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灰之地带 >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5.广场上的妖魔(一)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5.广场上的妖魔(一)

    都时20:00。

    从半小时前,陆玲进入办公室开始,她就一言不发地坐在那张椅子上。而桔莉——一方面,是因为手头还有些放不开的事需要处理;另一方面,也因为陆玲那难以捉摸的神情——她并没有立刻去和少女搭话。

    在完成了手头的工作后,在进入更衣室前,她才问了陆玲一句。

    “他惹你生气了?”

    “没有。”

    桔莉记得晚上六点时,陆玲和桐叶应该才开始在北桥的工作,而在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后,她就一个人闷声不响地回来了。桔莉不禁猜测,或许是工作中发生了什么令人不愉快的事情。

    “他的表现让你失望了?”

    “不是。”

    她们隔着更衣室的门交谈

    “那为什么?你今天不是说指导他风术入门吗?难道他……”

    “说了,都不是,相反,我对此还有些震惊。”

    “能让你这个陆家大小姐震惊还真是不容易。”

    “你要是见到了估计比我更加吃惊。”

    桔莉收敛了那种戏谑的口气,有些正经地说道。

    “你先说说看。”

    “你见过一个刚接触术力就凝聚风刃的人吗?”

    “刚接触术力就凝聚了风刃?那确实了不起。等,你是说……”

    陆玲点点头。

    “这怎么可能?”

    “难以置信对吧?”陆玲脸上带着“看,果然你也很吃惊”的神情。“他就是做到了。就在北桥的第一块桥体那里,他站在我眼前,用‘精神’将术力一点一点地压缩起来,虽然最后出现的风刃只能算是个‘残次品’,但是,仅仅只是这样,就足以让人用‘惊艳’来形容。”

    “确实。”桔莉沉默片刻后,点了点头。“我承认我现在的确很吃惊”

    “有没有什么别的看法?”

    “嗯,运气不错。”

    “运气不错吗?这么看起来,这倒是件让人高兴的事情……但是,我总感觉有些不安。”

    “是觉得有压力?”

    “不是。”

    陆玲果断地摇摇头,一方面源于她对自己的自信,另一方面也因为她从未这么想过。

    “你是怕他对你隐瞒了什么?”

    “算是吧。从第一次见到他时,我就感觉他的身上仿佛藏着什么秘密。比如,当时周围所有人都死了,唯独他侥幸活了下来;在北桥的时候也是,我不是说他活下来了我不高兴,而是,明明那个场面下,妖魔的爪子都已经触碰到他的喉咙了,可他还是活了下来。”

    “也有可能是你想太多了,或许只是他运气特别好罢了。”

    “或许吧,毕竟有太多古怪的因素叠加在了一起。”

    “总之,他现在也只是临时从者,这些担忧,等到真的发现不妥的时候再说好了。”

    “说的也对。”

    “已经这么长的时间,那个「恶魔」的事有什么进展吗?”

    “完全没有。”

    “或许他已经离开这里了。”

    桔莉从饮水机里倒了一小杯水,润了润喉咙。

    “或许吧。”陆玲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不过,这里还有更加棘手的烂摊子等着处理呢。”

    桔莉不禁笑了起来。她知道陆玲翻白眼的意思,少女来这里的本来目的可不是所谓的“猎魔”,而是“寻找那名恶魔的下落”。可到了这里后,不说「恶魔」的消息全无,反倒还碰上了如此诡异的寄生种事件,而且事发地——也就是这里,小镇——又急缺人手,向边上的大城市求助恐怕也很难得到快速的支援。

    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出于作为猎魔者的工作责任与态度,还是对小镇居民处境的怜悯与担忧,陆玲只好暂时放弃第一目标,转而帮助桔莉在小镇猎杀妖魔。

    “还没吃晚饭吧,今天我请客,想吃什么。”

    说实在的,她也早就想犒劳少女了。

    “这地方有日料吗?”

