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九天 > 第四百七十四章 太白为首

第四百七十四章 太白为首

    “大胆!”

    “朝仙宗竟敢做这等事?”

    朝仙宗三位长老忽然起了此等疯狂之念,倒像是刚刚还慈眉善目的老狗,忽然呲起了獠牙,众修皆是又惊慌又愤怒,大喝连声,奔向了四面八方,有人惊怒之下,已忍不住要向着朝仙宗出手,也有人在这时候只是怀里抱着神字法贴,四下寻路,只想赶紧逃离。

    毕竟朝仙宗与那三位长老的威名在那里,敢与他们交手的不多,还是想着逃走。

    只可惜,他们奔逃的速度虽快,逃走的方法虽然各有不同,但却是一样的结果,急包逃窜得不久,便已遇到了那一片火墙,有人飞窜上天,想要越过火墙,但火墙却随之涨高,将他们吞噬,有人咬紧牙关,一头钻进了地下,想要遁地逃将出去,但那土壤之中,居然也充斥了惊人的火意,刚一经过火墙所在的界限,便已被火意烧焦,只剩得了一具焦尸在地下。

    “不好啦,真的逃不掉了……”

    不知有多少被火墙逼了回来的人,惊慌失措,乱窜乱叫。

    “呵呵,既要杀绝,那便一个不可放过!”

    而面对着忽然惊慌混乱了起来的人群,朝仙宗三位长老对视一眼,满面森然,萧木大长老大袖飘飘,忽然间手捏法印,向着下方一指,那之前被他栽种在了地上的碧绿剑树,便疯狂暴涨了起来,枝叶舞动,上面那剑形树叶纷纷脱梢而出,呼啸着飞向了四面八方去。

    咻咻咻咻咻……

    无法形容那剑状树叶的速度,只见得一片碧绿影子呼啸纷飞,距离那剑树百丈之内的修士,便像是雨点一样噼哩啪啦的从半空中掉了下来,一个个的身上或是出现了可怖的剑口,或是直接被剑叶抹过了脖子,甚至有些直接被剑叶绞碎,整片虚空,都染成了血红色。

    既已要杀,那他便没有分毫留手。

    堂堂顶尖元婴大修的神通,对普通修士来说,本就是一场屠杀!

    “轰隆隆……”

    更远一些的地方,那一支王庭仙军冲杀了过来,也已得到严令,杀气腾腾,他们甚至还没有奔到太白宗上空,便已遇到了许多小仙门修士,这些小仙门修士,都是老实巴交离得远远看热闹的,甚至连那些神字法贴都没抢到,这时候也正是一脸懵懂不知所以之时。

    但这些王庭仙军,却毫不客气,一言不发,便向这些人杀了过去!

    不知有多少人,都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便已经被仙军碾压成了一堆肉酱。

    “朝仙宗长老,我们……”

    更有一些修士,或是各宗之主,或是心向尊府之辈,在这时候见到乱象已起,大惊失色,急忙驾云冲向了半空来,一脸惊慌,急急大叫:“吾等无意学此神字法诀,愿将地贴奉上……”

    只是,那位白袍长老,还不待他们靠近,便已大袖拂过。

    唰唰唰……

    一片白霜拂过,这些人话还没说出口,便已被冻成了冰雕,然后啪一声破碎。

    既已决定灭口,那朝仙宗分明已顾不得分辨什么自己人不自己人了。

    所有人都要死!

    ……

    ……

    “好一个朝仙宗,把我们当成了什么?”

    “可恶,可恶,大家伙一起,跟他们拼了……”

    见到逃生无幸,又见到了朝仙宗出手绝决,不留余地,众修终于是愤怒了起来,大喝声声,杀气滚滚,狠狠向着那朝仙宗的三位老修看了一眼,然后转头向太白宗主方向跑去。

    “太白赵道友……”

    “太白宗赵老前辈,还请你为吾等主持公道啊……”

    “还请赵道兄出手,为吾等诛灭这三条老狗,救诸门于水火……”

    “……”

    “……”

    无论此前这些仙门究竟是来帮助太白宗,还是趁火打劫的,无论之前尊府大军碾压而来时,众仙门是诚心出手相助,还是被迫无奈,但在这时候,大家忽然便成了同一条战线的人,一个一个大义凛然,满面肃杀,话里话外,理所应当的将太白宗主捧成了主心骨。

    而望着那些人诚恳真挚的目光,太白宗主神色淡然,颌首道:“自该如此!”

