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哄猫是个技术活 > 第58章 回家

第58章 回家

    听到白槿说的话,则修直接睁大了眼睛:“什么勤工俭学,你缺钱了给我说啊,至于把自己变成这样吗,还成为了所有人心目中的女神。”

    “而且,我现在回到学校里面都会听到有人提起你,总觉得他们都在觊觎我的女朋友,让我特别的不爽。”

    听着则修撒娇的话,白槿就知道,自家男朋友又吃醋了,白槿笑了笑说道:“那现在是你抱着我啊,他们有没有抱我,所有你嫉妒他们做什么,他们嫉妒你还差不多。”

    听着白槿的话,则修又傲娇了起来:“那可不,你只能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对了,小槿你今天的专门来找我的吗。”

    白槿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我可以说我是来找许嘉豪的吗。”

    最近呀,则修的吃醋水平简直是一天比一天的高,这让白槿非常的苦恼,所以呀,还得想方设法的让则修有的时候吃一点亏,不然自己这天天哄的哪来那么多词啊。

    不过事实证明,白槿真的想多了,不论用什么样的办法,则修都有许多种压根儿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解决方法。

    这不无辜听到白槿说的话,脸上的笑容立马垮了下来,直接就想到了昨天白槿给许嘉豪发信息说要票的事情。

    “所以,你并不是专门过来找我的喽,那你就去找许嘉豪吧。”虽然话是这么说的,但是则修的手依旧没有离开白槿,仍然把白槿抱在自己的怀里丝毫没有要松开的想法。

    看着则修不松开的动作,白槿笑了笑,故意的说道:“你不是要我去找许嘉豪,你松手啊,你不松手我怎么去。”

    听着白槿说的话,则修睁大了眼睛低头看着白槿:“我说让你去,你就去啊,一点身为别人女朋友的自觉都没有。”

    白槿看着自己面前别扭的男人笑了笑说道:“呢你这是让不让我去啊。”

    则修直接将白槿抱的更紧的说道:“不去,去什么去,有什么事我去向你跟他说。”

    听到这句话白槿直接沉默了,好家伙,本来就不能让你知道,现在你去给他说岂不是穿帮了。

    这现在还没有什么你就已经吃醋成这样,这要是真让你知道是给我经纪人要票,那还得了啊。

    “没事没事,其实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白槿心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

    则修看着都这么明显了,白槿还不讲实话,顿时眯了眯眼睛:“小槿,你是不是瞒着我什么事情了。”

    听到这白槿猛的抬起头看着则修,默默的咽了一口口水:“要不还是说吧,这样瞒着,最后自己拿不到票,估计自己的一周假期就泡汤了,大不了接下来好好的哄一哄阿修算了。”

    “快说,老实交代,到底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不说的话,小心家法伺候。”则修捏了捏白槿的脸说道。

    白槿摇摇头,挣脱开则修的魔爪:“还家法伺候呢,我倒想知道你想用什么样的家法来伺候我。”

    看着白槿死活也不说出来,则修的嘴角勾了勾,低下头在白槿的耳边说道:“小孩子不乖是要受到惩罚的,然而这几天我有充分的时间来惩罚你。”

    沙哑的声音、每说一个字都会吐出来的热气、以及句子中的意思这些种种因素,让白槿总觉得则修说的这句话是有其他的含义,但具体是什么样的含义,白槿猜不出来。

    白槿此刻就是想逗一逗则修,毕竟好长时间没有见到了,多开开玩笑还能缓解一下两个人之间的尴尬情绪。

    但是则修根本就不想和白槿在这里开玩笑,就是想从白槿的嘴巴里得出真相,但偏偏白槿就是不说,这让则修非常的不爽。

    电梯到达指定楼层以后,则修直接拉着白槿就来到了自己所住的房间,来到房间之后直接反手将门锁住。

    看着自己面前的白槿,则修笑了笑将白槿脸上的墨镜,口罩以及帽子全部摘下来,放在一旁的柜子上,然后直接将白槿按在了墙上。

    则修突然做出来的这个动作,让白槿的脑袋有一瞬间的发蒙,睁着两只大眼睛,一脸疑惑地看着则修:“阿修,你这是要做什么。”

    则修笑了笑挑起白槿的下巴说道:“你在我的地盘这里不和我说实话,是要受家法的。”

    说完这句话则修直接低头吻住了白槿。

    突然被吻白槿的脑袋有一些发懵,到最后慢慢的被则修带了过去,顺便直接搂住了则修的脖子,将自己挂在了则修的身上。

    看着白槿听话的样子,则修顿时觉得口干舌燥,脑袋一阵发懵,一把抱住挂在自己身上的白槿,随即直接来到了床上。

    一吻结束白槿喘着气看着,坐在一旁不停喘气的则修说道:“这就是你说的家法吗,看起来也不过如此啊,好像最后你才是受了家法的样子吧。”

