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灰之地带 >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5.广场上的妖魔(三)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5.广场上的妖魔(三)

    不过这种惬意很快就结束了,陆玲打来一个电话。

    “你在哪?”

    “图书馆这里,你应该看得到,就在——你的左边。”

    他起身走出来一些,冲着还在四处张望的陆玲挥挥手,少女走了过来。

    “我看到你了。”

    他们并没有挂断电话。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里一个人都没有?”

    陆玲的语气里充满了疑惑,因为她可不是桐叶,她知道这里一到晚上可以说热闹得很。

    “全跑了,刚刚这里出现了寄生种。”

    “寄生种?”

    “是啊。”

    “难怪过来的时候看到了乱哄哄的人流。”

    “就是从公园里逃走的人。”

    “妖魔去哪里了?”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

    “怎么说呢,我看到一个炎术士将它赶到了灌木丛那边。”

    “炎术士?你是说真的?那你看清楚他的样子没有?。”

    陆玲的语气不再那么平静,这时她已经站在对面马路,甚至可以隐隐听到她的声音。

    “并不是很看清楚,我快被怪物追上的时候,那个炎术士出现救了我。在叮嘱我赶紧离开这里后,就追着妖魔翻过了……”

    这时,桐叶看到后边的路上走来一个人,他穿着米色的大衣,脸上带着黑黑的墨镜。他露出来的五官线条非常坚硬,仿佛凿出来一般有力。桐叶正惊讶那到底是什么人时,那人影忽地点了点桐叶的身后。

    桐叶回过头,看到陆玲刚好穿过马路,朝着他过来。而当他再次回身的时候,那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喂?你看什么呢?”

    “哦,我发呆了,不好意思。”

    “真是的,你刚刚到底要说什么?翻过了什么东西?”

    “灌木丛。先挂了吧,反正已经这么近了。”

    二人挂断电话,陆玲已经穿过马路,走到他面前,不停地打量着他狼狈不堪的样子。

    “我知道自己的样子有点难看……”

    桐叶故作淡定地说道,现在他身上每一个地方都在隐隐作痛,尽管没有什么威胁生命的伤,但也足以让人困扰。

    “你受伤了。”

    “都是些小伤。”

    陆玲从口袋里取出消毒的药水和棉花,简单地替他擦拭伤口。

    “除了头上,还有哪里?”

    “呃,不用这样……”

    “还有哪里?妖魔的爪子可是有毒的。”

    “肩膀上。”

    她往肩膀看过去,发现这个样子并不容易涂抹药水。

    “把衣服脱下来。”

    “不用那么麻烦,我自己来就好。”

    桐叶脸红了起来,就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少女却执意要求桐叶脱下衣服。

    “脱下来!”

    “真的不用……”

    她猛地抓住桐叶的衣领,快速将他身上那堆“破布”扯了下来。

    “你干嘛——”

    强烈的羞耻感让桐叶下意识地叫起来,然而这次他却没有听到少女的回应。陆玲皱着眉紧紧盯着他身体,看到那壮实的身体上布满了伤痕,各种擦破的,磕伤的,肿起来……估计再过一些时间,还会看到无数浮出体表的淤青。

    “疼吗?”

    她用沾着酒精的冰凉手指轻轻触摸,很快伤口处传来灼热的疼痛感,不过小手那软软凉凉的触感触碰在身体上倒是十分舒服。

    “别这样,其实也还好。”

    桐叶看到少女的眼神,明白了少女又在自责。他当然知道自己的身上到处都是伤口,因为现在他只要稍微动一动,身上的伤口就会带来非常强烈的“反馈”。而为了不让陆玲因为“我没有及时赶到”这种想法而产生内疚(他觉得少女不该如此),他当然要尽量避免让对方发现自己已经浑身上下布满了伤。当然,除此以外,自身的羞耻感也是他拒绝脱衣服的另一部分理由。

    也许是伪装露了馅,总之陆玲发现了他极力想要掩饰的东西。

    陆玲什么也没说,但是脸色依旧不好看,她继续替桐叶处理伤口,棉花上的药水携带着刺激感让桐叶忍不住倒抽凉气。

    “疼吗?”

    “还行吧,也就这个样……嘶——”

    处理完伤口后,桐叶赶紧披上还算完整的外套。陆玲将药水收起来,同时走到垃圾桶边上将棉花丢进去。她回来的时候脸上的神情已经恢复了平时的样子。

    “炎术士是将妖魔赶到那边去了吗?”

    陆玲看到了所谓的“灌木丛”。

    “嗯,从那里翻过去后就不见了。”

    “不见了?”

    陆玲疑惑地走过去,然后看到了后面连着的下坡。

    “我没过去,自然就看不到了。”

    桐叶跟在后面解释。

    “下去看看吧。”陆玲提议,一条腿已经翻过了灌木丛。“有什么伤亡吗?”

    “最先看到的尸体大概四个,然后小女孩死了,宿主也死了,一共……”

    “六个是吗?”

    “也许还有别的人。现在怎么办?要去继续寻找妖魔吗?”

    桐叶明知故问地说道。

    “不用,妖魔就在那里。”

    她向下走去,最终看到了那颗被烧了大半的头颅。

    “这是妖魔的头吧?该怎么处理?”