    众修大喜,目光钦佩的看着太白宗,然后等了半晌。

    又等了一会。

    再等了一会。

    太白宗主还是面带微笑,一脸诚意,只是没动。

    众修皆有点着急了:“请呀……”

    太白宗主微微苦笑,道:“只凭我一人,对抗朝仙宗三大长老吗?”

    众修顿时面面相觑,好像这确实是一个问题来着。

    虽然刚才太白宗主已大发神威,借五行大真义,一人战十婴,显示了高深莫测的手段,但元婴与元婴是不同的,朝仙宗大长老究竟强到了什么程度,场间人谁也不知,但起码一听到他们的身份,便知绝非尊府元婴可比,让太白宗主一个人对付三个,是有点强人所难!

    “可是……可是……”

    周围众修着急了起来,急急道:“那我们怎么办?”

    太白宗主笑了笑,神色淡然了下来,道:“诸位若是信我,便该助我一臂之力了!”

    诸修面面相觑,半晌之后,纷纷道:“愿奉太白赵道友之命!”

    在这一刻,话皆说的极为诚恳。

    哪怕是之前心里有再多的小算盘,但如今面临着朝仙宗的杀意凶凶,也只能抛诸脑后了,诸修皆非愿意轻易服众之辈,但如今逃生无路,杀机满布,遍视全场,也惟有太白宗主尚有与朝仙宗稍作对抗之力,大家都是明白人,若是再藏着掖着,那就是自寻死路了。

    “既然如此……”

    看着诸修诚恳的眼神,太白宗主露出了一抹宽慰笑意,似乎这一切早在他谋划之中也似,他轻轻点头,然后目光远远的看向了半空之中那三个凶势无两的朝仙宗大长老。

    “我太白宗当仁不让!”

    说罢了这话之时,他忽然间手捏法印,一时间身后阵势狂涨百丈,犹如大浪滔天,不知有多少人的目光,都被这狂暴声势吸引了过来,而身处阵势之中的太白宗主,声音冷冷穿透阵势,散往八方四野:“诸位安州同道,听我之言,修为金丹高阶,或是精擅五行之道者,前来助我,把持五行阵势,诸门弟子,皆入太白宗来,随吾太白弟子而动,布守四方!”

    他这话一出,震荡人心,又仿佛有某种安魂神妙,惊慌中的诸仙门弟子,皆急急冷静了下来,不再四下里乱窜,而是飞快的向太白宗逃来,那些各道之主,隐藏的高手,则急急窜向了高天,一层一层,守在了太白宗的五行大真义之外,惊惶惶看向了四周……

    “太白宗弟子郭清!”

    赵真湖低喝一声:“你率诸仙门弟子,布守七峰四谷,诛灭王庭仙军!”

    下方太白宗里,正率众奔向了王庭仙军杀去的郭清师姐,心间一震,急忙大声答应,然后调头便回,不再向外冲杀,反而收缩防御,同时将各仙门弟子,皆引入了太白宗内。

    “太白熊平!”

    赵真湖又是一声大喝,便见得下方正率众修缮防御阵法的戒律堂熊长老一个惊醒,急忙大声答应,然后听得赵真湖低喝:“你抽调各仙门擅长阵法者,截断太白宗地脉!”

    熊平虽不知究里,但仍大声答应,领命而去。

    旋及赵真湖再次大喝:“太白宗虎啸,鹤离,紫鸠,元猊……”

    下方混乱的太白宗内,立时又有数人站了出来,大声答应。

    这些人皆是与熊平长老一辈的人,乃是太白宗新晋长老,平日里在太白宗内,也是各领一方执事,便如熊平,掌管戒律,虎啸则是负责炼制法宝发放,鹤离为符篆院院主,紫鸠则是炼丹的小碧峰峰主,而元倪,却是伺兽院之主,专门负责豢养灵兽,并帮它们晋升的。

    “尔等速启仙库,分发灵丹符篆,调谴诸脉迎敌!”

    随着太白宗主的声音落下,这四人也分别大声答应,急急领命而去。

    很快的,便有各类法宝、符篆、灵丹、凶兽被召唤了过来,一批一批冲向了太白宗各处,本来还显得混乱至极的周遭,也随着他们有条不紊的动作,而慢慢的冷静了下来。

    “诸门擅攻者,皆随我来!”

    郭清师姐厉声大喝,率人压向前方。

    她修为不过是筑基中阶,但此时听着她的召唤,其他仙门里,便是一些金丹之修,也下意识的簇拥在了她周围,一个个都没有了平时的架子,对她的命运没有半分疑虑。

    “擅丹者随我来……”

    “擅阵者随我来……”

    而其他几位长老,也纷纷大喝,各引了一批修士而去。

    原本只是作为仙门普通长老甚至执事的他们,这时候居然都像是有了奇异的魔力!

