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灰之地带 >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3.各怀心事(一)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3.各怀心事(一)

    “怎么样?”

    “可能是受了惊吓。”

    医疗人员对昏倒的桐叶做了应急措施后,给出了个较为让人安心的结论,陆玲紧绷的脸也放松下来。确认青年没事后,桔莉让身旁的警卫将桐叶带回警署。 她转向陆玲时,少女正靠着围栏,手里拿着纱布卷,一丝不苟地包裹着手里的刀。

    她缠好刀后重新挂在身上,发现桔莉正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她。

    不过,桔莉并没有问什么。她从陆玲身旁走过去,目光落在一处焦黑区域上。她蹲下身子,用手轻抚摸那块尚未消散余温的焦黑色区域。

    “一模一样的痕迹。”

    “嗯。”

    “出现了?”

    “没有。”

    “那这是谁做的?”

    桔莉点着黑色区域说道。

    “我不确定,但我看到了一个人,那个人很快走了。因为桐叶受了伤,我没有追过去。”

    “……我听护理科的人说,他肩膀上的伤口很齐整,这伤口不像是妖魔造成的,反倒像是被什么利器砍伤的。”

    桔莉忽地停下笔,把目光看向陆玲手里的刀。

    “他被妖魔袭击了,我来不及救他,只好将刀掷了过去。结果怪物的尸体在火焰中瞬间湮灭,「飞廉」却目标落空,就砍到了他身上。”

    「飞廉」就是陆玲这把刀的名字。

    “还好伤口不深。”桔莉点点头,似乎能够想到当时的场景,低下头继续做着记录。“尸检部的人刚才也过来了。”

    “怎么说?”

    “又是寄生种。”

    “附近的尸体处理了吗?”

    “都带回去了,已经有一些能够和寻人启事上的人对上号了。”

    “发现宿主的身体了吗?”

    “只找到一件从背后撕裂的衣服,恐怕宿主早就被吃的干干净净了吧?”

    “这前前后后已经第六只寄生种了吧?”

    “是啊,第六只了。”

    桔莉轻轻叹了口气,但她抬起头看向陆玲时,却发现少女有些心不在焉。桔莉立刻明白陆玲此时十分地自责,尽管是受到了自己的怂恿,可决定做这件事的人却依然是她自己。现在,就是她也不得不承认,让桐叶涉及进来是一件荒谬的事情。不过她可不是陆玲这个年纪的少女,没有那么多愁善感,尽管她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可因为桐叶还算安然地活着,所以那些负面的情绪就要少许多。

    “先回去吧。”

    因为车子在封锁区域的外面,所以她们还得走出去。她们在回去的途中简短地谈了一下工作,当她们谈到截至今日,已经出现六只寄生种,超过两位数的已知的死亡人数以及还有许多不明去向的失踪人口时,气氛陷入了短暂的死寂中。

    死亡人数在悄无声息地增长,或许此时此刻,在这座小镇的某个角落里,某个人正在快速走向死亡,甚至落得连尸体都难以保全的下场。

    这让陆玲和桔莉都感到有些窒息。

    从封锁区域出来后就能看到一辆警车停在那里。桔莉替陆玲打开门,示意少女先进去,可陆玲却摇了摇头。

    “我自己回去。”

    “你不回办公室吗?难道没别的什么想问桐叶吗?”

    “没有。”

    “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有别的意思,接下来的事就交给你吧。莉姐,我有些累了。”

    陆玲的情绪很低沉,声音也比平常更加冷淡。

    “那你自己回去吧。”

    桔莉能够体会她的心情,轻轻叹了口气。

    “对不起。”

    警车已经远去,只剩下陆玲孤零零的一个人。

    陆玲有些失神地往外走,微微松开藏在袖子里的,攥得发白的双手。她没有迁怒桔莉,至少没有觉得一切是因为桔莉的建议造成的,她想到刚才,眼看着桐叶要被妖魔杀死的刹那,全身上下都生起一股恶寒。

    ——是我让他卷入这样的危险中的吧?

    陆玲越发地觉得无地自容。

    晚上八点,桔莉打了个电话过来。大体是说桐叶已经被他们送回家了,别的就是一些工作上的安排,再就是让陆玲早些休息。

    陆玲挂断电话后冲了个热水澡,白天发生的事情让她感到很是疲惫。

    她躺在床上,反复回忆着白天的场景——无数次想起妖魔的利爪就要触到桐叶的喉咙,紧接着,火焰就从怪物体内蹿出来,怪物的肉体在炸裂中焚烧殆尽。

    她又开始想,如果当时没有那道火焰,桐叶会怎么样?

    四分五裂的身体,腥臭的血液或是凄厉的惨叫声……

    这一刻,她内心的后悔和愧疚达到了极点。

    叮——听到提示音,她翻身拿起桌上的手机,发现是桐叶发过来的。

    ——白天的事真是抱歉,下午拖了你的后腿。

    看到消息,少女愣了愣。她不明白桐叶在说什么,为什么要道歉?甚至一瞬间以为桐叶在讽刺她的无能,下意识地咬着牙关,但是,很快她就明白这是自己胡乱的妄想。

    她想,就算要道歉也明明应该是自己才对,如果不是她提出任性的要求,这样的事情根本不会发生吧?