    听这白槿的这一句话,则修感觉到了深深的挑衅,咬着牙说道:“你确定吗,还需要我继续下去吗。”

    其实这件事情则修很早就想做了,但是为了白槿的身体以及名誉着想所以一直都在忍着,想着等到结婚的再一天再说。

    但今天的白槿实在是有一些小调皮,总是在不停的挑衅自己,则修则顿时感觉自己好像真的忍不了了,但是偏偏自己面前的这个人还什么都不懂,在这里不停的挑衅自己。

    白槿笑了笑直接搂住则修的脖子,然后直接坐在了则修的怀里,就像是一只考拉挂在则修的脖子上一样:“你说呢,或者说你现在还能忍的了吗。”

    废话,自己怎么可能忍的了,忍了这么长的时间,突然在今天尝到了甜头。

    这感觉就像是洪水猛兽一般,没有一定的时间是不可能消失掉的。

    白槿这一句简单的话语直接让则修脑袋里的那一根弦断掉。

    看着发起狠来的则修,白槿还是有一些害怕的,但是毕竟这件事情是自己最先挑起来的,自己可不能先示弱,要示弱也要则修先示弱。

    事实证明,白槿的这个决定是错误的,则修怎么可能会示弱,巴不得一直不示弱就这样呢。

    直到后面,白槿总觉得自己坐了一艘小船在海面上航行,突然海面上吹来了一阵风,小船就一直摇啊摇、摇啊摇,而这片海域似乎没有尽头一样。

    咚咚咚!!!

    “阿修!!!快点出来啦,我们要去训练啦。”

    “你再不出来,我们就进去了。”

    “哎呀,你给他打什么招呼,赶紧进去,再不进去叫他教练就亲自来了。”

    “我也想呀,可是阿修好像把门从里面反锁上了,我打不开呀。”

    “那怎么办,敲门吧,使劲敲,或者要不给打个电话看一看。”

    “不行呀电话关机。”

    搂着白槿睡的正香的则修突然被一阵敲门声和门口的吵闹声所吵醒,一脸幽怨的表情看着门口,心里暗自想:这家酒店的隔音效果真差。

    随即,则修转过头扬起一脸幸福的笑容看了看自己旁边,此时睡得正香的白槿,然后替白槿将被子盖好,自己随便穿了一件衣服打开了门。

    “你们几个人有完没完呀?我不就睡一会觉嘛,至于在门口吵来吵去的嘛,你们先去,我一会就过去了。”

    说完则修直接将门关住,不留给外面的人任何一句说话的机会。

    外面的队员们看着刚刚打开的大门,再一次关上以后沉默了片刻。

    看着都没有人说话,一向吵闹的猴子眨了眨眼睛看了看周围自己的小伙伴们小声的说道:

    “我有一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也不知道你们刚刚看到,反正我好像是看到了,阿修的床上躺着一个人。”

    说完后,猴子还眨了眨眼睛看向了二狗和苹果。

    听着猴子说的话,二狗也点了点头,有点不敢相信的说道:“如果这样来说的话,我好像也看到了,我看到了,被子旁边露出来的黑色的头发。”

    两个人说完以后齐刷刷的看向了苹果,想从苹果的口中得知一些不一样的资料。

    “我能说我看到了放在门口的一双高跟鞋吗,还是黑色的。”苹果眨了眨自己的大眼睛,小声地说道。

    听到每个人都看到了则修房间里面不一样的地方,三个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然后齐刷刷的看向了一边一直保持沉默的队长:“队长,你有没有看到房间里一些不同的地方呀。”

    听着队员们的询问,徐嘉豪想到了前面则修刚刚打开门,自己看到了则修脖子下面的那一块皮肤上似乎有个抓痕。

    想到这许嘉豪有一些不自然地轻咳嗽两声说道:“你们如果把这样的观察能力放在了我们比赛场地上,那么我想,我们哪一场比赛都会提早两分钟结束。”

    说完许嘉豪就转身向前走去,走了半截路之后,徐嘉豪发现后面的人还站在原地在窃窃私语的小声说话,似乎并没有跟上自己。

    “说真的,阿修床上的那个女人是谁呀。”

    “你说会不会是阿修女朋友呀。”

    “有可能呀,阿修上次不是说他女朋友就在这里吗。”

    “会不会是他女朋友专门来找阿修…………”

    徐家豪听着队员们的谈话,沉默了片刻说道:“距离我们友谊赛开始还有5分钟,你们是打算今天晚上全部被教练留下来加训吗。”

    三个小声谈话的队员们听到了来自自己队长的威胁,立马双脚并拢站直对徐嘉豪说道:“队长,我们马上就到。”

