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灰之地带 >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4.临时从者(二)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4.临时从者(二)

    桐叶陷入了沉默中,他将条约上的条款一项一项读过去,思索片刻后,最终想要探究自身的愿望占了上风。

    “是要按手印吗? 那印泥呢?”

    “你……”

    “我想试试。”

    “你真的想清楚了吗,就算只是试试,你会碰到的危险也不亚于之前。”

    “我想清楚了。”

    陆玲摇摇头,张开手掌。苍蓝色的光点开始出现在掌心四周,逐渐化为一个雪糕似的圆球。

    “用你的手指蘸一蘸,按上去就好了。”

    桐叶伸出食指,轻轻按在了那颗圆球上,只见球的表面露出一个柔软的指印,那些光点迅速聚拢包裹住他的手指,凉凉的感觉从那些光点上传来,让人意外地感到十分舒服。

    “按在纸上那个圈里。”

    手指按在纸上,留下了一个指纹光印,这光印闪烁了三下后消失在白纸上,此时看上去什么也没有。

    “消失了?”

    “其实它还在那里,只是你看不到了罢了。”

    蓝色的光点朝着按着手印的位置飞去,很快消失指纹再次出现在白纸的圈里。

    “这些光点是?”

    “与你之前见过的红色光点一样,是术力。不过这种苍蓝色的是风术力。”

    陆玲将契约收入包中,显然她对桐叶成为从者这件事有些高兴。

    “现在你就是陆家的从者,明天起,你的第一份工作就要开始了。”

    “明天什么时候?白天恐怕不太行,我得打工,不然没有生活费。”

    “时间可以调整的嘛,白天不行那就晚上吧。但是,如果有紧急情况,可能需要你请假来这边工作,就和我旷课一样。”

    “一天两天还是可以的。对了,成为从者后有什么补贴没有?”

    “交通费以及伙食费什么可能还是有的,别的什么你就别想了。”

    “说的也是。”

    二人相视而笑。

    “那就这样子吧,明晚6点,北桥。”

    “又是北桥?”

    “嗯,具体的我会和莉姐说的,你不用担心。”

    “需要带什么吗?”

    “人过来就好……”

    “知道了。”

    因为家住的很近,他们顺路一道回去,此时正好又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直走的绿灯亮了起来,陆玲穿过了马路。

    “明天见。”

    “明天见,陆玲……”

    果然不加“小姐”这两个字很别扭。

    桐叶看着少女的背影,忍不住想到。

    回到家后,陆玲照常给桔莉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接通时,那段传来轻微的水流声,紧接着,女子有些酥软的声音响起来。

    “这么晚了才打电话报告工作吗?”

    “你不是还没睡吗?”

    “也是,我在洗碗。你现在如果过来的话,说不定我正好给你暖好了床。”

    “喂,我要说正事!”

    “你说。”

    “我要借用北桥,地点选好了,以邮件形式发给你了,记得查收,工作报告也在里面。”

    “我知道了。对了,听起来,今天的事你谈妥了?”

    “嗯。”

    桔莉的口吻中露出几分诧异。

    “你真的把那些啰里啰唆的条例和他说明白了?”

    “当然,我甚至不惜背了几条又臭又长的规矩。”

    “那样他都同意了?啊,反正也只是临时,估计是想试试看吧。”

    “其实,我以为他要放弃了,结果最终还是签下了这份等于没有的契约。而且,我事先可没有和他说,这份临时从者契约的事。”

    陆玲回忆着当时的场面,有些悠悠地说道。

    “你可真是坏心眼,一个劲地试探对方。不过,听起来你还是很高兴的样子。”

    出乎桔莉意料的是,陆玲却干干脆脆地承认了。

    “也许吧……但是我总觉得他身上有什么秘密,他和我说加入我的家族除了感谢我以外,还有别的原因,关于他自己的。”

    “不要多想,每个人总有各自行动的理由,而且他现在也只是一个临时从者。”

    桔莉的意思很简单,如果感到不妥,立刻取消临时从者就可以了。

    “嗯,我明白这个道理。”

    “我还是无法理解为什么还会有人在知道那些严苛的规矩后,还争着挤破头也要加入你们陆家。不瞒你说,我一直觉得制定或是修改这些规矩的人,肯定是个死板迂腐的人。”

    “谁说不是呢?”

