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后手 > 第八百六十一章 联络暗号

第八百六十一章 联络暗号

    在盘山时,赵宾接触到了真正的共产党。

    看到盘山根据地的真实情况后,赵宾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赵宾深刻感受到,共产党在极端艰苦的情况下,还在积极抗日。

    相比之下,他的行径实在太可耻了。

    那一刻,他甚至萌生出要加入共产党的冲动。

    赵宾在盘山,向共产党方面作了保证,以后绝对不反共,并且积极配合地下党的工作。

    如果今天要抓的人是共产党,他得想办法放她走才行。

    作为一名女性,在海沽敢于与残暴的日本人作对,这种勇气,令他很钦佩。

    赵宾每次看到日本人在审讯室,对中国人用刑,他从心底生出一股寒气。

    “看,她来了。”谷川吉男突然指着街上一位坐在人力车夫上的马玉珍说。

    路承周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眼就看到了马玉珍。

    路承周马上发动车子,跟了上去,街道上的人流比较大,路承周只能慢慢跟在后面。

    “难道我们就一直开着车子跟踪吗?”谷川吉男淡淡地说。

    他跟踪马玉珍,可是骑着一辆自行车。

    路承周却开着车子,这让他心里很不平稳。

    况且,车后面还坐着三个中国人呢,他们有什么资格,跟自己一起坐车呢?

    “谷川君说得极是。”路承周突然加快速度,超过了马玉珍坐的人力车。

    到前面的路口后,路承周将车子拐到了另外一条街,然后将车子迅速停了下来。

    他的车牌,马玉珍是知道的,甚至谷川吉男坐的这个位置,马玉珍还坐过几次。

    他在超过马玉珍的人力车时,还特意在前面踩了一下刹车,让人力车差点撞到自己的车子。

    人力车夫当然不敢说什么,但他肯定也得降速,车上的马玉珍,自然能察觉到。

    “赵宾你先下车,看她到底去哪里,千万不要打草惊蛇。如果跟丢了,你们就去英租界二十六号路。同时,派一个去法租界第二十五号路。”路承周一边观察着主路的人力车,一边朝后面的赵宾说道。

    赵宾与共产党的关系,路承周通过顾三石,已经掌握。

    他之所以两次派赵宾去盘山,也是因为赵宾对共产党有好感。

    否则,第一次赵宾去盘山,就回不来了。

    坐在人力车上的马玉珍,刚开始并没有注意到,路承周的车子跟在后面。

    但路承周的车子超过自己时,她的目光瞥了一眼。

    这一眼,她就看清了路承周的车牌。

    作为一名情报人员,她早就养成了,随时观察周围情况的习惯。

    最近一段时间,她其实也察觉到了周围的异常。

    特别是近几天,总觉得有人跟踪。

    可是她测试的时候,又没发现什么。

    特别是去法租界第二十五号路和英租界二十六号路取送情报时,感觉周围还是安全的。

    路承周的车子一向在英租界活动,突然到了市区,还在自己前面猛然停了一下,她当时就警觉了。

    路承周是什么人?他是宪兵分队情报一室主任。

    这样的身份,突然出现在市区,已经极为不正常了。

    而他还在自己眼前出现,还特意给了自己一个如此明显的信号,马玉珍自然明白,肯定是出事了。

    经过路口时,马玉珍拿出一面小镜子,表面上是看看脸上的妆有没有乱,实际上是借着镜子观察后面的情况。

    果然,她很快看到,赵宾出现在镜子里。

    马玉珍马上收回了镜子,她终于明白路承周的意思了。

    马玉珍终于知道,这几天自己的感觉并没有错。

    只有她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让宪兵分队盯上了自己。

    虽然知道被跟踪,但马玉珍并没有慌乱。

    长期的地下工作,让她养成了处变不惊的习惯。

    甚至在下午,她依然去了法租界第二十五号路和英租界二十六号路号。

    这是她每天养成的习惯,如果不去的话,说不定身后的人,反而会怀疑。

    只是,经过死信箱时,她没再停留,就当在二十六号路逛街似的。

    马玉珍离开英租界二十六号路时,路承周把车子停好,与谷川吉男一起从二十六号路的一头走到了另一头。

    “谷川君,你觉得马玉珍来这里是干什么?”路承周掏出烟,递给谷川吉男一根,借着给他点火的时候,问。

    “不是接头,就是察看路上的暗号。”谷川吉男笃定地说。

    “谷川君分析得极是。”路承周点了点头。

    白天的跟踪,如果没有取得进展的话,晚上就要抓捕了。

    到目前为止,路承周还没有想出一个十全十美的办法。

    谷川吉男分析得确实没错,马玉珍确实是在观察联络暗号。

    在二十六号路的一根电线杆上,画有一个长方形,右上角如果划掉一个角,说明死信箱内有情报。

    今天那个长方形的角,已经被擦掉,显然死信箱里并没有情报。

    蓦然,路承周突然想到一个主意。

    “谷川君,你看这个电线杆上的图案,是不是暗号?”路承周走到电线杆边,指着上面的长方形图案,问。

    “这怎么会是抗日分子的联络暗号呢?”谷川吉男摇了摇头,不敢相信的说。

    这只是一个粉笔图案,看上去就像小孩的涂鸦嘛,怎么可能是抗日分子的联络暗号呢。

    “那可说不好。”路承周缓缓地地说。

    傍晚,马玉珍回到住处后,路承周让赵宾将前后门盯着,自己和谷川吉男回到宪兵分队,向川崎弘汇报今天的情况。

    特别是在英租界二十六号路上发现的长方形图案,路承周更是详细说了。

    “老师,虽然这是用粉笔画的,看上去也像是小孩子的涂鸦,但我觉得,这很有可能是他们的联络暗号。如果不出所料的话,周围很有可能是他们的死信箱。”路承周笃定地说。

    “是吗?”川崎弘有些疑惑的看了谷川吉男一眼。

    “川崎队长,我觉得路主任太异想天开了。”谷川吉男马上说道。

    “如果老师不相信的话,去现场一看便知分晓。”路承周笃定地说。

    

  http://www.tangsanshu.com/houshou/52873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