    人人信服,遵命行事。

    可以想见,此役过后,诸人若能活着,他们必然名声大振。

    “杀……”

    不过王庭仙军,可不会等太白宗从容布置,早就掩杀了过来,其数不下万余,里面又夹杂着不少朝仙宗弟子,更显得凶威大势,滚滚潮水一般冲杀了过来,似要将太白宗淹没。

    这等攻势之下,最怕有一方混乱,但有人乱窜逃走,便会失了气势,被对方掩杀,可是如今各大仙门弟子,都已汇集在了太白宗内,逃无可逃,再加上郭清修为虽不高,却是战意昂然,率众迎杀了上去,众修也受到鼓舞,跟着冲上,倒是一下子抵住了他们的势头。

    而另一厢里,熊平长老急急去截断了太白宗数道地脉,便惊喜的发现,那一株疯狂飞舞,正抛飞无数叶剑杀人的怪树,忽然越来越小,最后时已变回了那一柄普通的碧绿古剑。

    “打……打死他们……”

    一片混乱里,就连方贵也十分的积极,左有阿苦师兄,右有东土小鲤儿,脚下还踩着已化神兽,汪汪大叫,十分凶狠的婴啼,大呼小叫着冲进了人群里大战,望着对方潮水一般涌来,似乎根本看不清头尾的王庭仙军,他想也不想,便是一道最为顺手的玄法施展了出去。

    轰隆隆!

    一座魔山显化,镇压虚空,将起码十几人砸成了肉酱。

    周围跟着他一起冲杀了出来的赵太合、萧龙雀、颜之清、许月儿等人,这时候也都打算放手大杀,却冷不丁被方贵的玄法给吓了一跳,下意识的看来,齐齐问道:“此乃何法?”

    “嗯?”

    就连方贵自己,也吃了一惊。

    他施展的本是上清玄诀,显化魔山,只不过此法已变了,之前在地窟之中,他将上清玄诀与十字法类里的土字飞石术结合,倒成了一道新的法术,之前他召唤出来的魔山,乃是他的法力凝聚而成,虽然沉重万均,却只是虚影,但如今这座魔山,居然成了实心的?

    ……更重要形状都变了!

    以前的魔山,形状狰狞,尖角嶙峋,但如今怎么圆了,倒像颗蛋?

    不过不论像什么,这一砸起人来,那可比之前狠多了!

    面对着诸人震惊的询问,方贵下意识琢磨了一下,心想自己施展出来的法术,可不能说连自己都不知道啥玩意儿,于是他凝神一想,傲然道:“此乃我方氏秘法,大飞蛋术!”

    众人惊呆:“你这是现编出来的吧?”

    话犹未落时,对方王庭仙军里,有人见到方贵出手凶猛,立时低喝,足有七八人皆向着方贵冲了过来,其中一个,赫然也是筑基巅峰,而且手里持着一截黑黝黝的树枝,向着空中一摆,居然化作了一条木龙,远远的昂首长吟,向着人群里的方贵一口给吞将了下来。

    “哎哟……”

    方贵迎着那条木龙,也是吃了一惊,顺手一挥。

    哗啦!

    他身边忽然火光耀眼,只见一只血光飞鸟显化,厉鸣着向那木龙迎去,那分明是法术显化出来的火鸟,在这时候居然像是有了自己的生命一般,舒羽展翼,灵性十足,一爪子便将那空中冲来的木龙抓在了手里,再往下一啄,那一条木龙,便已成了燃烧的木棍。

    “我的魔山异宝……”

    祭起了木龙的修士大感心疼,失声大叫。

    那可是他从魔山取来的异宝,神威无限,如今怎么一个照面便被废了?

    “这又是什么?”

    周围的许月儿等人更惊了,大叫着询问。

    “我特么哪知道它叫什么……”

    方贵心里暗暗叫苦,没想到这神道玄光与十字法类里的火相飞鸟术结合,居然也生出了这等变化,以前他施展神道玄光,只是一片火海,可如今,火海之中居然飞出了一只大鸟,威力倒是更强了,但是这名字却头疼,以前他的火鸟术,便叫作大火鸟术,那现在……

    心里一急,他忽然想出了一个好名字。

    双手傲然背在身后,冷声喝道:“此乃方氏第二秘法,超大火鸟术!”

    众同门闻言顿时确定了一点:“他这肯定是现编的!”

    

  http://www.tangsanshu.com/huimiezhongshengji/136287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