    陆玲深以为然地说道。

    “喂喂,真的假的,我可能是在说你老爹。”

    “正因为我知道,才赞同你的观点的。你也没必要明着点出来吧?”

    “他要知道你这么想,不得气死。”

    “是吗?”

    陆玲不置可否地说道。

    “也对,他一向来对你这个宝贝女儿宠的不得了,你若是真任性起来,他估计也拿你没办法。”

    “所谓宠的不得了就是连生活费也不给,让我在这里同时兼职多份工作养活自己?”

    “你自己不是也有钱吗。而且,我说了要给你补贴你又不要。”

    “那不一样。”这是回答第一个问题。“我现在要了行不行?”

    “不行。”

    二人笑起来。

    “不过,你不会打算让桐叶成为你的‘私从’吧?”

    所谓“私从”,是指陆家人专属的从者,也就是亲信之类的。

    “你不说我倒真没想过……不过比起硬给我挑选的话,我更喜欢自己找一个。”

    “叛逆少女啊。”

    “本来就是我的私从,凭什么别人来决定,哪怕是我爸。”

    陆玲理直气壮地说道。

    “你俩真是一样的固执。”

    “固执?那只是你的错觉。”

    “是嘛。”

    “明晚就拜托了。”

    “噢。”

    *

    翌日18:00。

    陆玲一如既往地背着那把刀,英姿飒爽地站在警戒线前。她看到桐叶过来,跨过警戒线,在前面招了招手。

    “来了。”

    北桥被损坏的桥体尚未被处理,不过陆玲知道过几天这里将会被工程队接手,毕竟对于小镇来说,北桥是很重要的交通要道。

    桐叶跟在陆玲身后,微微向前探过去。他不停地环顾四周,同时抿着嘴,有些拘谨的样子落在了陆玲眼里。

    她露出了笑容,或许是意识到自己“失态”的样子,连忙重新板起脸。

    “今天要做的很简单,就是让你的风术入门。”

    “具体怎么做?”

    “这我一会告诉你的。至于地点,我想来想去还是这个地方最适合,希望你不要介意,我知道你上次受了不小的惊吓。”

    “其实也没什么。”

    他勉强地笑起来,显得有些逞强。

    对于风术这种东西,桐叶还是非常陌生的——或是说,他对于猎魔者非常的陌生,加上多次被妖魔袭击的心理阴影,他不免有些忐忑。

    “在此之前,我得把我们猎魔者所理解的世界和你说一说。”

    “猎魔者所理解的世界?”

    “首先是「术」以及「术力」到底是什么之类的事情,今天以后,你会对这个职业以及我们的世界有一个大概的了解。”

    陆玲想了想,接着往下说。

    “猎魔者是从精神这个层面理解世界的。”

    “精神?”

    “嗯,因为我们能够和术力沟通,而沟通的媒介则是人的「精神」。”

    “精神?这又是什么?。”

    “嗯,大概就是你的想法之类的,能够成为猎魔者或者术士的人,大多拥有强大的「精神」,因为没有强大的「精神」,是根本无法看到术力本身的。”

    “术力本身又是什么?”

    “就是最自然最离散的状态,或是你经常看到的光点。如果我将光点汇聚成风,普通人可以感受到风,但是术士则能够从这股风中看到术力的分布。但是有一点必须要提的是,术士可以控制自己的精神,通过这个自由地选择是否能够感受术力。所以,就算是我们,也不是生活在一大堆五颜六色光点的世界里的。

    “也就是说,利用「精神」,就算盯着一堆柴火,我也可以看到无数的炎术力是吗?”