    “日料倒真是个稀奇货,不过我知道一个好去处。”

    她话音未落,陆玲已经背起刀站在了门口,少女有些迫不及待地打开门,对着门外的新鲜空气抱怨起来。

    “快走吧,我也遭受够了你们办公室的味道了,真是难闻。”

    “我知道,你也不是第一次和我抱怨了。”

    *

    桐叶打开门,在浴缸里放起热水,然后一如既往地烧水,倒垃圾,等他回来的时候浴缸里的水差不多满了,他从柜子里取出换洗的衣物,摆到架子上。

    他瞄了一眼日历,发现今天已经是11月2日。

    一切准备好了后,他很是享受地躺在放满热水的浴缸里。每天工作后,桐叶都会让自己舒舒服服地泡个澡。十五分钟后,他泡得感觉整个人都快飞起来的时候,才昏昏沉沉地走出浴缸,裹着浴巾擦干身子。客厅里的那杯滚烫的热茶也凉得差不多了,此时也到了能够喝的温度。

    他端着茶杯搬窗边,一边享受着让人清醒的冷风,一边喝着零人惬意的热茶。

    门口的铃声响了起来,他猜到大概是自己的外卖到了,穿好裤子,三步两步走到门口。

    他打开门,正要从外卖员手里接过外卖时,忽然愣住了。只见门外站着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少女,此时摆着张不高兴的脸,瞪着眼睛看他。“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尊敬的陆玲大小姐。”

    自从他们的关系更加熟络了以后,桐叶有时会戏谑地称呼陆玲为大小姐,虽然陆玲并不怎么喜欢这个称呼,但是却也不是那种计较的人,也就由着桐叶开玩笑。

    “很奇怪吗?”

    “说实话有些……惊讶。”

    陆玲将外卖递到青年手里,眉目间露出几分不耐烦。

    “兼职。”

    “送外卖?”

    “对啊。”

    “这可真是太巧了。”

    桐叶记得自己只是随意地点了一家店的外卖,而陆玲竟然正巧在这家店兼职做外卖,而且最终将外卖送到了他的家里。

    陆玲帽檐下的眉毛挑了起来。

    “店长在接单子的时候说了你的地址,问我们谁方便过去。我拿过来确认是你的住址后,顺便帮你带过来了。”

    “也就是说,你是专程为我送外卖的意思?”

    “不是,只是‘顺便’。”

    她特意强调了那两个字,而后脸微微红了起来。

    “「飞廉」呢?”

    桐叶没有注意到少女的变化,但他还是注意到了一些微小的细节,比如,少女的背后没有一直背着的那根黑棍子。

    “我放莉姐那儿了,总不能背着这么一个东西去送外卖吧?”

    “说的也是。”

    “你这问的都是什么蠢问题。”

    陆玲皱起眉说道。

    桐叶将外卖放在桌子上,并且让站在门口的陆玲先不要走,自己从冰箱里取出两罐饮料。他想到什么,在递出饮料的刹那迟疑了一阵,陆玲看到他迟疑的样子,以为对方有什么想说的,没有立刻去接桐叶手中的饮料。

    “怎么了?”

    “嗯,没什么,就是想请你要进来坐坐。”

    “饿着肚子看你吃饭?”

    “你还没吃吗?”

    “当然,而且,我还要工作。”

    “哦——”

    桐叶将饮料递过去,陆玲接过后就要打开时,可是桐叶却连忙阻止她。

    “等一下喝。”

    陆玲不耐烦地皱了皱鼻子。

    “为什么要等一下再喝?”

