有意思,我现在有些好奇你到底想说什么。”

    “首先,我猜你一定在这个小镇里谋划着什么,这件事对你来说至关重要。我赌你不会将我的信息公布出去,因为大量猎魔者的到来,多半不利于你的计划。尽管我不知道你的计划到底是什么,但是和妖魔有关系的事,猎魔者肯定能够对其产生影响。”

    “说下去。”

    “根据你刚才的说辞,你通篇都在胁迫我,看得出我有什么你急需的利用价值,这就是我的筹码。而且一开始,你将我当作那个「恶魔」看待,也就是说,你本来是想拜托那个恶魔替你完成这件事的,什么事非得让一个恶魔去做呢?恐怕不是容易的事情。由此我大胆地猜测,你要拜托给我的事只有我或者那个恶魔能够完成。”

    “以上这些都只是你的推断?”

    “是的。”

    “你有没有想过,你会有猜错的可能。”

    “如果不是如此,那只能证明你在浪费时间。”

    虫师陷入了沉默中,气氛就这样渐渐凝固起来。他身上那股灰色的气流还在有韵律地伸缩着,桐叶感觉得到,虽然不知道这种灰色气流究竟是什么,但是恐怕自己只要稍稍触碰到一点,就会产生难以想象的严重后果。而这种危险感让他有些透不过气来,他感觉到自己的冷静与理性正一点一点的消磨殆尽,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还能这样支撑多久。

    他们就这样对峙着,直到中年鼓起掌,再次露出了笑容。

    “真是令人惊讶,很难想象你竟然是一个失忆的家伙。”

    桐叶暗自松了口气,知道自己赌赢了。但是,想到刚才的场面自己还是一阵后怕,因为只要这个自称虫师的人稍稍改变心意,自己面临的就是万劫不复的后果。

    “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有一件事要拜托你。”

    那人从怀里摸出一枚紫色的晶体,他没有立刻交给桐叶,而是低下头仔细地看了许久,看起来那枚晶体对于他来说十分重要。桐叶接过晶体后,打量了一翻。这枚晶体大约一根手指大小,摸起来手感良好,表面带着柔和的温度。

    桐叶将它捏在手中时,甚至听到了以一种类似生命韵律的声音。

    扑通——扑通——

    有力而有节奏,就像一颗健康的心脏。

    “这是什么?”

    “曾经一个很重要的人送给我的礼物,一颗罕见的妖魔卵。”

    “妖魔卵?”

    桐叶想起那些被寄生种撕成碎片的宿主,下意识地要将卵丢出去,然而他又意识到虫师就在自己身前看着自己,于是抬起来的手臂僵在了那里,

    “抱歉,下意识地行为。”

    “我知道,当然如果你把它丢了出去,那就是另一个结果了。我把它交给你,是希望你替我将之孵化出来。”

    “孵化?你觉得我有做这种事情的能力?”

    “当然,而且你要记得你能够和我做交易的前提是我没有浪费时间。”

    桐叶低下头思索起来,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拿这颗卵怎么办。

    “我只是想看看这孩子的样子。你别担心,我可以保证的是,它对你没有任何害处。它出生后,你就是它的主人,而且,你会喜欢上它的。”

    “为什么你这么肯定我会和你一样,喜欢那些怪物?”

    那人扶了扶墨镜。

    “这颗卵里的孩子,可不能说是怪物,反倒应该……非常的漂亮吧。”

    虫师似乎陷入了回忆当中,并且用了“漂亮”这个词,他的语气里带着怀念的味道,似乎还有些伤感。

    桐叶惊讶的同时,再次陷入沉默中,这次不再是因为思考该如何应付自身的处境,而是思考虫师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他忽然觉得虫师似乎也没那么可怖,于是没有多说什么,将卵揣入了口袋中。

    “日后,你会庆幸在这里和我做了这笔交易的。”

    桐叶下意识地要反驳,但是听到虫师那种确信的口吻,一时间又有些摸不透对方的意思。

    这场谈判逐渐进入了尾声。

    “你还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看得出,虫师已经打算离开了。

    “你在这个小镇里放了那么多寄生种,到底在谋划着什么?”

    “这件事你迟早会明白的,只是现在还没到我告诉你的时候。对了,你可以随身携带这颗卵,不要担心陆家的小丫头,她就算看到了,也不知道这是一颗妖魔卵。关于我们之间的交易,你只要替我把卵里的孩子孵化出来,我就把知道的所有可能关于你的事情告诉你。”

    “万一无论如何我都没法将它孵化出来呢?”

    “那等我离开这里的时候再说吧。”

    “你要离开?”

    “当然,这里的事情迟早会结束。”

    他看了一眼时间。

    “你回去吧,时间也不早了。”

    桐叶也看了一眼手机,发现此时竟然已是凌晨四点。

    “你还没告诉我具体应该怎么做。”

    他看到虫师竟然已转过身,连忙叫住对方。

    “不需要做什么,将它一直带在身旁就好,到时候你就会明白自己到底要做什么。”

    “就这样?”

    “嗯。”

    “你确定你没有在和我开玩笑?”

    虫师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的背影就这样彻底消失在视野中。

    四周恢复了死寂的状态,一眼望去,完全没有人的踪迹。

    泛着深葡萄色的天空,挂着银桂色的残月。

    回过神时,桐叶发现自己已瘫坐在路边的地砖上粗重地喘息,身后的衬衣完全被汗水浸透,湿哒哒地黏在背上,十分难受。

    想到之前交涉时那种刺激与心悸的感觉,他竟感到了一丝喜悦,但更多的,还是后怕与担忧,在这种情绪的驱动下,他无奈的苦笑起来。

    但当他想到自己或许可以知道过去的一些信息,原本阴郁的心情又明朗起来。

    他回到家后又躺在了注满热水的浴缸里,看了看放在边上紫水晶般的妖魔卵,心想这拇指大小的东西真的孕育着妖魔?

    ——那么,这颗卵到底能够孵化出什么样的妖魔?

    他想起虫师所说的“漂亮”这个词,一时间有些难以置信。见惯了丑陋的寄生种的桐叶,实在难以想象“漂亮”的妖魔。

    走出浴室的时候,桐叶又想到一个很微妙的问题。

    ——为什自己么对于接受妖魔卵这种事,竟一点心理负担也没有呢?

    他知道,若是换成陆玲,遇上这种事,就算是危及生命也会拒绝吧?

    说到底,桐叶与陆玲不同之处在于,陆玲对于妖魔永远保持着冰冷的杀意;而他在对妖魔怀着恐惧的同时,或许还有一丝好奇吧。

  http://www.tangsanshu.com/huizhididai/190633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