    “理论上来说是的。总结一下,就是术士可以通过「精神」感知,沟通进而使用术力。理论上说,术士可以控制任何术力,但是因为自身精神的亲和性不同,所以,使用自己最亲和的术力才是最好的选择……”陆玲摊开手,只见无数的苍蓝色光点开始在她手中汇聚。“……就像这样。这些东西构成了我们所说的「术」,术士根据本身不同的术力亲和,成为了不同种类的术士。关于「术力」的详细内容,我日后在和你说,那个牵涉到了很多的理论。当然,这种苍蓝色的术力你今天就需要对它进行了解,它和我们今天的主要任务有关系。”

    这不是桐叶第一次看到风术力,但她还是感到非常的神奇,忍不住盯着那团蓝色的光打起来。

    “这就是「风术力」。”

    “没错。你先尝试着感受它们,我给你的诀窍是,想象你在和它们一起流动。感受到术力后,尝试沟通它们,也就是,将它们「召唤」到身边。”

    “我试试。”

    “闭上眼睛或许能够更好地感受它们。”

    桐叶闭上眼睛。他不是很理解和它们一起流动究竟是什么意思,他将之理解为把自己想象成风术力,与它们一起化作空气的一部分。他开始觉得这种想法有些滑稽,但是很快他就收起了开玩笑的心思,因为他确确实实感受到了那些术力的存在,仿佛在呼吸,非常有韵律。

    陆玲惊讶地发现,那些术力开始从她的控制中脱离。

    “感觉到什么了吗?”

    “嗯,流动。”

    “流动?”

    “对,风的流动。”

    “别的什么?”

    “我感觉它们在凝聚。”

    “你说他们在凝聚?”

    “对,就是凝聚。”

    陆玲的眼里露出了一丝震惊。

    术力在快速汇聚,桐叶可以感到它模糊的轮廓,他试着将那团模糊的形状汇聚得更清晰一些。但是桐叶很快发现,这些术力聚集到一定程度后就会产生排斥,虽然那团术力的形状越来越清晰,可是他也感到越来越吃力。

    “术力在排斥。”

    陆玲压抑着内心的震惊,显然感受到排斥这个现象证明术力已经凝聚到了一定程度。凝聚术力需要一定的「精神」,而桐叶竟然第一次接触风术就可以做到这种地步,他到底是什么人?

    “排斥是正常现象,你要把这些自由的术力能凝聚到一起,它们当然会抵抗。”

    “我下面该怎么做?”

    可是他没有得到陆玲的答案,他决定进一步凝聚,于是更多的术力朝他聚拢过来。很快,一片苍蓝色的半透明的月牙状风刃出现在他的掌心。

    无数念头在陆玲脑海中瞬间闪过,她的眉头也因之皱了起来。

    桐叶睁开眼,看到了自己掌心那片风刃,他想伸出手指去触摸,然而却听见陆玲在一旁大喊“小心”。

    呼——

    随着一声剧烈的金属割据声,风刃激射而出,切割在前方那块巨大的混凝土石块上,刹那间无数的火星飞溅,并且石块应声断裂。风刃消散,断口的表面留下一个平整的切面,上面还带着一些炭黑色的斑纹,显然是切割的时留下的痕迹。

    桐叶走过去看到那个切口,伸出手轻轻抚摸,依旧感受到上面残留的余温。

    “这是我做的?”

    他感到心有余悸的同时,还带着几份难以置信。不过,他也很快注意到陆玲脸上阴晴不定的神情。

    “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没有,你做得很好。”

    “那为什么?”

    但是陆玲却没把话说下去,她看了一眼手表,然后站起身。

    “今天的工作到此为止,从明天开始我们就要开始做正式的工作了,我相信你可以做的更好。”

    “这就完了?”

    “嗯。”

    桐叶觉得陆玲的态度转变的很突然,但看到她如霜一般的脸色,也没去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看到对方已经起身朝着北桥外走去,摇摇头,快步跟了上去。

  http://www.tangsanshu.com/huizhididai/190633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