    虽然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答应的事情负责任。可是,如果自己不提出来的话,那根本对方就不用因为这件事负责吧?

    为了自己的私愿,要求一个没有能力的相关者参与到相当危险的事情中——这无论怎么看,都无法顺理成章地解读为“那个弱者应该为‘自己承担了付不起的责任,而因此产生的后果’买单”吧?

    这是卑劣而自私的狡辩。

    ——为什么要道歉?

    ——因为我影响了你的工作。

    ——你难道完全没有觉得是因为答应了我无理取闹的请求,而使自己陷入到了危险当中吗?

    ——之前我就说了,我想好了,虽然没有料到这么快碰到了危险。而且,我觉得陆玲小姐为了保护我已经尽力了,这部分得风险应该由我自己承担,而不是陆玲小姐。

    陆玲怔怔看着手机上的消息,忽地看到手机屏幕上出现了大颗大颗的水滴。她擦掉水滴,可是又有水滴落在上面,这时才发现,原来这是自己的泪水。

    不对,都是我的错。

    他才是不应该揽责的人……

    她没有回复,放开手机,抱着棉被,放声大哭起来。

    *

    醒来的时候脑袋有些沉,从窗帘中的光看出,时间应该不早了。

    桐叶起身看了一眼闹钟,此时已是正午时分。

    打开手机,看到陆玲发来了消息。

    ——今天不需要你。

    果然。

    桐叶早就想到会这样,但是还是忍不住苦笑起来。

    “不需要”这个字眼让桐叶看着有些难受。“不需要”代表的意思有很多,比如零余,比如无能,比如“不再被需要”……

    无论哪种意思,都不会让人感到十分舒服。

    到底还是我太没用了吗?

    桐叶无奈地自嘲起来。他从床上下来,回忆了一下昨天发生的情景。

    最初他们到北桥去调查的原因是为了采集一些数据(这些数据昨晚已经交给了桔莉),或者说去得到关于被称作「恶魔」的通缉犯的信息,这个工作做的很成功。

    采集好信息后,他们又向中心区域深入,发现了那里的尸体,而后他们受到了怪物的袭击。

    当时的情景是,第一只怪物从他脚下钻出来,但是那种怪物很快被陆玲斩杀。此间的细节也没什么好回忆的,最多是妖魔的长相和死去的样子依旧让他感到有些恶心。

    大概是因为之前在小路里碰到过了妖魔,再看到那些畸形的怪物时并没有那么害怕。

    接下来就是问题的关键——第二只妖魔。

    第一只妖魔因为将自己击飞,所以来不及立刻杀死自己,被陆玲快速斩杀;而第二只妖魔却是从自己身前钻出来的,他本来是在劫难逃。

    但是,他活下来了。

    昨晚在办公室的询问当中,桐叶大体可以确定一件事,那就是陆玲和桔莉的想法,在她们眼中,桐叶活下来的真相是“那个「恶魔」再次出现,用火焰迅速灭杀了怪物”。

    这件事桐叶没有从陆玲口中得到直接确认,他在特殊资料处理中心的办公室内也没见到陆玲,但他从桔莉同他的谈话中大概能够猜到,陆玲并没有怀疑他。桔莉问的问题也基本上是站在他作为逃生者这个角度上提出的疑问。

    比如问他有没有看到其他人在周围,有没有感到奇怪的东西,有没有想起在小路的时候具体的场景。

    在他在无数的心理矛盾后,还是决定编造了一个谎言。

    “我看到了一个人,然后我就昏过去了。”

    结果,对方竟然没有再追问他很多细节,甚至从神色中露出了然的样子,这让他感到十分奇怪。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桐叶无奈地耸耸肩。

    他当然不知道桔莉已经从陆玲口中得知,她在自己昏迷的时候看到了另一个人,并且怀疑那个人就是「恶魔」,这种巧合在双方的对质中才会有被察觉的可能。

    虽然他不知道陆玲和桔莉的关系,但是能够大致猜得出二人是合作关系,就这件事上,她们之间肯定存在交流。桔莉的立场很大程度上代表了陆玲的态度,善于观察的桐叶在运气和种种原因下,成功将事实隐瞒过去。

    至于为什么要编造谎言,是他等下要着重回忆的部分。

    桐叶将杯中的热水一口饮尽,原本还有些冷的身体很快热了起来。为了更好地想起事情的每个细节,他决定到外面空气更好的地方,边走边想。

    他从玄关处的衣架上取下围巾裹住自己的脖子,披上大衣,整理好衣物后关紧房门,锁上防盗门。

    深秋的中午温暖中带着清冷,加上桂花若有若无的香气,桐叶很喜欢这种被他称作“秋天味道”的空气。

    他嗅了嗅,心情莫名地好了一些。

    在这种好闻的“气味”中,开始了对这件事始末的回忆。

  http://www.tangsanshu.com/huizhididai/190633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