    另一边则修关上门以后给自己洗了一把脸,然后将白槿心心念念想要的东西放在了床头柜上。

    离开前则修看着睡梦中的白槿,笑了笑,然后心满意足的亲吻了一下白槿的小脸。

    结果就看到白槿直接翻了个身继续睡,好像是有人打扰了她睡觉一样。

    看着这么可爱的白槿,则修无奈的笑了笑,真的是舍不得离开了,怎么办,好想现在就退役然后被自己的媳妇所包养。

    但是转头又一想到如果自己不到的话,教练肯定会提着他的大刀过来追自己,想到那个场面则修就感觉自己啰嗦了一下,连忙摇了摇头走了出去。

    训练室内所有人都以到齐,除去则修。

    看着专属于则修的位置,空无一人,方正就感觉自己的脑袋简直有十个脑袋那么大。

    明明自己在几个小时以前就已经告诉过则修,让他等一会儿按时来到训练室,但是他依旧迟到了。

    “则修人呢!他又死到哪里去了!你们有没有给他打电话!赶紧让他速速的!麻溜的!给我滚过来。”方正感觉现在自己只要看到择修的那个座位,就气不顺。

    “我这不是来了嘛,教练别生气,生气啊,容易伤身体。”刚一进门的则修,就听到了来自自己教练的怒吼声。

    “教练一看,9点整刚刚好,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则修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手表,然后指了指手表上的指针对方正说道。

    ...............

    看着在自己面前跟自己较真时间的则修,教练扬起自己非常标准的微笑对着则修说道:“这样来说的话,那你可真是厉害,需不需要我再给你颁个奖呢。”

    听到这句话,则修连忙摆了摆手说到:“不用,不用颁什么奖呢,这种小事不值一提。”

    方正咬了咬牙:“从现在开始,你把你的嘴巴给我闭上,然后麻溜的回到你的位置,一句话也不要说。”随即方正笑了笑,指着则修的位置说道。

    则修也知道,现在教练肯定是生气了,但是奈何不住自己,现在就是想说话呀:“教练我.............”

    “闭嘴,你现在没有说话的资格。”方正恶狠狠的看向则修的方向:“如果再多说一句话,我现在就拿个胶带把你的嘴巴封上。”

    ...........

    好吧,这次都要用胶带了,自己还是安静一会吧。

    自从则修不说话了,教练感觉自己的世界都明朗了许多,包括之后看着他们打比赛的时候,心情都舒畅了许多。

    另一边在则修房间里面的白槿,突然做了一个噩梦被吓醒。

    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白槿的脑袋有一瞬间的空白,随后浑身的疼痛无一不再告诉白槿自己,为什么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前面这段时间自己都在做一些什么。

    随即脑海里浮现出了,自己前面是如何大胆的在则修面前表现的时候,白槿直接害羞的将自己的头蒙进了被子里面,许久之后才将自己从被子里面解救出来。

    白槿看了看房间里并没有则修的身影,随后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就看到了自己床头柜上的两张门票。

    看着这两张门票,白槿愣了愣,然后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个阿修,明明都知道了自己来这里是什么意思,还偏偏要逗自己,还装作不知道,简直就是坏人。”

    白槿去了撅嘴巴,然后将门票放进自己的背包里,随后去卫生间洗漱了一下,然后直接离开。

    “哼,让你逗我玩儿,反正你现在去训练了,等一会儿我要让你回来的时候,找不到我。”

    说完,白槿心里毫无负担的就离开了,虽然现在自己的腰还是有点疼,腿也有点软,但是如果现在自己不离开的话,等一会真的是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则修,说不定还会被则修拉着让自己哄他。

    白槿回到自己的家里之后,直接松了一口气,毫无负担的躺在了自己的床上,继续补觉。

    反正这几天是休息时间,自己就应该把自己以前欠下来的睡眠时间全部补上。

    另一边的则修在这一次友谊赛中打的异常激烈,几乎是没有任何的失误,这一波操作让方正看到了直接笑得都合不拢嘴。

    游戏结束以后更是拉着则修不停的在复盘,说是在复盘,其实就是在夸则修。

    “你们学学人家阿修,看看人家的意识,再看看你们的,能不能不要再把自己送出去好吗。”

    要是以前的则修听到这番话,绝对会高兴的不得了,奈何现在的则修心根本就不在这里,而是早已经飘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开始想着等一会儿见到白槿之后要怎样去犒劳她,还想着要不要带她出去逛一逛,又或者去吃一吃什么好吃的。

    好不容易等到复盘结束,则修一听到结束两个字,连忙飞快地离开训练室,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这一波操作直接让方正愣在原地:“这阿修是怎么一回事啊,平时结束的时候也没见他这么积极的就离开啊,是不是你们给他灌了什么药啊。”说着方正看向了坐在一边没有任何离开动作的队员们。

    猴子看着则修离开的背影,扬起一脸意味不明的笑容对教练说道:“教练不是我们对他灌了什么药,而是有人对他灌了迷魂汤呀,让他恨不得每分每秒都待在自己的房间里。”

    听到猴子说的这一番话,徐嘉豪直接忍不住笑了出来。

  http://www.tangsanshu.com/hongmaoshigejizhuhuo/161460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