    “别动,就放在那儿,我打电话让尸检部过来。”

    她取出手机打了通电话。

    十五分钟后,一辆警车停在了公园的入口处。车上走下四个人,这四人桐叶都见过,是尸检部的工作人员。其中走在最后面的那个懒散的高瘦中年男子桐叶已经见了不止一次,之前调查某个出现受害者尸体的区域时,这个中年男人从多次同他们一起参与了调查工作。据陆玲介绍,这人姓黄,在尸检部已经工作了五年,就这个让人难以忍受,不断有人转走跳槽的职业来说,算得上是资深人士。

    黄姓尸检人员走过来,他看起来不太精神,黑眼圈很深很重,嘴角的胡渣也没有刮干净,这使他更显得邋遢。好在他头发并不长,不会因为没有打理就变得乱蓬蓬的,像鸡窝一样。他点上着一根烟,在尼古丁的酩酊感中眯了眯眼睛,习惯性地递了一根给桐叶。

    “喂!”

    陆玲伸手打落那根烟。桐叶也摇摇手表示自己并不抽烟。

    “不要就不要嘛,干嘛要弄到地上?”

    黄姓尸检人员打了个哈欠,而后享受地吞吐着烟雾。

    “你不用去帮忙吗?”

    不太喜欢烟味的她急于将黄姓中年打发走。

    “我这次是带队,上头说也该让那些年轻人独立工作了。”

    “说的你自己很老似的”

    “30岁了,不算年轻吧?而且再怎么说,我也是他们的前辈。”

    说着,他就冲那边一个不算老练的部员吆喝起来,“倚老卖老”的样子让陆玲忍不住啧了一声,不过黄姓中年并不打算和这么一个小姑娘多计较。

    “桐叶对吧?”

    “嗯。”

    “不吸烟是一个好习惯。”

    桐叶讪讪地笑起来。

    “你说这话可真的‘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陆玲翻了个白眼,说到“一点”两个字的时候,一字一顿地说道。黄姓工作人员接了个电话,而后看向桐叶和陆玲。

    “他们几个问妖魔的尸体在哪里。”

    “那边的灌木丛下面。”

    二人带着黄姓中年来到妖魔仅剩的那颗头颅边上。黄姓中年看到后立刻打着手电筒,对着头颅检查起来,并且从大衣里掏出纸和笔,简单地记录了一下头颅的情况,最后取出照相机拍了个照片。做完这一切,他又取出胸口的对讲机。

    “去车子上拿一个盒子过来,我们在图书馆那边灌木丛后面。”

    “收到——”

    不一会,一个年轻工作人员就拎着一只特殊的盒子走下来。

    “将头颅装进去,然后让其他人弄快点收工。”

    “好。”

    怪物的头颅被装入盒子运上车,其他两个清理广场的工作人员也完成工作。他们共理出了七具尸体,其中多出来的那具尸体是一个老太太,死者似乎不是被怪物杀死的——尸体除了头上有磕破的很痕迹外,并没有妖魔的齿痕。她死在一块石头边上,石头上也沾着她的血。据尸检部的人猜测,应该是逃走的过程中不慎摔倒,最终撞在石头上摔死的。

    广场附近那四具尸体上留着宿主的齿痕,显然是寄宿了妖魔的宿主受到了体内妖魔的影响,失去理智后发狂咬人留下来的。

    通过校对各种资料,宿主生前是一个出租车司机,体态微胖,明显的特征是脸上那颗痣。现在整具尸体只剩下一堆血肉模糊的骨架,所幸以及脸上还留着部分的肥肉,让他不至于完全不被认出来。

    小女孩的尸体则只剩下一堆咬碎的骨头了。

    两者的尸体太过零碎,工作人员无奈也只好用特殊的容器装载。

    “死得真凄惨啊。”

    黄姓尸检人员指挥着现场的工作,一脸平静地感慨道。趁着收工最后的时间,他打算将剩余的烟抽完,对于他来说,在抽烟这件事上,绝对不允许浪费。

    “莉姐呢?”

    “有别的工作。对了,我过来的时候,她让我向你说声抱歉。”

    “其实她没有必要每次都过来。”

    “没办法,谁让她是负责人呢。”

    “负责人……”

    陆玲似乎有些触动,回过神的时候尸检部的人已经上了警车。黄姓中年从车窗里伸出头,冲陆玲和桐叶挥挥手。

    “你们回去后还要赶出尸检报告吗?”

    “当然。”

    “那么多尸体,来得及吗?”

    “你说天亮以前吗?那肯定。”

    陆玲还想说什么,可是黄姓中年已经让前面的驾驶员启动引擎。

    “不说了,我还想早点回去呢。”

    汽车沿着马路远去。

    “你要回兼职的地方吗?”

    桐叶盯着陆玲身上那件羽绒马甲,看到上面挂着一个小小的徽章,正是桐叶几个小时前点外卖的那家店。

    “不用了,店里差不多啊打烊了。”

    “那你接下来回去?”

    “嗯。”

    “一起走。”

    “好。”

    这时陆玲收到了一条信息,她停下脚步,点开信息框。

    “是莉姐吗?”

    桐叶跟着陆玲,也习惯称桔莉一声莉姐。

    “嗯。”

    ——晚上我到你家来一趟。

    ——要来就来吧。

    “她说了什么?”

    看到陆玲有些奇怪的表情,桐叶忍不住问道。

    “没什么,她忘带钥匙了,要来我这里借住一宿。”

  http://www.tangsanshu.com/huizhididai/190633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