    “天气冷了,饮料刚从冰箱里拿出来。”

    陆玲愣了愣,没再说什么,低下头将饮料放入口袋中口袋中。她拉上马甲的拉链,挥了挥手走下楼梯。

    “路上小心。”

    “嗯。”

    少女揣着冰冷的饮料,快步跑到楼下的垃圾桶边上,又忍不住看了一眼饮料的口味——番茄味。她皱着眉头拉开易拉罐的环扣,仰起头咕嘟咕嘟地喝起来。

    饮料被她一口饮尽,她长出一口气,苦着脸,似乎不愿再回味那种又甜又酸又腻的味道,毫不犹豫地将空罐子投入垃圾桶中。

    “真是难喝。”

    虽然嘴上在一个劲的抱怨,少女却没发现自己竟然流露出高兴的笑容。她走到住宅区外的铁门口时,忽地听到身后有人在叫她。

    “你怎么出来了?”她远远地就看到了桐叶从里面出来。“你不吃饭吗?它会凉掉的吧?”

    “我把它放入保温盒里了。”

    “你这个人真是奇怪,为什么不立刻吃掉?就是放在保温盒里久了,味道也会变的吧?”

    陆玲忽然有点生气,毕竟这饭是她带来的,桐叶不趁热吃掉就是在糟蹋她的劳动成果。

    “我——我突然想走一走,就跟出来了。”

    “好吧,随你。”

    “你接下来去哪里?”

    “回店里啊,你看,我的车还停在那里。”

    她指了指那边停着的电动车。

    “原来你有车啊。”

    “不然我走路给你送外卖吗?说吧,你想去哪里,我可以捎你一程。”

    “我就是想散散步,就不麻烦你了。”

    二人此时已经走到了门口,陆玲骑上车,带上头盔。

    “早些回去,注意安全。”

    “知道了。”

    桐叶朝她挥挥手。

    他回家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路就是那条小路,也是他最常走的路。小路离他住的公寓很近,相较而言比较方便。而另一条路则是大马路,这条路有些长,走起来要多花上不少时间,但路中间的遍历带你可以买到美味可口的即热便当。此外路边还有许多提供生活消耗品的店铺,例如五金店,杂货铺或是两元商店之类的地方,也算得上是功能齐全。

    许久没走大路的桐叶决定走一走大路。

    大路连着一片相对热闹的地方,路旁停着三四辆卖烧烤的推车,胡椒粉与热油的飘香弥漫在空气中,这无疑勾起了桐叶的食欲。他忽地有些后悔,觉得自己出来时,应该把外卖也捎上。随着不断往前,路上的推车也越来越多,密集的人群从马路的对岸看去显得黑压压的一片。无数支架连在那里,上面缠绕花花绿绿的彩灯,远远看过去闪烁不断。

    桐叶意识到这里应该就是老板常说的中心公园,那些支架应该是围绕在公园旁的夜市,走过去果然就看到了刻着“中心公园”四个大字的石碑。

    出乎他意料的是,这地方很热闹。

    一直以来,他对小镇的印象始终停留在“一到晚上,原本空旷的大街上几乎空无一人”的样子上,然而现在看到这样热闹的场面,竟有些不太适应。

    在这热闹中,他看到了有些熟悉的东西。

    不远处广场中心的人们在跳舞,孩子欢声笑语,一旁的大人们谈笑风声。

    这让他又回想起自己站在病房里,看到对面那个小公园时的心情。桐叶觉得有些羡慕,继而产生了一种久违的孤独感。一直以来,他很确信的一点是,自己应该不是这里的人,至于为什么,理由有很多,例如长相,或是口音以及说话习惯之类的。

    他心里有些难受,绕到广场背面的湖边,坐在冰凉的大石头上,本以为湖边可以安静一些,却发现广场的热闹程度远远超过自己的想象,哪怕是这里,依旧可以隐隐听到外面的喧闹声。

    他心想,自己或许依旧是个局外人吧,哪怕在小镇生活了这么久,也始终不能完全融入进去。

    但令人奇怪的是,四周渐渐安静了下来,湖边恢复了原本的寂静,现在只能听到冬季那种空洞的风声。桐叶不禁疑惑起来,他想,明明刚才还如此的热闹,怎么转眼间连音乐的声音都听不到了呢?

    为了弄清原因,他决定回到广场看看。

  http://www.tangsanshu.com/huizhididai/190633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